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全文阅读

茱丽和她妈妈随着伊默老人走进了那座石屋,这石屋有着一条长廊,两边都是门,看起来就像是一家旅馆。

伊默走过了几扇门打开其中一扇走了进去,那是一个简洁的单间,单人床上有着被缛卧具,床边还摆着打开的杂乱行李,显然有人入住。

伊默把手上的烛台放在床头小桌上,双手不知道做了什幺,床铺突然掀了起来,他拿起烛台带头跨入床铺下的密道。

她们随着伊默走入一条石头砌成的地道中,地道两边还都是门,伊默走了一段,打开其中一扇,引她们进入一间石室。伊默用烛台把石室中的蜡烛点燃,说道:「你们躲了一晚,先休息一下吧,我等一下让人弄点吃的来。」

茱丽的妈妈低声向他致谢,指着茱丽道:「我女儿…」

伊默点点头,但昏花的老眼却盯着她,似乎在等她说什幺。

茱丽的妈妈迟疑了一下,才继续低声道:「我发誓我没打算让她涉入这边的事,我不想再有战争了。」

「但是她今天进了祭坛,不是吗?」伊默淡淡地道

「所以我才急着把她带走,我知道她迟早会来,三年前我就来等她了。」茱丽的妈妈急忙表态

伊默皱起眉头,沈思了半晌才道:「我家会长大人一向不介入各大势力间的争执,但这次她参与修复浮冰港,很在意东角各势力间的稳定…」

「我们绝对不会涉入!」茱丽的妈妈连忙保证

伊默叹道:「怕只怕到时由不得你们,这世上太多事都是不得已。」

「未来如果不得不碰上这些事,我会想办法避开你们一次!」一旁的茱丽插嘴道

「茱丽!别乱说!」她的妈妈赶紧阻止

不过伊默倒没有生气的样子,他看着茱丽说道:「你明白你的处境吗?」

茱丽神色镇定地说道:「当然明白,他们要拿我当幌子去举起红石帝国的大旗,逼迫那些曾经反叛的人一起掀起战争,他们不会放过我的,因为我牵涉的利益太大。」

伊默眼光一闪,笑着对茱丽的妈妈道:「你这孩子教得不错!颇有几分毕克的风範。」

茱丽的妈妈担忧道:「我倒宁愿她平平凡凡的嫁人。」

伊默笑瞇瞇地道:「年轻人啊!哪有不志向远大的?你就听我这过来人的劝,少操一点心吧!」

他拿起烛台说道:「那我们就这幺说定了,以后我有事相求的时候,你们母女俩可不许赖帐。」

「我会尽量做到的!」茱丽并没有把话说死。

她如果信口开河地打包票,伊默或许会怀疑她的诚意,但她只肯表示尽力做到,伊默倒反而对她的谨慎感到满意,他没说什幺,只是点点头就离开了。

伊默离开后,母女俩人四目交接,都不知道该说些什幺,过了半晌茱丽才问道:「你这几年…过得怎样?」她顿了顿,又道:「对不起,我那时…」

「没关係的…我明白…」她的母亲打断她,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茱丽道:「你的状况我一直掌握着,是我拜託乌玛收下你的,我怕你在外面乱走,只好把你藏到战神殿。」

茱丽大讶:「你认识师傅?」

她的母亲苦笑道:「算起来她是我大师姐,在我们那一系里,我是排行最后的小师妹。」

茱丽更是惊讶:「你曾经是战争祭司?」

她的母亲叹道:「其实我现在还是个战争祭司,虽然我早已经被列入阵亡名单。」

茱丽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她楞了半天才道:「你难道不是血脉者吗?怎幺…」

她的母亲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用一种缅怀的语气慢慢说道:「以前我一直用假名,我真正的名字是梅莉妮雅。凡。格林斯。艾瑞尔,艾瑞尔家族的嫡系,没有纪录在族谱上的子孙。」

「梅莉妮雅…」茱丽品味着母亲真正的名字,她这辈子一直扮演别人,连自己的女儿都骗了这幺多年。

「你的真正名字是茱丽安娜。凡。瑞克兹。亚伯拉,你不能姓亚伯拉罕,因为你不是皇族嫡系。」茱丽的母亲顿了顿:「你的父亲是毕克。凡。拜瑞尔。亚伯拉,当今皇帝的表弟,二级战争祭司,一级大地祭司。」

「爸爸也是战争祭司?」茱丽今天真是惊讶不完

「我们都是!也都是大地祭司。」

「为什幺会这样?你们同时信仰两位神明,他们甚至互相敌对!」茱丽对于神的知识整个被推翻了。

「当然,我们甚至可以同时使用两位神明的神术,毫不冲突!」她的妈妈哀伤地道

「这不可能的!」

梅莉妮雅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哀凄的笑容:「怎幺不可能?这是一个诅咒,诅咒染上这支血脉的人注定一生痛苦挣扎,你也不例外。」

茱丽楞楞地瞪着母亲,她慌乱了一阵,心里渐渐明白这一切一定有内情,便收拾心情沈声道:「这是怎幺回事?你瞒了我这幺多年,也该跟我解释清楚了吧!」

梅莉妮雅苦笑道:「我一直等着跟你解释,但你的血脉一直不显,人又太上进,我…唉…」她叹了一口气,收拾情绪说道:「你知道什幺是红石帝国吗?」

茱丽被她这幺一转,奇怪地问:「红石帝国有什幺问题吗?我们的祖先,一个曾经统治大陆的国家?」

梅莉妮雅摇头道:「哪有这幺简单?在这个神力笼罩的世界,区区人类想要统治这片土地,如果没有神明支持,那不过是一个狂妄的笑话。」

「凯亚支持着红石帝国,不是吗?」

梅莉妮雅楞了楞,摇头道:「我不知道…」她似乎不知道该怎幺解释,过了一会儿才艰难地道:「我不愿怀疑,但…凯亚好像不在了,现在的凯亚跟过去的凯亚有很大的不同…很大…」

不知为何,茱丽的脑中突然一阵影像狂闪,她又看见那亡国公主赛佛西丝高举红石神杖的身影,还有她凄厉的高喊声,所有红石帝国的血脉者,不论王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同时间被化为平凡,凯亚的血脉回归大地,既然如此,那自己身上的血脉又来自何处?

她突然醒悟过来,讶异地问:「你怀疑凯亚被战神击败?他的神国被战神统治了?」

梅莉妮雅摇头道:「我不知道!好像也没这幺严重,凯亚殿下的力量还在,但似乎不同了。」

茱丽皱眉沈思。这个状况跟她以前以为的大不相同,她的大神是不可能接受兼信的,但她的妈妈却说她一直如此,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战神统御了大地之神,并把祂变成自己的从神。

但这又不太可能,以战神的性格,若能取得这幺巨大的胜利,祂不可能如此保密,必然会让祂的祭司们大加宣扬,以证明战斗不息的正确性。

梅莉妮雅低声道:「我们都是被诸神操控的人,在诸神的夹缝中,连平凡度过一生的权力都没有,你的父亲想要复国,所以他为了理想而死了,我不想复国,只想让你平安长大,找一个平凡人结婚,让你的后代子孙能走上一条平凡的道路。」

茱丽终于了解为什幺她的妈妈总是不肯支持她去求取上进,对她们这样的人来说,上进就等于捲入诸神的权力漩涡,不知道什幺时候就会粉身碎骨,她们可以逃过凯亚的祝福,但却逃不过战神的关注,所以妈妈才会透过关係把她送进战神殿。

「你现在只有孤身一人,无法跟红石城的各大势力对抗,如果你被他们抓住,就只能一辈子当他们的傀儡了,不论投靠哪个势力都一样,差别只是谁在操弄你,我以前就是这样,直到你父亲把我救了出来。」梅莉妮雅继续道

「你跟他…」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梅莉妮雅急忙道:「我们从小就认识,在眠龙城一起长大,十六岁时,我的家族把我送进红石城,祭司们对我不是很满意,他们比较渴望得到你父亲,但他们不敢去动亚伯拉家的人,直到你父亲自己投身加入红石帝国。」

「他为什幺要这样做?」茱丽沈声问

梅莉妮雅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幺回答,过了半晌才像哭一般地道:「为了什幺?为了想要成为国王,为了权力慾望,为了成就自我,为了…我…」

茱丽看着低头饮泣的妈妈,这个她心目中放浪淫蕩的舞者,这个骗了她一辈子的亲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她心中居然还暗自庆幸,自己终究不是母亲放浪后的产物,而是一段美丽爱情的结晶。

「所以…你要我怎幺做?逃离这一切吗?」茱丽问道

梅莉妮雅摇头:「我不知道你可以怎幺办!我挣扎了一辈子都逃不掉,我想不出任何可以逃走的方法,我知道祂还看着我,因为我关注着你。」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不在你身边,你就能获得自由?」茱丽怀疑地问

梅莉妮雅没回答,过了几息才道:「我有我的责任!」

母女俩不约而同地陷入沈默,这时有人过来敲门,茱丽跳了起来,发现是伊默让人送了寝具和食物,忙着接过东西并致谢,她们各自忙了一阵,把房间布置好,直到坐下来开始用餐,茱丽才沈声道:「你现在让我离开这里,只是因为我的力量不足以挣脱他们的控制,所以只要我的力量足够,我就可以回来控制他们!对吧?」

梅莉妮雅叹道:「我不知道如何才能控制他们,你的父亲也不能做到这点。」

茱丽用力点头:「我会想办法的…」她顿了顿,忿忿地道:「就算不能控制他们,也要设法毁了他们!」

「毁了红石帝国?」梅莉妮雅吃惊地问

「毁了这一切!」茱丽小声地回答

听女儿夸下这幺大的海口,梅莉妮雅拿着餐具愣住了,过了一会儿,她突然笑道:「你的想法果然跟你父亲相似,虽然他终究失败了,但这也算是他的遗愿吧!这几天我们得在这里避风头,反正左右无事,我就把我的一点本事教你,别不肯学,如果你有心进入那个圈子,你就得能演戏,当你被所有人认识了之后,如果你不会帮自己改头换面,你就不可能有自由,所以这些本事你非学不可。」

茱丽低声抱怨道:「我能不能学些比较强的本事,譬如父亲打仗的本事?」

梅莉妮雅笑道:「那些你早就都会了,沈着冷静、阴狠忍耐,这些本事都刻在你的性格中,你从小如此,根本不用去学,你反而需要我的本事去掩盖你的正直和坚持。」

「听起来好像有几分道理,那我就勉强学学吧!」茱丽装着不情愿的样子,母女俩互望一眼,都开怀地笑了起来。

沈迷在修练中的兰达根本没注意到魔兽的动乱,对他来说,这个夜晚如同往常一样安静,修练者中,莫尼先脱离修练状态,但他累得马上倒头就睡,接着悠妮也停下修练睡了,只有兰达还练个不停,裴林不敢叫醒他,只好打起精神守了半晚,直到绮丽来接他的班,幸好这段时间果然一片平静,来往的魔兽虽然多,但却始终不敢靠近这里。

天明时分,兰达终于醒了过来,他感到全身舒畅精力充沛,修练虽然没有大幅进步的感觉,但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往常运用不是很顺畅的感知,现在活泼泼的非常有活力,他连续做了几个感知锻鍊,都轻易超越往常的极限,最后他把木片用感知抓了起来,那木片被他甩来甩去,似乎毫无重量地在空中乱飞,兰达还觉得行有余力。

他正想试试石头,突然感觉有人进入他的感应範围,转头一看,提着两只山鸡的裴林正从林间转了出来。

「你醒了?」裴林走过来把山鸡丢在地上,笑道:「所有人都醒了,就你最慢醒来。」

「他们呢?」兰达忍不住问

「昨晚你练得不省人事,不知道这周围一直有战斗,魔兽出没的很频繁,还有几头中级魔兽在这里战斗呢!幸好鲁迪都处理掉了,鲁迪和绮丽一大早就出去侦察,看看状况怎样,莫尼醒来后一直头痛,悠妮小姐带着他去爬山,说是要看日出。」裴林指了指后方的一片岩壁。

  「又爬山?」兰达一听就知道悠妮又用体力劳动的方法治疗莫尼的感知疲惫,这个方法虽然简单,但经过他的亲身体验,确实挺有效的。

他跳起来和裴林一起料理山鸡,两人收集柴草加大营火,烤鸡的同时也煮起了麦粥,麦粥煮得差不多时,鲁迪和绮丽回来了。

「状况怎样?」兰达问道

鲁迪笑嘻嘻地丢下一大包东西,发出沈重的金属声,似乎是一些金币,他贼嘻嘻地说道:「很糟糕呢!魔兽发疯乱跑了一整夜,死了很多人,我把他们带不走的都捡来了。」绮丽也抛下一个大包包。

兰达有点讶异,他用柴枝拨开袋口,发现里面都是金币、金银宝石之类的财物。「哇!真不少!」一下子看到这幺多钱,他忍不住惊叹。

鲁迪在营火边坐下,开玩笑地道:「红石城周边的冒险者挺有钱的啊,以后混不下去了可以考虑来这边打猎。」他顿了顿,苦笑道:「我也想救人啊,但是去得太晚了,跑不掉的都死透了,我看见红石城的冒险者大举出动,正在围猎那些猖狂的魔兽,就没有过去打扰他们。」

「你拿这些钱做什幺?」兰达好奇地问

鲁迪笑瞇瞇地耸耸肩:「我不是欠了莫尼一大笔钱吗?这些应该够还了,反正他们的主人都死了,再也用不到这些钱,留在那里只会被以后的冒险者捡去,反正都是捡,我为什幺不捡?」

兰达点头理解,这个世界对死亡看得很开,冒险者们出外冒险,总有遇到生死关头的时候,不知道什幺时候就倒下不再醒来,他们遗留的财物当然就由发现者收取,鲁迪既然拿了他们的遗产,就表示他让那些遇难者入土为安了,这些钱他拿得心安理得。

「你怎幺了?好像又有进步了。」鲁迪不提钱的事,反而问起兰达修练的状况。

「是有了些进步。」兰达把手上的柴枝一放,让它浮在空中,他觉得现在他的感知非常有力,不再像以前那幺虚无缥缈。

鲁迪欣慰地点头笑道:「对了!就是这样!你父亲最后也走到这里,接下来你要小心了,他不知道做了什幺,在这个阶段受了一次伤,虽然他没说什幺,但感觉挺严重的。」

兰达之前在佣兵营地曾听荷姆斯大人听过这件事,他点点头道:「是!我会小心一点。」

「接下来可能会有些麻烦…」鲁迪叹道:「这幺一乱,红石城的冒险者好像大举出动了,附近的魔兽都被赶了出来,看来有一波大扫蕩,如果我们要闯出去,要遭遇的魔兽可不少。」

「不如我们别急着走,暂时留在这里修练,你们两位已经习惯了,莫尼和悠妮小姐可能不太好。」兰达知道第一次正确修练感知后的结果。

「好啊!我也是这幺想的,不过我建议再往山区绕点路,免得受到干扰。」

「完全同意!」

  • 名称:龙傲天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20: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