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隐者不遇全文阅读

见战争骑士们重新聚集,托利欧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不得已召唤了待命的圣骑士梅洛可,就表示他的任务失败,但为了达成大神赋予的使命,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他忿忿地看着那些逃到海上的海盗,又回头看着还飘在空中的盖兹,大吼道:「盖兹!现在轮到我们了!」

盖兹叫道:「托利欧,你的任务完成了,海盗已经离开浮冰港,罢手吧!」

托利欧把手上的筹码都押了进来,损兵折将仍然奈何不了兰达,这口气可吞不下去。他对盖兹叫道:「虽然说战争只以胜败论英雄,但你们凭着阴谋诡计,这幺多人联合起来算计我一个,我输了也不会服气!尤其还有人背叛大神,我必为大神诛杀他!」

盖兹正色道:「托利欧,你别血口喷人,我可没有做什幺!我只是来保护殿下!大神自然知道我的心意。」

「放屁!睁眼说瞎话!你这无耻小人,我一定要让你见识一下法术的真义!」托利欧把消灭海盗的任务交给了来支援的圣骑士梅洛可,自己飞过来和盖兹打了起来。只见他的每一个分身每一刻都在施法,无数法术像暴雨一样轰向盖兹,而盖兹一剑化成点点星芒,破法的同时不断闪避,他本来只守不攻,但托利欧的攻势凌厉,他渐渐守不住了,便也开始发出各种魔剑术还击,只见他的魔剑或刺或挥地发出一片片如雨丝如匕首般的光芒,一一击破托利欧的法术,甚至还有余力寻暇还击,但托利欧的钢刺护盾非常犀利,不只能防御法术,连正规的刀剑斗气攻击都能反弹,让他就像一只带着钢铁刺壳的大乌龟,而且这乌龟还不断喷火。

这两个积怨数十年的老对手一放开手脚打了起来,声势堪称轰轰烈烈,两人不约而同地避过战场,飞到海上互相交战,这两位大师级法师都不像一般法师定定漂在空中念咒施法,而是不断的高速飞行,他们快速地移形换位,寻找追逐着对方的破绽,同时发出各种刁钻的法术攻击,就像在演示各种法术的奇诡妙用一般。

兰达漂在波涛间看着两大高手交战,他们两个都是强大的法师,在魔法的研究上都到达了一般法师的极限,一个朝向魔剑术深入钻研,一个追求更有效率的杀人之道,就魔法的控制上不相上下,这幺打下来可不是一时三刻能够分出胜负。

兰达盯着两人,他渐渐感受到两人之间那股互相锁定的精神力量,也慢慢领悟出法力和斗气的区别。兰达本身是操纵斗气的战士,但他的父亲却是个兼修战斗之道的法师,他虽然有些魔法天赋,但却迟迟不能跨入法术的领域,兰达一直寻找兼修之道而不可得,今天观看两大高手交战,他突然有了一些领悟,法力和斗气的本质似乎没有不同,两者的区别在于控制斗气的精神力强度上,他以往专心修练斗气,没注意到精神力扮演的角色,他的斗气非常纯粹强大,爆发力很强,发出后却很难控制,而法师的法力威能内酝,聚集时不会立刻爆发,但却可以让法师有时间改变法力的性质,这种被精神力调整过的「法力」就是法师的根本,法师利用这些法力控制更多无所不在的「魔力」来製造超越斗气的效果,难怪法师和战士很难兼修,因为两者可能是一体的两面,专注于任何一方就会失去另一个特质。

托利欧不愧是战争巫师,他诸多分身加起来的施法速度无人能及,而且法术的威力远远超过一般法师,但盖兹精研魔剑术多年,早已走出了自己的道路,他虽然只有一剑,但一剑可破万法,不只把周身守得有如铁桶一般,还不断发出各种犀利而集中的法术攻击,托利欧如暴雨般的法术不止压不倒他,还不断受到各种反击,只气得脸色越来越黑。

两人交战渐酣,托利欧渐渐不耐烦起来。托利欧出身战神殿,自然学到了战神殿的秘传,但骄傲的他不想靠着战神殿的秘法战胜盖兹,只想靠着法术讨回颜面,只是这一轮法术狂轰下来依然奈何不了盖兹,他渐渐意识到他在法术上的领悟仍然无法压倒盖兹,这使得他更加愤恨,一个个的分身又从他身上分离出来,加入对盖兹的狂轰滥炸。

两人又斗一阵,越来越多的托利欧把盖兹重重包围,盖兹突然笑道:「托利欧,你实在有点虚荣…」

托利欧闻言怒吼道:「去死吧!」他的诸多分身同时冲向盖兹,只听盖兹哈哈一笑,托利欧怒吼一声,似乎吃了亏,只见他的诸多分身一一消失,盖兹笑道:「你分心了!有点照顾不来,不是吗?」

托利欧的分身纷纷逃窜回托利欧身上,那些幻影一一合併,托利欧沈着脸道:「你也走上道路了,谁引领你的?」

盖兹道:「我从老师留下的笔记领悟的,没人引领我。」

「胡说!这怎幺可能?」托利欧怒斥

盖兹叹道:「如果你一定要说有谁引领了我,那就是我的剑吧!它一直指示着我的道路,而我却胆怯的不敢向前,看了你刚刚的演示,我终于明白我错了,我的怯懦浪费了十六年。」

托利欧冷冷地看着他,合併了所有分身后,托利欧的威势越发强盛,他们两人停下交战悬浮在空中不动,似乎相对不语,但兰达可以感受到两人的精神力在激烈交战,托利欧的精神力如渊似海般宏大无边,一波波不断压迫盖兹,而盖兹的精神力专一而锋利,一次次地把托利欧的精神攻击破开,他就像大海上的一方礁石,任凭浪涛如何冲击都不消失,始终稳稳地定在海面。

两人安静地战了一阵,托利欧心中越发愤怒,他在法术技巧上无法胜过盖兹,连原先自傲的精神修练之道也无法压倒对手,这下他只剩下最后一招了。

只见他突然举起左臂,那根黑色的短管开始聚集法力,盖兹深知托利欧的底细,见状就立刻急速闪躲,但托利欧的精神力紧紧地锁定着他,那短管几息内就爆发出强烈光柱,盖兹虽然极力闪避,但仍然无法躲过轰击,只见那道光柱一闪,盖兹瞬间被打入海中,在轰然一声大响中,海面一阵光华乱闪,整个海面一片烟雾翻腾。

「雷神砲!」观战的兰达大惊,他觉得海水中一阵热浪袭来,但转瞬间热度又降了下来。

托利欧浮在空中,静静地看着烟雾缭绕的海面,过了半晌他叫道:「盖兹!别躲了!我知道这种程度还杀不死你!」

托利欧等了一下,发现盖兹还是不露面,他冷笑道:「好啊!你爱躲就继续躲吧,我开始执行任务了!」他左手一动,雷神砲转向兰达,冷笑道:「让我先把海盗头子干掉吧!我数三声,如果你还不出来,你就自己去向你的主人交代吧!三!」

海面一阵沸腾,被一颗大光球护罩包住的盖兹升上海面,他飞上空中,挡在托利欧和兰达之间,他叫道:「托利欧!你凭藉神器之利,算不上英雄!」他对后面的兰达说道:「快走吧!去开拓你的世界!别再回来了!」

兰达叫道:「师傅!托利欧是个不守信义的小人,绝不可能说话算话的。」

盖兹闻言苦笑,托利欧却大笑道:「没错!我从来都不是什幺英雄好汉,我是胜利者!书写历史的胜利者!永别了!盖兹大人!」他手上的雷神砲光华聚合。

盖兹举起刺剑,只见他手上的刺剑在空中曲曲折折的挥动,一面高声吟道:「傲气低啸八风起,威稜一现九州寒。天剑!」,他连喊了两次,却什幺事都没发生,托利欧一愣,大笑道:「装腔作势!你还有什幺花招儘管使出来!」

盖兹叹了一口气,低声道:「罢了!都走到这步了,就如你所愿吧!我的灵魂就交给你了!」他把刺剑收回面前,双手抱剑闭上眼睛。只听盖兹漫声高吟:「我愿眼前的战争平息,我愿眼前再无一人丧命!以吾之灵魂献祭,天地为证剑为印!契!」在那一瞬间,盖兹的刺剑一转,却拉出一抹黑色光晕。

托利欧冷笑一声,只见雷神砲一闪,一道光柱射了出来。

当托利欧再次启动雷神砲时,在海面载沈载浮的兰达突然沈入海面,一道光芒从雷神砲射出,瞬息间冲到盖兹身前。雷神砲的强烈光芒打在盖兹身上,他的刺剑脱手飞出,那抹黑色光晕随着脱走的刺剑不断延伸,盖兹的身体笼罩在强光中,但那一道黑色的剑痕却越来越清晰而刺眼。

「去死吧!」只听轰的一声,沈入海面的兰达突然从海底爆了出来,他夹带着一大蓬水花向托利欧冲去,托利欧冷哼一声,右手的法杖一转,两道灵活的战争烈焰如狂龙般向兰达绞来。

这一切发生在瞬间,光芒四射的雷神砲淹没了一切,但在托利欧感应中,盖兹突然从他的锁定中消失了,他发射的雷神砲也失去目标,那道强烈的能量柱似乎命中了什幺,却又好像什幺也没打中,托利欧完全没料到会有这种结果,他还来不及细想,一道强烈的斗气就穿透他的战争烈焰直向他刺了过来。

托利欧冷哼一声:「不自量力!」他的钢刺护盾一直守护着他,这时更是迎着那斗气顶了上去,想要反弹兰达的斗气并把他击落。

「反魔法力场!」兰达大叫,他敲击胸甲,放出了一道红色的波纹,波纹所过之处,兰达感到托利欧控制魔法的精神力纷纷失去稳定,追向他的火焰也随之散乱解离,连撞过来的钢刺护盾也被兰达运剑一击而破。

兰达等了三天,等的就是这一丝机运,只见他斗气运转,手上的长剑放射出强烈的斗气光芒,一剑向托利欧斩去。

托利欧被红色波纹扫过,身上的飞行术一阵不稳,但他强大的精神力马上克服了魔法失控的危机,强行把飞行术稳定下来,他在稳定法术的同时,同时也对兰达发射了雷神砲。

只见两道光芒撞在一起,兰达的高强度斗气和托利欧的雷神砲互相冲击,爆发出强烈的爆炸,兰达和托利欧被轰得一下一上地喷了出去,兰达立刻又跌回水中。

这次爆炸虽然声势浩大,但威力其实远远比不上刚刚托利欧给盖兹的一击,托利欧的雷神砲威能强大,但也不是万能的,才刚发出全力一击之后,在被袭击之下勉强又发出一砲,连身为使用者的托利欧都感到一阵心神激荡,他被炸得一阵昏晕,差点跌入海中,挣扎了一番后才勉强飞了起来,但已经受了不小的伤害了。

托利欧忿忿地贴着海面飞了回来,他全心寻找失去蹤影的兰达和盖兹,他们都应该落入海中,但就算生不见人,死也要见尸,否则怎幺跟大神回报呢?

正当这个时候,海面上又起了变化。空中那道黑色的光晕经历了两次爆炸后仍然没有消失,飘动的那抹黑色却显得越发浓重,那抹黑色吸取了两次爆炸的冲击,开始飘散出一些淡淡的光粒,那些光粒如此不起眼,在天光之下根本就如微尘一般,但只在几息之间,那些微尘就迅速变大,变成一道道精光闪耀的星芒,那些星芒又渐渐拉长,就像一道道悬在空中的细微剑芒一样。

发出精神力在海面上找人的托利欧丝毫没有察觉空中的变化,直到他从海水波光倒映的闪烁才注意到天上多了些东西,他抬头一看,只见满天都是晶芒,数不清的点点光芒有如繁星坠地又像初冬细雪般缓缓地飘移,托利欧看得真切,在每一丝晶芒里,都有一柄微小的刺剑,就像盖兹的那把魔剑一样。

「这…这是什幺?」托利欧惊讶极了

没有人回答他,在托利欧的感应下,那些晶芒在空中飘动着,不断吸取聚合周围散落的魔力,渐渐拉长成一道道剑芒,托利欧心中一跳,他感受到强烈的精神力正在聚集,每一道剑芒都有着一丝精神力,而这些精神力正在统合成一体,他知道只要被对方统合起来只怕就会大大不妙,但却不知道该如何阻止。

托利欧才犹疑了一下,空中的晶芒已经完成统合,「它」就像一个沈睡的人般醒了过来,用迷糊的感觉四处扫瞄,带着一种活泼而又无邪的情绪。那情绪扫过托利欧时,突然停下来用一种厌恶的感情打量着他,托利欧大惊,他连忙发出一个战争烈焰向晶芒烧了过去。

只见一片烈焰烧过,却什幺也没烧着,那烈焰一触到晶芒就被消失无蹤,彷彿被晶芒吸收了一般。那晶芒吸取了战争烈焰后,似乎被提醒了什幺,诸多晶芒突然向四面八方射出,一时之间,天空到处都是晶芒,连托利欧都被好几丝晶芒穿透。

那种感觉很奇怪,被晶芒穿透的托利欧一点都没感觉到痛苦,他只是感到一点迷惑,一时之间,他忘记自己正在战斗,彷彿回到年轻的时光,他身边陪伴着一个人,那女人正用一种无限崇拜的眼光看着他。

「蜜儿?」托利欧愣住了,蜜儿。费伦曾经是他的爱人,她把一切都奉献给了他,包括自己的生命,四十年前,托利欧亲手杀了她,以换取战神陛下的关注。

托利欧没办法描述心中的滋味,他曾经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想起这个女人,但他显然错了,「小米…」托利欧轻唤着爱人的暱称,蜜儿也微笑着伸手和他牵手,就像往常一样充满柔情。

在两人接触的瞬间,一股强烈的冰冷从托利欧的头上冲下,窒息的托利欧如梦魇般拼命地挣扎,他好不容易才让自己浮上海面,但他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什幺,只是在海浪间慌乱挣扎地对着天空叫道:「小米!小米!你在哪里?」

但他四周只有无尽的浪涛和阴沈的天空,空中的乌云不断旋转,闪亮的晶芒四射,让他不明白自己究竟身在何处。「小米…」失望的托利欧忍不住哭了起来,在这一瞬间,他不再是恐怖的战争巫师,而只是一个无限悔恨的人,他知道自己亲手埋葬了一生的幸福,从此再也不敢去想起,只是这个伤口一被掀开,他的心就有如被刺穿一般,不断喷洒出痛苦的脓汁。

托利欧完全忘了他的信仰和任务,只是对着天空呼唤哭泣。

感到无限惊慌和痛苦的不是只有托利欧一人,在晶芒所笼罩的範围内,整个浮冰港和附近的海面,所有活着的人全都在哀哀哭泣,每个人都重複了一生所遭遇的悔恨和痛苦,他们抛下武器,跪在地上浮在海里痛苦忏悔,但那股痛苦有增无减,一些浮冰港外围的佣兵再也承受不了心中的痛苦,他们抛下武器装备一路狂奔地逃出浮冰港,这股骚动渐渐蔓延,最后连被圣骑士梅洛可聚拢的战争骑士团也崩溃逃窜。

梅洛可骑着神圣飞马飞在空中,一点都没有阻止部下逃走的企图,他定定地望着海面,那里有一些兰达的战士们在浪涛中载浮载沈,他冰冷的眼中流下热泪,喃喃地道:「奎德、安瑞尔,我的孩子们,你们都长大了,而且…比我这个没出息的父亲还要优秀…雪丽…你一定会很高兴吧…我…对不起你们…」

他哽咽了一番,再也不想跟自己的孩子战斗,拍拍坐骑道:「走吧!托利欧已经失败了,有更高阶的力量干预了这场战斗,我们必须回去向大神回报!」

他的飞马一声嘶鸣,拍着宽大的雪白双翼一个滑翔,追着逃窜的骑士们飞去。

(梅洛可是圣骑士,飞马只是他的坐骑之一。)

  • 名称:寻隐者不遇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48: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