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兹米全文阅读

      楚云飞所说的「浪人」,江湖上也叫「浪子」,并不是随便的谦虚,正是他现在身份的真实写照,没门没派,没有靠山,这就是典型的「江湖浪人」。

      不过,废人关说得好,正经的高手,不少就出身于浪人中的,原因无他,一则,浪人不必囿于门户,可以有选择性地发展,博采众家之长;二则就是,没门派都要学武,可以说这些人的心性大多是非常坚定的,出点像样的人物也是正常的。

      话说到这里,一场武者之间的打斗就不可避免了,不过,楚云飞真的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这幺招摇,四下扫了一眼,「刘师傅,咱们,就在这里幺?」

      刘拴柱看似年轻,其实已经出道江湖快二十年了,楚云飞的顾虑,他是能理解的,儘管,他已经有很多年没考虑过公众影响的问题了。

      眉山传人微笑着摇摇头,意思是不用考虑围观者的情绪,开什幺玩笑,以洪太子的势力,用得着藏着掖着,害怕那些流言蜚语幺?

      话到这里,楚云飞也没有别的选择了,气势顿时全部放出,右手前,左手后,右手划个圈子自然收拢,左手作势推出,正是江湖中典型的起手式,「懒扎衣」。

      楚云飞这气势一外放,刘拴柱登时就有几分吃不消了,大家都是练气的,虽然是有内外家的区别,但对体外气感的敏感程度,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刘拴柱只觉得一股磅礴无匹的气势,铺天盖地一般涌了过来,这是怎样的一种威压啊?在瞬间他可以确定,从小到大,这样的高手,别说是见了,他连听都没听说过。

      说实话,楚云飞全力出手的时候,非常少有,就连对阵关涛的时候,因为属于切磋性质,他也隐藏了大部分实力,而眼前为了增强威慑力,他只能把自己最强悍的力量展现出来。

      纵然是跟着关涛恶补了几天武林常识,他对现在的武林依旧是陌生得很,眉山,那是个地名还是门派?

      对着楚云飞的「懒扎衣」,刘拴柱不敢怠慢,这样的高手都按规矩来,他也只能踌躇片刻,回应个架势,「细柳随风」。

      在这起手式摆开的一瞬间,刘拴柱痛苦地发现,自己彷彿真的成了风中的细柳,本来还没什幺,他的内气甫一外放,迎上对方强烈的外气,巨大的压力压得他整个身子都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楚云飞看到对方勉力回了礼,二话不说,身子迅疾地向对方飘去,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拿此人立威,速战速决,下一步才好讨价还价。

      可刘拴柱也不是白给的,他已经知道了自己远不如对方,这幺强劲的对手,还是用游击策略比较合适些。

      还好,他练得有一门小巧功夫,其实有点类似于偏门了,就是能在打斗中分神凝聚一部分气出来,等积得多了,全力一击也好,逃跑也罢,多少是能起到些效果的。

      这是他在混迹江湖时学来的,不过,这招由于是剑出偏锋,对身体实在是有损无益的。

      隔着四米多,对方的气势已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了,等楚云飞欺近,刘拴柱实在抗不住了,气劲突发,闪电般地向后退去。

      他的速度不但让周围围观的人大跌眼镜,连楚云飞都有点轻微地惊讶,不过,想想这好歹也是太子门下客,有点本事倒也不足为奇。

      所以,楚云飞没有做任何地停顿,身体继续前欺,你跑得再快,能快过我幺?

      周围的人有眼福了,只见两个人影如穿花蝴蝶般地追逐飞舞,直叫人眼花缭乱。

      不过,这种情形只持续了大约十来秒种,两人猛然间又停了下来,中间隔着大约两米的距离,四目相对,谁也不说话。

      刘拴柱认输了,他仓促间凝聚的那点气用完了,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这种情况再坚持下去的话,对身体会有大损,弄不好功力下降都有可能。

      而且,他退对方追,先跑的已经是占了主动的,这种情况下,人家都能死咬住不放,那实在是,根本不是对手。

      于是,他隐秘地打出了一个「认输」的手势,还好,楚云飞刚刚上过武林扫盲课,倒也知道这是什幺意思。

      刘拴柱站在那里,匆忙调理了一下气息,走到自己主人那里,低头轻声说了一句,「我已经尽力了,再坚持五秒钟就要吐血了。」

      疑似太子点点头,他明白这话的意思,刘栓柱说自己并不是惜命,而是说再继续下去的话,对方会下多重的手暂且不说,面子起码是会被人扫的,哪怕这幺稀里糊涂停止,总比被打得吐血要好看得多。

      刘拴柱的身手,他是很清楚的,起码在他问询过的人中,此人足可称得上是高手的,那场发生在「黑郁金香」的龙争虎斗他也见识过的,当时刘拴柱号称,单条的话,上场的十个人里,他起码能保证解决掉其中的两人。

      眼前这位,可也是「黑郁金香」的榜上高人啊,可惜的是,那天此人的表现,他早就想不起来了。

      主人想不起来,刘拴柱可是记得清楚,没别的原因,因为他自己就是个武者,这种等级的比斗,怕是终生都难得一遇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眼前这个年轻人,那天是最后出场的,输得很难看很业余。

      可是,大家早就知道,那场比赛的胜负是早就定好的,这个年轻人还没上场,大家就知道他是注定要输的,所以,那天此人的表现,当不得真的。

      而且,能在压轴戏里出场的,那会是软柿子幺?

      做主人的没心思想这个,他走到刘善身边,问起了双方结怨的经过。

      洪太子从首京来内海,是办点私事,顺便探访几个朋友,而刘善正好就是其中之一。

      刘善虽然招摇了一点,但怎幺说,他也只是「衙内」的级别,比之「太子」还是要差上些许的,人家给面子,他更是要尽心尽力地巴结了。

      两人本来约好,晚上来KK迪厅散心的,不过洪太子不知道出了些什幺事,迟迟没来,刘善四处转悠间,发现了廖沧海和三女。

      这三个美人的出现,让刘善突发奇想,要是能弄一两个来,令其招待朋友,那不是更能显示「地主之谊」?

      刘善虽然比较霸道,但强抢民女这种事却没干过,他有权有势,主动贴上来的都应付不过来呢,再说,他多少也要为老子的官声考虑一下的。

      既然业务不纯熟,出点差错,那就在所难免了,虽然刘善已经是放下架子,在同廖沧海「友善」地沟通了,怎奈对方死活不买帐,他终于大发雷霆了。

      正好,由于是约了太子来玩耍,为了保险起见,刘善是带了不少人来的,人力资源比较丰富,终于把事情弄大了。

  • 名称:塔兹米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12: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