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母在线超清

第八节    鲨齿斩凌剑

科多见沛甘勃身体正面门户大开,完全不设防,很明显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科多冷哼一声,身形一动,长剑已经刺到沛甘勃身前。沛甘勃左手刀刃架开科多的长剑,右手就向着科多腰间削去。

沛甘勃这一刀去势极快,他本以为科多就算想借力躲开,也绝对避不开这一刀。

没想到科多根本灵活的不像人类,硬生生的旋转一圈,右手长剑与沛甘勃右手相交,沛甘勃手上的利刺还被削断两根。

沛甘勃的手刀连硬石都可劈开,现在却被柯多砍伤,由此可知这把长剑绝不是普通的兵器。

科多见一击奏效,长剑顺着沛甘勃手刀削去,意图趁势斩下血螳螂右臂。

沛甘勃把右手缩回,手臂一夹,将长剑卡在上臂与下臂之间,科多攻势受到阻碍,无法再往前半步。

「嘿嘿。」沛甘勃得意的笑道:「我的上臂比手刀还要硬,去死吧。」说完沛甘勃把右手抬起,科多捨不得宝贝武器,死抓着不放,被沛甘勃拉到嘴前。科多人在半空双脚乱踢,血螳螂张嘴就向他咬去,利齿已经左右打开,想要把他从中剪断。

「沛甘勃,不要杀他。」小冬见科多有生命危险,开口阻止,又哪里来得及?

沛甘勃一口咬下,却发觉扑了个空,科多狼狈的就地滚开防备沛甘勃追击,手里还有一柄短剑。

「咦?」那把长剑还在沛甘勃的手上,原来科多身上还藏着一把剑?

科多用右手拨了一下凌乱的头髮,潇洒的说道:「血螳螂果然难缠,连我的斩凌剑都被你夺走。不过,接下来可是真本事了。」

沛甘勃把剑扔给小冬,目不转睛看着科多。

科多继续说道:「鲨齿斩凌剑,剑分子母两把,斩凌为体、鲨齿为主,你们还是跪下道歉吧。不要逼我打开封印使用鲨齿剑,那威力连我自己都害怕。」

沛甘勃装做没听到,整理整理头上的触鬚;小冬则是在端详着斩凌剑,丝毫不理会科多。

「表哥,先等等。」蓓拉从水煮蛋身后探出头来说道:「易小冬,你脖子上那块水晶哪来的?」

原来刚才沛甘勃把斩凌剑抛给小冬,小冬有些手忙脚乱的接住,一不留神把项鍊上的水晶晃出了衣领。

见蓓拉注意到这奇形怪状的水晶,小冬把水晶塞回去,口气冷淡的说道:「陛下送我的,要我随时跟他保持联络。」他并不知道鹰翅水晶的象徵意义,只记得雷爷爷吩咐他,有什幺困难随时可以通过传讯水晶向陛下回报。

蓓拉紧咬着下唇,怎幺办?今天惹到不能惹的人了,这易小冬居然拥有爷爷朝思暮想的那块鹰翅水晶,那可是军区总督、世袭伯爵以上身分的象徵,自己家族现在虽然权势很大,却也没有得到陛下允诺爵位世袭。这死小孩如果一开始就亮出鹰翅水晶,自己就不会得罪他了。难怪他敢打自己两巴掌,原来是仗着陛下的信任,不过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表明自己的身分,或许还有商量的余地。

「表哥,你先回去吧,我决定向他道歉。」蓓拉突然打破决斗的气氛,开口要她找来的救兵离开。

科多呆立在那儿,半晌说不出话,他也意识到自己得罪大人物了。

小冬见事情好像有转圜的余地,大小姐蓓拉居然口气软化下来,也连忙开口说道:「不必道歉,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只是觉得蓓拉小姐这样对待水煮蛋太狠了一些。」小冬话说完,为了表示歉意,把斩凌剑抛还给科多。

科多接过斩凌剑,将两把剑的剑柄相触,就见鲨齿剑缓缓融进斩凌剑剑身,又回复成一把长剑。

「你懂什幺,多管闲事的家伙。」听到小冬又为水煮蛋说情,贝拉大小姐脾气本来又要发作,这句话差点脱口而出,好不容易给忍了下来。

「算了,把东西还我。」贝拉躲在水煮蛋身后,伸出白皙的手臂,小冬尴尬的把布包丢到水煮蛋脚边。

蓓拉穿好衣服之后,整理了一下蓬鬆的乱髮,牵着水煮蛋走到小冬前面行了个礼,说道:「大人,我向您道歉,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小冬双手乱摇说道:「我不是什幺大人,妳不必这幺客气。」蓓拉前倨后恭的态度让小冬一下子无法适应,也对蓓拉回礼。

蓓拉侧头一看,表哥科多还傻傻站在那里,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她偷偷打了个手势,表示自己能够处理,科多才把长剑收回剑鞘。

「血螳螂!」科多叫道:「今天我们不分胜败,改天有机会我们再打一场。」

沛甘勃摇头,表示对科多不感兴趣,这位帝都剑术第一高手只好悻悻然的离开。

「会再碰面的。」科多心想,一定要在第二次交手前想出破解血螳螂那招「刀锁」的方法。

小冬与蓓拉双双坐上水煮蛋往艾克逊镇飞去,沛甘勃本来想跟着,小冬为了避免沛甘勃跑到学校引起不必要的骚动,硬是把沛甘勃送回了腐沼。

「这少年究竟是谁?」蓓拉寻思:「有鹰翅水晶,又有血螳螂高等魔兽供他差遣,一定不是普通人,连易家族长易天行都没有这种待遇。他说他姓易,可是我怎幺从没听说过这人?老师又为何一定要我送他回家?」

听到背后小冬正轻鬆的哼着哥不林部族的古曲,哈尔每次心情好时都会哼上几段,小冬听久了也会唱上几首。白鸟水煮蛋好像也很高兴,不时的张口鸣叫与小冬应和,不知道的人大概会以为小冬才是水煮蛋的主人。

「哼,这臭鸟蛋。」蓓拉恨恨的想着:「每次都要本小姐三催四请,今天怎幺这小鬼一屁股坐上去,也不见你反抗?」蓓拉越想越气,暗中伸出两根手指狠狠捏了水煮蛋一把。

水煮蛋吃痛把翅膀一收,真是怎幺开始就会怎幺结束──小冬等人又失速从高空往地面坠落。不同的是,这次小冬没有泰伦保护,反而要空出手来保护蓓拉。

「喔,怎幺又来了?」小冬警觉的闭上嘴,双腿用力一夹靠近蓓拉,死命搂着蓓拉的小蛮腰。

「你这小鬼,快放开我。」蓓拉惊呼,小冬这样一抱让她拿不出腰带里的飞行术魔法卷轴。

「水煮蛋,你自己想办法飞,等一下降落找我们。」小冬嚷道。

学校魔兽课程有教过,飞行魔兽突然无力飞行时,乘客必须先尽快离开魔兽,让魔兽自己飞行,减轻牠的负担。只是人类在半空中「跳机」之后该怎幺办,老师就没有说了,因为这不属于魔兽课程的範围,反正魔法师办法多的是。

确定蓓拉挣脱不开以后,小冬抱着她就向下跳,在呼呼的风声中,小冬双脚脚后跟互碰,发动翔靴的滑行术。

「易…小…冬,我要杀了你。」蓓拉惊慌的大呼,自己明明有飞行卷轴却没办法用,蓓拉在心里已经杀死小冬好几百遍了。

「别慌。」小冬喝道:「我有魔法道具可以滑翔,摔不死妳的。」

蓓拉认命的闭上双眼,果然感觉到往下坠的速度有所减缓。小冬抱着蓓拉滑翔一段距离以后,轻巧的降落在地上。刚落地没多久,水煮蛋也跟着赶到,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直盯着小冬看。

小冬摸摸水煮蛋笑道:「别担心,我们没事。」

「啪」的一声,蓓拉终于忍无可忍给了小冬一耳光,叫道:「你这个白癡,本小姐身上有飞行卷轴,谁希罕你救?给我滚。」

小冬被这一耳光打得眼冒金星、晕头转向,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算了。」小冬拉拉衣服,说道:「我自己回去也行,这里离艾克逊镇不远了。」

果然是现世报、还得快,自己好心救她反而挨揍,就当还她的吧。小冬拍拍水煮蛋的脖子,转身就走。

蓓拉生气的骑上水煮蛋,一人一鸟也迅速的离开失事地点了。

小冬经过镇上回到学校,刚走进校园小冬就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是学校好,无忧无虑的。

校园内空蕩蕩的,看不到几个学生,现在正是上课时间。哈尔不知道在哪一个地方上课呢?小冬边想边走向新生宿舍。

反正自己被请到米赛拉帝国以后,就再也没上过课了,今天下午的课上不上也无所谓。小冬拖着脚步走进房间,倒头就睡。

朦朦胧胧之间,宿舍外面逐渐热闹了起来,小冬睁开双眼,听外面大呼小叫的热闹滚滚,应该是下课了。

「喀」的一声,106号房门被打开,哈尔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走了进来,随手一个照明光球冉冉飘上屋顶。

「嗨,哈尔,我回来了。」小冬打了声招呼。

哈尔好像一下子被吓傻了,又哭又笑的扑向小冬的床上:「老大,你可终于肯回来了,想死我啦。」

小冬跳下床避开哈尔的飞扑,嘻嘻笑道:「你哪需要想我啊?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

「虹儿在死城,有爷爷奶奶照顾着,我们前两天还在一起呢。」哈尔擦擦眼泪,忽然兴奋的叫道:「老大,我要庆祝。」

「等……等等。」小冬惊慌的双手前推,边摇边说道:「这件魔法袍是雷爷爷送的,先让我换下来再说。」

哈尔哪管这幺多,张牙舞爪的又向小冬扑来,小冬左躲右闪,却比不过哥不林的灵活,室内空间又小,不一会儿就被哈尔逮个正着。小冬扯开喉咙,挣扎着叫道:「快来人啊,救命啊。」

「怎幺回事?」旁边几间房门纷纷打开,几个学生探头探脑的问道。

「有人喊救命,好像在106。」

「砰」的一声,106号房门好像被一脚踹开,哈尔死拖着小冬要把他拉出房间,小冬则紧紧抓着门板不肯鬆手。

「别光在那看戏。」小冬喘气着说道:「快救命。」

「易小冬,是你?」有个同学嘻皮笑脸的说道:「怎幺,哈尔跟你不是好兄弟吗?吵架啦?」

「不是……哇。」小冬一分神答话,凑巧哈尔猛力一扯,小冬被拖出房间,他绝望的看着室外的夕阳。

接下来的发展,让所有同学都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哈尔把小冬扔到草丛间的泥水洼,又扑到他身上开始玩起摔角。

「这是怎幺回事?」阿斯朗也走到室外关心,正巧看见哈尔跟小冬在地上扭打成一团,两人身上沾满泥浆,看起来好不狼狈。

「哈尔,你疯啦?」阿斯朗叫道:「你不是整天在念你老大?他好不容易回来你又打他?」

「我太高兴啦。」哈尔叫道:「所以我们在庆祝。」

「庆祝?」阿斯朗瞪大了双眼,在泥浆里摔角,这算哪门子庆祝?

「我在书上有看过。」一名同学搭腔说道:「哥不林部族亲人之间如果分离很久之后重逢,的确有这幺一段仪式,把亲人扔到泥浆里跟他摔角。所以他们部落中心一定要有一滩泥水洼,大一点的部落水洼就更大些,方便多一点人庆祝。」

「原来如此,那要什幺时候才停?」一位同学问道。

「看状况。」知道哥不林部族仪式的同学答道:「越高兴就打得越久,年轻人会进行一个下午或者一个晚上,年纪大些的可能就点到为止。依我看……」他边说边抬头看天上:「至少会庆祝到月亮出来。」

众人抬头看着远处天空的夕阳,几个比较有同情心的在心里为小冬默哀。

「好过瘾啊。」哈尔高兴的叫道:「你们来不来?不来我去抓你们啰?」

「砰」、「咚」,众人纷纷以最快的速度逃回房间,把房门紧紧锁上,阿斯朗更是把屋内的另一张空床给拆开,将拆下的木板死死钉在窗框周围,一丝缝隙都不留。走廊上剎时间渺无声息,景况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凉……

  • 名称:艳母在线超清
  • 时间:2018-11-23 17:38: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