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带全文阅读

兰达走到荷姆斯身前,忍不住大吃一惊,荷姆斯的脸庞布满深刻的伤痕,双眼都被弄瞎了,照汤玛斯的说法,荷姆斯这次的伤势已经拖了两年,但他的伤口却没有癒合的迹象,反而还在渗出脓血,连被划爆的眼睛都还在滴血。

荷姆斯淡淡地道:「我的样子很可怕吧?」

兰达深吸了一口气,但却诚实地说道:「是有点!怎幺搞成这样呢?什幺魔兽这幺厉害?」

荷姆斯淡淡一笑:「他们总是骗我,说我的伤快好了,其实我的伤我自己最清楚…」他顿了顿,说道:「艾鲁云,你没藉口了,快给我去出任务,这次你不准出手,把队伍给我带好!」

「是!师傅!」艾鲁云苦着脸应着,他忿忿地瞪了汤玛斯一眼,汤玛斯对他耸耸肩,艾鲁云只好向荷姆斯致意,退出了小花园。

荷姆斯继续道:「吕伯克!你和汤玛斯继续研究水晶粉的用法,要注意保密!十天内给我一个结果,别沈迷其中了。快去吧!」

法师吕伯克和汤玛斯互望一眼,知道荷姆斯有话要单独对兰达说,便同时告退。

等他们走后,荷姆斯拉着兰达的手感受了一番,笑道:「你这家伙成长了不少,比以前又强了几分…」他神色转严肃,沈声问道:「你身上的伤…是那位出手的吗?」

兰达道:「正是!但我还活着。」

荷姆斯讚道:「好本事!据我所知,像你一样经历的人,还没有任何人活下来过。」他拍拍兰达的手,语气一转道:「这是小秋!你还认得吗?」

兰达看了那女牧师一眼,那还是少女模样的女牧师对他皱皱鼻子,做了个鬼脸,兰达对她报以微笑道:「小秋,好久不见了。」他其实已经认不出眼前的少女了,五年前她还是个调皮的黄毛丫头,就喜欢在他身边问东问西,现在的她可是个冷豔的大美人了,脸庞虽然依稀还有当时的样子,只是走在路上如果没人说,自己是绝对不敢认了。

「我现在叫做奇丝莉!」少女不悦地抗议

「是!尊敬的奇丝莉小姐!」兰达赶紧对她行礼致意,那少女似乎对他的用语很不满,又对他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荷姆斯拍拍他的手,说道:「好啦!我就不说废话了,我等了你两年,总算把你等到了,这两年可难受得紧啊,要不是有小秋,我大概就得被这伤势折磨得疯了。」他挥手示意兰达坐下,兰达便在一旁的花坛坐好,还是握着他的手。

荷姆斯虽然受了重伤,连眼睛也瞎了,但对兰达的一举一动还是如同亲见,等他一坐好就笑道:「你一定很好奇吧!到底是什幺魔兽把我伤成这样,我想你也知道,到了我这个层次,这个大陆的魔兽已经奈何不了我了,能伤我的人自然也是人。」

兰达点点头,说道:「五年前最后一次见面,你说有事要我去办,跟这人有关吗?」

荷姆斯欢畅地大笑起来,他高兴地道:「好孩子!你果然记得当初的约定。」

兰达正色道:「我当然记得,当初我跟您求助,您拨了五百名菁英战士给我,如果不是这五百名菁英,再加上您的威名,我哪里能劝服费蒙呢?」

荷姆斯叹道:「那也是费蒙还肯卖我的老脸啊!这个家伙…也是苦命人啊…唉…」

兰达忍不住把横亘心中五年的疑问问了出来:「您跟费蒙究竟是…」

  荷姆斯伤势沈重的脸现出一丝缅怀,他叹道:「他曾经是我的弟子,但被我逐出门墙!」

「原来如此!」兰达也陪他叹气。经过这五年的相处,他已经了解费蒙的为人,他是一个典型的逐利者,对贵族和富人相当仇视,在没有被他收服前,他可以为了利益做任何事,包含杀人放火抢劫,所以他才会成为盘踞寒冰岛的海盗王。一向严正的荷姆斯当然容不下这样的个性,把他逐出门墙也是必然的事情。这也难怪费蒙一收到荷姆斯的传书就降服,而且怎幺问也不肯说出跟荷姆斯的关係,他没有脸再提师门的事。

「下次你遇见他,就说我原谅他了!」荷姆斯叹道

「是!」兰达高兴地道,他知道费蒙一直很在意这件事,能得到恩师的原谅,费蒙一定会很欢喜的。

荷姆斯继续道:「说起当时的约定…本来我以为你可能不回来了,所以两年前我终于忍不住自己出手,结果你也看到了,真惨啊!他把我伤成这样,既不许我的伤势复原,又不让我死。」

兰达疑惑地道:「他能让您死?」

「是啊!很难理解吧…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瞎了眼的荷姆斯露出一种伤感的表情。

「小子洗耳恭听!」

荷姆斯点点头,瞪着无神又滴血的眼睛望着花园上方的天空叹道:「我…有一个弟弟!」他说了这几个字,就停了下来良久不语,脸上的神态却不断变化着,时而怀念时而哀戚。兰达耐心地等着,过了许久,荷姆斯才继续道:「我父母都是好人,我的父亲是一位家庭教师,侍奉眠龙城的贵族,所以我从小就跟着他们的孩子一起接受教育,长大之后,我没有成为法师的天赋,便进了月神神殿修业,成了一个月神祭司。」

「我的资质不错,基础又打得很稳,很顺利地完成神殿修业,连续进行了几次考核任务,成绩都很优秀,年纪轻轻就成为辅祭,被派驻在眠龙城为贵族服务。在那时候,我真的以为我这一辈子就这幺安稳的过下去了…那时…真幸福啊!」荷姆斯一脸沈痛地道,眼睛的血泪又淌了下来,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的小秋立刻拍拍他,同时帮他拭去脸上的血,又为他施了一个治疗轻伤的神术。

「我说你就别浪费神力了,这神力对我没用!」荷姆斯摆摆手道

「是没用!但至少可以减低您的出血。」小秋低声道

「反正流一点血也死不了人。」荷姆斯不以为意地道,他苦笑了一下,用一种缅怀的神情继续道:「那些贵族的孩子里有个美丽的小姑娘,她是个虔诚的月神信徒,我很乐意引导她亲近月神,直到…我的弟弟告诉我他爱上了那个女孩。」

「我真的很难…」荷姆斯的血泪又滴了下来,他哽咽了一下,声音也颤抖起来:「直到现在还很难去描述我当时的心情,那是一种咤异、愤怒和不安的混合体,我现在知道那感觉叫做吃醋,因为我不知不觉爱上了那个女孩,而且非常享受跟她在一起沐浴在月神的光辉下的感觉,那种感觉…我曾希望能持续到永远。」

荷姆斯的脸色非常悲哀,他继续道:「我当时很慌乱,跟弟弟狠狠吵了一架,甚至还动手打了他,他很生气地走了…他一直不如我,当不了法师和战士,连月神考核都没能通过,我知道他的心不够沈静,总是想个跟我竞争,总是想要得到父母的夸讚,总是…想要抢夺我拥有的一切…包含我爱的人…」

「我们吵架后,他失蹤了,没有回家也没有回月神神殿继续修业,后来我才知道,他叛离了月神之道,成为战神殿的见习祭司。」

荷姆斯叹道:「你也知道战神殿那种地方,那是一个只追求战力而毫无温情的战场,弟弟他…过得很不好,每次见到他总是一身伤痕…」荷姆斯苦笑道:「他会来找我只是因为钱,修业要钱、出外试炼要钱、买装备要钱,不入流的见习祭司在战神殿中什幺资源都没有,什幺都要自己準备,他也是逼不得已才来找我,因为之前动手打了他,我对他有点歉意,所以每次他来要钱我都会给…」荷姆斯握起拳头吼道:「现在我感到万分后悔!我早该让他被赶出战神殿的!」

白髮苍苍又严重受伤的荷姆斯愤怒无比,他喘了几口气平复了情绪才继续道:「一年以后,他毫无意外地又从考核中失败,他…完全疯了…他来找我,说他收到战神的神谕,要成为战神的代言人,要求我跟他签下灵魂契约,自愿成为他的分身,用全心全灵支持他登上强者之路。我当然不同意,我是月神的信徒,我的灵魂早已交给月神,怎幺能背弃信仰,把灵魂交给他人呢?」

「我真没想到他疯狂到这种地步!他用我的名义把那女孩诱骗到我家,把她连同我的父母都绑了起来,逼我把灵魂交给他,我只好和他订下灵魂契约,他获得我的灵魂之后…」荷姆斯哭道:「却又在我眼前把他们全部杀害!只因为…战神命令他断情绝爱!」

「我和他激烈交战,但他变得超乎异常的强,无论打击和神术都无法让他受伤,每次对他的攻击都让我自己受到伤害,最后我终于把他打倒在地,但他毫髮无伤地哈哈大笑,他告诉伤痕累累的我:『我已经满足了大神的要求,即将成为战神的使徒,这是最后一次让你出气,以后你可不准再摆出哥哥的派头欺负我了。』」

「他高兴地走了!留下这世上我最爱的三个人…的尸体…」荷姆斯哀哀痛哭,经过了这幺多年,这件事还是让他痛苦万分,他真挚的情绪感染了兰达和小秋,小秋偷偷的抹去泪水。

兰达紧抿着嘴,他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荷姆斯被控告杀了这三个人,各种证据都显示人是他杀的,在没有抗辩的状况下他被判处死刑,可是荷姆斯经历了各种处死的方法后仍然还活着,他因为成为一个「不死之人」而被挂上「异端」的指控,最后被流放进入疯神神殿,成为一个编外的疯神祭司,他从此消失在众人眼前,直到魔兽大会战发生。由于当时伤亡太大,他以死囚的身份被强制徵召参战,只好离开疯神神殿,投入了当时的惨烈战争。

荷姆斯以不死之身的姿态统治了大会战的战场,他强力的神术和优越的领导能力结合了各自为战的冒险者们,为冒险者们提供了更高的存活率,他也渐渐摆脱疯狂杀人者的恶名,而成为一个深受冒险者景仰的战术大师,在青色火焰成立之后,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佣兵大队长和青火的精神领袖。

「这是三百年前的事了,我…始终无法安息…」荷姆斯掩面叹道

「你要我杀了你?还是要我杀了你弟弟?三百岁的战争祭司…」兰达熟悉战神殿的诸多强者,他马上猜到了荷姆斯的弟弟:「是荷姆罗大人吧?战神殿的战争大主教?」

「就是他!」荷姆斯怒道:「这个兇手必须下地狱以彰显世间的公正!我愿意陪他一起下地狱!杀了我们的任何一个人,任何方法都可以!」

兰达为难地叹道:「您这是在开玩笑呢!这幺多年来您什幺方法都试过了,连燃烧的岩浆您也能淌过去,全身烧得焦黑还能复原回来,我对您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抓抓头:「还是您想到了什幺新方法?」

「没有了!」荷姆斯摇头:「我求过历代的黑暗之龙,也求过你父亲,但你父亲直到过世也没能杀了我,现在我只好来拜託你!」他顿了顿,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后又道:「你走了之后,我实在等不下去了,便试着潜入眠龙城袭击他,这次还是一样,他放手让我刺杀,我只是把自己弄得一身伤,这次他惩罚我,让我的伤口永远不会癒合,所以我变成这样…」

兰达发了一会儿楞,叹道:「荷姆罗大人…很难对付啊!」

「除了你之外,我不知道还有谁有可能对付他!一个如此邪恶的神眷者!」荷姆斯也叹道

兰达不语,过了半晌才问道:「荷姆斯大人,您对于黑暗之龙的传承有任何了解吗?」

荷姆斯看了他一眼,摇头道:「那是你家族的秘密,我怎幺可能了解?」

兰达叹道:「我还没办法获得传承,不是合格的黑暗之龙。」

「我知道!」荷姆斯低落地道

兰达为难地想了想,又问道:「那您对感知有认识吗?」

荷姆斯摇头道:「我是听过这东西,但我始终修练不出什幺成果,我的能力来自于神术和不死能力,除去了神对我的宠爱,其实我的修练很不合格,算不上真正走上大道。」

「我了解了…」兰达顿了顿,又不放弃地问道:「我听说修练感知要找到『真正的自己』,您知道那是什幺吗?」

见多识广的荷姆斯倒是知道这类知识,他沈吟了一下道:「我听过一些说法,但不知道正确与否,据说那是一种奇特的状态,『真我』一出现,你就有机会把它分化成无数细微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是一个你,可以感受、看见、操作任何你发现的东西,它无形无影却真实存在,但问题是…我问过无数强者,也跟许多老友探讨过,他们都没办法接触到…『真我』!」

「这样啊!」兰达失望地大叹。他知道找到「真我」肯定不容易,却没想到居然难到这种地步,要知道荷姆斯的朋友都是大陆上一等一的强者,连这些强者都感受不到「真我」,自己还有什幺机会呢?

兰达暂时还帮不上荷姆斯的忙,他向荷姆斯告辞的时候,荷姆斯对他说道:「你最近要小心一点,从各种情报看来,有一股新的势力开始在大陆上发展起来,虽然没有什幺具体的证据,但我个人觉得跟红石帝国的余孽有关,他们在蠢蠢欲动,目前已经在东角看出徵兆了。」

兰达不解地问:「现在还有红石帝国的血脉吗?」

荷姆斯正色道:「当然还有,你家就是最大的源头!当初亚伯兰大帝虽然没有和赛佛西丝公主结合,但亚伯里亚皇家可不止他一个,亚伯兰大帝的弟弟瓦尔特,也就是后来继位的亚伯拉罕二世,他的皇后就是红石帝国的十二公主。」

兰达抓抓头疑惑地问:「既然如此!我家的人干嘛跑出来反对我家?」

荷姆斯笑道:「因为他们不是皇帝陛下!他们也不是你,你家有几个人能拥有继承权呢?」

「喔!我懂了!」兰达无奈地叹气

「这种事一发生就很危险,你父亲就遇过一次,虽然他很小心地化解了,但是在当时也造成了将近万人的死亡,你要多多注意事态的发展!」荷姆斯叮咛着

「是!我会注意的!」兰达对他诚恳的致谢

荷姆斯拍拍他道:「欢迎你随时来,我会支持你,青火的人力和情报随便你取用,但你要记得你的承诺。」

兰达只能报以苦笑,提供人各种方便,只求别人杀死自己,这种要求还真少见啊!但他不能说什幺,只好苦着脸道:「我会努力的!至少…也得研究如何取得传承!」

荷姆斯点头道:「你不用妄自菲薄,据我所知,你的父亲也没能取得完整的传承,他一直很苦恼…」荷姆斯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他抬起流血不止的脸庞,现出一种回忆的表情:「我记得他…他一开始也跟你一样,直到他得到了『亚伯拉』…」

「亚伯拉?」兰达小心地问

荷姆斯解释道:「亚伯拉是一柄剑,一柄很神秘的剑!我从来没见过这把剑被拔出来的样子,你父亲一直背着它,但却没拿它战斗过,他之所以选择转职成魔剑士,好像跟亚伯拉有关,我经常看见他抱着亚伯拉发呆。」

「您知道亚伯拉的下落吗?」兰达连忙问道

荷姆斯摇头:「我不知道!你父亲死后,随身物品都被战神殿收缴,最后处理他们的尸体的…」荷姆斯想了想:「我记得是诺兰夫人!那时她还没有成名,但却有勇气收敛那些死者的遗体,我挺佩服她的。」

「诺兰夫人!」兰达惊讶万分,他万万没想到诺兰夫人居然跟这件事有关,怎幺从没听她提过呢?

「好吧!你去吧!别担心我!反正只要荷姆罗这个兇手还在,我就绝对死不掉,这些肉体上的痛苦打不倒我的。」荷姆斯豁达地道

(特别感谢partisu每天帮我投珍珠,大家都看得出来我最近状况不好,写过的章节没修过就贴出来,前后多少会有些破绽,这本书以后肯定得修整过,除了partisu之外,也感谢大家对我的忍耐,我相信这种讨厌的状况不会再持续多久了,可能一两个月吧~~)

(这本书很慢热,剧情也很长,神剑亚伯拉也只是最开头的一部分,不得不伏下的线非常多,而且不会很快就开始收网,我会耐心的把它写完,也请大家耐心看着,非常感谢~~)

  • 名称:狗带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45: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