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全文阅读

      现在的楚云飞,实在是有点进退维谷了,在这里泡着吧,他实在是怕对方问出那个让他难以回答的「业绩」问题,不泡着,又难免有些忐忑,人家的态度,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我和你不熟。

      正在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进来,手里拿副象棋,这人常在办公室这里晃蕩,应该是哪个施工队的,「老沈,来,来两盘。」

      沈主任微笑了起来,抬头看看墙上的石英钟,「嗯,快下班了,来三盘吧,今天可不能下那幺晚了,昨天我老婆狠狠说了我一顿。」

      他也没招呼楚云飞,就摆开棋盘,两人杀了起来,期间有人三三两两从屋外进来,开始指点棋局,当然,大家都是偏帮沈主任的。

      这样的局面难得,楚云飞并不擅长下象棋,也不想上去凑趣,不过,现在显然没人去操心他的「业绩」,他正好借着这个功夫,把这个工地的各色人等观察一下。

      首要观察的自然是沈主任,投入的人,最容易暴露自己的性情和习惯了,没几分钟,楚云飞就弄明白了:其实,沈主任的城府,算不得有多深,脾气也不算大。因为,围观者中,经常有人发言不太恭敬,他还是在那里沉醉地微笑着,偶尔还听从大家的指点,改变着法。

      他正在这里琢磨,又进来一个小年轻,看他坐在那里,皱皱眉头,问了一句,「你是做什幺的?我怎幺没见过你呢?」

      对方的视线在桌面上扫动了一下,楚云飞马上反应了过来,笑呵呵地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坐了你的座位了吧?我是做电錶的。」

      「哦?」那年轻人愣了一下,扬扬眉毛,「做电錶的,我没见过你呀,哦,对了,你是那家浅庄市公司的吧?」

      原来,这个年轻人正是负责电气系统的,才从学校毕业一年,目前在工地上锻炼。

      楚云飞三言两语间,就同对方熟络了起来,这人姓王,在这里负责技术,评标时他做为电气的技术员,倒也有一定的发言权,不过,说话的分量不是很够而已。

      这个人,正符合楚云飞的需求,两人在你来我往的交谈中,发现彼此有不少的「共同语言」。这幺一来,楚云飞就发出了「出去随便吃点」的邀请,理由也很简单:前天我来这里挂号登记,既然没撞到你,那今天是要补下礼节的,也算是对王工的尊重。

      王工虽然年轻,但也许是沈主任非常随和的缘故,上去开了几句玩笑,然后打个招呼就走人了,可不是,已经四点五十了,就要下班了。

      今天楚云飞是没办法回公司打卡了,不过,能成功地在甲方办公室发展个「自己人」,想来也是值得的。

      楚云飞早就有心思这幺做了,不过,这本是他排在下一步的计画中的,扫完街后,整理一下资讯。然后,针对不同的工程进度和其他综合资讯,在各个工地,依次找一两个不太做得主的人拉拉关係,彼此熟悉之后,人家片言只语之间洩露的资讯,会对所跟的单子起很大帮助的。

      显然,在海关这个工地,是不能再等了,这也是楚云飞惦记这里的原因,虽然上次见了弓处长一面,似乎还有点效果,但是,商场如战场,来不得半点马虎。

      排不上队是很郁闷,但是你已经领先了,反而被对手赶超,那才更郁闷。

      想想刚才差点被小廖勾引得当下就放弃来这里,楚云飞心里有点庆倖,果然是天道酬勤,付出辛苦就会有回报的,要不,像今天这样的机会,真不好等到啊。

      王工不知道楚云飞心里打着什幺算盘,但他可以肯定的是,此人是在讨好自己。

      想着自己终于也能同别人一样,从工程里面揩油了,王工就是一阵激动,在工程前期,他由于人轻言微,并没有落下那些施工队什幺实惠,无非也就是免费地吃喝些,收点百十块的小礼物,那是甲方办公室人人都有份的东西。

      而且,有同事说过,这家似乎是弓处长介绍来的,也就是说,自己要做的,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不会有任何风险。

      王工这幺想着,回头一看,办公室的人都围在沈主任的旁边,看下棋呢。算了,不用喊他们了。

      本来作为惯例,要是有商家请客,工地上够分量人的不说,地位相仿的总是要全叫上的,照顾同仁之意倒还在其次,关键是向大家声明:我们只是吃吃饭,没做别的。当然,偶尔也有那种,显示自己位置重要性的味道。

      王工也能喝点酒,但是,毕竟是两人头一次见面,他还是很有保留地要了瓶啤酒,两人边喝边聊。

      楚云飞也知道自己的心思被对方看了出来,不过,他的目地并不是单纯地拉拢对方,而是想办法套取工地的整个运作机制,有哪些人需要重点公关,有那些需要防範。

      这样的话,措辞和言语间就很需要些水準了,而且该承诺的还得承诺,要不,对方发现自己只是个被利用的角色,恼怒之下,后果就太严重了。

      楚云飞很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很是喜欢扮演这样角色,漫不经心间,嘴皮动动,就把事情调理得头头是道,实在是……实在是太有成就感了。

      与人比赛心眼,楚云飞是从来都不怕的,尤其在有心算无心的这种情况下,对付这种初出茅庐的小伙子,那实在是太简单了。

      很快,楚云飞就了解了整个工地的情况,廖沧海提供的情报,是绝对没错的,工地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要弓处长说了才算的。

      沈主任,不过就是个摆设,当然,他还是有买几桶纯净水,和一些办公用品的权力的。

      对于弓处长,王工也满是赞许的意思,因为不是弓处长极力主张,而且积极协调地皮、落实资金的话,这个宿舍区,明年能不能开工都是问题呢。

      至于为什幺把沈主任放到这里充一把手,王工没多说,不过,话里还是透出了意思,一是处长大人为了避嫌,不好主抓这个项目;二就是,沈主任本是副职,于情于理,把他放到这里,都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

      楚云飞甚至隐隐地感觉出了另一层意思,这个感觉,坐实了王工话的真实性,那就是,沈主任根本就是比较无能的那种,因为他注定掀不起什幺风雨,所以才能让弓处长放心地把他安置到这里。

      商场、官场上的这种危险,似乎比巴基斯坦的枪林弹雨更加令人担心呢,因为,这里杀人不见血的。

  • 名称:苏联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51: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