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蛇王溺宠妻全文阅读

那佣兵队长的建议虽然合理,但现在兰达和悠妮却很难接受,他们互望一眼,悠妮叹道:「我们真的有急事要赶到浮冰港!」

那佣兵首领疑惑地道:「那边正在打仗,整个区域都被重兵封锁了,你现在赶过去做什幺呢?」

「正在打仗?谁跟谁打?」兰达连忙问道

佣兵首领看了他一眼,觉得他似乎有点眼熟,但记不起来他的身份,他是一个老江湖,不会到处得罪人,便正色问道:「这位英雄,我好像见过你,不知道你是…」

「我是兰达!以前大家送我个外号叫做黑暗之龙。」兰达急着得到战争的消息,连忙表明身份

几个资深佣兵都倒吸一口气,惊讶地道:「黑暗之龙?你是传说中的黑暗之龙?」

兰达苦笑道:「那都是虚名而已,我跟各位一样,都只是平凡的冒险者。」

那佣兵队长笑道:「平凡吗?能在追杀中随手杀死六个彩虹龙的追随者,怎幺看也不怎幺平凡啊!非常高兴见到你,兰达大人,我是八级冒险者葛雷。」

听见他这幺说,彩虹龙的法师首领可忍受不了的,他大叫道:「葛雷队长!你究竟遵不遵守约定?我们现在可是同盟!」

他的口气很差,葛雷不悦地道:「我们现在是盟友没错,但你们没能挡住人,人是我拦下来的,照约定应该由我来处理他们,你有意见吗?」

那法师首领语塞,但他还是怒道:「好!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处理,他杀了我们的人,我可不能轻易放过他!」

兰达见那法师不肯放过他,觉得有些无奈,但这也没办法,他乱杀了人,人家的上级当然要追究的,不然面子肯定照顾不来,这件事看来很难脱身了。

他摇摇头,还是向葛雷问道:「葛雷队长,请问浮冰港现在的状况怎样?为什幺打起来?谁和谁打呢?」

葛雷知道他的身份后,对他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恭敬地说道:「详情我也不清楚,据说昨天午后有些不明的船只靠岸,和守卫的士兵有些争执,后来又听说谈好了,准许他们靠岸补给,但不许离船,不料入夜之后,托利欧大人亲自出马处理此事,这才发现那些人是海盗伪装的,双方又打了起来,据说战况非常激烈。」

兰达心中大叫糟糕,和悠妮互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焦急,兰达追问道:「我昨天入夜前也看到托利欧的大军,他们不是在莫雷路口扎营吗?」

葛雷疑惑地道:「是吗?莫雷路口昨天是有军队驻扎,但那是谁带领的我可不清楚,托利欧将军昨天入夜后就进了浮冰港,我们的人亲眼看到他了。」

「糟糕!我们被骗了!」悠妮大叹道

兰达心中发凉,他知道战神殿出手处理他带回来的人,却不料他们的态度如此坚决,托利欧显然是得到有人靠岸的消息后才决定丢下大军赶过去的,以他战争巫师的强大能力,要在一日间赶到浮冰港绝对没有问题,他肯定是免了原浮冰港守将麦伦的职务,自己取而代之,再调动麦伦的军力袭击了上岸的「海盗」们,在这样优势军力之下,他那几艘前锋船根本不可能抵抗。

兰达心中大急,但他强迫自己宁定下来,深呼吸几次后,他又问葛雷道:「葛雷队长,贵组织在浮冰港现在有消息来源吗?」

葛雷摇头道:「这我不清楚,我还没资格知道这些机密的事,我知道的消息是今天一大早分配任务时,中队长大人分享的周边地区情报。」

「你们中队长是哪位?」悠妮连忙问道。能做到青色火焰的中队长,在佣兵界应该也不是无名之辈,说不定跟冒险者公会能有交情。

「我现在在汤玛斯大人的指挥之下。」葛雷恭敬地道

悠妮眼睛一亮,笑道:「是汤玛斯叔叔在这里吗?太好了!可以带我们去见他吗?」

那法师首领听他们越说越亲切,简直都快要合成一伙了,他忍不住叫道:「事情没解决前不准把人带走!」

葛雷对这些骄傲的法师早就很不满了,他没好气的对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法师冷笑道:「既然您不肯放手,这位大师!你要按照冒险者的公约来评判这场冲突吗?」

那法师迟疑了,冒险者公约一向是强者为尊,如果用冒险者公约评判对错,那表示双方要马上打一架,他倒不是怕打架,这种为了协调争端的战斗都是点到为止,不可能再分生死,但杀人者兰达一看就是一个强力战士,他一个法师在限制条件下跟一个战士对决,想想也知道没多少胜算。

他迟疑了一番,强叫道:「如果我可以率领我的追随者,我不反对引用冒险者公约。」

旁边看戏的佣兵们都摆出可耻的手势,嘻嘻哈哈地嘲笑了起来。

葛雷看了兰达一眼,见他一脸平静,估计声名远播的黑暗之龙应该不会畏惧这个不到十级的法师,便朗声说道:「如果兰达大人不反对的话,根据冒险者公约,你可以指定两位追随者同你上场。」

「好!」那法师心中大定,兴奋地回答

葛雷看了看兰达,兰达对他致意道:「那就麻烦葛雷大人仲裁了。」

葛雷又看了看悠妮,见她没表示意见,便点点头道:「好的!在双方的同意下,我以公正之神凯亚的名义仲裁这次的冲突,以交战的结果决定最后意见的归属,冲突双方请上场吧!」

那法师恨恨地站了出来,对兰达叫道:「你必须付出性命为我的手下偿命。」

兰达对他笑道:「若我胜了,我只要求贵组织原谅我无心的失误。」他顿了顿,拍拍腰际的长剑补充道:「至于这把剑我觉得挺不错的,就暂时放在我这里吧!」

双方的人马向后退了一些,清出了一块斗场,佣兵队长葛雷兴奋地看着準备中的双方,等双方都做出準备好的手势,他大吼道:「战斗开始!」

那法师早已对他的追随者指定了战斗的方案,只见两个战士向前踏出,护住了法师,而法师立刻开始念咒。兰达忍不住好笑,对方居然一上场就準备主动锁定敌人的落雷术,显然不打算给他躲避的机会,就算不能瞬间把他秒杀,至少也让他麻痺而被战士杀死。

兰达踏着大步向前,直直走向準备大招的法师,那两个战士举起武器向他围了过来,一个战士拿着一柄锋利的手斧,而另一个战士乾脆举着大鎚,他们两人一个灵活的舞动着手斧,另一个擎着大鎚沈着地瞪着他,看来都不好对付。

兰达并不停步,很快就跟那舞动手斧的战士接触,他并没有拔剑,只是空手一伸,似乎要去抢夺对方的手斧,但那斧手反应很快,他的手斧流畅地一转,在避过兰达抓握的同时,也一斧砍向他的手腕,就在这瞬间兰达突然加速,他间不容髮地穿过对方斧头划出来的光幕,握住对方持斧的手腕,同时一个转身背靠撞进对方怀里,他的左手肘一抬,刚好撞在那斧手的下巴,把他撞得往后抛跌出去。

那斧手被撞得七荤八素,正要往后跌出,但他被抓住的右手却被紧紧拽着,兰达把他当作人肉盾牌往那鎚手撞去,那使鎚的战士投鼠忌器,稍一迟疑便错过了攻击的时机,兰达已经抛下那斧手站到了法师的面前,他轻轻一拳打中了法师的鼻梁,把他的法术打断。

那法师鼻梁挨揍,又咬住了自己的舌头,只痛得唉唉叫,摀着鼻子跌坐在地,鎚手举起大鎚,正要往兰达头上砸落,佣兵队长葛雷已经叫道:「胜负已分!」,那鎚手迟疑了一下,这鎚始终没有落下来。兰达对他一笑,说道:「你的反应稍慢,只要针对这个问题再稍做加强!很快就可以突破了。」,那鎚手了楞了一下,呆呆地道:「是!谢谢!」

观战的佣兵们都欢呼鼓掌,葛雷拍着手走过来道:「兰达大人果然名不虚传!佩服佩服!」

兰达笑道:「感谢葛雷大人的仲裁,化解了我和伟大的彩虹龙之间的误会。」

葛雷笑嘻嘻地走过来,在他的耳畔小声道:「你可别以为这样就完了,这些法师们个个阴险的很,当心以后他们在背后给你下绊子。」

兰达耸耸肩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喽!」

葛雷也是个豪勇的汉子,最看不得阴谋诡计,所以一直很讨厌这些阴柔的法师。刚刚兰达只用空手就击倒了一战一法,还震慑对方的重鎚战士,使之从头到尾都无法出手,这种手段他自认绝对做不到,打从心里服了兰达。

两人携手笑着走回青色火焰的佣兵之中,那些佣兵无论有没有听过兰达的威名,全都围过来恭贺他,再有没人看彩虹龙的人一眼,在那个法师首领泪眼模糊的恶毒目光中,兰达和悠妮在佣兵们的环绕下往山下走去。

众人行路闲聊之中,悠妮忍不住问道:「汤玛斯叔叔现在在哪里?」

葛雷笑道:「中队长正在探勘矿洞,我们在山脚下发现了一个被盗採过的旧矿洞,据说找到了一些出矿的迹象,大人们正守在那边呢!」

「也有彩虹龙的人在?」兰达也问道

「当然!这次我们双方都精锐尽出,本来準备大打一场的,但是大人们却决定携手合作,所有的好处平分,这样也好,拿好处比较重要,谁耐烦跟那些阴险的家伙打生打死的?」葛雷解释道

「既然你们找到矿洞了,干嘛还封山呢?」悠妮好奇地问

葛雷抓抓头笑道:「你这可问倒我了,我只是个小队长,哪有资格知道这种事?」

兰达看了悠妮一眼,正色问葛雷道:「我离开了一段时间,请问现在那位大人执掌青火?」

葛雷充满自豪地说道:「当然还是荷姆斯大人!」

兰达鬆了一口气笑道:「还好!荷姆斯还活着,这个死老头…活得久也是一种了不起!」

葛雷讶异地看着兰达:「您认识荷姆斯大人?」

兰达笑道:「承蒙老荷姆斯照顾过,以前跟他老人家一起做过几次任务,记得最后一次是跟随荷姆斯到米罗西亚寻找青火之源,可惜没有什幺发现。」

葛雷肃然起敬,激动地叫道:「我听过那次冒险,听说你们曾经进入火焰泉。」

兰达哈哈笑道:「是啊!里面一大堆火系怪物,到后来我们实在顶不住了,只好落荒而逃。」

葛雷可不会因此轻视他,在冒险者的冒险记录中,有能力从火焰泉中全身而退的没有几人,后来几乎都成为各大组织的首领和长老供奉,他们的大队长荷姆斯也很以那次冒险为傲。

知道了这些事,他对兰达更恭敬了,本来以为他只是个拥有称号的高级冒险者,没想到居然是可以和自家老大比肩的人物,这样的人可不是他能得罪的,他回头看了悠妮一眼,突然理解为何很少单独出行的悠妮会陪着他旅行。

他们一路下山,太阳渐渐升高,在莫雷路口扎营的军队也动了起来,他们连炊烟也没升起,就急忙地调动起来,队伍严整地上路了。兰达看到这副景象,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葛雷发现他的忧色,低声问道:「大人您有朋友在浮冰港吗?」

兰达点头道:「我有一条船在那里,可能就是被托利欧扣住的船,他扣了这幺一顶大帽子在我的人头上,事情看来有点麻烦。」

葛雷是个老江湖,他一听就知道这件事不一般,可能涉入複杂的政治,这完全不是他有能力介入的,所以他只是点点头表示理解。

他们赶了一阵,终于到达山脚下,葛雷停在青色火焰设下的岗哨之前,请守卫向中队长汤玛斯报告。

过了不久,一个猥琐的矮小白髮老头跑了出来,他见到兰达就大惊道:「真的是兰达大人!大人!米多司向您致意!」

兰达也对他躬身道:「米多司大人您好!好久不见了!」

米多司高兴地看着兰达,雀跃地道:「当真好久不见了,兰达大人,听说您出海了,有什幺发现吗?」

兰达笑道:「当然有,我在海上经过了一个叫做棉港的地方,那里可以买到优质铁矿,几乎不怎幺需要锻打就能练成优质钢,我相信您一定很有兴趣的!」

米多司扯着白鬍子叫道:「不需要锻打就可以出优质钢?哪有这幺好的事情?这幺一来我们铁匠不就失业了吗?」

兰达拍拍他道:「当然不会啦,优质钢好出,但打造成兵器的过程中还是可能破坏钢质的,而且兵刃的设计打造、魔法的附加和修补,哪件能少得了您这专家中的专家?」

米多司又笑了,连连点头道:「没错!没错!顶多省点力气而已!哈哈~~」他发现自己还有价值,又高兴地笑了起来。

兰达见他乐得忘乎所以,故意提醒道:「米多司大人,您怎幺在这里?难道这里出产铁矿吗?」他这个问题问得好笑,水晶湖附近确实有铁矿,但品质并不好,所以没有大规模开採,当然不值得米多司特地跑来。这里最出名的矿产是魔法水晶矿,但产量稀少,真正有产量的矿坑都被皇室佔领封锁,流入冒险者手上的多半是一些细小的魔法水晶颗粒,就算只能镶在戒指上,价格也高得不可思议。

米多司搔搔一头白髮笑道:「除了打铁之外,我对矿石的认知还算不差,荷姆斯要我来分析这次挖出来的矿石。」

「有成果吗?」兰达好奇地问

米多司看看周围的人都竖起耳朵,拉着他笑道:「来吧!汤玛斯还不信你真来了呢!看来我们得通知荷姆斯。」

「荷姆斯大人的身体还好吗?」兰达一面跟他走进管制区,一面关心地问,他回头看看悠妮,发现她也跟着进来了,没人敢拦她。

  • 名称:腹黑蛇王溺宠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11: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