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百区全文阅读

接下来的几天,兰达他们刻意地避过战斗频繁的大路,往深山小路走了一阵。这些山路似乎偶而有人穿过,小路上的辙痕长了些草,但还不至于被林木淹没,他们每日走一小段路,过了午后就停下来扎营修练,几日下来,在兰达和鲁迪的指导下,连裴林都练出了感知。

裴林本身是修练彩虹龙密法的怪胎法师,经过兰达指导后,发觉他所谓的彩虹龙密法其实可能是基于感知修练法的一些魔力运用方式,他和兰达探讨,确认彩虹龙的六大密法或许都是为了练成龙心密法而做的準备性训练,这套密法真正的目的,恐怕就是用来洩漏战神哈玛的计谋,也不知道是历史上哪位强者设计的谜题。

裴林把他唯一练成的龙焰密法跟兰达探讨时,兰达想了一阵,就在精灵格鲁的指点下施展出火球术来,就好像他是个天生的法师似的,裴林既羡慕又惊喜,更加努力修练感知。他从小就泡在彩虹龙密法的修练方式中,早就习惯了感知修练这种鬼打墙式的怪方法,在兰达的引领下试了几天立刻就有了感应。他一练出感知就试着把自己修练有成的龙焰密法套在新学到的感知修练法之上,发现施展出来的龙焰威力更加可怕,几门以往想都不敢想的高阶运用一试就成,那种高阶火焰虽然极耗心神,但燃烧起来果然颇有传说中「不破不灭、生生不息」的架势,他兴奋极了,更是专注地修练起这套他认为的「龙心密法」。

这几天火燄山脉的战斗非常激烈,无数冒险者聚集过来围捕魔兽,魔兽虽然强大,但架不住冒险者人多,牠们虽然危险,但一身是宝,冒险者一向不会错过搏命发财的机会。

他们在山林间走了几天,根据估算,他们应该已经绕过红石城西北角,就快要走回下山的路了,但他们都捨不得离开这片山区,每天走没多少路就找藉口停下来修练,只把赶路当作是舒缓身心的方法。

「魔兽在追蹤我们!」这天修练的时候,鲁迪突然说道。这几天他们一修练起来,那附近的魔兽就乱了,过不久还会有魔兽来袭,一次两次可能是运气,三次四次就肯定有问题了。

经过了几天的修练,格鲁又指导兰达各种修练需要注意的事项,终于使他们摆脱一修练就全神投入的状态,现在兰达和鲁迪甚至可以一边修练一边聊天。

修练中的兰达丝毫不乱,问道:「何以见得?」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我们走了几天,虽然速度不快,但应该早就脱离魔兽动乱的地点了,但我们一直受到干扰,就好像魔兽追着我们跑的样子。」

聪明如鲁迪也没想到是他们一路驱赶魔兽,而魔兽又互相冲突,所以才导致这种状况。

「该怎幺办?这样很烦呢!我们两个不打紧,其他人万一被打扰就很麻烦。」

鲁迪苦笑道:「只是这样吗?现在来的魔兽我们都还能对付,万一惹出了高阶魔兽,到时可就麻烦了。」

兰达想起那头自爆的狂狮兽,余悸犹存地道:「那可糟透了,如果再来一头没受伤的狂狮兽我可没把握对付。」

「我怀疑这场动乱根本就是我们引起的…」鲁迪叹道:「因为牠们只在我们修练后出现,可能是我们的修练让牠们疯狂。」

「是我们惊吓了牠们?」兰达大悟

鲁迪叹道:「不然还有什幺可能呢?惊吓魔兽不重要,目前我们还能应付,但这是不是表示我们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会被某些人注意到。」

「这确实是个大问题!」被鲁迪这幺提醒,兰达大大戒惧,他们这幺不知死活的疯狂修练,只怕已经被那位注意到了。

「该怎幺办?格鲁大人?」兰达连忙在心中问。这几天他有问题就问格鲁,格鲁几乎有问必答,还给他更多问题之外的答案,所以兰达对他的依赖加重了。

「这有点麻烦…你们几个人聚集在一起外放感知,确实会给魔兽带来很大的压力。」格鲁答道,他安静了一会儿,兰达发现他的意念强了起来,他不知道格鲁正聚集所有精灵设想解法,还以为格鲁休养后变强了。

他等了一下,格鲁说道:「有两个解法,第一,你们分开修练,如果只有一个人外放感知,就不会惊扰那幺多魔兽,但这个方法不好,现在你们才刚起步,自保能力不足,合在一起修练安全比较有保障。」

「另一种方法呢?」兰达连忙问

「另一个方法就是不要随意往地表外放感知,你们可以试着往天空外放感知,这样就不会影响地面的魔兽,但这个方法有两个缺点。第一,向天空外放感知的高度不能太高,否则感知会被灼伤,第二,感知升空后,你们很容易会被其它强者注意到,可能会惹来麻烦。」

兰达搔搔头问道:「难道没有隐蔽一点的方法吗?」

格鲁答道:「没有!其实只要你修练,就很难不被其他强者注意到,除非你的感知比对方更强,这跟高度无关,只是脱离了地表后,被发现的机会更高而已。」

「看来不被关注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来我们更不可以分开…」他想了想,突然问道:「为什幺感知升上空中会被灼伤?」他想起了荷姆斯对他父亲感知受伤的描述。

格鲁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在兰达一再逼问之下,他才说道:「这个问题的原理对你来说太深奥了,我只能告诉你结果,在这个星球的空中有一层保护层,它保护你不被太强的自然能量伤害,如果你的感知强大到足以接触这个保护层,你的感知就会被它灼伤,因为它保留了太多能量。」

兰达想像着空中有一张网子,挡住了太强的自然能量,又揣测父亲会去碰触这个保护层的原因,他问道:「我知道如果我去碰这个保护层就会受到伤害,但和这个保护层相处有什幺好处吗?」

格鲁道:「没有任何好处!」

「我不相信!一定有某种好处!我知道有人靠这个保护层修练。」兰达坚持地问

「这不可能!」格鲁显得很惊讶,他的感知强度又升了起来,过了几息才说道:「似乎也有这种可能…」

「能做什幺?」兰达逼问

格鲁说道:「这种方法…不正规,我不会建议你这样做。」

兰达叹道:「好不好用我自己会评估,你倒是说说看啊!」

格鲁迟疑地说道:「这或许是一种靠自我伤害提升感知强度的作法,很危险而且不一定有效果。」

「练成后有什幺好处!」

「如果你的感知能进入保护层,你吸收到的能量自然会比较强!」

「对啊!这就是很大的好处啊!」兰达高兴地道

「但是一般人撑不住…」格鲁顿了顿,说道:「如果你修练到行星级以上,据说能用这个方法来修练真罡,但这实在太遥远了。」

「什幺是行星级?」兰达好奇地问

格鲁不厌其烦地解释道:「正常的修练分级中,你现在大约六级,等到你练到十级,只要条件适合,就可以引发一次肉体改进,我们称之为筑基蜕化,通过蜕化的肉体才算真正踏上修练之路,而蜕化之后有狂风、飓风、地震、火山、流星五个等级,之后修练成能量核心,称之为金丹,接下来还有彗星、小行星级、卫星三个等级,之后才是行星级。」

兰达听得头都晕了,他吶吶地问:「如果按照我熟悉的等级分类,行星级应该是几级?」

格鲁不屑地道:「你熟悉的等级没有分到行星级,不过如果按照能量跨度来推算,大概是一百级以后吧。」

「哇!」兰达吓到了,这个世界能突破二十级以上的强者都是有称号的英雄了,格鲁居然跟他说起一百级以后的事,那还不算神的境界?自己有可能接触到吗?

「所以你别想太多,扎实的把眼前的修练一步步做到位,也不要去碰能量保护层,如果你的感知升高到会感受到痛苦,就赶紧收回来,别拿自己的感知开玩笑!」格鲁孜孜不倦地叮咛着

「是!」被狠狠打击后的兰达狼狈地应了。

兰达胡思乱想了一阵,就试着把感知往空中释放出去,这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难,感知没有重量,兰达想让它上升它就上升,他之前没想到这样做只是习惯了在地表行动,一时没想着飞到空中去。

他控制着感知往天空不断升高,却一直没碰到什幺会烧伤感知的「保护层」,过了不久,他的感知发散太远,终于上不去了,这时感知传来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他知道这是因为感知行走得太远了,便把感知维持住,试着在这种状况下修练起来。

这一修练让他大为惊奇,在这种状况下修练所得的能量居然比在地面修练强多了,而且得到的能量更加精纯,同时他的感知一直有疲惫感,显然感知也受到锻鍊,他一发现这件事,就跟也在修练中的鲁迪说道:「鲁迪,试着把感知往天空升起,这样修练得到的能量更强,而且不会惊扰魔兽。」

「好!我试试!」鲁迪收回外放的感知,把感知转向天空,过了一阵子,他大讚道:「好方法!我以前怎幺都没想到?」

「我们习惯了在地面生活,从来没想到离开地面。」兰达笑道

「看来我们应该让大家都改成这样修练才对!」鲁迪笑道

兰达道:「刚修练的人还不适合这样做,这样他们可能很难确定方向。」

「也是!」

两人笑谈了一阵,又继续沈入修练中。

这时,两匹快马驰近红石城外,当前的大汉勒住了马,抬起头来感受了一番,沈声道:「那股威势变了!」正是跟兰达交过手的席老大,席巴克兄弟的艾兹。席巴克。

他的弟弟拜斯似乎还感受不到那份威势,也跟着停下马抬起头感受,但实在感受不到什幺,转头问道:「大哥!变成什幺样了?」

艾兹指着前方:「他升上天空,犹如巨人一样高大威严…」他犹豫了一阵,叹道:「我在考虑是不是直接回战神殿回报。」

拜斯不满地道:「这怎幺可以?我们才接到命令前来察看呢!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甚至连照面都不敢,这样回去会被人耻笑的!」

艾兹叹道:「但是对方真的很强!我估计我们联手也打不过。」

拜斯嘟囔道:「打不过总逃得了吧?我们至少得去看一眼,知道究竟是谁踏上了道路。」

艾兹考虑了一下,点头道:「你说的有理!」他顿了顿,沈声道:「我猜八成是拉瓦达那小子,他…」

拜斯恨恨地道:「可恶!他不可能进步这幺快的,几天前他还打不过我们!」

艾兹叹了一口气。他们兄弟俩一直渴望能获得大神的青睐走上道路,但大神觉得他们不堪造就所以一直没允许,他们停在这个阶段磨练心神已经有好些年了,现在看着一个晚辈大步向前,逐渐的超越自己,那种感觉令两人都觉得难以接受。

艾兹淡淡地道:「他上次虽然用了一些诡计,但战力已经不在我之下了,而且他的怪招很多,如果我们不联手,只怕还真的抓不住他。」

拜斯忿忿不答,显然不想灭自己威风,他上次被兰达耍得团团转,害得大哥不得不放弃任务,进战神殿这幺多年,还是头一次吃这种亏。

艾兹心中生了怯意,不敢在对方威势正强的时候前去挑战,便对拜斯说道:「我们先进城去搜索那个血脉者,免得她趁乱溜走。」

拜斯心中正不爽,喃喃地道:「我们为什幺要去抓一个红石帝国的余孽啊?」

艾兹看了这个不爱动脑的弟弟一眼,叹道:「这不是你我该过问的,上面交下来的任务,我们只要好好执行就可以了。」

「我只是好奇嘛!直接杀了不就好了,干嘛还一定要活捉呢?」拜斯搔搔头嘟囔道

「你有胆就去问荷姆罗大人。」艾兹策马向红石城飞驰而去。

「我疯了我!」拜斯也跟着飞驰而去。

兄弟俩一阵快马进了红石城,他们在城北广场等了一阵,一个盗贼打扮的冒险者走了过来,低声问道:「参见两位大人!」

拜斯不悦地问:「你谁啊?」

那冒险者低声道:「蚯蚓要我来请两位。」

「什幺蚯蚓…」拜斯正要举拳揍人,艾兹止住他,对那冒险者道:「我不认识你,蚯蚓怎幺不亲自来?」

那冒险者低声道:「现在全城戒严,所有祭司都有任务,大人不能脱身离开,所以只好请求协助!」他一面解释,一面拿出一个金红混合的怪异徽章。

「是了!带路吧!」艾兹看了那徽章一眼,挥手示意弟弟跟上。

三人在城中缓缓驰马,只见一路上到处都是岗哨,虽然说不上三步一岗,但各岗哨间都能通视,来往的人群都被监视着。

艾兹皱起眉头问道:「这样几天了?」

那冒险者低声道:「三天了!祭司们动用神术试图锁定血脉者,但只能确定她还在城里。」

「有干扰?」

「不清楚,或许有可能躲在大地之中。」

艾兹点点头不再说话。

他们沿着大道行走,穿过西城广场到达红墙附近,那冒险者自去通报,让艾兹他们在一条小巷中等候,过了不久,一个蒙面祭司走了过来,向艾兹行礼道:「蚯蚓向两位大人报到!」

艾兹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六年不见,你的阶级又提升了。」

「蒙大神看重,这是我的荣幸!」蚯蚓谦虚地道

「少废话了,你要我赶在他们前把人找出来,就把线索交出来吧。」艾兹淡淡地道

蚯蚓拿出法杖,说道:「她曾经跟这柄法杖共鸣过,这柄法杖记录了她的神力型态,这就是我请求您务必过来的原因。」

「嗯?」艾兹接过法杖,闭着眼睛感受一番,一脸惊讶地问:「多久以前的事?」

「六天前!」

「强度很强啊!你说她还是个见习祭司?」艾兹怀疑地问

「从服色上看起来是如此,我请人回去查验,记录上也没错。」

「好!好!我有一点兴趣了!」艾兹把法杖还给蚯蚓,讚赏地道:「你干得不错,继续努力吧!如果这个计画能启动,你就盯着她好好干吧!」

「谢谢大人!她就麻烦大人了。」蚯蚓接过法杖躬身致谢。

艾兹点点头,调转马头和弟弟离去,蚯蚓目送着他们,自己也渐渐退入阴影中。

(星期一,蠕动呀蠕动~~)

  • 名称:传奇百区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26: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