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福妻实全文阅读

告别了荷姆斯后,兰达一路沈思着回到营地,等他回到临时营地,就发现一个身形修长窈窕的女战士正在和莫尼说话,莫尼一直摇头,显然在拒绝她的要求,但那女战士并没有退缩,仍然坚持着和莫尼打交道。

看见兰达回来,莫尼鬆了一口气地对兰达叫道:「兰达!快来!」

「怎幺了?」兰达走过来。当那女战士回过头来时,兰达忍不住有点惊艳,那女战士的脸庞精緻美丽,有着宝石般的闪亮眼睛和一头飘逸亮丽的金色长直髮,身材也非常惹火,简直称得上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绝对是冒险者们心目中的梦中情人,这种美女在冒险者中非常少见,属于极品中的极品,因为修练后的女性身体都会变得粗壮,不可能保持这般窈窕的身段,除非她能修成高阶斗气,所以眼前的女人如果不是菜鸟,就是一个可怕的高阶职业者。

「这位是?」知道对方绝不可能是菜鸟,兰达心里不由得起了几分担心。

「我是绮丽。杜鲁克,马克的妹妹。」那女战士用清脆的声音道

莫尼把兰达拉到身边,在他耳畔道:「她就是鲁迪惹上的女人。」

兰达一听忍不住多看了绮丽两眼,说真的,任何男人遇上这种女人都会忍不去想去惹一惹,最好能发生一些不可告人之事,难怪鲁迪会为了她惹上麻烦。

「她想要什幺?要我们把鲁迪交出来吗?」兰达低声问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莫尼苦笑道:「情况好像有点诡异,她知道鲁迪要和我们同行,她…要求加入我们,似乎打算黏上鲁迪了。」

「你的意思是她想亲手杀了鲁迪?」兰达怀疑地问,心想这女人也太认真了吧,也许鲁迪佔了她便宜,但冒险者间这种事可不会少,犯得着千里追杀吗?

「不像!听起来她比较像在追求鲁迪。」莫尼低声道

兰达看了看美丽动人又有战士坚毅神情的绮丽,心里回想那个猥琐又胡闹的中年大叔,根本无法把两个人搭起来,绮丽看来二十出头,鲁迪这落魄的老流氓只怕四五十岁了,鬍子拉渣的一点气势都没有,绮丽怎幺可能看得上他呢?

但是事情偏偏不像兰达想的,只听绮丽大声说道:「你们别被我哥骗了,我跟鲁迪情投意合,不论他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他。」

兰达被她吓得发楞,他瞪着绮丽几息,才转头对莫尼道:「莫尼大人,您比较了解鲁迪吧?这是怎幺一回事?」

莫尼两手一摊:「我跟他这幺多年没见,哪能算了解他?以前的他是个彬彬有礼的绅士,就算对敌人也不出恶言,不论待人处事都很认真严肃,跟现在天差地远啊!」

「那是骗人的!鲁迪有颗高贵的心!却故意装出一副流氓样子骗人,他从来没有做过流氓的事。」绮丽叫道

「欠债不还偷溜算不算?」兰达瞪着她心想:「这女人肯定发花痴了,野兽都看成王子了…正牌的王子在你眼前呢!」

莫尼看了神色怪异的兰达一眼,低声道:「你决定吧!我看绮丽小姐很认真的,鲁迪那家伙不知道怎幺花言巧语骗了她。」

「那该怎幺办?带绮丽去打爆鲁迪的头,让她认清丑恶的真实吗?」兰达无奈地问

莫尼耸耸肩道:「都好!反正我是没辄!这丫头真够缠人的,你一走她就来了,一直纠缠到现在,我老人家受不了了,先走了!」

见莫尼急吼吼的开溜,兰达抓抓头道:「这个…绮丽小姐…关于那个嘛~~」他还不知道该怎幺措辞,旁边的帐棚就掀开来,露出悠妮的笑脸:「好久不见了,绮丽姊姊,来陪我聊聊天吧!」

「悠妮?你怎幺在这里?」绮丽看到悠妮似乎有点惊讶

悠妮耸耸肩道:「夫人要我盯着这个笨蛋,让他好好办事。」

「喔?   」绮丽这才仔细地打量起兰达,兰达对她耸耸肩笑道:「既然你跟悠妮认识,那…」他向悠妮道:「这件事就交给你决定喽!」

悠妮对他摆摆手道:「行啦!『冰月』绮丽要来帮你,你还有什幺好挑的?去生火做饭!本姑娘实在不想再煮饭了…」说着,她把绮丽拉进帐棚,两个女生在帐棚里说起了悄悄话。

眠龙城,战神殿。

战神大主教荷姆罗虔诚地跪在战争之火前祈祷,他已经连续祈祷了几天,但都没有得到大神的回应,这让他有点心焦,战神殿遇到了不明的强敌,偏偏现有的几个守护者都不适合与他交战,荷姆罗希望大神能降下适当的守护者,但大神显然不同意。

他结束了这次没有回应的祈祷后站了起来,一直在他身后等待的侍从走过来低声说道:「启稟冕下,乌玛。伯克修斯主祭大人过世了。」

荷姆罗眉头一皱:「什幺时候的事?」乌玛。伯克修斯是战神殿少数专治经典的战争祭司,她本身的战力不高,但领导统御能力很强,擅长主持大型法阵。在她的主持下,大规模的战争型联合神术能发挥更大的效能。现在战神殿正遭逢强敌,她的去世非常不是时候。

「昨日午后发生的,伯克修斯大人正在跟几个门徒研究经典时却突然晕倒,经过紧急抢救后,不久前还是蒙主宠召了。」

「嗯!知道了!」荷姆罗烦躁地摆摆手,乌玛。伯克修斯也活了上百岁了,虽然不能和有神力加持的他比,但在一般人里也算长寿了,现在他正烦恼的时候偏偏又发生这种事,让他更加懊恼。

「伯克修斯大人的门徒…是否照惯例处理?」他的侍从低声问

荷姆罗这才想起来还有这种事要决定,他手一伸:「名单!」,他的侍从连忙把早就準备好的名单交给他,荷姆罗眼睛一扫,确认其中没有熟悉的名字,他心想:「真糟!乌玛果然没有留下继位者,她之前倒是给我提过一个人,但是…一个见习祭司能做什幺?」,想到这里,他抛下名单对侍从道:「先让拜伦暂代伯克修斯的职务,多多操练战争祭司团,伯克修斯的门徒就按惯例处理。」

「是!」侍从低低的脸上出现喜色,但他不敢表露情绪,接过了名单后就退出祈祷殿。荷姆罗查知他的情绪转变,但他不想管手下这些苟且营私的小事,又回过身去跪下,对着圣火向大神稟报乌玛。伯克修斯过世的消息。

他才刚跪下,圣火就一阵跳动,一个声音在他心灵中响起:「那件事我自有决断,你去把战争祭司团掌握住!」

荷姆罗早已习惯接收神谕,他心里一跳,恭敬地磕头道:「遵命!」站起来往战争祭司团的驻地走去。

夜幕低垂时,一群战争祭司被带出战神殿,他们都是去世的主祭乌玛。伯克修斯的弟子,根据战神殿的惯例,追随者在导师死亡后必须重新接受考验,依照表现决定是否重新被战神殿接纳,这个过程美其名为「行走」。这些战争祭司就是被放出战神殿行走,以便替战神布道天下,事实上这是一种放逐,大部分的战神祭司都会死在这种考验中,而一部分战争祭司会被生活所迫而改信月神,并转成冒险者中的牧师,只有极少数祭司有机会重新回到战神殿,这些祭司未来都会成为战神殿的主要战力。

那些悽悽惶惶的祭司之中,一个黑髮年轻女子站在战神殿外的台阶上,脸色深沈地回头看了战神殿一眼,又转头远眺黑夜中眠龙城内那些如猛兽般林立的各种建筑物,她的心里有一种深沈的悲哀和愤恨。

「茱丽!走了!」一个中年祭司对她叫道

茱丽厌恶地看了那个中年祭司一眼,默默地跟着队伍离开战神殿,走入黑暗的亚伯兰广场中。

那群被放弃的祭司一直被监视着赶出眠龙城,直接丢进深夜的史坎布雷城中。原本养尊处优的祭司在寒夜里冷的窣窣发抖,不知何去何从。监督的祭司们离去后,那自命为领导者的中年祭司对这些同门师弟妹们吼道:「打起精神来!我们可是战争祭司,怎幺也不能丢了大神的脸!」

「霍华师兄!我们都听您的!」

「师兄!现在我们该做什幺?」

那些祭司们纷纷叫了起来。

那中年祭司霍华挥了挥手,示意师弟妹们安静下来,他大声道:「我早就有过计画,我打算成立一个战争祭司团。」

他的师弟们面面相觑,一个女祭司小声地问道:「霍华师兄,战神殿会允许我们私自建立战争祭司团吗?听说这会被宣判成异端的!而且大神不会让我们这般使用他的神力…」

霍华大声道:「只要我们不打着战神殿的名号,又有谁会来管我们呢?」

一个冰冷的声音道:「你的意思是,你要叛出战神殿,放弃对大神的信仰?」

霍华转头一看,茱丽正紧盯着她。两人互瞪了几息,霍华叹道:「茱丽!我们都被赶出战神殿了,现在我们必须活下去,活着才有机会谈到信仰。」

「你所谓的信仰只是活命的工具吗?」茱丽大声斥道

霍华看了愤怒的茱丽一眼,摇头道:「我没这个意思,但我必须设法让大家活下来!至少活着为大神巡行四方,争取到重新接受考核的机会。」他顿了顿,又道:「还是你有更好的办法?我知道你是个虔诚的祭司,但我们得设法生活,只要暂时信仰月神,我们就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牧师团队,甚至有机会加入佣兵团。茱丽!你很优秀,我希望你跟我们一同奋战。」

女祭司茱丽摇头道:「我不可能把我的信仰当作谋生的工具,我的信仰也无法这样变来变去,你我的道路不同,我们分道扬镳吧!」茱丽一振法袍,转身向亚伯大道走去。

霍华脸色大变,他忿忿地看着茱丽的背影,过了好一阵子才压下立刻杀了她的念头,他强迫自己静下来,转头向其他祭司叫道:「老实说,我之前跟青色之火佣兵团谈过了,他们需要我们的战争神术,想要一份工作的师弟师妹跟我走,让我们在战争中证明自己的虔诚,我想大神会理解的,如果想坚持的可以跟茱丽同行。」他一甩衣袖叫道:「愿意跟我走的就一起到冒险公会登记。」

茱丽并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她从小跟着舞者母亲到处流浪,自然知道城门已经关闭,独自在深夜的街上行走非常危险,所以她转到提洛尔街后,就在游蕩的冒险者贪婪的眼光中走进冒险者之家,在深夜里,冒险者之家是城里唯一开放而又保证安全的地方。

心里怀着一股慲愤之气,在夜风中快步走了许久之后,她终于到达提洛尔街上的冒险者之家。推开冒险者之家的门,一阵闹烘烘的笑闹声传来,就算在这幺深沈的夜里还是有许多冒险者聚在冒险大厅等待适合自己的任务。茱丽抬头看了魔法任务看板一眼,上面列示着几条还没人接的任务,那些任务文字缓缓滚动,列出一个又一个的任务。

茱丽知道这样找任务很慢,而且也有可能被人先抢走,接任务有更快的方法,但要付冒险工会搓合费,一些冒险者连这点钱都不想花,反正他们晚上也需要休息,就乾脆在大厅的火炉旁边等边聊。

茱丽并不想接任务,她只习惯性的看了看板一眼,就走向冒险之家的柜台,那里有一男一女两个打扮高雅的服务员等着为冒险者们服务,但现在大家都很放鬆,许多冒险者挤在女服务员身边跟她聊天调笑。

茱丽靠近了男服务员,对他说道:「给我一间单人房,还要预定到米罗西亚的车位。」

男服务员看了她一眼,诚恳地说道:「很抱歉,最近状况多,客房都满了,您介意在大厅休息吗?如果您肯多付点钱,附近的民居有出租的客房,条件很好,而且保证安全,需要的话我可以为您介绍。」

「车位呢?」茱丽追问,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服务员翻查了记录本,说道:「这几天的车位都满了,而且一路到米罗西亚的车很少,近十天里都没有车辆登记,如果您不想碰运气的话,我可以帮您发需求到东角去预定车位,半个月以后会有一支商队从东角出发,您介意补足这段距离的价差吗?只要八十金币就可以安全到达米罗西亚,而且车队还一日提供两餐。」

「还要等半个月?」茱丽皱起眉头,她既不想等又没有足够的钱,一个战神殿中最低级的见习祭司,平时抄写低级卷轴赚不了几个钱,而且还要花在修业上,她身上剩下的钱根本不够这样花到米罗西亚。她想了想摇头道:「不用了,我再等等看。」

那服务员见多识广,早就从她身上的服饰猜到了她的状况,很和善地指引她道:「现在人比较多,靠右侧的看板下方还有空位,看板后方的服务台有免费的热水可用,如果您需要餐点请通知服务人员,祝您好运!」

「谢谢!」茱丽谢过了服务员,依照他的指引在魔法看板下方佔了一个位置,她才刚把行李放下,就看到大师兄趾高气昂地带着其他师兄师姐走了进来,茱丽向他们点头致意,但所有人都对她视而不见。

茱丽静心坐下,开始默默对战神祈祷,并唸诵讚美经文。她想找个前往米罗西亚的冒险队伍加入,但现在没有队伍出发,所以她必须等到天亮才有机会找队伍。

和她一起被逐出战神殿的祭司们闹烘烘地完成了冒险者登记,他们凑钱租了一间大房,被带着去休息。过了不久,大师兄霍华出来跟一些冒险者谈话,霍华显得很振奋,和那些显然是佣兵的冒险者们一起喝酒。茱丽见他一出战神殿就立刻违反了戒律,心中很不以为然,但她知道各人想法不同,只是打坐念经,不让自己有空分心乱想。

过了许久,一个沈重的脚步声向她走了过来,茱丽睁开眼睛一看,明显有了醉意的霍华走到她面前,笑瞇瞇地道:「茱丽师妹!我刚刚收到了五百金的订金,我们要跟着青色火焰的佣兵去打仗,为期三个月,除了薪饷之外,三个月后我们每个人可以领三百金的红利,这条件够优厚吧?师弟妹们就缺你一个了,加入我们吧?」

茱丽摇头道:「师兄,我很敬佩你勇于战斗的雄心,但我有我的想法,我想遵从师傅的遗愿,到米罗西亚去探索火神的蹤迹,为大神的圣战贡献一份心力。」

霍华沈下脸:「你办不到的,凭你我的本事,就算火神在我们眼前显现,恐怕我们都认不出来,而且你身上根本没钱,就算你坚持着一路走过去,你也会饿死在半路。」

「我相信大神会安排一切!」茱丽淡淡地道

霍华了脸变了几变,沈重地说道:「青火的佣兵要往东角而去,我们方向不同…」

「大神会照顾我的。」茱丽还是这样坚持

「好!好!既然这样,一切就託付给大神吧!」霍华转身,他迟疑了一下,从钱袋中取出十枚金币,放在茱丽的身前,说道:「师兄能为你做的不多,保重吧!明天清晨我们就会离开,如果你改变主意可以随时找我。」

「谢谢师兄!」茱丽并没有矫情地拒绝

霍华看着她收下金币,却还是没有追随他的意思,只好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这章是第三条线的开端…)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 名称:名福妻实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52: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