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双生全文阅读

眠龙城内,一匹红色的马像火焰般驰过火龙广场停在天晴宫前,马上的骑士俐落地翻身下马,蹬蹬蹬地跳上了大殿的石阶,守卫的卫兵一拦道:「殿下!请止步!」

「滚开!」那骑士娇声斥喝,她不理那卫兵,直接拨开他的长矛,走进天晴宫中,正在大殿中和人谈话的亚伯拉罕七世抬起头来,不悦地看着那人。正在和他交谈的中年男人回头一看,怒气沖沖地站起来骂道:「碧!你的规矩到哪里去了?」

被那看起来颇有书卷气的男人一骂,那个叫做「碧」的女骑士嘟起了嘴,现出一股刁蛮却扭捏的样子,低声道:「爹爹!你怎幺在这里?」

「不然我该在哪里?你闯进宫里是什幺意思?还有没有规矩啊?给我滚出去!」亚伯里亚王室的爱尔达亲王指着她骂道

「算了!女孩子家!不用太计较…」亚伯拉罕七世摆摆手止住发火的弟弟,他沈声对碧说道:「这次又有什幺新点子了?」

女骑士脱下头盔,一头金髮流洩而下,露出一张约莫十七八岁的清纯脸庞,那是一个正在人生最璀璨阶段的美丽少女,有着明媚的湛蓝双眼和豔红樱唇。她似乎骑了一阵子马,双颊染上了玫瑰色的红晕。

只见她顶着父亲要她快滚的严厉眼神,嘟着嘴一步步的挪过来,低声问道:「陛下,我听说王子殿下回来了,堂哥他…在哪里?」

亚伯拉罕七世的脸色顿时沈了下来,而爱尔达亲王的脸瞬间变得苍白。

「喔?你听到了什幺?」亚伯拉罕七世用低沈却冷厉的声音问道

碧感受到两位长辈的神色不佳,她看了看焦急的父亲,又看了看一向放纵她的伯父,但她对堂哥的关心压过了一切,最后她决定忽略父亲的警告,跪下来硬着头皮对亚伯拉罕七世道:「陛下!士兵中传闻他们在浮冰港看到王子殿下,他们…」

「闭嘴!」爱尔达低喝

亚伯拉罕七世挥手止住了他,冷冷地说道:「喔?士兵们说些什幺啊?」

跪在地上的碧感觉到父亲的威压压制着自己,她知道父亲的意思,但她话都开头了,现在可不能退却,只听她咬着牙低头道:「士兵们说在浮冰港看到王子殿下,还跟殿下打了一仗!最后殿下被逼出了浮冰港!」

「没有这种事!」爱尔达喝道

亚伯拉罕七世看了怒气勃发的爱尔达一眼,神色淡然地对碧说道:「确实,没有这种事!你的身份注定会让你听到许多谣言,但那只是谣言。」

「谣言吗?」碧满心失望地低叹

爱尔达瞪着她,心里把这个他最疼爱的女儿骂了千万遍,还求她赶紧滚出去,免得给所有的人惹祸,包括她从小崇拜的堂哥。但这个平日聪慧的女孩却咬着嘴唇不发一语。

爱尔达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对亚伯拉罕七世躬身道:「陛下!臣的建议已经上奏,恭请陛下裁决,臣请求告退。」

「去吧!」亚伯拉罕七世摆摆手

爱尔达把跪在地上的女儿硬拖起来,一拐一拐地拉着她走出天晴宫,碧知道父亲的腿脚不便,不敢用力反抗,只好嘟着嘴,不情不愿地跟着他,直到他们出了大殿,碧才甩下父亲的手,抱怨道:「你们都知道这件事,就只瞒我一个!」

爱尔达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回家去说好吗?」

碧忿忿地跺脚转身,跳上自己的爱马,一拉缰绳,策马向城内的建筑群驰去。

爱尔达摇头叹气,一拐一拐地往自己的马车缓步走去。

爱尔达到家的时候,换了一身典雅女性装扮的碧正在庭院烦躁地走来走去。

「韩德呢?」爱尔达下车的同时问道

「在看书…」碧走上来,挥开侍者,扶住爱尔达帮他下车。「听说又一整天没说话了。」碧补充道

「唉~~」爱尔达大叹。他的子息艰难,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儿子,却在心智上有问题,韩德直到四岁才开始说话,他生性害羞,拒绝跟人接触,整天除了看书之外对其他事都不感兴趣。这样的人连独立生活都成问题,更别说要继承他的爵位了。

「我前天有拉他去骑马喔!有我在身边的时候,他倒是愿意上马,我陪着他走了一段,他对马就不是那幺反感了。」碧轻轻地道

爱尔达摸摸女儿的头:「辛苦你了,他就只听你一个人的。」他知道碧生性好动,把她绑在弟弟韩德身边,对她来说根本就是一种折磨,碧只要一骑上马就要往前冲,一般状况下是不会放马缓行的。

「堂哥的事是怎幺回事?」碧不放弃地追问

爱尔达一愣,看看左右确定侍从都在几步之外,才在女儿耳畔低声道:「别在城里谈这件事,你去问盖兹吧!他参加了那场战斗。」

「好!我去问盖兹师傅!」碧风风火火地转身

「哎!等等啊!」爱尔达拉住她

「又怎幺了?我只是去找师傅,晚饭前一定会回来啦!」碧喃喃地抱怨

爱尔达在她耳畔道:「盖兹退休了,不住在城里,你去他在史坎布雷的铁匠舖找他…这几天别去,很多人盯着他呢!」

「你们在搞什幺鬼啊?盖兹师傅怎幺了?」碧不解地道

爱尔达叹道:「这件事的危险性超过你的想像,如果你要那个人好好的,就别去打探他的事。」

碧怀疑地瞪着他,爱尔达拉着她的手,带着她往家里走,一面和声劝道:「这几天别乱跑,帮我陪着韩德,浮冰港的事等着收尾,我这几天会很忙,你就行行好,别再惹麻烦了。」

碧嘟囔着抗议道:「我一直很乖的!」

爱尔达苦笑道:「是!我的乖女儿一直很乖,最多只是跑出去找人打架而已,绝对不杀人放火的。」

碧赧然道:「你别老是拿放火的事来说,我也只不过放了一次而已。」

爱尔达好笑地道:「对!只有一次!就把内大臣的家给烧了。」

碧嘟着嘴陪着父亲,才走了几步又问道:「那个…那个…他成功了吗?」

爱尔达知道女儿很关心出征东方的堂哥,便说道:「成败还很难说,不过我倒是很欣赏他的成果,他变了很多,感觉成长了不少,至少比我有出息多了。」

碧听见父亲对堂哥难得的好评价,兴奋地双颊发红,正要开口问更多,爱尔达就急忙道:「够了!为了他好,别在城里谈这些事!知道吗?」

「知道了!一个个神经兮兮的!」碧嘟着嘴回答,但心里却想道:「到底出了什幺事啊?怎幺连盖兹师傅都退休了?我得去问问师傅!」她的个性急躁,最是装不得事情,心里有事之后整个人急得抓耳挠腮的,爱尔达很了解她,知道她八成会偷跑,一把她拉进门就喊道:「贝莉莎!你过来!碧被禁足了!三天不许出门!」

「什幺?」碧跳了起来,却被爱尔达死死拉住。

「为什幺我被禁足?我没做坏事啊!」碧扭着被爱尔达紧紧抓住的手腕生气地大叫

「这是为了你好!就三天!三天后我那把『清光』就是你的了!」爱尔达不放手,一面诱惑地道

碧瞪着他,这时女护卫贝莉莎已经过来了,她冷着脸对碧躬身道:「郡主,请回房!」

碧生气地跺脚道:「光是清光还不够,我还要你的驾云。」

爱尔达搔搔头骂道:「驾云是匹好马,但不适合你的个性啦!」

「我不管!我就喜欢驾云!牠很漂亮!」碧奋力争取

爱尔达叹了一口气:「好!你三天不出门,驾云就是你的了。」

「嗯!一言为定!」碧忿忿地转身,跟着贝莉莎走了。

爱尔达拍拍额头,鬆了一口气。

克伦格率领的龙焰部被兰达劝退后,彩虹龙的势力并没有退出水晶矿区,但已经放开了对这片区域的封锁,他留下了部分人力等待其他彩虹龙分部的人前来会合,自己率领大队往东角而去。这片被彩虹龙封锁了一阵的荒山终于又恢复了平静。

但所谓的平静根本不可能降临在任何可能产生利益的地方,彩虹龙的人一退,冒险者们马上跟进,一大堆得到消息的冒险者纷纷跑到这片山林乱转,他们盛传彩虹龙在这里发现新的矿洞,开採出若干拳头大的魔力水晶云云,闹得没任务的冒险者都想来碰碰运气,情况虽然还混乱,但至少像前几次那样夸张的战斗是少多了,冒险者们愿意互相合作,有了冲突也按照冒险者公约处理,比较少像彩虹龙的法师那样肆无忌惮地杀人。

莫尼观察了几日,终于放下心来,他同意带着悠妮和兰达去战慄森林找德鲁依教徒帮忙,裴林死活要跟着他们,四人準备一番后,终于在三天后踏上旅程。

这三天内,兰达终于搞懂了如何变化他的斗气特质,当他的心静下来时,他就可以把心思放进斗气中去感受斗气,混合了所谓「感知」的斗气会表现出一些不同的特质,而让他的斗气产生一些非常特别的效果,这三天他不断的尝试各种感受方法,但能稳定表现的成果不多,唯一能确定有效的只有斗气的渗透效果。

在练习斗气控制的过程中,他也渐渐摸到了一丝感知变化的门路,经过了几次意外的控制后,他慢慢体会到那种无所不查的状态,那是感知以未知的方式扩张的结果,会出现那种现象,多半是他感受到极度危险,所以下意识的做了某些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事,一般而言,人们称这种现象为潜能爆发,只是不知为何,他最近爆发得有点频繁。

这三天下来,兰达虽然还不能感受到「真正的自己」,但对于冥思已经有了完全不同的了解。法师必修的冥思确实是一种安定心神的好方法,跟裴林和莫尼分别研讨了几次,比较了法师和牧师的冥思方法,兰达很快弄懂了这种静心的过程。法师的冥思本来是先静心内视,在外放精神去感受外在的魔力,以求和魔力共鸣的过程,这点和牧师的冥思并无差别,只是牧师是专心一致的感受自己崇拜的神,以便祈求神力降临自身。但兰达的天赋不太适合感受并引导外界的魔力,他也没打算对哪个神奉上信仰,事实上他也不需要这幺做,他学习冥思的技巧只是要做到静心内视,藉之寻找任何可能的「感知」。

虽然没有成果,但兰达终于摸清如何避免胸口的「印记」带来的痛苦,哈玛留在他体内的神力经过被精灵吸取之后,其实已经非常微弱了,但这种可怕的神力对斗气非常敏感,只要兰达的斗气注入其中,就像把水倒进油锅一样,斗气乱窜之下,会给兰达带来猛烈的痛苦和伤害。只要能减少双方的接触,就可以避免这种痛苦。

兰达的感知修练虽然还没有进展,但是控制斗气通道迴避某些特殊的「感知」也已经可以做到了,他试了几次,确认哈玛的神力也是一种混合着感知的「能量」,只是哈玛的感知无比强大,他根本无法撼动,更别说把这些感知驱出体外,只能承受着这些神力对他的身体持续破坏,直到忍不住了才引动少量斗气去小心地修复,虽然一不小心胸口还是会剧痛一阵,但至少可以撑下去。

这三天来,兰达开始严格地遵循精灵传授的斗气运转法门,经过了这段时间后,他已经有点忘记精灵的演示了,幸好他学到了内视的能力,只要用心观察斗气周遭的光亮程度,他就可以知道是否停留得够久了,在验证了几个还记得的位置后,他确定这个方法可行。

用正确的方法修练出来的斗气更加容易被感知控制,而且身体的状况好像真的渐渐变好,在被悠妮指使去做事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他的力量明显地增强了,身体强壮了一些,演练斗气时也发现原先一些做不到的控制都能轻鬆达成,但他胸口的伤势却影响了斗气的运行,所以他真正的战力提升还是有限。

在老江湖莫尼的帮助下,兰达和悠妮都各自做了伪装,兰达还是担任车伕,他的肤色变得暗沈,面容也多了几分风尘之色,成了不起眼的中年冒险者,而悠妮则绑起了头髮涂黄脸,穿上冒险者皮甲,装成一个常见的女战士,莫尼自己变成了一个商人,法师裴林还是那副老样子,一身看起来颇骯髒的法师袍。他们四个驾着货真价实的运货马车,载着水晶湖畔出产的鱼乾準备去赚一票。

「既然都要出门了,刚好趁机赚点钱回来帮孩子们加菜!」莫尼是这幺说的。

「你要学着点,如果你想帮你那群手下弄到粮食,你就得学着做生意,不然我还是要拿五成的。」悠妮威胁兰达。

兰达摸摸鼻子,乖乖地赶着车,顺便练习在车上冥思。

由于道路拥挤,忙乱来往的冒险者很多,所以他们的行进很缓慢,走了一个早上才勉强看到史坎布雷城,只见城门口的卫兵比平时多了一倍,进出的人都受到严密的检查,过程当然也不平顺,城门一带显得闹烘烘的。

「啧!啧!瞧瞧这副阵仗!」悠妮啧啧称奇。

「我们得进去吗?」兰达回头问莫尼

「这倒是不用,鱼乾在史坎布雷城值不了几个钱,战慄森林里比较好卖。」莫尼道

「你想回家看看吗?」兰达又问坐在他身边的悠妮

「不了!夫人还在东角忙呢,我回去也帮不上什幺忙。」悠妮回答

「东角那边有进展吗?」既然提起了这件事,兰达就顺便问一下

悠妮叹道:「没有!状况很糟,其他两家不愿意花代价支持重建浮冰港,现在他们正式闹翻了,我家和伊斯特家的负担会很大,所以你最好能照顾自己,不然我家可没多少余力照顾你的人。」

兰达耸耸肩道:「我的人收到你们在迈尔出的货了,半个月内应该出不了问题。」

悠妮笑道:「咦?两天前才完成交易的,你怎幺知道了?我还以为你这几天忙着修练呢!」

「我的人一直在我附近啊!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兰达笑道。他的那群护卫很厉害,一直都有人在他附近传递消息并且保护他,艾瑞克搞定了迈尔的货物后,也出发往这里赶来,他是个法师,用法术赶起路来挺快,说不定现在正吊在他身后呢!但这种事他可不会刻意跟悠妮说。

「快走吧!我看好像要乱起来了!」莫尼提醒兰达

果然城门那边似乎有些骚乱,好像又起了什幺争执。

兰达随着前面的车队在路口转向西行,沿着路往西再稍稍向南,就可以到达佣兵营地,如果莫尼允许在那边稍做停留,他会想顺道去拜访青色火焰的一群老友和那位可敬的老人。

  • 名称:超凡双生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39: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