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母亲3超清

第二节    神秘臂套

关闭与雷辰的通讯以后,泰伦依依不捨的从艾瓦多专用的椅子上站起,离开前还拍了拍那张豪华又舒适的座椅说道:「年轻人,你挺懂得享受的,这张椅子很不错。」

艾瓦多神色冷漠的回答道:「神将大人如果喜欢,我改天差人送到您家里,您可以慢慢坐。」他心里巴不得这个煞星快点滚蛋,泰伦突然闯入,外面营区已经乱成一团,可是其他将领未得艾瓦多命令,只将总督营帐围了个密不透风,却是谁也不敢率先闯进来。

泰伦哈哈一笑说道:「小子,你也别不服气,看你那张冷脸,就跟你祖宗一个样。」

艾瓦多问道:「泰伦先生认识家祖?」

「这还用说吗?」泰伦朝艾瓦多挤了挤眼睛,笑着说道:「巴托那老小子,当年打起仗来就像疯子一样,不要命的程度跟我三弟有得拼。」

听到泰伦称讚自己祖先,艾瓦多的冷脸好不容易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能蒙神将大人夸奖,家祖若地下有知,一定很是欣慰。」

「就是啊。」泰伦搓搓下巴,不怀好意的笑道:「那笨驴就知道拼命往前冲,当年老子不知道救过他多少次,他那一手炽热之矛还是老子教他的。」

「炽热之矛?」艾瓦多自动忽略泰伦对家祖的嘲笑,听到祖先赖以成名的绝技不由得眼睛一亮,原来家族已经失传的绝技是火焰暴君传授的,现在泰伦就在眼前,要怎幺再从他身上挖来呢?

「怎幺?巴托没有传授给你们?」泰伦诧异的问道。

「是,先祖不知为何,就是不肯传授给曾祖父,他逝世以后家族就没有人会了。」艾瓦多如实告诉了泰伦。

泰伦抓抓头,想起了一段往事:当年他教巴托这一手火焰矛的时候,杨唤神神秘秘的把他拉到一旁说道:「大哥,我们人类有个规矩,传授绝招是要拜师的,学生还要给老师见面礼。拜师之后,没有得到老师的允许,绝招不可以随便传给别人,就算是自己儿子也不例外。」

泰伦说道:「没这幺严重吧?炽热之矛又不是什幺了不起的绝招。」

杨唤正色说道:「这魔法矛对大哥你来说或许没有什幺,但对巴托来说是克敌致胜的绝招。他对魔法一窍不通,炽热之矛可以让他摇身一变成为魔法战士,这对一个人类来说意义非凡。」

泰伦半信半疑的将杨唤的原话依样画葫芦告诉巴托,巴托听完之后,毫不犹豫取下左手臂上的铜质臂套,双手高举捧着送到泰伦面前,说道:「泰伦先生,不,泰伦老师,学生蒙您传授魔法绝技,却没有什幺值钱的宝贝送您。这臂套是我年轻时无意得到的,刀枪不入,非常坚固,我看上面的花纹样式古朴,年代久远,可能是个宝物。只是我问过几个魔法师,他们都说不準这臂套要如何使用。现在我送给您,希望您不要嫌这礼物寒酸。」

泰伦一手接过,算是答应了巴托送的这个拜师礼。他本就打算教巴托魔法矛,省得在战场上老是要分神救他,巴托就算扔几个铜板给他,泰伦也是教定的。

至于那铜质臂套的下落……后来泰伦三兄弟喝酒赌钱,泰伦把臂套输给了杨唤,反正这臂套自己也用不上,输给兄弟他还能拿去换点钱花花。

「大人,大人?」艾瓦多看着泰伦,一脸垂涎的神色。

「不要这样看我,你那张脸怪噁心的。」泰伦一把推开艾瓦多,说道:「你不就想学炽热之矛吗?我现在就教你。」

看艾瓦多演练了几遍,确定他已经学会之后,泰伦又火速赶往死城。漆黑的夜空里就看见一颗大陨石低空掠过,沿途惊动不少喝得烂醉的酒鬼,他们还大惊小怪的以为世界末日降临了。

「哗塌。」泰伦石破天惊的坠落到城主府前院,踩碎一地石板。泰伦也不以为意,拉开嗓门就大喊:「小冬,你在哪里?」

正在睡梦中的菲尔兹和雷小晴被惊醒,慌忙出门察看。见到是泰伦,就要请他进大厅坐。

泰伦摇了摇手,说道:「我来带小冬走的,赶时间。」

雷小晴问道:「老祖宗,都这幺晚了,你要带小冬上哪去?」

「去帝都。」泰伦答道:「雷家小子跟手下一票大臣半夜不睡觉,开会商量要对付小冬,被我给逮个正着,我带小冬亲自过去说明,说不定还要打架。」

雷小晴吓了一跳,连忙说道:「老祖宗,您别冲动,我看这里面有误会,陛下不是这幺不明事理的人。」

菲尔兹也在旁劝道:「泰伦前辈,雷辰陛下行事一向稳重,想必是帝都收到的情报有误,您带小冬去一趟也好,不过千万别激动,大家不要伤了和气。」

泰伦瞪了菲尔兹一眼,说道:「这还要你提醒?雷小子昏了头想伤害杨家的人,我只是去劝他。」

雷小晴看着一地碎裂的石板,心道:「你只是来找人就把地板毁了,谁知道你去劝人会不会顺便把皇宫也给拆了?」不过这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菲尔兹去后院找小冬,顺便提醒小冬说道:「孩子,前辈带你走一趟帝都拜见陛下,陛下问什幺你就答什幺,不要隐瞒。」

小冬睡眼惺忪的点头答应,穿上外衣走到前院,泰伦一把拎起小冬就準备要走,菲尔兹突然叫道:「等等,小冬,你把这个东西戴上。」

菲尔兹从魔法空间里取出一样东西,套上小冬左臂。泰伦瞪大了双眼,这不就是当初巴托送给他的那只暗红色的铜质臂套吗?

菲尔兹叮咛小冬说道:「小冬,这臂套是你的随身物品,当初是跟你一起被洛维发现的。爷爷怕人察觉你的身份,把它给藏了起来,现在还给你。臂套内刻有你的名字,显然是你身为杨家后人的证明,你要好好保管它。」

小冬点点头,跟爷爷奶奶道别之后,泰伦就呼啸而去。

城主夫妻俩人目送泰伦离开,雷小晴不解的说道:「奇怪,我明明已经把事情经过完整的告诉陛下了,怎幺还会产生误会?到底是谁在从中作梗?」

菲尔兹在一旁叹道:「小冬帮助敌国解除灾难,帝都那些贪婪的贵族怎幺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大好机会?现在只希望陛下能看在小冬是杨家后人的份上,宽恕他的通敌之罪。」

雷小晴牵起丈夫的手,忍住想把所有秘密全盘托出的冲动。

小冬身在半空,泰伦拎着他疾速飞行,迎面而来的强风吹得他脸上身上很是疼痛。由于必须带着小冬,泰伦解除了火焰化身,现在是以人类的模样在飞行,对风速毫无感觉的他忘记了小冬只是人类,一个劲的赶路。

小冬咬紧牙关忍耐疼痛感,少年虽然随和,却自有莫名的倔强和自尊心,不想轻易示弱。后来实在是抵受不住了,小冬想起了左手上的臂套,举起左手想借助铜质臂套遮挡一下强风,低头往下一看,点点灯火映在眼前,看来已经抵达帝都了。

强风把小冬的衣袖吹开,露出了戴在下臂的臂套,突然小冬眼前一阵发黑,呼吸一窒,好像有不知名的力量疯狂涌进臂套,耳边听到泰伦一声闷喊:「妈呀,风都跑哪去了?」

小冬耳朵嗡嗡直响,只觉得头昏眼花,泰伦突然失去了飞行的动力,两人笔直的往下掉落。

泰伦虽然身在半空,仍然转身抓紧小冬,用自己背部与地上的建物来个亲密接触。

哗啦一阵脆响,两人笔直摔落的地方正是帝都元勋广场,继三十几年前菲尔兹发狂砸毁元勋雕像之后,泰伦也步上非尔兹的后尘,只能说开国元勋实在倒楣,都死了一百多年还是不得安宁。

「老祖宗,你没事吧?」小冬挣扎着站起,泰伦对他如此照顾,小冬很是感动。

「没事没事。」泰伦虽然摔的灰头土脸,还是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嘴里嘟囔着说道:「真是见鬼了,老子飞几百年从没这样摔过,刚才的经验倒也新鲜。」

听到泰伦还能这样开玩笑,小冬有些抱歉的说道:「老祖宗,这臂套有古怪,刚才好像是臂套把周围的风全吸光了,我们才会摔下来。」

泰伦一把抓起小冬的左手,仔细观察铜质臂套,看了半天说道:「我看不像,完全感觉不到有大气元素的存在。」

「算了,老祖宗。」小冬说道:「我们还是先去皇宫吧,臂套的事情等有时间再研究。」小冬想起米塞拉帝国的神匠乌尔汀,将来有机会的话请他看看,说不定能得到解答。

看着远处逐渐聚集的灯火,泰伦感叹的说道:「不愧是帝都,不会死气沉沉的,天都快亮了还这幺热闹。」敢情他老人家对毁损帝都重点保护古蹟还是一无所觉。

小冬察觉到不对劲,开口问道:「好像是发生什幺紧急事情了,那边亮晃晃的都是身上带着兵器的士兵。」在军营里待过一阵子,小冬隐约感觉到人群带有杀气。

帝都防卫官拉斐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三十几年前自己父亲担任帝都防卫官的时候,元勋雕像被那疯子菲尔兹砸的稀巴烂,结果菲尔兹没事,父亲反被罚俸半年。没办法,谁叫人家菲尔兹有公主罩着?

风风火火的率领大队人马赶到案发现场,拉斐脸色阴沉的看着罪魁祸首。目光所及只有两人,中年男子带着一名少年,拉斐冷声问道:「是你们破坏广场雕像的?」

泰伦灿烂一笑,说道:「抱歉抱歉,紧急迫降,顾不了这幺多。」

拉斐见泰伦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心头怒火更盛,见他们衣着装扮不像是帝都里的居民,尤其少年更是一副乡巴佬的样子,当即向卫队下达拘捕的命令。

卫士们柿子挑软的吃,他们见泰伦有恃无恐的样子,心想先抓住少年还怕你不束手就擒?一名士兵冲上前来抓住小冬,无巧不巧正抓在铜质臂环上。

爷爷吩咐这臂环千万不能丢失,那可是自己身份的唯一证明,小冬心慌之下左手猛力一甩一抽,居然凭空出现两道小型龙捲风,龙捲风左右盘旋把所有卫兵连拉斐队长一起捲上半空,高空上此起彼落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仔细听还能听出音阶高低之分。大半夜的,帝都卫队居然在元勋广场开起演唱会来了。

泰伦哈哈大笑,用力的拍上小冬右肩,说道:「好小子,真不愧是我二弟的后人。今天老祖宗陪你,我们来合演一齣大闹帝都,哇哈哈,过瘾。」

  • 名称:年轻的母亲3超清
  • 时间:2018-11-23 17:03: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