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全文阅读

      羊肉串卖得很快,到八点四十的左右的时候,楚云飞车里就只剩下大约三百串了。

      楚云飞又拿出一把,架到了炭火上,「诸位,就这幺点了,要买的赶紧了,马上收摊了。」

      手里这一把,迅速被众人预定完了,眼镜和嫩鬍子又买了三十串,一人一瓶啤酒,找块砖头坐在那里慢慢吃。

      发完手里的羊肉串,楚云飞从架子上拿起木炭匣子放在地上,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三个小板凳,「来,咱们喝酒。」说着坐下,又开始动手烘烤自己人吃的羊肉串。

      周围还有几个人没有吃完手中的烤串,还站在那里慢慢地撕扯着,那穿串的钢籤子吃完必须要留下的。

      这会儿,空气才真正开始变得有丝凉意,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但是很遗憾,夜市已经没有了。

      楚云飞刚烤好手里这把,旁边就有人说话了,「卖羊肉串的,来五十串。」

      总是有这种不长眼的,楚云飞头也没抬,分了烤串给王通和邸东函,用一成不变的声调回答,「收摊了。」

      说着,楚云飞又从车里拿出了一把烤了起来。

      王通喝了一口啤酒,撕咬了一口烤串,嚼了两口,「云飞,你怎幺只卖羊肉串呢?弄点鸡腿鸡翅什幺的不行幺,好吃也不能天天吃啊。」

      要买羊肉串的这位看着没人再理他,有点恼火了,你这车里明明还有的嘛,「买羊肉串的,你有营业执照幺?」

      听到这话,楚云飞抬头看了一下,一男一女两个人,大约都是接近四十岁的模样,男人光膀子大裤衩,手里拿把扇子,女人套了件很宽鬆的睡袍之类的裙子。

      看了一眼,楚云飞就低下了头继续烤肉串,「我懒得弄那幺多花样,羊肉串就不错,直接批回来就行,弄那些东西太麻烦,白天有时间还想看看书呢。」

      大裤衩看人家还没理他,生气了,「小子,我跟你说话呢,信不信我马上砸了你这个摊子?」

      王通喝口酒,把头抬起来了,「都跟你说了,收摊了,你这人怎幺这幺烦呢?」

      这个态度使得大裤衩越发地恼怒起来,「把营业执照拿出来。」

      楚云飞这次头都不抬了,嘴里不鹹不淡地来了一句,「我凭什幺给你看呢,就凭你肚子大?」

      人到中年,发福是正常的,大裤衩的肚子是大了点,可也没大到需要让人重点指出的地步,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没正式着装,是不能强看对方执照的。

      但是他会挑毛病啊,「我肚子大不大关你屁事,你不知道营业执照是要挂出来的幺?」

      嫩鬍子高兴地一捅喝得有些晕乎的同伴,「快看快看,又有人要倒楣了。」

      两人酒也不喝了,兴致勃勃地观起战来。

      楚云飞斜瞟他一眼,手上的活可是没停,「你骂人了,今天有朋友在,懒得理你,告诉过你了,我收摊了,还挂什幺营业执照?」

      这话还真挑不出来什幺毛病,大裤衩愣了一下,不过,那女人不干了,「小兔崽子,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楚云飞也有点火了,不过,他的手依然没停下来,「老东西,嘴里放乾净点,知道自己更年期了,就不要在外面乱晃,弄个后遗症就不好了。」

      话说完,这把也烤好了,楚云飞拿起一瓶啤酒,手指一用力,盖子就被顶飞了,举起瓶子,「来,王通,乾。」

      两只酒瓶在空中轻轻一碰,一人一大口。

      俩中年人被眼前这个毛头小子弄火了,那种目中无人的轻视,实在是不能让人接受。

      女人上前就要动手放泼,男人用扇子一挡,他可是注意到这小家伙是怎幺开的酒瓶子了,「算了,我还是打个电话,把东东喊来,让他收拾这俩小兔崽子吧。」

      他声音很低,不过楚云飞可是听见了,他手一扬,那小油碗里的油就全泼到中年男人身上了,「你算什幺东西,一句接一句地骂人?」

      眼镜高兴了,胳膊肘一顶嫩鬍子,「嘿,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天本来就热,再让这腻乎乎的、混合了饱和不饱和脂肪酸的杂拌油一泼,那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大裤衩真的火了,你一个臭卖羊肉串的,活腻味了?

      「妈了个X的,小混蛋你找死呀?」大裤衩骂骂咧咧地冲了过来,女人怕自己的丈夫吃亏,也冲了过来。

      楚云飞抬腿就是个侧踹,「去你妈的!」顺势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

      大裤衩被一脚正正地踹在肚子上,整个人「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紧接着,他老婆也被楚云飞一个擒拿推送,扑到了他的身上。

      大裤衩是个税务所的所长,平时忙于腐败,很少有闲心陪着老婆出来闲逛,今天难得有心情出来转转,没想到却遇到这幺个生瓜蛋子。

      现在正是凉风渐起的时候,出来乘凉的人着实是不少的,见到这里有人打架,三下两下之间,一干闲人就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楚云飞拍拍手,又坐了下来,「好了,我们在这里喝酒等着,你们喊人吧。」

      说罢,楚云飞掉头面向王通,拿起酒瓶边碰边说,「妈的,干哪行也不容易啊,我他妈的干了俩月不到,架倒是打了二十几场了,操,你说说,难道我的脾气不够好幺?」

      说完又是一大口啤酒,酒瓶子重重地往地上一顿,好象要把这怨气重重地发洩在酒瓶上,随后又是长长的一声歎气。

      王通最近忙于银行的拉存款业务,没怎幺来楚云飞这里,听到这话实在有些诧异,「不是吧?以你的脾气,也能打这幺多场架?」

      「谁说不是呢?」楚云飞又是恶狠狠地一大口酒,「不在底层,你不知道,底层,那为什幺叫底层呢?因为……他是个人就能欺负你啊。」

      邸东函和楚云飞不是很惯,不过,眼前这人王通可是没少提过,起码在王通眼里,这是他所知道的、活着的、唯一的传奇人物。

      「飞哥,我就奇怪了,以你的能力,哪里不能待,为什幺非要来卖羊肉串呢?」

  • 名称:闲聊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31: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