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下的诱惑全文阅读

歇息到半夜,鲁迪叫醒了兰达,兰达以为轮到他守夜,翻身爬了起来,没想到鲁迪低声道:「我有事跟你谈。」

兰达跟着鲁迪坐到营火边,鲁迪垂头不语,但兰达的脑海中却响起鲁迪的声音道:「你自己走上的感知修练的道路,听我这样说话,应该不会感到奇怪吧?」

还没完全清醒的兰达吓得醒了过来,他不可思议地问:「怎幺做到的?」

鲁迪示意他放低音量,同时在兰达的心中说道:「感知就是灵魂,它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不虚,只要我们学会运用它,它就会指引我们走上新的道路。」他顿了顿,又道:「这些事情是你父亲一点一滴教我的,我那时不能领悟,经过这幺多年,虽然摸到一点门路,但还不敢称得上完全弄清楚,我自己也还在摸索中。」

兰达低声道:「你先告诉我如何这样说话。」

鲁迪在他脑海中说道:「这很难吗?你想了我就知道了,我刚刚我只是想了而已,只要我的感知接触你,而你也能释放感知,两者一交流,你不就知道了吗?」

兰达大讶,过了几息,他问道:「你知道我刚刚想了什幺吗?」

鲁迪笑道:「不知道!你刚刚心乱如麻,各种思绪此起彼落,我根本无法掌握你的想法,当然不知道你想了什幺。感知运用的第一要务,就是保持心灵的澄净,你今天在战斗中非常专注,所以你的感知自然而流畅,后来你在马车上修练,效果不是很好,不是吗?」

「关键是保持心灵的澄净?」兰达惊讶地想

「就是如此!大道至简至易,这个世界从不阻止人们跨入大道,但偏偏大家都对这幺简单的事实视而不见。」

兰达没有空惊讶鲁迪听到了自己的想法,连忙问道:「为什幺大家对感知一无所知?」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他很久,自从他可以感受到感知,就一直怀疑为何别人感受不到,这应该是很自然的事情。

「因为我们被蒙蔽了!」鲁迪道:「从一开始接触各种修练方式,我们就被带上了歧途,无论是法师战士还是牧师,基础的修练方法都是错的,这个错误的修练方法虽然容易又速成,但却妨碍了我们的感知成长,如果不扬弃旧的道路,就无法走上新的道路,我也是斗气全失后才渐渐感受到这件事。」

「原来如此!」兰达大讶,他自从学到新的斗气修练方式,就一直隐隐有一种以前走错路的感觉,现在这个猜想果然被证实了。「为什幺所有人都犯了同样的错呢?」兰达忍不住问

鲁迪严肃地道:「因为所有的修练方法都来自同一个来源,而这个伟大的导师就是战神哈玛,他指点人类修练,却故意把人类带上错误的道路,虽然人们获得了对抗魔兽的力量,在生存竞争上有了优势,但从此再也无法更进一步,在感知的发展上甚至连魔兽都不如!」

兰达惊讶道:「怎幺可能?传说中诸神都指点过人类修练,人类也出现过像乌鲁。摩亚达这样伟大的法师,他们留下来的指引不可能是假的啊!」

鲁迪微笑道:「但事实就是如此!传说中乌鲁。摩亚达是近乎神的存在,可是后人研究他的『诸法探微』也不过学到了巫术这个法术流派,强大是强大了,但距离神还是很遥远,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现在流传的『诸法探微』被修改过?」

鲁迪道:「是不是被修改过我不知道,但至少不是原着的样子,因为里面根本没有一字提到感知,不是吗?」

兰达沈默了几息,鲁迪感受到他的想法,笑道:「确实,我们都怀疑战神收取了原有的版本,放出了阉割过的版本,这种事他做了不止一次,最近的一次就是古文书事件,你对这件事应该有了解吧?」

「他为什幺要这幺做呢?」兰达忍不住问

「或许他不希望有人挑战他的地位吧!我们人类修练得太强了,对他们这些神明有好处吗?」鲁迪耸耸肩

「所以他对付每一个走上道路的人?」兰达接着问

鲁迪想了一想,答道:「没有证据证明他有这幺做,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人走上正确的道路,但至少没人来追杀我,儘管我有了一点收穫。」

「所以他只追杀我家的人?」

「你家不听话的人!」鲁迪纠正他

兰达默然点头。

鲁迪又道:「你今天表现得很好,席老大和席老二虽然厉害,但他们走的还是错误的老路,只要你能好好运用感知,绝对能把他们治得死死的,但战神殿中实力强悍的还有不少,你也不可掉以轻心。」

「是!我了解的!」兰达知道他怕自己骄傲自大,连忙应道

鲁迪知道他真的了解,笑笑又道:「我还另有任务,只能尽快把你父亲教我的部分感知修练法传给你,你趁着我们同行的时候多多体会,有疑问就多问我。」

「你要离开?」兰达大惊,他以为鲁迪会一直帮他,就像帮助他父亲一样。

鲁迪耸耸肩:「未来谁能猜到呢?你还是尽快掌握感知修练法吧!我可是先声明喔,我虽然有了收穫,但卡在现在的状况已经有好些年了,显然我的体悟还是有些问题,你学了我的方法后最好处处存疑。」

就这样,鲁迪开始指点兰达修练起感知,兰达在他的指导下试着放鬆感知,首先第一步就是让他的感知四散分开。以前兰达偶然也能让感知散开,但不像鲁迪指点的这幺有目的性,鲁迪对他的训练很简单,专心、收心而后放心,把心中的杂念排除,再把心念放鬆,体会在放鬆的状况下,感知分散开来的感觉。

兰达不断的重複练习,在受到鲁迪的指点前,他多少也摸到一点边,鲁迪教他方法比较明準,不像他只是瞎摸乱试,但就算这样,练习起来感觉还是很瞎,感知并不一定如同鲁迪描述的那样听话,如果不是鲁迪多次强调,他根本不会认为这种方法是正确的。

表面看起来两个人似乎在燃烧的营火边打瞌睡,但实际上两个人的感知活动得很剧烈,鲁迪的感知引导着兰达的感知不断进行放鬆和振动,在兰达的感觉里,鲁迪根本就是带着他的感知在地上乱爬,兰达的感知还不稳定,往往练习了一阵后,就缩成球状到处乱滚,鲁迪知道他太过执着于「修练」这件事,便停止引导他,让他自己多多体会,自己去休息了。

剩下一个人后,兰达反而放鬆多了,他把自己成团的感知在山石和草丛间滚来滚去,把附近的状况都摸了一遍,哪里躲着鸟兽、哪里有蜂窝蚁巢,全都被他摸得一清二楚,他有时会遇到一些游蕩的野兽,每当被他的感知滚过,那些野兽毫无例外地吓得缩成一团,被感知穿过后立刻夹着尾巴逃走,没有一头例外的。

这样玩了一阵子之后,兰达觉得周围没有危险了,便放下心来休息,他这一休息,球状的感知就塌了下来,变成一滩蠕动的盘状物。兰达大感有趣,按照鲁迪的指引,这应该是他期望的结果了,于是他便试着进行下一步,开始想像着把这些感知往一个方向移动。这次他散开的感知果然听命而行,他一面指挥感知前进,一面尽力把感知散开来,这感觉很新奇,他好像同时收到很多讯息,让他一时应接不暇。忙乱了一阵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就像突然长了千百只眼睛,从各种不同的方位看到感知涵盖的範围,他楞了一下,这正是那种令他着迷的全知状态。

兰达觉得非常感动,以前他进入这种状态都是意外,大部分是感受到危机和压力时的自然反应,根本无从掌握,现在他可以自己做到了,而且似乎还不难。

得了这个好处后,兰达确定自己摸对路了,鲁迪的指点虽然不好理解,但确实是对的,这样修练下去,说不定真的能把感知控制自如。于是他更是孜孜不倦地反覆练习起来。

直到第二天凌晨,原来应该接最后一班的裴林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自己睡过头后跑来跟他道歉,兰达才依依不捨地停下修练,他这一停下,顿时觉得头昏眼花,整个人疲累不堪。以前他努力试图修练感知,虽然效果不彰,但每次修练后总是精神奕奕,这次才修练了半晚,感觉颇有收穫,但头却晕到不行,他呻吟着躺下,觉得整个地面和天空都在旋转。

「你怎幺了?」裴林怀疑地问

「没什幺!只是有些累而已,你接着守一下,天也快亮了。」兰达呻吟着道

裴林关切地问道:「真的不要紧吗?」

「应该…不要紧吧!」兰达自己也不确定

裴林在他身边坐下守护着他,过了一会儿,兰达的天旋地转渐渐平息下来,一转眼就沈沈睡了过去。

兰达醒来的时候,头还是昏沈沈的,他一时没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只觉得阳光耀眼。过了好几息他才意识到自己躺在树阴下,风吹着树梢,摇摆的枝叶让阳光不时穿透树阴,照耀在他的脸上。

兰达揉揉眼睛坐起来,发现马车还是停在原来的位置,但人都不见了,他过了一下子才想起应该还有另一辆马车,他们在路上分马帮助的那辆马车不见了。兰达连忙跳起来,却听到一串清脆的笑声传来。

「是悠妮他们!」兰达往声音的方向张望,立刻发现了放在山坡上吃草的马匹和几个从山路上走下来的人影。

「你醒啦!」发现他的悠妮对他挥挥手,他们提着篮子,似乎跑去採野菜了。

「另一辆车怎幺不见了?」兰达等他们走近就问道

「你睡过头啊!他们急着回去,就先上路了,我们说好在红石城见。」悠妮笑嘻嘻地道,她的俏脸红扑扑的,似乎走了不少山路。

「你就这幺放心啊?绮丽的马也借给他们了,那匹马可是上等好马呢!」兰达喃喃地道

悠妮耸耸肩:「谁叫你要睡过头呢?」

一旁的裴林插嘴道:「我有说过要叫你的,他们说让你多睡一下无妨。」

「真的无妨啦!我们又不赶时间!反正就算请到德鲁依教徒,他们也要等开春才能施法。」莫尼笑瞇瞇的,心情似乎挺好。

「他们押了三捆狼皮在我们这里,如果他们敢赖绮丽的马,莫尼就大赚钱了。」鲁迪瞇着眼睛贼嘻嘻地笑着,一点都没有昨晚指点兰达那时的严肃模样。

「那…好吧!我醒了!上路吗?」兰达不好意思地抓抓头

接下来的山路还是一样难走,由于遇到几个险坡,兰达等一众壮汉被赶去推车,换成悠妮驾车,推了几次车后,莫尼偷偷指着在一旁卿卿我我的鲁迪和绮丽,笑着对兰达说道:「我以前认识的鲁迪很严肃,无论什幺时候都站得笔直,往往大半天不说一句话,那时我还以为他天生如此,没想到他也有如此欢乐的一面。」

兰达见鲁迪小声地跟绮丽笑语,不断逗得她发笑,而绮丽也含情脉脉但看着他,如果忽略他们的年龄差距,确实也是情投意合的一对,但鲁迪知道自己未来即将面临什幺命运,所以抛下了绮丽,希望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只不过他没料到绮丽还是追来了。

见两人如此亲密,兰达忍不住想起那个曾经和自己有一段情的岛国公主,他像鲁迪一样向她告别,但她却没有选择和他同行,而是留在她的国家当她的女王,或许对她来说,成为尊贵的女王比当一个男人的女人还强得多,这也是理所当然,任何没被爱情迷昏头的女人都会这幺选。

但这段经历却让兰达从此难以坠入情网,以后他又遇上了几个好女人,但他没再付出真感情了,或许为了目的和利益和她们周旋,但那种渴望与热切再也没有出现。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探头看看在前面唱着歌赶车的悠妮。

莫尼没注意到他想着心事,继续说道:「当初我发现鲁迪放弃了他的焚天,真是吓了一大跳,现在我大概可以理解鲁迪遇上了什幺,他走上了大道,自然抛弃了过往的羁绊,大道如此神奇,居然让人连心态都产生根本的变化,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兰达以前不认识鲁迪,没办法理解莫尼的讚叹,但他昨晚被鲁迪指导了一番,心里想道:「我看鲁迪的个性倒没什幺太大的变化,只是放鬆了许多,或许他也不喜欢自己太严肃吧!如果人能快快乐乐的,谁想整天板着脸呢?」

赶了一天山路之后,茱丽他们终于在日落前看到了红石城,这座掩映在群山中的城市座落在山峦间的一片高原,刚好扼住了群山间的通道,地势相当险要,而且整座城市的外墙都是大块的岩石堆叠而成,建造时不知耗了多少人力。

从伤势中缓过来的达司见茱丽注视着红石城的城墙,笑道:「很宏伟吧?这座城可不只好看而已,它真正的伟大之处在看不见的地方。」

「看不见的地方?」茱丽好奇地问

「嗯!有些地方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连我都没有能力进去。例如供奉火之精灵塔米拉的塔米拉厅和最后一任凯亚神人赛佛西丝公主长眠的大地之厅等等,我的血脉只允许我进入凯亚神殿,那里只是一切秘密的最外围。」

茱丽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达司跟他说这些秘密的用意。

达司微笑地道:「好歹我也曾经捨命保护过你,我拜託你帮我一个忙,你可愿意吗?」

茱丽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妙的感觉,她隐讳地拒绝道:「你我信仰不同,道路不同,我不认为在这方面能帮上你什幺。」

达司彷彿听不懂她的暗示,微笑道:「当然,我请你帮的忙跟信仰和道路无关,我只是想请帮我拿一件东西。」

「什幺东西?」

「赛佛西丝公主的红石神杖。」

「我怎幺可能拿到那种宝物?」茱丽不可置信地叫道

达司微笑道:「我没要求你一定办到,我只是希望你去试试。」

茱丽摇头道:「我没笨到去涉入你们内部的事,你还是找别人吧!」

达司笑道:「你别以为这是一件多幺严肃的事,赛佛西丝公主遗言要求后辈去把红石神杖取走,只是从来没人能办到而已,如果你能把红石神杖取出来交给我们,我们所有人都会感谢你的!」

「你们为什幺不自己去取出来?」茱丽皱眉问

达司道:「我们当然想,但我们进不了大地之厅,那里被红石固封,我们每个血脉者都曾去试过,没人能解开那里的红石封印,既然你也有凯亚的血脉,你当然应该去试试,即使我们每个人都不抱什幺期望。」

「原来如此!」茱丽想了想,还是摇头道:「抱歉!我还是不想去,这件事对我的道路没有帮助,反而可能有妨碍,我不想去碰触吾主之外的任何神明。」

达司叹了一口气:「你何必挣扎呢?你的道路必然朝向吾主。」

茱丽正色道:「我认为血脉不重要,重要的是选择!」

达司摇头苦笑:「我不逼你,希望你能坚持住你的道路!」

  • 名称:制服下的诱惑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06: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