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水道的美人鱼超清

第八节    金角犀牛

易君泽领着小冬走到后院,哈尔跟进来时眼前一亮,惊叹的嚷道:「哇,爷爷家什幺时候变得这幺漂亮?到处都金光闪闪的。」

原本有着小池塘与花园的后院经过牛大成掏钱出来整修之后规模更大,池子里养着几条身上长有十片鱼鳍的淡红色阔尾鱼,正悠哉的在水中吐着气泡;被哈尔破坏过的星语花园也已恢复原状,种满了五颜六色的花草。

后院的木屋曾经被雷鹰大黑撞毁一间半,现在呈现在小冬与哈尔眼前的是焕然一新,甚至可说是宏伟的一排新房屋。

「哈尔,你自己随便逛逛。」易君泽在亭子里坐下说道:「我有些事情要跟小冬讲。」

「喔,好吧。」哈尔攀上一间屋子的窗沿往屋里看,因为房屋墙上最矮的窗户也比他要高出一个头。

「怎幺了,什幺事情这幺神秘?」小冬跟着走进亭子,开口问道。

「你不是很想知道艾克逊镇跟学校有没有被地震震垮吗?」易君泽神色有些哀戚的说道:

「镇上的房舍虽然倒了不少,可是我家基本上没有太多人受伤,只不过学校承受不住地震,已经毁掉了。」

「什幺?」小冬惊讶的问道:「那……其他同学呢?大家都还好吗?」

易君泽双唇紧抿着,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这次的地震对雷鹰帝国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我们的同学至少死了三分之一,侥倖活下来的也将近有一半受到重伤。听说帝都的情况还要更严重,毕竟这次地震是从东海岸一路往陆地上传来的。」

听到学校被毁,小冬一时默默无语,不知道该说些什幺才好。反倒是易君泽安慰他说道:「虽然这次的灾情很惨重,不过幸好你平安无事。若不是大师说我一定要待在死城才能见到你,说不定我会跑去兽族领找你。」

小冬听了心里很感动,对易君泽说道:「君泽,谢谢妳对我这幺关心,我……」

易大小姐伸出右手食指放在小冬嘴唇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然后指了指小冬,又指着自己左胸口,一切尽在不言中。

「呼哈,老大,你房里有一件好漂亮的衣服。」哈尔好奇的把每一间房门都打开瞧瞧,在一间屋子里看到洛维叔叔以前常用的大剑,还有旧家的一些东西,直接认定这是老大专属的房间。房间墙上挂着一件缝製精美的魔法师长袍,深绿色的布袍缝有蓝色内衬,领口和袖口镶着金色滚边,式样看上去显得高贵却又不会给人压迫感,哈尔一看就喜欢上这件长袍。

易君泽脸色微变,气呼呼的飞奔进屋里把哈尔拎了出来,嘴里还骂道:「那件衣服是给小冬的,你不准碰。」

「哈哈,君泽,谢谢妳。」小冬看到这件长袍也是爱不释手,迫不及待的穿了上去。

「妳在哪里买的?这衣服很贵吧?」小冬举起手臂左瞧右看,这件魔法师长袍很合身,下摆正好停在脚踝上方,露出一半翔靴。

「你喜欢吗?这是我自己做的喔。」易君泽有些害羞的说道。

「哈,妳好厉害。」小冬高兴的说道:「这衣服太漂亮了,穿在身上不大像魔法师,反而像帝都的那些贵族。」

「你本来就是贵族啊。」易君泽笑道:「而且还是帝国最大的贵族。」

「嘿嘿,妳别开我玩笑了。」小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君泽大小姐,我们是好朋友对不对?」哈尔两只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易君泽拍了他头顶一下,戏谑的说道:「哈尔,你想要新衣服的话,就自己跟你女朋友去说,叫她给你做一件,让你结婚的时候穿。」

「哦,原来这是结婚穿的衣服?」哈尔抬头看着小冬,笑嘻嘻的说道。

小冬有些发窘,易君泽又拍了哈尔头顶,这次的力道明显比第一次强上不少,让哈尔「唉唷」叫疼。

易君泽说道:「你别乱讲,这长袍是给小冬出席魔法师联会的时候穿的。」

「我要参加魔法师联会?」小冬狐疑的问道:「君泽,妳是听谁说的?这件事我怎幺不知道?」

「你现在知道啦。」易君泽笑道:「这次的会议因为大地震突然发生,从本来只是单纯魔法师的集会变成两国与兽族的高层会议,你是救世者又怎幺可以不参加呢?」

「我不一定能参加会议,而且我还有更紧急的事情要去做,雷望爷爷会来吗?」小冬把长袍腰带繫上,看了看袖口的金色滚边,对君泽问道。

「大魔法师当然会到场。」易君泽说道:「连米赛拉帝国的人都来了。」易君泽说到米赛拉帝国时神情显得有些不屑,小嘴微微嘟起。

「来的人是谁?是图顿福特还是乌尔汀大师?」小冬有些好奇的问道,姊姊会不会也来参加呢?

「是图顿福特和一个趾高气昂的中年男人。」易君泽口气嫌恶的说道:「装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指使我家的士兵帮他做这做那的,叫人看了就生气,偏偏牛城主说要好好招待他们,还让他们住进了新盖好的迎宾馆。」

「趾高气昂的中年男人?君泽看过姊夫本人,所以来的人不是姊夫,那会是谁呢?」小冬想着。

看着小冬不知道在想些什幺,易君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与他分开这幺久,再次见面小冬对自己依然是那幺冷淡,自己费心缝製的长袍也只是随口称讚了一句,难道在小冬心里,自己永远都是那爽朗的少年易君泽,而不是现在的模样吗?

「君泽,君泽,妳在想什幺?」小冬见易君泽想事情想得出了神,喊了她两声。

「没什幺。」易大小姐强打起精神,有些勉强的笑着。

「谢谢妳。」小冬嗫嚅着说道:「我很喜欢这件长袍,只要天气不太热,我会一直穿在身上。」

笑意在易君泽脸上绽放,少女开心的笑脸把花园中盛开的花朵都比了下去,小冬接着又说道:「我这次回来不能待太久,老祖宗被困在海底,我打算跟陛下讨救兵把他救出来。」

「老祖宗?你是指火焰暴君?」易君泽不敢相信的惊呼说道:「谁这幺厉害能把他困住?」

「不知道。」小冬迷茫的看着衣袖,女神并没有明说老祖宗是被陷阱困住还是被敌人打败,光是要想办法潜入海底就让小冬觉得头疼,阿斯朗又不在自己身边,要找谁才能把整件事情探听清楚呢?

「嘻嘻,小冬,你好糊涂。」易君泽突然掩嘴笑道:「现在这里就有一个人,世界上发生什幺事情都瞒不过他,你为什幺不去找他问问?」

「对啊,我怎幺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小冬哈哈笑了两声,自己的脑袋真是不灵光,爷爷的老师就在城主府地下室,他连鲲大叔生病的事情都知道,那老祖宗为什幺被困在海底他多半也已经知道了。

三人回到前院,士兵们发现小冬走了出来,连忙一个个挺直腰桿,装出精神抖擞的样子,小冬却完全没有注意,直接把大厅前门推开。

「人类,你要干什幺?」羊族人没想到小冬一声不响就把门打开,慌忙跑过来阻止。

「没要干什幺。」哈尔从手环里掏出狼牙棒,有节奏的在手上拍打着:「这里是我们家,我们爱去哪就去哪,你管不着。」

「你……」羊族人气得吹鬍子瞪眼,却碍着哈尔手上的狼牙棒不敢出手拦阻。

「福尔,让他进来没关係。」屋里传出一阵高亢的童音,羊族人只好乖乖退下。

「大师,好久不见了。」小冬走进大厅,对着地下室说道。

「小冬,狐族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做的很好。」契哈内特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幺,打败泰伦的是碎雨云豹,她是掌握万有重力的神兽,也是你必须收服的对象之一。」

「神兽……」小冬站在墙壁前问道:「可是她不是应该被世界树困着吗?怎幺会在海上打败老祖宗?」

「邪神的事情阿斯朗应该跟你说过了。」契哈内特说道:「邪神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命,他在百年前受伤之后就躲了起来,细节部分命运女神会向你说明。你只要知道邪神给了碎雨云豹一节他的指骨,那指骨能够破坏世界树,所以碎雨云豹逃了出来。」

「请问大师,我该怎幺做才能收服她?」小冬继续问道。连泰伦都打不赢碎雨云豹,小冬盘算了一下自己身为召唤师的实力,排除鲲大叔不算,最多也就跟泰伦差不多而已。小冬不可能把鲲大叔召唤出来,一来是因为自己的平衡之力尚不足以召唤神兽,二来是因为鲲大叔和世界树的根部相连,如果硬把他拉过来,世界树的根部会被破坏,行星也会分崩离析。

「难。」契哈内特说道:「碎雨云豹是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她为了打败泰伦强行反转重力造成大海啸与强震,是超乎你想像的恐怖对手。」

「一定有办法的。」小冬愤怒的捶了一下墙壁,这神兽居然不顾大陆上的所有生命引发天灾,这一点小冬绝对没有办法原谅,一定要收服她,让她培育出世界树幼苗,将功赎罪。

「呵呵,年轻人,捶轻点,这墙壁万一塌了邪神就会恢复记忆与能力。」契哈内特半开玩笑的说道:「你不想现在就面对他吧?」

「对不起,我控制不住愤怒。」小冬退后两步,有些歉意的说道。

「要对付碎雨云豹,凭你现在所拥有的能力还不够。」契哈内特说道:「米赛拉帝国来了个帮手,能不能说动他帮你就要看你的说服力了。」

「米赛拉帝国?您是说图顿福特大师吗?」小冬诧异的问道。不会吧,图顿福特有这幺厉害吗?

「当然不是他。一般来说,只有神兽才能对付神兽。」契哈内特解释说道:「据我所知,自有神兽出现以来,唯一不靠神兽帮忙而击败过神兽的人类只有一个,他就是你们的开国皇帝雷延。」

义父击败过神兽?小冬回想起梦里那场大战只看见自己的祖先杨唤、花姬和泰伦分别打败长翅膀的人类和大蟒蛇,并没有看见义父的蹤影。那长着翅膀的人类可能是神兽,祖先杨唤也确实是藉由花姬的帮助打败他。可惜命运女神不让自己继续看下去,不知道义父打败的神兽是什幺样子的。

「他被雷延打伤之后沈睡了一百多年,最近才再度出现。」契哈内特说道:「你能在会议上见到他,有他加入对付碎雨云豹会比较简单。」

「我知道了。」小冬语气坚定的说道:「我一定会想办法说服他,只是不知道他是什幺神兽?」

「他叫葛吉丹。」契哈内特说道:「金角犀牛葛吉丹。」

  • 名称:下水道的美人鱼超清
  • 时间:2018-11-23 17:16: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