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邪妃全文阅读

浮冰港大街上气氛紧张凝重,双方的军队在大街两端对峙着,禁卫军一方兵员调动来去,设置防线建立营垒,好像忙得不得了,而兰达这一方的战士井然有序的进入各自的防守位置后就坐下休息,整理起自己的装备,不只一点都没有紧张气氛,还貌甚闲暇。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对峙,艾瑞克的漂浮术失效,他落下地来站在高处观望敌阵,除了防冷箭的护罩还维持着之外,其余法术都消散了。对面的禁卫军也很奇怪,一番调动之后队伍开始转移,原先的防御队伍向后撤,换上来一些执矛士兵,艾瑞克看着他们不解地自言自语道:「奇怪!这怎幺回事?怎幺都是些菜鸟?」

兰达从他后方走来,说道:「托利欧希望我们杀人。」

艾瑞克见兰达来了,从残壁上跳下,躬身致意道:「殿下!」

兰达对他一笑道:「我的戏演完了,来看看你这边怎样。」

艾瑞克严肃地道:「殿下说托利欧希望我们杀人,这是怎幺回事?」

兰达叹道:「战神殿希望把我们拖入战争,那位不想让我回来,他希望我们被厌恶,最后没人相信我们。」

艾瑞克皱起眉头,过了一会儿他道:「刚刚我跟托利欧对上几句,他似乎真有这个意思,而且他说您已经死了,怀疑您是假的…」

兰达叹道:「他应该真以为我死了,我见过那位,他动手杀我,可惜没能成功。」

艾瑞克脸色大变,他低声叫道:「陛下真想杀您?」

兰达摇头道:「不!陛下希望我活下来,但我不希望这样苟活…」他摆摆手道:「这些皇家的事你们不用管,我们先对付眼前的状况吧。」

艾瑞克低头道:「是!」他顿了顿又问道:「您对当前的情势有什幺期望?」

兰达说道:「我刚刚让费蒙带人去清查码头仓库剩下的物资,我担心状况不好,就目前的情势看来,这整个状况就是一个局,我们自己钻了进来,却发现完全没有退路了。」他叹了一口气又道:「托利欧一开始想要消灭我们,发现无法消灭后,就打算引我们进入这个布置好的陷阱…」他指指前面的菜鸟敌人道:「他放人给我们杀,现在杀菜鸟,等菜鸟死光他就会放老兵给我们杀,直到双方都杀到眼红,他就在后面捡便宜。」

「他为什幺要这样做?」艾瑞克惊讶地问

「让我们被仇恨,让我们变成真正的海盗,让我们说出来的话再也没有人相信,他们发现不能从肉体上消灭我们,就要从精神上从舆论上消灭我们。」兰达看着远方重新飘扬的托利欧旗帜,那个血红色的身影仍然漂浮在空中。他冷哼了一声又道:「他们可以杀了我,但他们杀不光我们,这个局是针对我们大家的,他要我们一个人也回不了家,就算回家也什幺都不敢讲,就算讲了也没人信,只可惜他们一开始就出了差错,那位没能杀死我。」

艾瑞克也是聪明之极的人,他一听就知道对方的恶毒,皱眉道:「那现在该怎幺办?我们已经杀了不少了!」

兰达叹道:「是啊!不能再杀了,杀越多对我们越不利,问题是我们怎幺从这个陷阱里抽身而出。」

艾瑞克问道:「费蒙大人怎幺说?」

兰达笑道:「费蒙只管跟我要钱要粮,这两样东西对他来说就跟命一样,一天少了都不行。」他指着后方摇摇头道:「这不!看他的样子肯定什幺也没捞到。」

费蒙走了过来忿忿地叫道:「这叫人怎幺活?连自己的仓库都放火烧了!殿下,这怎幺办呢?」

兰达两手一摊苦笑道:「我也没辄啊!」他指着前面的军队道:「对面肯定有粮,他就是要我们打过去抢。」

艾瑞克懊恼地道:「不抢不行又不能杀人?这还打什幺仗呢?」

「所以才进退不得啊!」兰达苦笑着,他站在这里,但心思却突然飞到山中的那一幕,那时悠妮提着法杖骂他怎幺把人都杀了?现在自己更能体会到不杀的好处,但眼前如何能做到不杀呢?他们在这里对峙,悠妮现在不知道怎样了?

兰达的心思乱飘,他又想起悠妮忿忿的抱怨:「他们杀不了你啊,你何必杀了他们呢?让他们失去战力就可以了!」,如何让这幺多人失去战力呢?兰达抚摸着剑柄,却不知道该如何做。

懊恼的艾瑞克忿忿地说道:「老大,我说你就亮出身份,徵收他们的军粮,这事情您以前也没少干!」

兰达一愕,但随即苦笑道:「前面的菜鸟们可不认得我,要是后面的队伍嘛…说不定还有几分机会…」他本来认为不可能的,但却又想起守城门的军官和岸哨遇到的军官,他们或许认得自己,或许同情自己的人,但现在身在战场,仓促之间又如何能分辨呢?更何况托利欧的人就压在队伍的最后,显然作为执法队之用。

他还没想出主意,对面的菜鸟士兵们开始动了,他们持着长矛,在后方督战队的命令下畏畏缩缩的往前进,这些菜鸟刚刚才从战场上溃逃,现在非常恐惧,但他们被灌输的忠诚观念强迫着他们面对梦魇。

兰达没有选择了,他跳上残壁,对艾瑞克说道:「给我来个扩音魔法!」,艾瑞克马上对他施了一个法术。

只听兰达的声音如雷般道:「我是亚伯里亚王国王子拉瓦达。瑞克兹。帕伦。亚伯拉罕,王位第一继承人!我刚从东方大陆归来,托利欧蒙蔽君上,诬陷我是海盗,试图利用各位杀我以谋取王位,各位亚伯里亚王国的臣民,让我们停止战斗,我要和托利欧当面对质,我要揭穿他的阴谋。」他大吼道:「无耻国贼托利欧,你可敢出来辩解吗?诸位禁卫军的叔伯兄弟们,你们难道不认得我了吗?」

兰达这话一出,禁卫军内部沸腾了起来,许多将领纷纷伸长脖子遥望兰达,但距离过于遥远,大多数人都看不清楚,有些法师为自己和上级加持了鹰眼术,看清的人都纷纷惊讶地道:「真的…真的很像殿下!」

那些被迫上战场的菜鸟更是迟疑了起来,他们停下脚步左右张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托利欧见兰达出来一喊,部队似乎有不听指挥的趋势,他连忙用魔法叫道:「这个人是假冒的!各部队不可接受他的伪命!」

兰达见托利欧自己冒出来心里更加高兴,也大喊道:「托利欧!你要故意装作不认识我那是你的事,可是在场的诸位禁卫军叔伯兄弟都是看着我拉瓦达长大的,我奉王命前往东方大陆,已经把航道勘查完毕,正要回去覆命,你为何阻拦我回去面见陛下?还对诸位禁卫军叔伯兄弟诬赖我是海盗!请问我抢了谁?又劫掠了哪里?」

托利欧语塞,他楞了一下对禁卫军叫道:「我奉王命率领禁卫军清剿海盗!禁卫军的诸位都收到命令了!不是吗?那命令可有假?」

兰达立刻反驳道:「或许命令没有假,但有人蒙蔽陛下,欺骗陛下发出不利于我的命令!托利欧!我要和你到陛下驾前对质,你可敢吗?」

托利欧被他咄咄相逼,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见部队的人心越发涣散,低声对他的侍从说道:「命令督战队进军!」

这命令很快就下达,督战队朝止步不前的菜鸟们愤怒地吼叫着,抬出军法试图让菜鸟们服从命令,兰达见状转头对艾瑞克说道:「找几个神箭手来解决这几个托利欧的走狗,他们都是王国的叛逆!」

众人虽然都听不见艾瑞克的回答,但那些举着刀剑和长鞭的督战队畏缩了一下,他们回头看看托利欧,在他沈默的压力下又继续吼叫。

这时兰达又说话了:「禁卫军的新兵们,你们还不到上战场的时候吧?我估计你们可能刚刚受训一个月或两个月,托利欧就把你们骗来这里,他要让我杀了你们,让我被你们的父母兄长咒骂,让我被你们的妻子爱人憎恨,但我不会上他的当,我的人会退后,让你们过来这里,至于你们身后的督战队…督战队给我听好了,你们再前进一步我就把你们当作叛逆就地正法。」

兰达的话声刚停,「呜」的一声厉啸,一个正在举步上前的督战队中了一箭,他身上可没有加持防护魔法,一下子就被那支显然加持了魔法的箭射穿,只见他头颅喷出血花,如同石块般重重跌落在地上,手上的长剑抛了出去发出铿锵的声音。一时之间,所有第一线的督战队同时吓住了,兰达趁机叫道:「新兵们!抛下武器向前跑,你们已经被拉瓦达王子徵召了!」

大量恐惧又不知如何是好的菜鸟们突然抛下手上的手上的长矛向前冲,一时之间两军之间都是奔跑的空手士兵,有些愣住士兵们不知该如何反应,他们看着战友抛弃武器逃走,有些也跟着逃走,更有一些迟疑地站在当地,有些督战队大怒,他们纷纷追向逃兵,在几声箭响之后,一些督战队倒下,另一些却攻击了愣住的士兵们,他们鞭打了几个迟疑的士兵后,剩余的士兵发了声喊,全部抛下长矛往前逃。

托利欧见状大怒道:「全体部队听命!立刻向前攻击!」但禁卫军的军官们面面相觑,都在等待上级发下号令,偏偏他们的上级一个个都板着脸,就是没有人肯跳出来应命,托利欧是战神殿体系的将领,禁卫军将领跟战神殿不同体系,他们可不会为了巴结托利欧去得罪王子殿下。

在托利欧迟疑的几息之间,被驱赶上阵的菜鸟士兵集体「投敌」了,现在不只督战队愣住了,连押阵的托利欧也愣住了,其实连兰达一方的战士们也都愣住了,他们望着畏畏缩缩的新兵们,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过了好一会儿才有军官引导着他们进入之前的战场,交给后续靠岸的战士们看管。

这场变故顿时让被当作战场的大街空了出来,兰达跳下残壁,大步向禁卫军的阵线前走去,他豪气万千地说道:「托利欧!你不是要我的命吗?来杀我啊!我听说你的雷神砲威力无穷,杀人不眨眼,来啊!就这里!从这里打下去!你就可以推翻亚伯里亚王室,建立你自己的王朝了!」兰达一面走一面指着自己的胸口大叫。

他这招让托利欧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如果战神哈玛命令托利欧杀了兰达,他是绝对不会手软的,但战神哈玛没有这个命令,托利欧如果在众目睽睽下真杀了兰达,他就成为所有人眼中的弒主叛逆,从此在大陆上再无立身之地。

兰达走到大街中央,声气如雷地叫道:「我拉瓦达今天就站在这里,任何怀疑我身份的禁卫军叔伯兄弟都可以过来看看,看看我是不是真正的拉瓦达,你们的王子!」他举起一根手指叫道:「如果你们认出我来,我只给你们一个命令!留下你们的补给品,立刻退出浮冰港!返回眠龙城向国王陛下报到。浮冰港的一切物资都被我徵用了!如果有人怀疑这个命令,请向国王陛下提出。」

兰达这招假传圣旨非常厉害,或许亚伯拉罕七世会否决这个命令,但到时兰达拿到了足够的粮食,早已逃之夭夭了,谁管命令是否被确认?

「不行!不可以把任何物资交给海盗!这是资敌!这是叛逆!」托利欧忍不住大吼

兰达反唇相讥道:「托利欧大人!您说谁是海盗?好像说的是我吧?谁是敌人?谁又是叛逆?好像说的也是我吧?这大陆究竟是在亚伯里亚王室的领导之下,还是您托利欧大人说了算?」

托利欧大怒,指着兰达叫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不是拉瓦达殿下!」

兰达笑道:「为什幺你知道?难道你早已经亲手杀了我吗?」

托利欧脸色大变,他目光一扫,发现周围的禁卫军看他的眼光都非常不善,似乎起了怀疑之心,他知道在这关头若稍有示弱就是一场哗变,凭他和战神殿的手下绝对弹压不住,大神交付他的任务也就失败了。

被兰达几句话扭转局势的托利欧心道:「真糟糕,不该率领禁卫军出来执行任务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去东角徵召三大家族的私兵。」他脑子一转,决定不吃这眼前亏,只听他大声道:「所有部队听令,退出浮冰港!」

托利欧这一声令下,所有人悬着的心都鬆了下来,禁卫军的将领们看了托利欧一眼,立刻下令撤退,他们除了一日口粮之外,把所有的补给品都「遗忘」了,一时之间浮冰港内外一片混乱,还有不少驻扎在城外的军队把补给品搬进城内「遗忘」。

这些抗命的行为看在托利欧眼里直把他恨得牙痒痒的,军人们放弃了补给品,表示他们拒绝作战,而只留下一日粮食,更表示他们想要立刻返回眠龙城,但他在兰达的头衔和人望下失去了军队的控制权,任何对兰达有害命令都不可能被执行,更会为自己坐实「叛逆」的罪名。他想了想,立刻招来侍从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

托利欧忙碌的时候,兰达他们也忙了起来,费蒙手下的战士们出去接收补给品时,意外演变成了一场认亲大会,原本要兵刃相见的双方竟然认出了亲友,甚至还有父子兄弟在战场上重逢的,这下子海盗的传闻就烟消云散了,几个得到消息的禁卫军中级将领私下来见兰达,一番简短交谈后,兰达就把他们送走了,双方的用意不可言传。

费蒙忙着指挥手下抢运物资时,兰达让艾瑞克注意战场,自己在大街上漫步而行,表面上看来他是在视察,但其实他是在找悠妮,看着被派来清理战场的投降新兵们收敛着战死者的遗体,兰达只觉整个心都被堵住了,他转头不敢再看,向半身人老头安可的酒吧遗址走了过去。

那酒吧毁了一半,外墙全被砲火的冲击波拆了,只有内部的几片墙面还维持着,酒吧内一片狼籍,安可老头不在这里,悠妮当然也不在。他看了酒吧几眼,又走到酒窖的位置,酒窖的门已经不见了,整个酒窖被烧得焦黑,大股的白烟还不断冒出,这里终究还是着火了,只是不知道是被火砲击中,还是托利欧焚毁物资行动下的牺牲品。

兰达站在那里瞪着一股股浓烟,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心里那个顽皮的笑容始终挥之不去,他知道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但双脚却有如钉在地上般难以移动分毫。

不知道过了多久,艾瑞克的声音说道:「殿下!属下觉得很可疑…」

兰达突然醒过神来,他面色如常地转过身来,说道:「喔?有什幺可疑的?」

艾瑞克说道:「托利欧没有退兵的迹象,他把队伍驻扎在浮冰港外,命令禁卫军严密把守道路,不可放我们离开浮冰港,属下觉得他必有后招。」

兰达点点头道:「他发现奸计失败后,当然会有其他计谋…」兰达沈吟了一下,问道:「费蒙那边怎样了?」

艾瑞克躬身道:「费蒙大人还在抢运物资,但他老人家说粮食不足,这次抽调来的禁卫军有三千人,带了五日粮食,这点粮食只够我们的船队支用三天,这还是加上捕鱼和捞海菜的消耗呢!」

兰达叹道:「只有三天啊…」

「属下原先也希望从仓库弄到一些,但是…仓库都被烧了,费蒙大人找人去救火,也不知道能抢出多少物资。」

在现实的压力下,兰达强迫自己收回紊乱的心思,回到那种如下棋般的冷静思绪中,他闭起眼睛想了一下说道:「我们去找费蒙谈谈吧!至于托利欧,他还能变出什幺花样吗?他既然不放过我们,当然只能去东角徵召三大家族的私兵,这一来一回少说也要两天,他的军粮也不足,必定会从东角或克里斯托募集,到时我们会有办法的。」

「是!」艾瑞克追着兰达的步伐而去。

  • 名称:特工邪妃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04: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