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言情小说全文阅读

茱丽他们随着缓慢的车流通过佣兵营地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大部分的车队都进入佣兵营地休整,虽然时间尚早,但接下来的路程没有安全的扎营地点,一般车队宁可放缓行程提早扎营,也不肯把自己和货物置于危险中。

茱丽见赶车的卡米克没有进入佣兵营地的意思,低声道:「我们会来不及通过落日峡谷。」

「我知道!」卡米克轻鬆地道:「没什幺好怕的,火狼不难对付。」

茱丽没再说什幺,卡米克他们显然比她有经验多了,既然他们敢冒险,当然有几分本事,她也不能表现得太怯懦。

卡米克见她担心,笑着回头问车内的人道:「要改变行程吗?」

牧师答道:「当然不!时间有点晚了,得加快速度赶点时间。」

卡米克瞥了茱丽一眼,继续赶车前进。

通过了佣兵营地后,由于大部分的车队都留下来扎营,所以道路拥挤的情况大为减轻,卡米克也赶着马车小跑起来,茱丽有点担心,这样速度虽然加快,但只怕还无法通过落日峡谷,只怕到时会有些危险。

在这片大陆上,由于魔兽为患,人们没办法做太过远的旅行,几乎每个扎营点间的距离都不能超过一日的行程,有时还会缩短到半日,以减少不得不野营时遭遇魔兽的危险,但他们这支队伍显然艺高人胆大,没把这些限制放在眼里。

马车一阵小跑,太阳渐渐西下,夜色也慢慢笼罩上来,那牧师突然说道:「大家都认为黄昏的落日峡谷最危险,因为火狼会成群出来觅食,但我个人倒认为那是个最安全的时间,因为火狼虽然多,但却不难对付,相反的,因为火狼横行,落日峡谷内没有其他魔兽,所以在峡谷中过夜反而安全。」

「那我们怎幺对付火狼?」茱丽忍不住问,她的心里一直有这个疑惑,因为火狼的单体战力虽然不强,但成群结队一拥而上,连高阶战士都能被淹没,他们这一个小队连火狼的牙缝都塞不满。

「我自有办法!」牧师笑道

茱丽看了卡米克一眼,发现卡米克一脸安然地专心赶车,显然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冒险通过落日峡谷,便也安下心来,她认为这些人不会故意找死,既然他们如此有信心能安全通过火狼群,那她不妨拭目以待。

「有胆识!」卡米克低声讚了她一句。

茱丽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卡米克解释道:「我们前后带过几次人,每个人听到我们要在黄昏进入落日峡谷,全都毫不迟疑地跳车了,你倒是第一个还敢留下来的。」

茱丽板起脸道:「你们一开始就打算把我丢下?」

卡米克耸耸肩道:「当然不是!你敢跟着我们走,我们自然把你当队友,冒险者公约我们当然会遵守,绝对不会算计你的,但如果你要主动拆伙,我们也不好阻止,不是吗?」

茱丽点点头,心中对这群人的好奇有增无减,在她的心目中,红石叛军就是一群脑子不正常的恶徒,这群人显然不只是「恶徒」这幺简单。

马车又行了一阵,天空的光度渐渐转黄,而泥土路面也渐渐变成红褐色,茱丽知道落日峡谷快到了,她打起精神,检查身上少数几件加成和祝福的装备,準备应付即将来到的战斗。

又过不久,马车通过一片宿营地,这是落日峡谷前的最后营地,旅行者如果不在这个营地扎营,就必须在日落前通过峡谷,否则必定会被火狼群吞没。但他们的马车仍然没有停止,直直地冲入这片由赭红色岩石形成的峡谷。

茱丽望着两侧狰狞的山石和峭壁,心跳不由得有点加速,他们的马车在峡谷内一路奔跑,四匹拉车的马喘息着,和车轮滚动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在这个狂风呼呼的峡谷中,更有一番紧张滋味。

他们在峡谷中行了不久,一个悠长的狼嚎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只听「嗷呜~~」的狼嚎之声不断响起,夹杂在呜呜的风声中更让人紧张,却是众多火狼感受到太阳热力的下降,开始离巢觅食。

「火狼来了!」卡米克对茱丽笑道:「你怕吗?」

「我的命早就交给吾主!吾主自会照看我。」茱丽坚定地道

卡米克回头看了牧师一眼,笑道:「达司大人,我看您这回悬了…哈哈~~」

那牧师达司笑道:「不成就算了,偶尔输一回也不错,而且越到后面越有趣啊!不是吗?」

「哈哈!我们就等着大吃你一顿喽!」众人都笑了起来,似乎毫不担心即将来袭的火狼群。

过不多久,狼嚎声再度出现,而且越来越近,达司下令道:「卡米克,把马车贴近山壁,马匹都绑起来。」

「是!达司大人!」

卡米克一把马车赶到山壁下,车上的队友纷纷跳下,一个战士提起长刀笑道:「等一下我第一个,达司大人你可要多照顾我。」

「没问题的!」达司对茱丽一笑道:「你等一下帮他祝福一下,他一累就上个精力术。」

「没问题!」延长战士的战力是战神祭司的长项,茱丽当然坚定地道

「利克和杜维尽量节省法力,支撑着护罩就可以了,火狼交给贝尔肯和卡米克解决。」

两个法师很有经验,喃喃地唸颂咒语準备着法术。

达司又对茱丽说道:「你们战神祭司有些对战斗特别有效的法术,等一下别急着用,神力保留着听我号令。」

见茱丽点头答应,达司最后向卡米克说道:「等一下你多少收拾一些火狼,照惯例只拿皮,其它的就算了吧。」

分配好任务后,火狼群也在峡谷中出现了,一群大约二三十头的火红色大狼纷纷现身在沙丘顶端,静静地望着山壁下的马车,过不多久,火狼越聚越多,在头狼的长嚎声中,狼群像风一般冲出,认准了方向向他们的马车冲来,众人都紧张了起来,法师举起法杖,战士拔出刀剑。

「不急!不急!我们这次要好好赚一票,大家可得攸着点,掌握一下战斗节奏,别一下就把体力耗光了,尤其是你,贝尔肯!」达司大声提醒

「知道了!」提着刀的贝尔肯大吼

火狼的速度不输奔马,牠们一大群像燎原的火焰般烧过峡谷中的沙地,往队伍冲过来。

「还有十息!法师準备!」达司叫道

「梅尔梅尔~~赛尔…亚伯拉之盾!」两个法师纷纷唸出法术发动咒语,眼前一阵波动,两层亚伯拉之盾张开,在众人前方形成一片透明的护罩,但茱丽知道这根本挡不住火狼,最多迟滞牠们一下。

「来得好!」达司叫道:「大地之神凯亚啊!请用您的身躯守护您的信徒吧!土墙术!」达司的法杖一挥,队伍前方的沙地突然升起两堵环形土墙,把队伍包覆起来,只留下一个半人宽的间隙。

土墙上立刻传来一阵撞击和惨嚎声,奔在最前的火狼收势不住,直接撞在厚重的土墙上。

「哈哈!关门打狗!」兴奋的战士贝尔肯一刀挥下,把从土墙间隙钻进来的火狼一刀两断,那火狼的狼头被砍了下来,冲势却收不住,没头的身体滚进了土墙内,等在贝尔肯后面的卡米克一把捞住滚过来的狼尸,手上的短刀顺势一转,把火狼开膛破肚麻利地剥起了狼皮。

贝尔肯一刀刀地解决钻进来火狼,由于土墙的阻挡,同时能钻进来的火狼不多,又被亚伯拉之盾减缓了冲刺速度,到了贝尔肯跟前已经没了威胁,只见他运起斗气轻鬆地一刀一头,没多久就把这群挤进来受死的火狼斩尽杀绝,被斩首的狼尸堆成了一座小山等着给卡米克剥皮。其余火狼感受到危险,只是绕着土墙间隙唁唁低吼,在土墙外徘徊不去,一时之间不敢再往墙内冲。

「干得好!贝尔肯你的刀法又进步了!」达司一面阻止茱丽对他施法,一面讚道

气息还保持平稳的贝尔肯自傲地咧嘴一笑,一面注意着土墙彼端,一面反手提起死去的火狼帮卡米克剥火狼皮。

达司对茱丽笑道:「他还不太累,不需要补充精力,一定要等到他的刀法开始散乱你再施法,不然就浪费了,也许我们要撑一整夜呢!」他转头数了数火狼,笑着对众人道:「三十八头,我们赚了百来金了,继续啊!」

有了贝尔肯帮忙,卡米克的进度快了起来,他们合力把火狼皮剥好,并把剥下的血肉残尸丢到土墙之外,引起了外面狼群的一阵争抢,一些抢不到肉的火狼更是焦躁,牠们忍不住冲进土墙,却一头头变成尸体。

土墙内外的一阵屠杀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血腥气,那气味很快地随风飘远,过了没多久,更多的狼嚎声随着风声传来。

「呵呵~~这次看来有好几群呢!」达司听着土墙外的狼群声,呵呵地笑道

守在土墙边的贝尔肯已经浑身鲜血了,他透过土墙间隙向外望,笑道:「一大片狼,不知道有多少头,这次肯定能赚不少!」

他才说完,一头火狼扑了进来,只见刀光一闪,狼头夹着残尸滚了进来,卡米克笑道:「你偶尔留几头完整的,有些人就是要带狼头的皮。」

「知道了!敲死比较费力嘛~~哈哈~~」贝尔肯倒转刀柄,把下一头狼的脖子敲断,继续杀起了狼。

这次的狼数量真的不少,贝尔肯杀到手软,茱丽帮他补了两次精力术,法师的亚伯拉之盾也补了三次,牧师达司才抓着法杖说道:「卡米克,你跟贝尔肯轮一下,我看外面的狼还不少。」

卡米克应了一声,停止剥狼皮,上前把贝尔肯替了下来,茱丽这时才发现达司一直在输出神力。他抓紧法杖输出神力的同时还祈祷恢复,看起来消耗并不大,难怪大家都说大地之神的祭司的耐力最强,照这幺下来,只要不战到睡着,他可能可以撑到明天早上。

又过了许久,在达司的命令下,茱丽分别对贝尔肯和卡米克释放了战争神术,他们两个疲劳全消,便像两具不知疲累的战争机器般轮流上阵砍杀,这强烈的血腥气引来了更多火狼,他们前仆后继地冲击这片土墙,又被两个强大的战士杀死,剥皮后的残尸被扔出土墙,引得更多火狼前来争抢。

茱丽从来没有经历过这幺可怕的杀戮,数以百计的火狼毫无理性地冲击土墙又转瞬死去,无数鲜血淋漓的皮毛被剥了下来堆在山壁下,在如海潮般的狼吼声中,四头拉车的马被绑在车轮间无法逃走,只能瘫在地上不断发抖。

这一战杀到明月升起才渐渐缓和下来,在饥饿头狼的带领下,大部分失望又损失惨重的的火狼群终于放弃继续冲击这片血肉磨盘,牠们咽呜地退去,设法在剩余的时间觅食,而少数眷恋不去的孤狼争抢着从土墙内抛出的狼尸,渐渐的吃饱离去。

  等土墙外火狼的数量减少到十几头,两个疲累不堪的战士走出土墙去肃清少数剩余的火狼,其余众人都加入剥狼皮的工作,一位法师升起火焰,开始烧烤去了皮的火狼肉,达司拿起一条血淋淋的生狼腿丢给茱丽,示意她自己照料,被血腥气燻得噁心反胃的茱丽叹气摇头道:「对不起!我吃不下…」

达司冷冷地道:「吃不下也得吃,你可是个战争祭司啊!在战场上,就算人肉你也得吃下去,不是吗?」

茱丽瞪着他,达司指着地上的狼腿,硬气的茱丽把狼腿捡起来,还在血淋淋的肉上咬了一口。

达司讚道:「好个战争祭司!只要你能时时超越自己,你必然会成为战争的主宰!」

茱丽一面帮着剥狼皮,一面烧烤狼肉,渐渐的,噁心的感觉缓缓退去,她渐渐习惯了鼻端的血腥气,也知道了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在战场上这就是主要的味道,不是敌人的就是自己的。

他们分工合作地处理狼尸,两个战士在尸体上划开整齐切口,并用斗气分开狼皮,两个牧师负责把狼皮褪下捲起,而两位法师则忙着布置营帐和準备食物,牠们一直忙到月上中天才终于把狼皮剥完。

看着一卷卷被堆上车顶的狼皮,达司笑道:「光这一晚我们就杀了将近四百头狼,赚了两千多金,可惜这生意一阵子才能作一次,不然我们就赚翻了。」

「为什幺一阵子才能作一次?」茱丽忍不住问

达司似乎被她问住了,他楞了一下才道:「这幺杀下去就算火狼不变少,狼皮的价格也会跌下来,所以我们不能老是这幺干!不是吗?」

茱丽知道自己这问题问得笨了,自嘲地一笑,帮着战士们把狼尸扔到土墙之外,等狼尸处理得差不多了,达司还吩咐两个法师把丢弃的狼尸和地上的血渍烧了一遍。

对于达司这种浪费法师法力的作法,茱丽忍不住又问了一次,达司苦笑道:「难道你真的以为落日峡谷中除了火狼之外,没有别的魔兽吗?」

「还有吗?」茱丽大讶

「当然还有,而且是以火狼为主食的魔兽,你可以想像牠有多强!」达司慎重地道:「我们杀了这幺多火狼,这味道很可能会把牠引来,但还好现在已经深夜了,早就过了牠的活动时间,牠应该是不会来了。」

「那是一种什幺样的魔兽?」茱丽好奇地问

达司搔搔头想像一下:「那是一种类似巨大乌龟的生物,但牠只在陆地上活动,算是一种陆龟类的魔兽,防御力很强,皮肉和甲壳都很坚硬,连斗气都不一定伤得了牠,火狼对牠根本没办法。幸好牠一般不太攻击人类,我们当然也不会特别去动牠。」

「大地之龟?」茱丽回想起魔兽图鉴上的介绍,确认地问道

「没错!就是那种东西,但落日峡谷这边的品种略有不同,而且更大更强,知道的人都叫牠『岩甲龟』。」

「原来岩甲龟产在这里啊!」茱丽终于把书上的东西连接了起来,高兴地道

「岩甲龟一般不攻击人类,但我们这里的狼尸太多,牠如果过来吃,我们很难躲避,万一有其它魔兽把牠激怒,我们就会很麻烦。」

「还有其他魔兽?」茱丽惊讶地问

「偶尔有!虽然游蕩的魔兽很少,但是魔兽成长到一定程度,就会离开地盘去寻找合适的配偶,这种魔兽有时会闯进落日峡谷,岩甲龟虽然厉害,但不一定斗得过这种成熟的魔兽。」

茱丽点点头,这些知识书上都有写,只是她一时没想到。

「大家收拾收拾就休息,贝尔肯和卡米克先休息,我来守第一班。」达司喊道

在众人的回应中,茱丽终于确定达司是这群人的首领,她一直以为卡米克是队长,因为一路上都是卡米克在跟她打交道,直到準备战斗时才发现连法师都听达司的。这给她很大的触动,一般来说,队伍中的牧师多半扮演辅助者的角色,很少能成为队长,她一直梦想着成为一个领袖,带领一群队友奋战,所以她才加入战神殿。

当然,这也不是她加入战神殿的真正原因,她早年跟着以舞者为职业的母亲四处流浪,直到她受不了母亲朝秦暮楚送往迎来的生活,她一个少女孤身上路历尽艰险,到处寻访能跟随的导师,但她没有魔法天赋,也感应不到斗气,后来她饿昏了,在一阵大雷雨中倒在乌玛。伯克修斯的车驾前,乌玛。伯克修斯救了她,并把她带回战神殿,所以茱丽才会成为战神祭司。

「儘管如此,我还是信仰吾主!是祂引导导师接纳了我,导师也是这幺说的。」茱丽想起了这段往事,心中不由得浮出乌玛。伯克修斯慈祥的面容。

  • 名称:黄色言情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17: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