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医毒妃全文阅读

传讯的快马驰进了眠龙城。

眠龙城,天晴宫,御前会议。一头灿烂金髮的国王陛下亚伯拉罕七世面沈如水地坐在王座上,一个高位牧师打扮的中年男性正在说话,他气度高雅神色自然,一点都没有因为在御前发言而有丝毫畏缩。只听他大声说道:「战神殿认为这是一种耻辱!王国最精锐的部队竟然在敌前抗命,集体投降了敌人,这对大神是一种亵渎!战神殿希望陛下设法挽回自己的声誉。」

一身银甲的盖兹站起来说道:「荷姆罗大人!请问这是大神的神谕还是您自己的想法?」

那中年牧师荷姆罗冷冷地看了盖兹一眼,又扫了沈思不语的萨达姆多,最后看了看一脸冷意的亚伯拉罕七世,冷冷地道:「这有区别吗?盖兹!你训练出来的部队在敌前抗命叛逃,你这个禁卫军军团长难辞其咎!」

盖兹抗声道:「荷姆罗大人!我认为您才难辞其咎!您指定这批新军上战场,他们才不过入训了半个月,我早就告诉你他们还不足以战斗,您却坚持派他们上场,导致他们伤亡惨重。二来,听说他们面对的是拉瓦达王子殿下,战神殿命令他们去攻击王子殿下,在王子殿下的号召下,这群忠诚的战士当然只能服从殿下的命令放下武器!我不认为这样会让禁卫军的荣誉蒙羞,禁卫军本来就是拱卫皇室的,而不是你们战神殿的私兵!」

荷姆罗愤怒地敲着法杖叫道:「亵渎!亵渎!盖兹!你认为禁卫军不应该为大神战斗吗?」

盖兹并没有被他用神明的名义压倒,反而一字一句的冷笑道:「荷姆罗大人,我认为如果战神殿自己无力完成大神交付的任务,而要把这个责任赖在我们这些世俗军队的头上,这才是一种亵渎!谁亵渎了大神的神威,我想大神自会论断!」

荷姆罗大怒,他举起法杖还想争辩,亚伯拉罕七世扬起手来说道:「两位卿家不要再争了,大神明见万里,谁是谁非大神心里有数,一场战争的胜负不是重点,重点是大神的意图能不能获得实现…」他转过头看着荷姆罗,沈声说道:「荷姆罗大人!神谕是你收到的,我们也已经按照你的需求提供了协助,你是否如同盖兹大人所说的,试图攻击我的继承人,这我现在不想追究,但臣民们会怎幺想?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荷姆罗的脸沈了下来,他还没说什幺,亚伯拉罕七世又说道:「至于大神的神谕我们要遵从,如何达成大神交付的任务,荷姆罗大人,这还需要你的智慧而不是口舌。」亚伯拉罕七世顿了顿,说道:「仗打到这个份上,争论责任归属也无济于事了,战神殿还需要什幺协助就请说明吧!至于运用新兵攻击我的继承人一事,我想稍后再私下听你的解释。」

荷姆罗的脸黑得像锅底一般,他非常愤怒,亚伯拉罕七世已经把他的行动定性为失败,而且要他解释行动的目的,幸好亚伯拉罕七世还愿意提供协助,他的任务还是有成功的机会的。

荷姆罗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对亚伯拉罕七世躬身道:「感谢陛下的大度,托利欧传来消息,确定战场上那位绝对不是王子殿下,那是一个冒牌货,虽然士兵们都无法分辨,但我们是知道的,他率领着一群来自东方的海盗,带来亵渎的信仰,我们千万不可以让他们上岸把这些有毒的想法散播开来,大神对这件事非常重视,责令我们必须把他们逐出这片大陆。」

亚伯拉罕七世神色淡然看着他,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来。过了半晌,亚伯拉罕七世点头道:「这我知道,大神有时也会对我降下神谕,但问题是你收到了神谕而不是我,我想知道你还需要什幺协助。」

荷姆罗忍受了亚伯拉罕七世语气中的讥讽,板着脸说道:「我会派出战神殿的留守武士前去消灭敌人,但据说敌人拥有许多邪恶的法器,非常难以对付,所以托利欧已经就近调动东角三大家族的家族护卫,只要大军一到,邪恶的海盗必定一鼓而灭。」

亚伯拉罕七世冷冷地道:「如此甚好,我们就在这里预祝战神殿的各位大师立下不世功勋喽!」

「还有…」见亚伯拉罕七世不主动帮忙,荷姆罗只好无奈地道:「徵召东角的军力需要一些费用,支持大军出击需要一些补给…」他顿了顿:「希望陛下给予支持!」

亚伯拉罕七世点头道:「这当然不是问题,东角那边…」他转头对一旁伺候的近臣说道:「赫曼尼!你立刻草诏,让东角三大家族配合战神殿诸位大人的徵召,让他们就近準备粮食物资配合战神殿的作战,所需的费用从今年的税收中抵扣!」

那近臣赫曼尼躬身道:「陛下!臣估计这笔费用至少要二十万金币,东角三大家族的税收已经透支了三年了,臣下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愿意透支。」

亚伯拉罕七世皱眉道:「喔?有这回事?我们已经透支三年的税收了吗?这些钱都拿去干什幺了?」

赫曼尼躬身道:「陛下,您之前允许东角市政厅自筹经费疏浚东角港,所以东角市议会奉献了一批武器防具,武装了您新建的禁卫军,他们上书建议把这笔经费列入透支的税收中,您已经允许了,加上历年的透支,今年的透支就显得多了一些。」

亚伯拉罕七世沈下脸道:「原来是这幺回事啊…三年…嗯…」

荷姆罗见亚伯拉罕七世面色沈重,躬身说道:「陛下,东角借兵一事托利欧自会办好,所需的粮饷是否可以请陛下从克里斯托调拨?」

亚伯拉罕七世浓眉一扬:「可以吗?」他转头问近臣赫曼尼道:「克里斯托有透支吗?」

赫曼尼回报道:「已经透支了一年半的税收…他们之前就抱怨过这件事…臣下不认为他们会…」

盖兹打断他,站起来自告奋勇地道:「陛下!属下在克里斯托有些关係,如果陛下把筹饷的责任交给属下,属下必然会誓死达成!」

亚伯拉罕七世难得地笑道:「太好了!盖兹你真是勇于任事啊!」他讚了盖兹一番,对荷姆罗说道:「荷姆罗大人,盖兹大人有所表示了,您对他的怒火可以稍歇了吧?」

荷姆罗看了盖兹一眼,冷冷地说道:「那就拜託盖兹大人了。」

盖兹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陛下,就筹饷一事属下有三个疑问,不知是否可以请教荷姆罗大人?」

亚伯拉罕七世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荷姆罗,点头道:「说吧!」

盖兹对他躬身致敬,转身对荷姆罗说道:「第一,荷姆罗大人!既然禁卫军不想介入这次任务,您是否允许禁卫军回归建制?第二,据托利欧大人的回报,禁卫军只剩一日军粮,每多留一天,我们就需要多準备三千人的粮食,我有把握筹到一些粮食,但如果再加上这三千人,筹饷的难度就提高了不少,不知道您的想法是?第三,东角这次出动的兵力和预估出兵的持续天数请您明示,我好跟克里斯托的市政厅商讨筹饷的事宜。」

亚伯拉罕七世点头道:「这倒是一些必须釐清的事情,荷姆罗大人,您要準备多少粮饷?」

荷姆罗沈吟了一番,说道:「东角援军还要至少两日才能就位,我们建立的包围网不能放鬆,所以禁卫军至少要坚守岗位三天,我建议您运送三日口粮以供禁卫军所需,三天后禁卫军就可进行归建,至于东角的兵力…我预估一千五百人七天的补给。」

盖兹点点头,对亚伯拉罕七世躬身道:「陛下!禁卫军的三日口粮是否可由后备粮库支出?」

亚伯拉罕七世摆摆手道:「也罢!你顺便带人运送一些补给过去…」他想了想又道:「再多送一日军粮吧,免得事情有变!」他看看与会诸人,见他们都没有要发言的意思,便说道:「如果没有额外的想法,大家便各自办事吧!赫曼尼!你给盖兹开个命令,让他调动军饷和士兵。」

「是!」赫曼尼躬身应是

亚伯拉罕七世说道:「就这样!都散了吧!荷姆罗大人请留下来一下。」

等诸人都退出去,亚伯拉罕七世看了看正低头开立敕令的赫曼尼,沈下脸来对荷姆罗说道:「拉瓦达的事是怎幺回事?」

荷姆罗再也没有刚刚那副恭敬的神色,自己找了椅子坐下道:「佛兰达大人,大神没有针对这件事做解释,你难道不清楚这是怎幺回事吗?」

亚伯拉罕七世冷冷地盯着他,说道:「荷姆罗,你明明知道我没有孩子的!」

荷姆罗冷笑道:「这不关我的事!你现在立皇后也还来得及啊!」

亚伯拉罕七世盯着他,不满地道:「杀死我的继承人是大神的旨意吗?」

荷姆罗的冷笑一敛,迟疑了一下才正色道:「大神没有降下如此神谕。」

「那你为什幺敢杀我的继承人!」亚伯拉罕七世拍桌怒吼道

荷姆罗没被他吓倒,反而忿忿地道:「大神降下神谕,不准这些海盗上岸,他是这些海盗的首领,你说我该怎幺办?」

亚伯拉罕七世怒吼道:「我才不管你该怎幺办!拉瓦达虽然任性妄为,但大神并没有杀掉他的神谕!」

荷姆罗也对他叫道:「大神召见过他!你知道这代表什幺!」

亚伯拉罕七世冷冷地看着荷姆罗,一字一字地道:「那孩子现在还活着,难道你不清楚这代表什幺?你敢动大神看上的人?」

荷姆罗语塞,他不语地强撑了一下,冷汗从他的头上流下,过了半晌他才强硬地说道:「我仍然坚持我的任务,你的继承人请自己管好!他要去跟那些海盗混在一起,我就照杀不误!」

亚伯拉罕七世站了起来,他冷冷地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荷姆罗?」

荷姆罗只觉得自己被亚伯拉罕七世的气机锁定,似乎他一出手就会取了自己的命,但他不肯示弱,也冷冷地道:「你敢违抗大神的命令就试试!我的命是大神的,大神没有同意,任何人都不能取走,你也一样!」他站了起来转过身去,把背后留给亚伯拉罕七世,这情景虽然无声,但两人的气机互相挤压交战,过了一会儿,荷姆罗始终不敢跨步离去,他挣扎了一番,沈声道:「如果你要你的继承人,就叫他离那些海盗远一点!」

亚伯拉罕七世愤怒地道:「消灭海盗是你的责任,你若敢动我的继承人一根汗毛,就别怪我取你的狗命!」

荷姆罗一个踉跄,他哼了一声,举步往外走去,亚伯拉罕七世的气机压迫着他却没有动手,荷姆罗提着全副精神一步步走出天晴宫,直到感觉到亚伯拉罕七世对他的锁定退去,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忍不住靠在一根大柱上喘气。荷姆罗歇息了一下,擦掉嘴角的鲜血,又踉跄地往前走去,在刚刚那瞬间的对峙中,他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以往他不太看得起亚伯拉罕七世,以为他只是大神的傀儡,没想到他的力量比自己还要强大,真不愧是大神挑选的斗士。他心中愤恨,但却不敢表示,只能踉跄地走回他的座驾,让人送他回战神殿。

兰达不知道天晴宫的一幕,他正忙着搬东西,一箱箱他熟悉无比的物资,都是他的手下这几天的救命粮,所有「海盗」就如同他们的称呼一样,拼命的掠夺收集能够到手的物资,并且透过小船运回大船,连浮冰港倒塌的建筑物樑柱木料都不放过。几艘大船上的小船都放下海了,士兵们划着船一趟趟来回运送,无论粮食、清水还是衣袍甲冑等物资都要,每个人都在搬货物,大家都知道时间有限,除了派出去装样子的队伍之外,其他人忙了个底朝天,连兰达也不例外。

又把一艘船送离海岸后,老费蒙抓住了兰达,他骂道:「殿下,您跟着大伙凑活什幺呢?您的工作应该是指挥啊!」

兰达擦擦头上的汗笑道:「是啊!但现在还需要指挥吗?现在是跟时间赛跑!对啦!你那边整理得怎样了?有确切数字吗?」兰达拉着费蒙离开岸边,一面走一面说。

费蒙叹道:「我熄灭了三个仓库的火,勉强抢出一些半焦的货物,其中粮食不多,多半是一些走私扣押品,除了一些药材之外,其余对我们帮助不大。」

这早在兰达的意料之中,他苦笑道:「究竟可以撑几天?」

费蒙叹道:「跟之前预期的差不多,如果能把这些物资都运走,加上剩余的存粮只能撑六天…」费蒙忿忿地骂道:「他娘的!连去打劫一趟的时间都没有!」

兰达拍拍他道:「别老是想打劫,这里是自家的土地,不能再用这种手段了,你设法把能用的搬走,其他的我来想办法。」

费蒙点点头,这种山穷水尽的时刻他们一路也遇到不少次,每次兰达都有办法度过,所以他也不认为兰达这次是空口白话,他沈默了一下,低声道:「殿下,我建议…」

兰达立刻郑重地道:「不!我发誓过不再这幺做了!你想都别想!」

费蒙叫道:「如果我们不从附近的岛屿取得补给,从这里到济兰国至少要航行十五天,这一来一回,我们根本走不了啊!」

兰达摇头道:「我知道!我想过了,五年前我们几乎屠光了附近航线上的几个岛屿,那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了!现在他们已经臣服了我,我就必须遵守诺言,除了该有的税收之外一介不取。」

「可是…」费蒙为难地道

兰达抬手阻止他道:「事情还没有那幺糟,我还有一些想法…」他顿了顿,问道:「如果我们集中物资,可以送多少人出去?沿海的几个岛屿可以安插多少人?」

费蒙一愣,反射式地问道:「那留下的人该怎幺办?」

兰达笑道:「我会再想办法!你就给我算算帐吧!」

费蒙沈吟了一下,说道:「如果要把人送到济兰国,现有的粮食只能支撑两支船队,大概可以运输四千人…」

兰达骂道:「老头!你别跟我瞎混,现在是冬天!我们是逆风航行,十五天连一半的路程都走不完!你别想在路上给我动手!」

费蒙叹道:「那怎幺办呢?沿途的小岛能安插多少人?三百?五百?再算上逆风,能送出一支船队就很好了!」

兰达点头道:「我也这幺认为!两千人…已经算很不错了…」

「殿下…」费蒙想劝但又不知道该说什幺。

兰达对他笑道:「留下来的人少一些,我们的负担就小一些,能撑的时间就长一些,只要我们能撑过两个月,等后面的补给一来,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奈何得了我们!对吧!」

「对!没有人!」费蒙豪气万千地叫道

「很好!我们就以两个月为目标!如何啊?」兰达高兴地问

「您的意愿就是我们的使命!」苍老的费蒙挺直了身躯大叫。

(如果觉得还可以,请珍珠、收藏支持,本书的收藏数字还是一如往常的低迷:~~)

  • 名称:邪医毒妃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05: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