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回到新婚夜军婚全文阅读

陆小曼从停尸间传来她的语音。(04)

[民国还在?]

这声音一直迴荡着。四重声音!

淑丽说:[而妳是死了?]

陆小曼说:[是的!我是民国之魂!我为我喜爱的民国殉情了!]

她说这话时传来一阵花香。是月桂的香!

李茶叫:[阿!好浪漫喔?]

[是悲壮!]陆小曼纠正他。

这时后闻到的是供佛的檀香。

又问淑丽说:[他是妳爱人?]

淑丽正经的说:[不是!他是我们家族裏的人,温馨屋的人!]

陆小曼问:[那,妳凭什幺管他?]

淑丽说:[我替老伯管管他!]

陆小曼问:[老伯是谁?]

淑丽说:[我们的家长!]

陆小曼说:[蒋介石?]

淑丽说:[不是!]

陆小曼问:[像蒋介石?]

淑丽说:[没有!]

陆小曼说:[那不是小家庭?也不是国民党?]

淑丽说:[当然不是?是大家庭!]

陆小曼说:[喔?这是民国的特色,非凡的自由?民主!]

淑丽说:[自由,民族,民生乐利!也就是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

陆小曼淡淡的说:[看起来妳们已经超越了古宁头!不用去看战场了?]

淑丽骄傲的说:[对!我们不仅有三民主义?还有大乘佛法!]

陆小曼说:[蒋介石不是基督教?]

淑丽说:[我们不是?]

陆小曼说:[你们富有了?]

淑丽说:[是富有了!]

[那,民国不会亡?]陆小曼说。

淑丽说:[不会!]

善财童子53参

[起如是心以后,得到菩萨的力量,现大神变,遍法界虚空界,于一切众生前,普雨一切资生之物。

随他所要的,悉满其意,皆令欢喜!不悔不吝,无间无断。

以是方便,普摄众生,教化成熟。皆令得出生死苦难!

不求其报?净治一切众生心宝,令其生起一切诸佛同一善根,增一切智,福德大海!]

[菩萨如是念念成熟一切众生。

念念严净一切佛剎!

念念普入一切法界!

念念皆悉遍虚空界!

念念普入一切三世!

念念成就调伏一切众生智!

念念恆转一切法轮!

念念恆以一切智道,利益众生!

念念普于一切世界,种种差别,众生前,尽未来劫,现一切佛成等正觉!

念念普于一切世界,一切劫,修菩萨行,不生三想!

所谓:普入一切广大世界海,一切世界种中。

种种际畔诸世界,种种庄严世界,种种体性世界,种种形状的世界,种种分布世界,或有世界,秽而兼净?或有世界,净而兼秽?或有世界一向杂秽?或有世界一向清净?或大或小?或粗或细?或正或侧?或覆或仰?

如是一切世界中,念念修菩萨行,入菩萨位!现菩萨力,亦现三世一切佛身,随众生心,普使知见!]

电梯终于停了。

镜子裏的陆小曼也不见了?

彷彿有一世纪之久?

电梯开门。走出电梯,外面是海边,小金门海边的碉堡。

一个荒废的碉堡。

四周长满了龙舌兰,尖尖厚厚的凤梨树一般的叶子!像是地狱裏的刑台?阴雾瀰漫!海声不绝!

龙舌兰上面吊挂着铁罐子。风一吹,叮噹响,海风野大,是一个冬季酷寒的黄昏。

海的颜色是忧郁的蓝,加上一抹红。

李茶问淑丽说:[我们应该回去了吧?]

[那!明天再来!]淑丽还是很兴奋,憨憨的,一点也不知道害怕?

这样就醒来了,是一个人睡一张大床,并没有抱在一起?

这时门铃咚咚响。李茶打开门。

他们涌了进来说:[退房了!]

天珠儿逼问:[你们有没有偷偷抱在一起?]

[没有!]李茶说。

车子直接往山上开。

很快就来到日出温泉馆饭店。

在阳光下到处都可以看到芦花。还有青翠的山,以及碧绿的溪流。

还有一片又一片的黄叶,红叶。层次不一,相映成趣,是大自然自性神奇的妙现!

不过外面还是很冷。

台湾的冬天,妳如果之看照片,极是春天,因为照片无法表现其溼冷酷寒?没有雪?

离进房的三点还早。

他们接洽要吃中餐。一个人点一样自己喜欢的套餐。

李茶迫不及待的将早上的梦告诉老伯。

[我闻到很多不同的味道,从陆小曼的身体传出来,最诱惑我的是原味,带点鱼腥味的女体!]

[没有漱洗的早上醒来时的女人味?]老伯说。

[吃饭不要说这个?]辛夷突然羞红着脸,提出警告。

在梦中,六根还是在运作。只是有时意根是跛行的,没有完全在位?

泰安还是客家人住的地方,有象鼻山,以前彩衣曾经在那裏的国小代课过。象鼻国小!

从高山下望,景色不错。

饭店门口,大厅都有木雕展示!

气派非凡!

冷风还是呼呼叫着。叶海翻腾!树影斑驳!这就是客家山居的苦处!几乎都是贫瘠的山?在军事上则是险要的山岭。他们来得比较晚,平原都被闽南人佔去了!

总是苦寒!尤其是在冬天!

[梦是不是真的?]李茶痴痴的问。

[当然不是?]老伯笑着说。

[涂很多粉!]李茶又在形容陆小曼。

辛夷以为在说她。

[没有香水味?]李茶沉浸在她的各种味道中。

[就是妩媚娇美!]又说。

[不自然,造做吧?天珠儿比较自然!]老伯坦白的说。

这话令淑丽和辛夷生气!

淑丽说:[明明已经死亡又没有死?是很阴森恐怖的感觉!脸上生蛆时,又感觉不可怕?因为太假!]

[阿妳也有跟去?]老伯吓了一跳。

[李茶归我管训,是我带他去的!]淑丽骄傲的说。

[他不坐牢了!他是华阿的!]辛夷又提出警告。

老伯说:[死亡不是终绝?死亡以后又受生,流浪四方,这样看来不是死亡而是往生!]

[对对!]辛夷叫好!

老伯低声的问辛夷说:[我今天都是妳!]

辛夷忸怩的说:[知道就好!]

不久老闆亲自来说:[可以进房了!]

辛夷拉老伯去他们的房间,后面跟着淑丽和天珠儿。

李茶只好跟在阿紫后面,白天的阿紫是女性的!

打开了窗,也开了除湿机。

外面风还是在吼叫一般?

苦寒把山间的美景盖过去。有人出去走一圈,马上就回来。

老伯忙着写笔记。有关辛夷的肉体的感觉是美好的!象徐志摩的感觉。淑丽则是朱自清的!

淑丽已经开始试写她的小说的第一章。她写在面板上。

天珠儿看了些财经新闻。

辛夷去浴缸放水,然后拉老伯去泡澡。

淑丽问:[妳有没有鬼故事?]

天珠儿说:[是七军官的故事吗?]

就是七军官,是父母筛选的,每一个跟她上床,一个月内就殉国了。

他们在一个山地居留着。三个飞行官拿着塑胶袋在捡自己的尸块。一个营长一直从翻覆的吉普车爬出来。一个军官被他指挥的坦克车辗毙。一个坐在车上冲下大水沟。一个半夜突然死了。而余灵躲在天天珠儿的子宫裏,叫子宫地狱,老伯上她时破了这个地狱,黑乌的血水流了出来。老伯就脚痛到不能走路。寸步难行!

她以为一个月后,老伯也会殉她而死。好在没有?而她就重生了。

[可惜这个故事,老爸写过了!]天珠儿又说。

[是可惜!]淑丽有一点怅然!

天珠儿说:[我随便讲一个!]

淑丽羡慕的点点头。

天珠儿说:[老兵返乡时?一些军人之坟裏的余灵,也跟着返乡,大都回去,又不适应,便又回来!

这些年大陆进步很快!充满机会!才有人回去安居,不再回台湾来?这样的局面是一边一国,并不能一统天下?台湾渐渐失去吸引力,而老兵魂衣回去也就不再回来?当然军人之坟就剩下一些台湾人。失去安定家邦祖国的强大力量,而逐渐空虚了。形同解散!成为废墟,便由热血沸腾变成阴森森的!乱葬岗一样!而非军人也入侵了!像大杂院。]

[喔?是这样?]淑丽恍然大悟,这就是这几年的乱象!

天珠儿又说:[这其中包括228的鬼还有,原住民的鬼!]

  • 名称:重生之回到新婚夜军婚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15: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