官途全文阅读

      不过,下一刻,楚云飞就镇定了下来,这天灾人祸,也算是不可抗力了,合同既然能够签定下来,协商变更,并不是很难操作的事。

      更难操作的事,怕是在今天晚上呢,现在三个人,该去哪里?

      罗湘堇和方娜,做为在校学生,这个时间回宿舍,那是想都不用想了,别说女生宿舍了,男生宿舍都早锁楼门了。

      至于说回家,虽然时间很晚了,但倒不是不可以,可是,该先送谁呢?两位美女,那眼中,都是不容沙子的。

      这个时候,确实是个尴尬得要命的时节,这是楚云飞在开车转悠了小半个内海以后得出的结论,各大酒店、宾馆、洗浴中心,人满为患。

      毕竟是「失身节」来的,不是幺?

      大约淩晨一点左右,三个人坐在车里面面相觑,「你俩想好没有,去哪里呢?」

      这话一说,两位美女都是银牙暗咬,你还好意思问?不是为了你这个冤家,我俩至于这幺尴尬幺?

      罗湘堇的想法很简单,反正今天是平安夜,虽然不是很温馨的二人世界,但毕竟也是跟心爱的人一起过的,接下来该去哪里,由飞哥安排就好了。

      给男人做主的空间,会让他很有成就感的,也符合自己的淑女形象。

      方娜想得就多了,她沉思半天,算了,这幺下去,总归不是个事,倒显得自己有些轻贱了,不如,不如咬咬牙痛,长痛不如短痛。

      「要不这样吧,飞哥你先送我回家,你俩……我就不管了。」

      这话说出口,她的心里真的很痛,却又陡然有丝轻鬆的感觉:飞哥,这世界上除了你,还有别的好男人呢。

      按理说,搁在平时,罗湘堇听到这幺羞人的话,不管愿意不愿意,一定要做个嗔怒的姿态出来的,可今天,她还是坐在那里居然一声不吭,看样子,她是铁了心了,不介意方娜以最夸张的逻辑,来推测她跟楚云飞的关係,不管,是那些已经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

      见色忘义,我就知道是这幺回事!看到罗湘堇的无动于衷,脱离苦海的惹火美人高傲地想着,你们玩吧,我不参与了,还不行幺?

      「这样吧,」说话的是楚云飞,他知道方娜家里管得比较严,这会儿回去,怕是多少要被训斥的,再说,这样送方娜走,也实在太伤美女的心了,更别说,他心里还有宏伟目标呢。

      「你俩要是不嫌弃呢,去我那里吧,晓云她姑姑的房子,家里我收拾得,也比较乾净。」

      方娜刚建立起来的脆弱决心,被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在瞬间击得粉碎,她的眼睛不由得望向罗湘堇,想看看她怎幺说。

      家里挺乾净,那倒也行,罗湘堇沉吟一下,轻声问了一句,「那,你不是没地方睡了?」

      我睡你俩中间倒是可以,问题是,你们也得答应呢,楚云飞刮下鼻子,「呵呵,没什幺,我是男人,能为两位美女腾地方,也算是荣幸呢,你们不用管我了。」

      「那就这幺办吧,方娜,你也不用回了吧?」

      可怜的方娜,才脱苦海,听到罗湘堇这话,「扑通」一个猛子又扎了回来,湘堇既然都这幺说了,算了,大家……一切听天由命吧,这个该死的小冤家。

      于是,两位美女果然是去楚云飞的蜗居中过夜,反正两人相伴,倒也不怕飞哥兽性大发。

      而楚云飞则是被两美女派出去,蜷在标緻车内休息,他是正人君子的嘛。

      可怜见的,天真的是冷下来了,饶是楚云飞身体强健,在车内委实也有点难熬,何况他也怕两美女睡前喁喁私语之际,自己的「君子」画皮被戳破,于是终于以抵挡不住寒意为藉口,跑上楼了。

      果不其然,两女正在小声地讨论着什幺,听到楚云飞进屋,才不做声的,不过,话题似乎跟他没太大关係。

      最终,楚云飞穿着厚夹克,打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过了一夜,那沙发虽然有些破旧,外罩洗得倒也算乾净,这要归功于他在部队时养成的良好的卫生习惯。

      两位美女没一个睡得好的,躺在飞哥的床上,枕头和被子上,还能闻到飞哥的气息,不由得心潮起伏,辗转反侧。

      飞哥平时,躺在这张床上,会不会,也像我想他那样想着我?

      雪,飘飘洒洒下了一夜,等到第二天的时候,路上已经有些积雪了,树上的雪则要积累得更多些,就这幺一夜间,偌大的内海变成了银白色的世界。

      把两位美女送走后,楚云飞赶到公司,和谢娴商量一番,确定了「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才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

      街上的雪没有冻瓷实,而是有逐渐化开的迹象,看来内海是比先阳暖和一些,要搁在先阳,这雪起码也要有个五六天才化得开,这还得是雪后天气好。

      可就算这样,胡林的跑街工作也受到了严重地影响,他在办公室坐不住,想起一家他跑过的大工地,似乎楚云飞谈得不错,就怂恿着「楚经理」带着他再去工地转转。

      左右是没事,楚云飞开着车拉着自己的手下,一口气转悠了四家工地,你操心你的提成不是?好啊,那你看看我每天忙些什幺吧。

      每从一家出来,楚云飞都要把自己的心得跟胡林说一说,虽然他是新人,不过,胡林不是更新幺?

      从第四家出来,楚云飞又开始点评,「……这句话,你说得有点冒失了,好象,多少有点太在意这笔合同的感觉,买卖双方,从理论上说,是平等的,但现在毕竟是买方市场,『你们电錶的採购难道没有个準确时间幺』?这话,多少有点质问的意思,换成建议或者诱导的口气比较好点。」

      「谈成个合同很难,但毁个合同实在是太容易了,一句话,甚至一个动作,你自己没觉得是怎幺回事呢,就已经出局了,你现在想想,这句话该怎幺说?」

      楚云飞对教导胡林是很上心的,他并没有时下那些常见的狭隘想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之类的,对他来说,儘快把业绩做上去才是重点,抓紧时间提高自己才是正理,把心思用在那些狗屁倒灶的事上,实在是没任何意义。

      胡林想了一下,「我是不是该说,『照这幺说,那採购电錶的时间恐怕会有点晚了,怎幺说,设备还是有个到货期的』,这样说,会不会好点?」

      是,好是好点,不过,还是不怎幺样,楚云飞点点头,刚要继续指点,手机响了。

      =======================================

      关于「二十年后房顶上摔下来的工人」的典故,有书友不明白,在这里解释下:

      医生:你怎幺会摔得这幺厉害?

      工人:二十年前……

      医生:我是问你现在,怎幺摔成这样!

      工人:二十年前……

      医生:!!!

      工人:……那时候,我在一个农场干活,农场主漂亮的女儿问我,「先生,我能帮你做点什幺吗?」

      医生:我问的是今天的摔伤!!!

      工人:我是在说摔伤啊,我当时回答说,「谢谢,不用了。」

      医生:……

      工人:她又问我,「我什幺都能帮你做的,你真的不需要幺?」

      医生:………………………………

      工人:我还是回答:「谢谢你,漂亮的小姐,真的不需要。」

      医生暴走:我问的是今天!!!!!!!

      工人:是啊,今天我在房顶上干活,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我就……

  • 名称:官途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35: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