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全文阅读

兰达和悠妮对望一眼,他们都在猜测那个队长的心意,如果他察觉他们在这里,为何不下来拘捕他们?那他刚刚的话用意何在?兰达毫不迟疑地对悠妮做出「跟上」的手势,同时跳起来往那队长指示的方向赶去。

那通道是一条被人刻意加宽的裂缝,通道并不长,尽头前方是一条乾涸的排水沟,上面是一个有孔的石井盖,一个人影站在井盖上向四处张望,那人影用靴子蹬蹬井盖,自言自语道:「昨天夜里打得真厉害,听说那些海盗都被所向无敌的托利欧将军抓住了,但是将军大人没有杀死他们,应该是要逼问口供吧!」

兰达听他说话,立刻停下前进,以免发出声响,虽然听他的话语似乎不像有敌意,甚至还刻意透露一些消息,但自己还是小心为妙。

那人影又道:「这些来自东方的海盗真是可恶,陛下已经下达全歼他们的命令了,我们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海盗上岸,最好他们都滚回东方去!」

那人在井盖上站了一阵,又自言自语道:「唉呀!好像快要下雨了,哨所那边还晾着几件军服呢!得赶紧找人收收。嗯…再过去有其他人负责,他们可认真的很,应该没什幺问题,我还是把我的防区守好吧!」说着,他又举步往回走去。

等他走远了,悠妮低声问道:「他是你的人?」

「我不知道!」兰达老实的回答:「但应该是同情我们的人…」

「他说再过去就不好混了,你有什幺办法?」悠妮又问

兰达笑道:「一点办法也没有,见机行事喽!」

悠妮沈默了一下,小声地道:「刚刚真抱歉…我可以开始治疗伤口了吗?拖太久会留疤的…」

兰达笑道:「你治疗吧!那人似乎暗示我们从这里出去,我先看看能不能弄开盖子,这盖子看起来可不轻啊!」

「好啊!你别回头喔!」悠妮小声地道

兰达早就发现这里的墙面有些攀爬的痕迹,他试了试那些痕迹,发现不难着力,便沿着前人留下的手痕脚印爬了上去,他的头顶在井盖上,试着想看到上面的动静,但除了海潮和风声之外,什幺也没发现,他用力顶了顶,石製的沈重井盖稍稍晃动,但却并不移开。

躲在通道中的悠妮发出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又小声地祈祷起来,兰达赶紧贴上井盖,尽量避免神术的光芒被发现。

一阵光芒闪过,兰达感受到身上一阵温暖,知道悠妮治疗了他,回头小声地道:「这种小伤不用治啦,我的伤疤多得数不完,没差这几条。」

悠妮小声地唸叨道:「万一感染怎幺办?还是先把伤口癒合比较安全吧!」

兰达心中好笑,在战场上可没有牧师敢这样浪费神术,神术非常珍贵,多留一丝神力在关键时刻或许可以救一条命,他从没见过有牧师像悠妮这幺浪费神力,不只拿神力来弄乾衣服,连一点小擦伤也用上治疗术,只为了怕留下疤痕。

兰达不好多说什幺,他认定悠妮是个没见过杀戮的娇娇女,开始后悔带她来浮冰港,他还不知道潜入浮冰港能做什幺,只是不能眼睁睁看着手下牺牲,现在只知道他们或许还活着,但托利欧抓他们做什幺呢?以托利欧嗜杀的个性,留人不杀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当作诱饵,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所以目标应该不是自己,而是更多潜回大陆的「海盗」。

「看来已经有不少人到了!我的飞羚军果然神速…」兰达心中一喜,但马上又忧愁起来,他的人如果收到浮冰港夜战的消息,必定会聚集过来营救伙伴,他们可不像自己这幺了解托利欧,如何让他们不落入托利欧的陷阱呢?

兰达一面思考,一面尽力试着顶开井盖,他试了三次,微动的井盖还是不开,到了他下方的悠妮知道他在努力,低声问道:「看痕迹确实有人从这里爬上去,他们是怎幺出去的?」

这句话提醒了兰达,他停止硬顶,细细的查看井盖起来,过了不久,他终于发现井盖中有一条隐藏的插梢,他小心的把插梢拨开,再用力一顶,那沈重的井盖果然往上抬了起来,兰达感受到井盖的重量,但觉得自己还承受得住,便伸出手攀着地面,一点点的把井盖顶开,先小心地偷窥了外面一眼,确认没人在附近,才把井盖推开,人也窜了出去。

把悠妮拉出洞穴后,兰达把井盖恢复原状,拉着悠妮弯着腰一阵快跑,躲入了一个巡防岗哨,到了这里已经可以看见活动的军人了,但他们似乎正在集合,除了几个当班的之外,其余都整队往港口营地方向而去。

兰达在哨所附近一绕,果然看到几件晾晒的军服,只是这军服并不正式,没有阶级也没有相应的护甲和武器,有的只是一个伙夫的标誌,但他还是飞快地把军服收起溜走。

「这衣服瞒得过吗?」悠妮拿起军服怀疑地问

兰达笑道:「肯定没问题,军中最没人关注的就是伙夫!」他指着集合的军人道:「而且现在伙夫正忙着做饭,不用集合,只要我们小心一点,没人会来盘问我们。」

悠妮无奈,只好跟着兰达套上伙夫的军服,他们小心地潜出岗哨,从营房间穿过,一路上都没惊动守卫。

当他们在一片树丛间停下时,悠妮忍不住小声地问:「我们要去哪里啊?」

「我也不知道!」兰达小声地回答,他看了有点生气的悠妮,笑道:「至少我们要混到街上,这样才有机会找到青火的眼线。」

悠妮还没说什幺,突然他们的身后传来一阵急切的叮噹声,似乎有人正在用力敲打金属管,两人回头一看,只见原来巡逻的士兵都跑动了起来,各处岗哨纷纷传出叮噹声。

「怎幺了?」悠妮问道

「那是警报!不知道他们发现什幺,似乎很严重的样子…」兰达突然叫道:「快躲起来!」他拉着悠妮趴到树丛间。

只听周围一片杂沓的脚步声,许多持刀执矛的士兵从停止集合,转身向他们冲了过来,经过他们之后又继续奔向岗哨,有人用魔法大吼道:「发现海盗!各队回归建置準备战斗,弓箭手、掷矛手就位!战争法师团集合,战争骑士团集合!」在命令发布之后,各个卫哨分队也响起指挥的吼叫声,一时之间,原本秩序井然的军营乱成了一锅粥。

「你的手下来了吗?怎幺办?」悠妮在混乱中问道

「我也不知道…」兰达想了想,说道:「如果是他们到了,我们根本阻止不了,先设法救人吧!」兰达和悠妮跳出树丛,直直地往浮冰港唯一的大街跑,现在到处都是军人,根本没办法隐藏身形,幸好大家都一片混乱,根本没人有空来查问两个伙夫。

兰达跑了一阵,刚转过一个屋角,突然又退了回来,跟着急奔的悠妮一头撞在他的背上,摀着鼻子骂道:「你怎幺突然停下来?」

「嘘!」兰达并不解释,只是一步步的退回来。

悠妮一面退后一面低声问道:「怎幺了?」

「战争巫师!」兰达低声道

他们绕过那个转角,到了屋子的另外一侧,所幸军人们似乎都聚集到码头区了,从这里到街上没什幺人,但街上的窗户都开着小缝,一些忧惧的眼睛在窗口张望着。

兰达带着悠妮在屋宇间急奔了一段距离才停下来喘气,兰达指着大街的方向说道:「你看!」

悠妮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气,一整队整齐列队的法师正站在空蕩蕩的大街上听着一个法师训话,而在他们的两侧各有一队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士护卫着,每个骑士周围更带着六个装备甲冑的战士,这些人加起来只怕超过千人。

「托利欧!」悠妮忍不住叹道:「看来他早有準备!」

「没错!我的人应该是上当了!难怪我在码头那边一直没看到我们的船,他们被放跑了,诱来更多的人!」兰达叹道

「糟透了!该怎幺通知他们离开?」

兰达摇头道:「来不及了!」他顿了顿冷笑道:「托利欧也太瞧得起自己了,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挡住我的人吗?不管他了,如果他不放手,就让他去撞墙吧!」

悠妮皱眉道:「你在说什幺啊?至少一百个法师,两百个骑士耶!」

兰达叹道:「在绝对力量之前,一切都是虚幻…」他也不多做解释,只是简单地道:「跟我来!」

他们两个绕过了大街,跑到一间酒吧样的屋子后门,兰达在门上敲着三长两短的声音。

「谁啊?」门后有人低声问

「来自米罗西亚的青色火焰!」兰达回答

那人骂道:「什幺见鬼的火焰?老子不干了!你滚吧!」

兰达并没有被骂退,仍然坚持地道:「我是第七重火焰!」

门后的人沈默了一下,怀疑地问道:「第七火焰?见鬼了?你不妨报出你的名字!」

「我是黑暗之龙兰达。」

门一下就开了,露出一个可笑的矮老头,他向外张望了一下,紧张地道:「去你的,兰达小子,你怎幺还没死啊?」

兰达拉着悠妮挤进屋内,一面说道:「你这卖假酒的老混帐都还活着,我怎幺敢先死呢?」

那白髮老头关上门,室内又陷入黑暗,他一双闪闪生光的眼睛瞪着兰达和悠妮,过了一会儿才道:「好啊!大名鼎鼎的悠妮小姐也来了…」

悠妮对他躬身道:「安可爷爷您好!」

那半身人老头安可怒道:「我老头子一点都不好!混帐东西,老子恨不得杀了青火的混帐们,我让他们给卖了!」

兰达还没开口,就听见身后的屋内有人走出来,他立刻回头,手也压住了剑柄。

一个高昂的声音笑道:「我就知道你没那幺容易被抓!」

屋内很暗,兰达看不轻那人的样貌,只能勉强分辨他的外型,他怀疑地问:「艾瑞克?」

「除了我这倒楣鬼还有谁呢?」那人从阴影走了出来,对兰达高兴地笑着

兰达踏上前去,张开双臂和他抱在一起,两人都非常兴奋激动。

悠妮看着那人,那是一个穿着骯髒法师袍的中年人,长得很端正严肃,高挑的双眉却带着一丝邪气,也让他有了几分邪魅。

兰达看着艾瑞克笑道:「我看你好好的,哪里又倒楣了?奎德和依尔呢?怎幺没跟你在一起?我在史坎布雷城好像有听到尼洛的声音,他也到了吗?」

艾瑞克皱起他那双高挑的眉毛,生气地骂道:「都怪尼洛那个混蛋,他把人都带走了,说要去眠龙城救你,害我一个人在这里整天坐立不安!」他顿了顿:「不只他们,玫琳达和贝尔也来了,玫琳达听说你被抓了,那个急的啊~~嘿嘿~~」

兰达笑道:「少来!玫琳达跟贝尔都一对了,少扯到我身上,他们都到史坎布雷城去了,那海上的队伍是谁在带?」

艾瑞克叹道:「还能是谁?这里是费蒙的老地盘,当然是他老头子作主喽!」

「你有没有办法让他退回去?我怕他…」兰达还没说完,只听一阵霹雳响起,大地都微微震动起来,陈旧的屋顶落下一片片的灰土。

「天啊!这是干嘛?要翻天了吗?」半身人老头安可大骂道

「糟糕!他们动手了!」艾瑞克转身叫道:「跟我来!」他一晃就跑进了屋内。

兰达跟着他跑进屋内,只见他坐在一张大木桌前,木桌上摆了一颗水晶球,水晶球上水雾蕩漾,竟然出现了海上的景色。

「这是他们走私用的监视道具,我改一改用来看状况…」艾瑞克对着那水晶球喃喃地施法,那水晶球内的影像不断转动,过了一阵子,一些残破的船只出现在影像中,燃烧着大火的船上不断有人跳下海,他们纷纷往海上游去,似乎想离船远一点,过了不久,更多人跳下船在海面游了起来。

「哇!」悠妮惊叫道:「打起来了!」

艾瑞克头也不回地骂道:「这些不守承诺的混帐,该死!费蒙肯定怒了!」

「你们有什幺约定?」听他这幺说,兰达连忙问道

艾瑞克一面转动水晶球的视野,观察着「海盗船」的损失状况,一面说道:「我们先上岸之后,和费蒙的一个叫做麦伦的老朋友见了一面,麦伦告诉我们你已经回来了,但他不肯透露你的行蹤,后来尼洛跟他翻脸,他才承认只知道你回眠龙城了,但之后没有任何消息。尼洛一听就急了,他和大家去打探消息,没想到被人盯上了,一大堆人来追杀我们,后来尼洛逼不得已,只好带大家离开这里,只留下还没曝光的我在这里等着接应前锋部队。」

「然后呢?他们这种态度,你怎幺还让我们的船靠岸?」兰达不悦地问

艾瑞克叫道:「老大!你可别冤枉我,是那个见鬼的麦伦一直说没问题的,谁知道船靠岸之后,托利欧就杀过来了,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那人呢?这条船是中队编制吗?一个中队一百人全到哪里去了?」兰达又急着问

艾瑞克叹道:「对不起喔…那时很乱,我知道有人战死,有人投降被抓了,他们都以为回家了也安全了,大家都鬆了一口气,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后来船又出海了…我…现在我知道托利欧要利用投降者把费蒙骗过来,托利欧这个蠢蛋死定了!」

兰达叹道:「拜託!这里是我们的家乡耶!你要费蒙在这里干什幺?把这里彻底抹去吗?」

艾瑞克一愣,他停下转动影像,他指着水晶球回头对兰达苦笑道:「老大!你认为费蒙会这幺算了吗?」

兰达凝视着水晶球,只见一群战争法师组成了一个战阵,透过一些柱状法器不断聚合法力,并把法力压缩成一个个超大的橘色火球,向海面发射,虽然大部分的火球都落入水中激起强烈的爆炸,但少数火球打中船只,那些船只一被打中就燃烧了起来,船员纷纷跳船逃生,剩下的船急着掉头,想要远离港口,但一时之间哪可能脱离火球的射程?

「有什幺方法联络费蒙吗?」兰达沈下脸问道

艾瑞克摇摇头道:「现在没办法,我的通讯法阵被波利带走了…波利是投降的那艘船的船长。」

「这一切都是计画好的!」兰达沈声道

「看来如此!托利欧铁了心要消灭我们!但费蒙显然还在忍耐,我不知道以他的火爆脾气还能忍耐多久…」艾瑞克不屑地道

  • 名称:晚明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34: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