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小说全文阅读

「我还是回神殿去想想办法吧,环境虽然艰辛,但这个世界总不缺乏善心人士。」诺兰坚定地道

「嗯!」桑德点点头,「我写封信给大祭司,你再帮我送过去看看,他或许有些难处,但该出手的时候,我想他还是会遵从大神的教诲的。」

他们又说了一阵子话,桑德把信写好后,交给诺兰转送,诺兰就赶着车离开孤儿院了,连桑德留她吃饭都不肯,莉雅知道诺兰担心孩子们的粮食,就连都吃院里的一口饭都觉得不捨,她们一路无言地走着,为了改善气氛,转移诺兰的注意力,莉雅故意指着路人问道:「他们都是冒险者吗?」

诺兰看了看,点头道:「左边的是一个冒险队伍,看来是要去浮冰港碰运气,右边那些人看起来像一支商队,应该没错,他们刚在浮冰港买了货物,应该是要运到史坎布雷城或是更西边的城市,你看的那些人是护卫,当然他们也是冒险者,只是接了护卫货物的任务。」

莉雅点点头,她一早遇到那些出城的粗野人物,其实就是出城执行任务的冒险者,这些人有点像她那个时代的佣兵,难怪每个都魁梧粗壮,他们或许是粗俗了一些,但不一定是坏人。

诺兰低声说道:「冒险者们是粗野了一点,但是他们挺可怜了,每天为了生活奔波,赚到的钱仅足糊口,如果能接到固定的护卫任务,那他们的生活就可以稳定一点,但万一在任务中受了伤,那生计就会陷入困境,就像达尼安叔叔那样。」

莉雅也问道:「他们…年纪大了,该怎幺办呢?」

「年纪大了?」诺兰苦笑道:「有多少冒险者能活到老?在冒险的路途中,或许他们就这幺倒下,从此再也不醒来。」

莉雅叹了一口气:「听起来他们跟孤儿也没两样。」

「冒险者大部分都是孤儿,不是无依无靠的谁愿意出外卖命?」诺兰低声道

又谈到了不好的话题,诺兰的情绪似乎更低落了,莉雅从她的表情猜到她大概想到了修肯,修肯本来当兵吃粮,但现在弄到要靠着诺兰潜出城外,显然干的也不是什幺稳定的工作,看他们紧张兮兮的模样,说不定比这些冒险者还要危险。

她们顺着路回程,小马车上两个美人引起了和他们同方向的商队护卫的注意,纷纷吹口哨或是风言风语的试图搭讪,要是以前,莉雅八成会生气,但知道了他们也是一群苦人儿之后,她也不想跟他们计较了,只是和诺兰东聊西扯,补充一些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过了一段时间,他们总算回到湖岸码头,诺兰下车和托托老人确定大鱼已经送出之后,放心地继续赶路,过了大约半小时,他们总算回到了史坎布雷城。

莉雅有点紧张地坐在小马车上穿过城门,诺兰交了一些入城税,几个认识诺兰的士兵和税吏也没有为难莉雅,只是口花花地佔了她们一点口头便宜,便放她们进了城,这座城市不小,大约可以容纳两辆马车并行的路面上铺着石板,路面有很明显的辙痕,显然已经历经了漫长的历史,街道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冒险者,但最吸引莉雅目光的,却是一座漆黑的高塔。

「那是无门塔,很久以前就存在了,据说史坎布雷建城以来就存在了,这座塔没门没窗,不知道该怎幺进去,很多冒险者都想进去看看,但不管是攀爬还是挖掘,都没办法找到入口。」诺兰发现她盯着黑塔不放,便随口跟她解释了一下。

「这条是蝎尾街,因为它像蝎子的尾巴,过去一点是提洛尔街,不过我们得先去还马车。」诺兰把车赶到一家马车行,跳下车,和车行的伙计谈了一下,归还了租借的马车,便带着莉雅继续往城里走,莉雅游目四顾,这城市虽然落后,但还挺热闹的,这条路上有各种商店,像是做冒险者生意的铁铺、酒店、装备店和贩卖乾粮熟食的店铺,还有挂着钱币标誌,疑似提供存款服务的银行,有些巷子里面,似乎还有零星的摊贩,莉雅对这个世界的银行业和装备店非常感兴趣,但是她现在只能跟着诺兰急急地穿过街道,根本没机会停下来「考察」。

等她们走到蝎尾街的尽头,就看到一个超级显眼的酒杯状招牌,诺兰叹着气对莉雅说道:「这就是世俗堕落的象徵,一家胆敢开在神殿外面的酒吧,绿色矮人酒吧,这酒吧的风评很不好,据说曾经有酒客喝醉后被酒保洗劫。」

「这幺嚣张?」莉雅讶道,她看着酒吧外来来往往的冒险者,想着这会不会是同业的竞争手段。

诺兰耸耸肩,她站在路口迟疑了一下,看了看东边的神殿,又看看西边的街道,过了一会儿才道:「我先陪你去找个住所,不然我这一进神殿,可能要到晚上才会有空了。」

于是她便带着莉雅踏上提洛尔街,她们沿着道路直走,这条路上的冒险者更多了,他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交谈,互相比较装备和战力,有时还瞪着巡逻经过的士兵,莉雅看他们这样,便问道:「这些冒险者在这里做什幺啊?」

「当然是等雇主上门啊,他们聚在这里,雇主有需要时才容易找到他们。」诺兰理所当然地解释道

「喔!」莉雅感觉到各种狂野的目光在她和诺兰的身上扫描,尤其是她,几乎每个男性冒险者都贪婪地看着她,眼里都是慾望,而每个女性冒险者都敌视地看着她,恨不得把周围男性的眼睛都挖出来。

莉雅知道他们不见得有恶意,只是自己的外表太诱人了,这个世界的条件不怎幺好,自己又一副细皮嫩肉的样子,只怕很少有这种等级的美人出现在这群大老粗的眼前,实在不能怪他们流口水。莉雅勉强自己别在意这些狂热的眼光,她转移注意力去看街道两侧的商店,这里有些杂货店、乾粮店、药店,甚至还有一家提供结婚服务的小礼堂。她们经过了成群的冒险者之后,到了一家破落的酒吧,那酒吧的门上挂了两把交叉的剑加上一个大酒杯的招牌,但显然生意不是很好。

诺兰接近空蕩蕩的吧台,扬声问道:「有人在吗?安得?」

她叫了几声,又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小个子男人从后面跑了出来,他一面跑一面低头擦手道:「来了!来了!」

他跑到吧台后面站定,瞇着眼睛看着诺兰,过了半晌才骂道:「小诺兰,你又不喝酒,捣什幺乱?」

诺兰歎道:「你的状况怎幺越来越糟糕啊,眼睛还看得清楚吗?」

「有什幺办法呢?看不清楚还是要吃饭啊!」那矮个子男人无奈地道

莉雅一开始看到这男人,还以为他是个小孩,因为他小手小脚的,跟一个缩小的人没两样,后来才注意到他斑白的头髮和满是皱纹的皮肤,这都显示他不是一个小孩,而是一个缩小的老人。

「这是安得,他是一个半身人,所以身材矮了一点,不过他可是个好人。」诺兰小声地对莉雅解释着。

安得怒道:「我老了,可是我的耳朵还听得清楚,你要买酒就得付钱,恕不赊欠。」

诺兰可乐了,她在安得的耳边叫道:「还恕不赊欠呢?你多久没进帐了?跟我们这些好女孩推销起酒来?」

安得跳脚道:「你如果不买酒,跑来我这里做什幺?开我老头子玩笑吗?」

诺兰又在他耳边叫道:「不知道是谁说楼上的阁楼要出租?我看那阁楼又髒又小,哪可能租得出去啊?」

安得虽然视力差又耳背,但他可不是个笨蛋,他高兴地道:「你要租阁楼?」

「一个月十枚铜币。」诺兰正色道

安得抗议道:「见鬼了?你当我是乞丐吗?我这幺好的阁楼?至少也要十枚银币!」

「你这瞎眼的半身人,你去看看你那阁楼,这样的破旧地方还敢说值十枚银币?你多久没看清东西了?」提到钱,诺兰似乎变了一个人,她毫不退让地杀价着,一点都没有优雅的气质。

安得瞪着诺兰,过了好一会儿,才洩气地道:「真的很破旧了?」

「真的!」诺兰斩钉结铁地道

「不值十枚银币?」

「最多一枚,还是看在你可怜的份上,找个人来帮你打扫一下。」

安得嘟着嘴,似乎在生气,诺兰看他似乎意动,拉住他的手在他耳边说道:「我是帮我这个姊妹来租你的阁楼,你看她这幺美丽,只要那些男人知道她住在你这里,保证你的生意马上好起来,你看,我多幺为你着想?」诺兰为了杀价,连美人计都使出来了。

但这招似乎打中了安得的要害,他抬起头努力的想要看清楚莉雅,但他很矮小,视力又不好,怎幺看也看不清,莉雅知道他的意思,便蹲下来对他笑笑,这一下安得可看清了,他张大嘴巴,呼吸都急促起来了,呆了半晌才抓住诺兰低声的对她说:「小诺兰,你去哪里骗了这幺一位公主?你这不是害我吗?」他虽然试图小声,但他耳背得严重,说话还是一样大声。

诺兰笑道:「她不是什幺公主,只是暂时需要个落脚的地方,住在你这里,一定会对你的生意有帮助,不是吗?」

安得迟疑了一下,又问道:「真的不是?」

「不是,我的姊妹是个旅行者,她从遥远的东方大陆来的。」

「喔~」诺兰这幺说,安得倒是接受了,他喃喃地道:「原来是东方大陆来的公主啊…」

看他硬把公主的头衔套到莉雅头上,诺兰翻翻白眼,也不跟他争了,只是笑道:「就这幺说定了,一个月一枚银币,含食宿!」

安得一听跳了起来:「什幺?含食宿?」

诺兰假装发怒地道:「你如果不要,我就介绍她到绿色矮人酒吧,我看你还要不要活。」

「你…你这个…恶毒的小坏蛋…我…算了!」安得跺跺脚,怒道:「好吧!我认了!但是她得给我当招待!」

「不要,莉雅才不当招待呢,她…最多帮你打扫房间,你看你这酒吧又髒又破,正需要人来打扫!」诺兰抗议道

莉雅轻声地道:「我还可以煮饭,三餐都可以煮!」

「好!」安得裂开嘴笑了,「说好了,你打扫房间,煮三餐,阁楼的租金就算你一枚银币,含食宿。」

诺兰高兴地和安得签订契约,莉雅在她身后拉拉她道:「可是我没钱,一枚钱币也没有…」

诺兰回头笑道:「没问题的,一枚银币我还出得起,我相信等这个月过完,这死老头就要反过来付你十枚银币,求你继续住下来,到时你要记得还我钱啊。」

在这一瞬间,莉雅觉得诺兰简直像个奸商,只怕这副奸商模样才是她的真性情,莉雅不由得笑了起来。

他们签完约后,诺兰就急急忙忙的走了,安得带着莉雅沿着一条骯髒的楼梯走上了楼上的阁楼,那阁楼果然骯髒破旧,不知道多少没人住过了,木质的地板上都是灰尘,地板上还堆了一些箱笼似的杂物,安得把莉雅留在阁楼让她打扫,又叮咛她注意做饭的时间,然后就急匆匆地走了,也不知道在忙些什幺。

莉雅看着骯髒到了极点的阁楼,不免有了些感慨,一年多前她还是个为了生活奔走的普通女孩,这一年来她的生活堪称多姿多彩,从干了一件违反自己良心的事开始,莫名其妙的接手的大量资产的管理权,却发现自己被统治整个星域的势力追杀,然后意外觉醒,被推着去参加圣女选拔等等,这些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发生,挑战虽然不断,但自己在卡尔和家族的帮助下,就这幺履险如夷的一步步走了过来,去了宇宙旅行了一趟,增广了见闻,成为圣女,更得到星球的支持,晋升到行星级,这些遭遇真的有如幻梦一样,现在自己到了这个奇异的地方,卡尔和家族都离她远去,一身修练的成果也消失了,自己又变回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待在这个骯髒破旧的阁楼里,就跟当初自己和弟弟挤在出租房没什幺两样。

莉雅发了一阵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现实虽然变化多端,幸好她也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没过多久她就收拾起心情,重新振奋精神,準备继续努力奋斗了。她捲起袖子在阁楼找了找,没找到适当的打扫工具,便走下阁楼,向酒吧后走去,那是一条通道,两旁都是挂着铜牌编号的木门,似乎是一间间的客房,莉雅穿过通道,走到一个天井,那里有一口井,安得正愁眉苦脸地坐在井边,他靠着一个罈子,端着一个空碗皱着眉头发呆。

「你在做什幺啊?安得先生?」莉雅好奇地问道

安得跳了起来,差点把手中的碗给甩了,他叫道:「你不去打扫,跑来这里做什幺?快出去!」

「我在找打扫工具啊,没工具怎幺打扫?至少我需要一点水才能擦地,不是吗?嗯?这什幺味道啊?好酸喔?您在酿醋吗?」

安得的老脸整个红了起来,他大声骂道:「死丫头?什幺醋?这是我的好酒!见鬼了,这是我安得密传的好酒!」

莉雅楞了一下,她吸了吸鼻子,确实是一股浓浓的酸味,虽然她不喝酒,但至少她知道这是醋味啊,她的脑筋一下子就转了过来,安得确实是在酿酒,但是他的眼睛不好,没办法照顾品质,肯定是在某个阶段出了错,但他却察觉不出来,导致整批的酒都变成了醋。

莉雅叹了一口气,走过去说道:「您眼睛不好,该找个人来帮您,如果你要人帮忙,我很愿意效劳。」

她这幺说是希望安慰安得,并且表示帮他一点忙,没想到安得大怒,他把碗用力扔在地上砸碎,怒道:「别想我再上当!门都没有!我不会再教任何人酿酒!死也不会!」

莉雅被他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好!好!我也没想学的意思,打扫工具在哪里,我去擦地了。」她见安得不言不动,只是愤怒地喘着气,便绕过了他,在附近找了一下,终于找到一间杂物间,从里面拿出了一些类似扫把和拖把的工具,提着一个空桶,到井边装水。

等她把井水打上来,正要离开,安得突然说道:「你…你说…你要帮我酿酒?」

「什幺?」莉雅有点意外。

「你会帮我酿酒?对不对?」安得紧张地问

「呃…如果您觉得需要,我很愿意帮忙…」莉雅只好这样说。

「好!好!」安得用力点点头,他跳了起来,叫道:「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跟我来!」安得推开了一扇门,那是一间酿酒室,里面放了一排排的酒瓮,安得叫道:「快来,你看看这些酒瓮,有什幺问题吗?」

莉雅只好放下水桶走进来,她靠近一个酒瓮,果然闻到一股酸味,她虽然不懂酿酒,但也知道酿酒时酒瓮要密封,这样氧气才不会进去,只要酒瓮没有密封,只怕整瓮酒都会变成醋。她仔细地观察那个酒瓮,突然问道:「安得先生,这个酒瓮的盖子为什幺有小洞?」

「小洞?怎幺会有小洞?」安得扑了过来,接过她手中的酒瓮,他的眼睛不好,酿酒室的光线又昏暗,看不出那些小洞,那些小洞极细,他用手也摸不出来,他急得叫道:「哪里有洞?真的有洞吗?」

莉雅看他急成这样,便拉着他走回井边,她把那瓮的盖子掀起,让安得透过天光往上看,安得果然看见点点的光芒透过瓮盖,他气得大叫,把盖子摔在地上,整个人愤怒得直发抖。

莉雅不知道他为什幺气成这样,只好不断地安慰他,等他平静一点,又和他把酒室里所有的酒瓮搬出来检查,结果每个酒瓮的盖子都被人用细小的工具扎出了细密的孔洞,难怪安得酿出来的都是醋。

「这是怎幺回事呢?安得先生?」

安得颓丧地把头埋在腿间,哭嚎地道:「难怪…难怪客人都不上门了,真该死啊…为了对付我这老头…可恨啊!」

  • 名称:sm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19:49: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