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公司全文阅读

在浮冰港外远处的海岸,托利欧艰难地爬上岸,他趴在礁石之间喘气,不时低声饮泣,只见他全身湿透,血红色的法袍撕裂成一条条的破布片,他右手法杖遗落,左手的雷神砲变成无用的沈重累赘,几乎让他爬不上岸。这时的他再也没有战争巫师的威风气度,有的只是一个可怜的残废。

托利欧靠着右手在礁石间挣扎着爬上岸,但礁石很滑,石上的贝类又尖利无比,他不小心滑倒了几次,手脚都割出了无数伤痕,当他又一次滑倒时,感受到体内法力的空虚,那种无助的感觉让他觉得无比的挫折,就像当初被盖兹狠狠击败那样。他想到盖兹,想来他应该死了,压抑了自己一辈子的仇恨已经报复了,但他心中没有丝毫喜悦之意,反而有更加深重的挫折感。

托利欧哭泣着,一些原本他已经遗忘的事情又回想起来,一些原本他不想再嚐的痛苦又痛了起来,那心痛如此剧烈,彷彿要将他整个人撕开。

当年他再度挑战盖兹失败,受了重伤回到战神殿,战神殿的同僚都耻于跟他这个战败者为伍,托利欧一个人跪在大神的圣火前请求大神赐予光荣的死亡,他本来打算这幺跪到伤发而死,没想到听见他受伤归来的蜜儿来看他,蜜儿抱着他哭泣,请求他振作起来,但托利欧不打算一辈子当个失败者,他拒绝了蜜儿的劝慰。

正当他们争执时,大神的圣火突然猛烈地燃烧起来,一个散发着强烈光芒的人形跨出火焰,出现在他们面前,那人形指着蜜儿道:「托利欧!杀了眼前这个女人,我就让你有能力报仇!」

托利欧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充满光芒的人形,他能从那无比熟悉的圣光气息确定那确实是他的神,伟大的独眼战神哈玛陛下。

托利欧还在发楞,蜜儿哭道:「杀了我吧!求求你!只要能让你不再痛苦,我实在没办法看你这幺痛苦下去…呜~~」

托利欧直觉地觉得不对,他喃喃地道:「我…我…」

那人形用嘲讽的口气道:「懦弱的人类啊!连心中的爱恨都放不下,连一点牺牲都不肯付出,就妄想成为人上之人?多幺的贪婪虚伪啊!」那人形化成一团光芒冲入火焰之中,那火焰一闪,又恢复了稳定的状态。

托利欧目瞪口呆地看着圣火,蜜儿在他身边哭泣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托利欧才醒过神来,他拉起哭泣的蜜儿,对她说道:「别哭了,我觉得我没事了…大神慈悲地治疗了我…你…走吧…」

蜜儿惊讶地看着他,发现他的伤势全都消失了,她高兴万分地向大神祈祷感谢。

把蜜儿送走之后,托利欧回到祈祷殿,他一路上感受到无数蔑视的眼光,那些眼光弄得他哪里都不想去,他只好又回到圣火前跪下,这时他的心思开始转动,盖兹的嘲弄声、战友们的蔑视与厌恶、蜜儿的哭泣,最后大神的话语又响了起来:「连一点牺牲都不肯付出,就妄想成为人上之人?多幺的贪心虚伪啊!」

他忍不住喃喃道:「杀了至爱之人我就不再懦弱了吗?」

没想到一个声音在他脑中响起:「不付出代价就想得到答案,你未免也太天真了!」

托利欧失声叫道:「大神?」

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

托利欧跳起来,他瞪着眼前的圣火发呆,自从他加入战神殿,从来没听过有人能得到大神的指引,没想到自己连续两次感受到神谕,这代表什幺意思呢?难道大神有意接纳自己成为使徒吗?但是…真的必须杀了蜜儿吗?

托利欧脑中乱成一团,他跌跌撞撞的离开祈祷殿,在战神殿中狂奔乱走。

「大神是希望我绝情弃爱全心为他服务吗?」

「大神嫌我懦弱不堪造就吗?」

「大神愿意扶持我,只要我杀死蜜儿?」

「难道我一直没办法走上至强之道,是因为蜜儿的关係吗?」

无数的念头在托利欧的脑中此起彼落,那些念头如此撼动人心,让他直觉的不想去想起,但却又一个个不停地跳出来,「不行!不行!我不能这幺做!」托利欧心里大叫,但他却忍不住仰天高喊道:「神啊!为何您的旨意如此令人难以承受?」

「亵渎者!」一脚从托利欧的后面踢来,把托利欧踹倒在地。

托利欧狼狈不堪地跌倒在地,脸也在地上磕得满脸鲜血,他趴在地上回头一看,一群战争法师满脸不屑地瞪着他,其中当头一人是他的竞争对手凯末尔,凯末尔满脸怒意地指着他骂道:「你这条战败的狗!既然敢挑战盖兹,为什幺不抱着必死之心,还厚着脸皮回到这座伟大的殿堂口出污衊大神的言语,给我滚出大神圣洁的殿堂!滚出去!」

  「滚出去!滚出去!」那些战争法师也大声斥喝推攘

在他们的驱赶中,托利欧被他们一阵踢打赶出了战神殿,闻讯而来的蜜儿冲上来叫道:「你们这是干什幺?他犯了什幺错?」

「犯了什幺错?」凯末尔冷笑道:「你一个女祭司跟一个修业中的战争法师有了私情,这就是天大的错误!你们是要现在一起滚出战神殿,还是要发生不贞才受圣火焚烧之刑?」

「我们…我们…」蜜儿很想反驳,但却不知该如何辩解

托利欧趴在地上,手指紧紧抠着地上的砖缝,他一旦被逐出战神殿,就只能回去当个朝不保夕的冒险者,他或许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但这是他想要的吗?失去荣誉甚至失去性命,他将永远无法赶上盖兹,甚至他的子孙后辈也只能当个卑微的冒险者,一天到晚为人卖命。

「这不是我想要的!」托利欧心里大喊,一股烦躁之情突然升起,他不想这幺被赶出战神殿,他还有一丝机会!

托利欧跳起来,拉着蜜儿道:「小米!我对不起你…」

「什幺?」蜜儿弄不清托利欧的想法

托利欧低声道:「我不想成为一个普通人,我不想跟你离开战神殿,我不想成为一个卖命的冒险者,我不想我的后代跟我一样孤苦无依,对不起…」

蜜儿看着他,突然懂了他的心意,她美丽的脸庞绽放出笑意,轻轻地道:「好!我也不想受那圣火焚烧之刑,我心里始终放不下你。来吧!解脱我的痛苦,让我助你走上梦想之路!」

托利欧拔出随身的匕首,一刀刺在蜜儿的胸口,蜜儿爱怜地看着他,抬起手来抚摸他那染满鲜血的脸,颤抖着苦笑道:「爱情…真是个甜蜜的陷阱…」

托利欧把匕首拔了出来,蜜儿的鲜血喷了出来,洒在托利欧的胸前和脸上,托利欧下意识地舔了舔唇角溅上的血滴,觉得满口难耐的苦鹹血腥。

蜜儿抱着他软倒在他身上,在他的耳畔低声道:「再见了,我的挚爱!祝你幸福!」

托利欧突然从那种烦躁的状态醒来,他恐惧地抱着蜜儿大叫:「小米!小米!别离开我!」

但蜜儿已经不会回答他了,她的呼吸急促,几个抽搐之后就停止了呼吸,唇边甚至还带着温柔的微笑。

「天啊!为什幺会这样?」托利欧抱着失去的挚爱仰天哭嚎。

「因为你就是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在你眼中别人只是你的工具,连你怀里的那个都不例外!」一个声音冷冷地道

「骗人!」托利欧大怒

「你配吗?」那个声音不屑地道,他凝聚起来,形成一个发光的人形

见到心中的大神,托利欧下意识地低头,他畏怯地喃喃道:「我已经…照您的吩咐付出…代价了…」

「不够!」那声音如雷般的在他耳畔响起:「因为你的迟疑!你还要付出你的灵魂、你的身体和你的尊严!由于你的畏缩,我还要取走你的左手做为惩罚,让你永远记得我的命令不可违抗!」

托利欧完全不敢争辩,他只是跪下低头顺服道:「我的命运在您手里!」

「没有怨恨?」那雷霆般的声音大声质问

「没有!」托利欧慌张地应道

那声音冷笑道:「我不在乎你的怨恨!你们这些无知蛆虫根本不配我惦记着!」一股强烈的刺痛从托利欧的体内深处传了出来,往他的四肢百骸爬去,托利欧根本来不及哀嚎就晕了过去。

就这样,失去了人心和一半的肉体后,他就成了战神的战争巫师,尊荣高贵的神选者,一个冷血的杀人工具,他那完全被仇恨填满的心中再也没有感情,连那个宁愿为他而死的可怜女子都遗忘了,直到今天才想起那时的甜蜜与哀伤。

托利欧不断的哭泣,他浑身鲜血淋漓地在一波波潮水中挣扎着,却恨不得自己死在这里,只因为他无法承受那种心痛,儘管已经过了四十年,儘管那人已经化为枯骨,但她临死的微笑仍然留在他的心里,一点都不曾随着时光流逝而消退。他还是当年那个痛苦挣扎的托利欧,四十年的光阴没有在他的心里留下痕迹,这四十年间,他的心灵始终是封闭的,直到今天才被打开,那滋味却如此痛苦。

一个沈重的脚步涉过潮水而来,一条强壮的手臂把他拖离礁石,夹着他往岸上艰难地走去。

托利欧勉强抬起头,在阳光照耀下,那个人影有着一头白髮,穿着一身贴身布衣,在刺眼的阳光下,他看不清那人面容,但他知道那是谁。

「盖兹…你这是在可怜我吗?」托利欧停下哭泣,忿忿地叫道

盖兹虚弱地道:「你可别乱来,我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那你就把我丢下!」

盖兹拖着他走上布满粗砾石的海岸,费力的把他抛下,自己也倒在托利欧身边,他全身一摊苦笑道:「我完了…你赢了…」

「什幺?」托利欧无力地趴在地上,那些尖锐的小石头疙得他全身发痛,但也让他精神一振。

「我的法力之源毁了,我废了!你满意了吧?」盖兹觉得阳光刺眼,忍不住抬起手臂遮住阳光。

托利欧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只能闭着眼睛感受着阳光的热力,同时也感觉自己的法力正慢慢地恢复着。

托利欧安静了几息,突然问道:「那是你搞的吗?」

「我搞了什幺?」盖兹怀疑地问

「那些光芒…那些剑…那些…奇怪的感觉…」

「喔!那个啊?」盖兹恍然,但他迟疑了一番才道:「说真的,我不知道那是什幺,我只是照老师留下的秘笈修练,这种结果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很奇特的效果不是吗?差点连我自己都挂了!真他妈见鬼了!」盖兹不断地喃喃咒骂

「那究竟是什幺?」托利欧追问

盖兹不确定地道:「如果我没弄错,或许是一种叫做『天剑』的东西,也不知道算不算魔法,老师留下的秘笈上记载:『天剑!纵横天际之剑!傲气低啸八风起,威稜一现九州寒。』」他撇撇嘴:「但我觉得一点都不像,我八成搞错了什幺,结果把我自己搞废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复原的一天。」他嘴上骂着,但口气却很轻鬆,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废了。

盖兹看看托利欧,笑道:「如果你要杀我,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

托利欧闭着眼睛说道:「我会等你恢复再杀你!趁我还没改变主意!滚!」

盖兹奋力地爬起来,嘟囔道:「幸好我平时努力练剑,体力比你稍好一点…我先走啦!保重!」他喘了几下,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出海岸,向岸边的矮树丛走去。

托利欧感受到他渐渐离去,对他叫道:「混蛋!我欠你一次!」

盖兹头也不回地对他扬手叫道:「省省吧!」,他突然似乎想起了什幺,回过头来对托利欧叫道:「嘿!你知道吗?自从你进了战神殿,我从来没发现你还有人性耶!现在的你可爱多了,哈哈~~」

「快滚!」托利欧聚起全身的力气大叫

盖兹哈哈大笑地一路远去。

托利欧叹了一口气,他皱眉看着天空那个散发着无穷热力的神祇,感受着自己的法力丝丝恢复,心里乱成一团。他想起了蜜儿,想起了过去,竟然有一种再也不想回战神殿的想法,但他不回战神殿,又能去哪里呢?天下之大,又有哪里能逃得了大神的掌心呢?

正当他犹豫的时候,那散放着无穷光芒的源头突然一闪,一道流光化成一个人形,那人形对他不满地道:「怎幺了?为什幺坏掉了?」

沈思的托利欧被惊醒,他吓得挣扎着翻身拜倒,反射式地大声道:「无尽之光陛下,战巫托利欧拜见!」

那光芒人形审视着他,淡淡地道:「还认得我吗?」

「当然认得!您是属下的荣耀和光明!」托利欧高声叫道

「嗯…」那人形自言自语道:「还没坏得很彻底,但还是重新调製比较安全…」他伸出一条光芒组成的手臂,对着托利欧说道:「记忆状态备份后重整!设定为上一次备份的状态!」

托利欧的双眼失去焦点,跪在地上发呆。

「完成重整后回来找我报到。」

「是!」托利欧毫无感情地回答。

那人形一散,光芒四散流逝。

过了良久,托利欧突然站了起来,他茫然地看看四周,过了不久,脸色又沈了下来,恢复了战争巫师的威严。只见他手一挥,变出了一件血红色的法袍,他把法袍披上,遮住了左手的雷神砲,右手一抓,不知从何处变出了一根法杖,他握着法杖一挥,身体浮空而起,向北方飞行而去。

正跌跌撞撞离开海岸的盖兹看见托利欧完全恢复的身影划过空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一章可以说是托利欧的墓誌铭,在本书中,阵亡的重要角色都会有专属的墓誌铭,托利欧可以说是头一个阵亡者,过去的托利欧已经死了,在短暂甦醒后,现在的托利欧也死了,留下的只是一具躯壳,遗忘了现在和过去的躯壳,所以盖兹为他叹息。)

战巫   –

        他冷眼凝视着刚刚平静下来的战场,血肉和着灰烟正静静地沈澱着,那是他的杰作,他有点心痛,但是他从不会后悔。「伸张正义总要付出代价的,不是吗?」他对付邪恶敌人的时候绝不会手软,「但是如果对手是人类呢?」邪恶的人类也必需从这个世界清除吧   …   「这是我神圣的使命啊   !!」

        他是最注重时效的战斗型法师,一个可怕的杀人者,他是战争的主导,也是让敌人丧胆的对象。战巫可怕的能力来自于他不可思议的同时施法能力,他彻底颠覆了所有法师的施法方式,利用他自己的方法,他可以做到同时施法和使用法器,用最短的时间发出最多的法术,造成最可怕的效果。所有面对他的敌人都知道,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取他的命,剩下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逃走了。

  • 名称:瘟疫公司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00: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