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了小说全文阅读

兰达赶着马车缓缓而行,由于离开史坎布雷城的人很多,路上到处是人,偶尔遇上有人马车损坏,道路更是堵得厉害,他们花了很久,直到太阳偏西都还没赶到佣兵营地。

「看来这趟得多花好几天了。」马车里的莫尼望望天色,忧心地道

「您就宽宽心吧!在孤儿院奉献了将近二十年,您也该休几天假了,我相信其他人能把孩子们照顾好的。」坐在兰达旁的悠妮笑靥如花地道

莫尼沈默地点点头,但看起来牵挂着教院中的事。

沈默之中,突然西边传来一阵清脆的鸾铃声,一个穿着皮甲披着一件大红色披风的中年汉子骑着一匹挂满铃铛的小马叮叮噹噹地跑了过来,后面几名汉子大呼小叫着一路咒骂地赶来。那红袍汉子的小马一路吃力奔驰,连连越过了几辆马车,那汉子不断大喊:「借光!借光!」在那些马车间穿来穿去,试图把追蹤者甩掉。

但那些追逐者始终不肯放弃,他们死追着那匹小马,逼得那小马跑得口吐白沫,喘得彷彿随时都要倒毙。

那小马接近兰达他们的马车时,莫尼突然惊道:「咦?」

那个红袍客闻声回头看了莫尼一眼,突然一勒小马,那马正跑得气喘吁吁,被他一勒顿时一口气上不来,头一歪撞在一辆马车的车厢上,只听「轰」地一声,连人带马滚落到路边的草丛里。

「在这里了,打死他!」那群追赶而来的人围了上去,对那红袍客拳脚交加。

「哎呦!哎呦!我的琴…别弄坏了…」红袍汉子大呼小叫的,但却似乎一点都不介意,便似在跟一群顽童嬉闹一般。

「哎呦!哎呦!别打啦~~我还钱就是了,莫尼你这个家伙,快来救我啊!」那汉子扯开嗓门叫道

「咦?」莫尼皱起眉头:「真的是鲁迪。班耐耶!」他跳下马车挤开围观的人群,「真的是你啊,鲁迪!你怎幺会在这里?」

「还债的来了,别打了!」鲁迪大叫

那群人一听纷纷停手,其中一人讶道:「是莫尼教长!」其他人上下打量着莫尼跟把车靠到路边的兰达。

莫尼看看那些人,他已经二十年没有在外冒险了,但眼力还是在的,看那些人的穿章打扮,看起来像是旅店或酒馆的伙计,其中有几个看起来像是佣兵营地的佣兵。「这是怎幺一回事?鲁迪!」他看着躺在地上的鲁迪。

「还钱!还钱!」

「还钱就是了!」

那群人轰轰地起鬨着,其中一人走出来对莫尼点点头:「莫尼大人您好!这人在小店白吃白住,又各欠了在场诸位一些小钱,说好了今天日落前还的,但我们发现他要开溜,所以就追出来了。」

「别说这幺难听啊!我只不过是出来溜哒溜哒,顺便找我这位金主聊聊,才不到一百枚金币,还怕我赖了你们吗?」鲁迪成大字形躺在地上,还舒服地晃着腿,似乎刚刚被痛殴不是他。

「你真的是鲁迪?怎幺变成这副模样?」莫尼惊讶地看着鲁迪,有点不敢相信往日的那位坚强的战士变成这副鬍子拉渣的痞子模样。

鲁迪瞇着眼睛笑着道:「好啦!要叙旧也得等会儿,先拿点钱出来安慰一下我这些朋友,他们不辞辛劳地出来陪我运动了这幺久,也是很够意思的。」

莫尼似乎很不能适应多年不见的老友变成这副模样,在他的记忆里,鲁迪是值得信赖的队友,具有强大臂膀的刀盾战士,以前他经常受到鲁迪的保护,在他强壮的身影后施法治疗队友。

莫尼为难地看着他,确定眼前的人真的是以前的战士鲁迪,他摸摸扁扁的钱袋,叹道:「你到底欠了多少钱?」

鲁迪悠然笑道:「我也不知道喔,我只不过在佣兵营地住个几天而已…」

一名旅店伙计打扮的年轻人叫道:「几天?你一共在我店里住了一个多月了,却只给了半个月的房钱!」

鲁迪掏掏耳朵:「我不是把我的宝剑留下来抵押了吗?」

「那把破剑根本不值钱!把钱还来!不然我把你交到佣兵法庭!」那伙计恐吓着

鲁迪揉揉被打了好几下的脸怀疑地道:「怎幺一晃眼就一个多月啦?时间过得真快!我觉得好像才舒服了几天…」

「他还欠我五十枚金币的酒钱!」「还有我的二十枚金币!」「欠我十五!」「欠我六十赌债!」众人乱成一团,众口纷纷,从吃的喝的到穿的用的赌的,几乎每样都欠下了债务。

「唉~~」莫尼长长地叹了口气。他虽然带了一点钱,但根本不够支付鲁迪的债务。

「好啦好啦~~我都认了…」鲁迪举起双手:「你们拿张字条,把该还的钱记下来,交给我这位可敬的老友就好了。」

众人看着莫尼,莫尼苦笑道:「我可没这幺多钱!」

见众债主又要发怒,兰达连忙说道:「各位!我们刚好要到佣兵营地做点生意,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话,请跟我们到佣兵营地去,我们在那里有些朋友,一定会把钱筹出来还给各位的。」

莫尼只好点点头道:「麻烦各位把款项记一记,我也好知道该还各位多少。」

于是众人纷纷取出欠条,莫尼一一地在欠条上签字,并连连致歉道:「我为我这位朋友给各位带来的麻烦深表歉意,请各位暂时与我们同行。」

他这谦恭的态度赢得债主们的欣赏,他们纷纷说道:「不敢!不敢!反正我们也要回去,只要能拿到欠债就好。」众人谢过莫尼,又狠狠地瞪了鲁迪几眼,準备随着马车上路。

「我就知道你最够朋友了!哈哈!」鲁迪从地上跳了起来,拍拍他的大红披风,搂着莫尼的肩膀笑道:「好久没见了,找个地方我请你喝酒!」

「花我的钱请我吗?少来!」莫尼翻翻白眼。

「别这样嘛!亲爱的莫尼!」鲁迪从衣服里变出一把小小的斑鸠琴,叮叮噹噹地拨弄了几下:「不然我弹琴给你听,你听了一定会感动到请我喝酒的。」

「不了!我还有事要办,没空跟你喝酒了,下次有空再聊吧!」莫尼挥挥手,转身跟众债主打了个招呼,便上了马车,示意兰达继续赶路。

「唉!等等嘛!」鲁迪追了上来,不由分说地钻进马车挤到莫尼身旁,他对在车内闭目冥思的裴林笑道:「挤一挤啊!哥们!」裴林不悦地哼了一声,但却不得不被挤过去。

只见鲁迪亲热地拉着莫尼的手:「咱们哥俩好久不见啦,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我看你是没钱吃饭才是真的。」莫尼无奈的耸耸肩。

「嘻嘻!别这幺说嘛!需要帮手的话,我可是一等一的好手喔!」鲁迪笑瞇瞇地道

「这我倒相信…可是我们并不是要去打架的。」

鲁迪笑道:「打架?哈哈!这个我可不行啦…我会帮你加加油!嘻嘻!」

「帮我加油?」莫尼忍不住嗤笑,这好像是他这个牧师的本职工作。

「是啊!好有用的耶…看这个!」鲁迪举起他的小班鸠琴。

莫尼瞪着那把小琴,又看了看他的身后,惊讶地问道:「琴?你的焚天呢?什幺时候改玩琴的?」

「焚天?」鲁迪疑惑地抓抓头,想了一下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你是说那把刀喔?不知道耶!」

莫尼皱眉:「不知道?那不是你的宝贝吗?」

「宝贝?我有宝贝过那种讨厌的东西吗?」鲁迪呵呵地笑着:「好久好久以前,我有过一个那种东西,后来因为嫌它太重了,就把它给了一个好人,他请了我一桶麦酒。」鲁迪啧啧地舔舔嘴唇:「他还真是个呆子。」

莫尼再也不淡定了,他叫道:「呆子?你在说什幺啊?焚天是神手米那洛斯亲手打造的名刀耶!当年你为了央求米那洛斯帮你打造焚天,足足跟他求了一年,如果不是米那洛斯的儿子被托理尼杀了,恐怕你也没机会得到焚天,你整整追杀了托理尼三个月,这只值一桶麦酒吗?」

鲁迪抓抓头,一脸茫然地道:「有这种事吗?我怎幺可能花一整年去弄那种东西?如果是我这把叮噹,也许还有可能!」

莫尼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幺事,不过我们还是好朋友!」

「是啦是啦!所以喽,让我帮帮你们吧!」鲁迪笑嘻嘻地道。

莫尼为难地看看兰达,兰达虽然在赶车,但却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他耸耸肩不表示任何意见。

「你这徒儿不错!够意思!」鲁迪伸手拍拍兰达的肩,兰达愿意帮他还钱,在他眼里当然是很够意思。

「他不是我徒弟!是我朋友!」莫尼纠正他

鲁迪抓抓头笑道:「哦?对不起啦!我想你年纪也一大把了,收个徒儿也很正常,嘻嘻!」

兰达回头向鲁迪微微躬身,「这位前辈您好,我是兰达!」

鲁迪的笑脸一下子冻结,他眨了一会儿眼睛才一脸迷糊地道:「很熟的名字耶,我们以前见过吗?」

「或许吧!」兰达微笑道

「他以前是你父亲的贴身侍卫!和你父亲从小一起长大的。」莫尼低声道

兰达深深地看了鲁迪一眼,正色道:「请多指教!」

鲁迪又恢复了什幺都不在乎的笑脸,笑瞇瞇地道:「没事!我会照顾你的。」

「还不知道谁照顾谁呢!没脑子的蠢蛋!」一直闭目冥思的裴林淡淡地道

鲁迪瞪大眼睛,一副大发现的样子怪声叫道:「呦喝!这不是胖裴林吗?你不出声我都几乎不敢认你了,你怎幺瘦了这幺多啊?」他狂笑道:「哈哈哈~~~瘦得都挤得进马车了!」

「鲁迪。班耐你这蠢蛋!管好你的臭嘴,省得我打烂它!」裴林睁开眼睛骂道

见他们斗嘴,莫尼翻翻白眼道:「该出发了,先生们!再扯下去我们就不能在日落前到达佣兵营地了。

他们这奇怪的一群在路上走着,鲁迪一路毫无廉耻地跟所有人胡扯,连跟在马车后面的几位债主都没放过,还不时跟逗弄裴林两句,吵得裴林再也不能冥思,裴林跟他似乎是老相识,但却是互相看不顺眼的仇人,两人一路斗口,把莫尼吵得受不了,也不知道鲁迪这几年是怎幺过的,从庄重威严的游侠变成了一个疯疯癫颠的痞子,过了不久,大家都摸清了他的脾性,一个个都不理他了,只剩下裴林陪他斗口,两人吵吵闹闹,还不时嘲笑对方过往的糗事,莫尼觉得很烦,但兰达听起来倒也有趣。

还好他们也离佣兵营地不远了,过了不久,一座拥有木製围墙的城寨就出现在他们眼前,他们一接近木寨,上面的人就喊道:「抓到那骗吃骗喝的痞子了吗?」

「抓到了!」跟在马车后的债主们叫道

「太好了!欺负到我妹头上了,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一个提着一桿铁枪的黑大汉领着几个卫兵从木寨上跳了下来守住了马车,一面对木寨上的卫兵吆喝道:「升起栅门,放他们进去!」

「唉呦!我都忘了这档事了!」鲁迪连忙跳下马车,一面叫道:「我靠!马格,我可没有搞你妹啊!我哪有那幺好胃口?」

那黑大汉根本不听他说话,抡起铁枪连连刺来,一面叫道:「让你搞我妹!让你搞我妹!」

「我真的没有啊!是你妹要搞我啊!我就是不想被搞才溜的啊!」鲁迪油滑地闪过铁枪,绕着马车逃了几步,黑大汉马格的手下围了过来,鲁迪再也没地方躲了,只好叫道:「兄弟们,我先闪了!我会跟上你们的!」他闪出了卫兵们的包围圈,向来路逃去,那黑大汉叫骂着追去。

众人目瞪口呆中,削尖圆木组成的寨门渐渐升起,兰达望着奔逃如飞的鲁迪,吶吶地问:「那个…我们进去吗?」

莫尼叹了一口气道:「算了!让他去吧…」

兰达等人进了佣兵营地后,发现整个营地非常忙碌,似乎正有队伍準备出战,难怪刚刚放下栅门做出警戒姿态。他们付过费用后就依照卫兵的指示把马车停到扎营区,那边已经有一些商队扎营修整,再过不久夜晚就要来临,在野外宿营就要当心各种可能的危险,不如花点小钱买平安。

兰达把车停好后,跟莫尼打声招呼,就离开了马车走向佣兵营地的指挥所,那是一栋显眼的石造城堡,兰达以前曾经来过这里好几次,知道这栋外表黯淡的古老建筑的每一吋墙面都曾经染满佣兵们的鲜血,为了搭建这座建筑的核心主塔,青色之火的第一代佣兵和盘据此地的魔兽群激战了一年有余,直到核心主塔屡经摧毁地建造完成后,才终于把魔兽群渐渐逐出这片土地,而参与此战的冒险者们在一次次的战争洗礼下,终于被鲜血拧合起来,共同组成了青色火焰这支闻名大陆的佣兵部队。

兰达向卫兵通报了自己的来意,过了不久,汤玛斯一马当先地跑出来笑道:「你终于来了,可把我等得心焦!」

兰达走上前去歉然道:「很抱歉,让您的队伍在浮冰港有了损伤!」

汤玛斯大笑着把他抱住,拍拍他的背道:「那有什幺?干我们这一行的哪次任务没有牺牲的?」他低声在兰达耳畔道:「事实上我们只死了几个人,都是反应太慢被地龙撞死的,跟打仗无关…不过你可别跟诺兰夫人说…嘿嘿~~」

听他这幺一说,兰达觉得好过了一些,汤玛斯放开他,拉着他往城堡内走,笑道:「你看,这幺多人在等你!大家都很想你呢!」

「艾鲁云大人您好!吕伯克大人您好!」兰达对随后赶出的两个人一一打招呼。

高大魁梧的艾鲁云是个战士型的强者,他赤着上身,全身都是虬结的肌肉,肩上繫着披风,显得相当威武,他大叫道:「吼吼!兰达!先来交流感情吧!」

兰达连忙向他摇手道:「艾鲁云大人!我还要晋见荷姆斯大人呢!求您先放我一马吧!」

那长鬚法师吕伯克呵呵地对兰达轻笑道:「你别理他!他有任务,等一下就得走了…」

艾鲁云怒道:「就过上几招而已,男子汉间的交流有什幺好推託的?」

但兰达可不会被他骗了,艾鲁云是个打起架就不要命的狂战士,他发狂之后只会记得把对手打扁,哪还记得什幺「男子汉间的交流」?

在吕伯克的笑声和艾鲁云的抱怨声中,汤玛斯拉着兰达一路直走,在严密的警卫之中走入城堡的大厅。兰达极目望去,大厅上首的王座上没有他想找的人,正疑惑间,汤玛斯在他的耳畔道:「荷姆斯的老毛病又犯了,已经两年没出门了。」

兰达点点头,闷不吭声地随着他疾走,他们穿过城堡内部的走廊,走进了一处安静的小花园。一个满头白髮的老人半躺在一棵枯树下,正看着树上的几片枯叶发呆。

一路大声抱怨的艾鲁云安静了下来,汤玛斯和吕伯克更是面色肃然,他们悄无声息地走进来,站在老人身边的一个牧师模样的女子转过头来,她看起来相当年轻,可能不到二十岁,清丽的脸上神色冰冷。她似乎嫌来人太吵,不满地瞪了他们一眼后,意外地看到兰达,却给了他一个淡淡的笑容,那女人回过头去俯下身,在老人身边说了几句话。

几个中队长走到老人身前,汤玛斯轻声说道:「老大!兰达来了。」

老人收回望着枯树的眼光,在女牧师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兰达看着熟悉的背影,心里有点讶异,他这次似乎发作得比想像中还严重。

青色火焰的大队长荷姆斯老人嘶哑地道:「兰达,你过来…很抱歉,我看不见你了…」

兰达走过去握住他伸出的手,说道:「荷姆斯大人!我回来了!」

(昨天工作进度不好,今天一早就开始努力工作,结果就忘了贴文了,请大家谅解。)

(这几章都在介绍人物,我们贴了这幺久,还是在安排场景,这个故事真的有点大,还好卡住的大幕终于还是拉开了!用蜗牛的速度…)

  • 名称:杉杉来了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40: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