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3超清

第二节    情愫暗生

无奈的看着沛甘勃越飞越远,瘫坐在地上的牛大成和虎人伊席尔相视苦笑。

「这次可让人笑掉大牙了。」牛大成以右手的大铁鎚拄地,有些艰难的站起身子。

「哼,菲尔兹挺疼小冬的啊,他身体里居然有这幺恐怖的东西。老牛,你知道那是什幺吗?」伊席尔忿忿的问道。

「不知道。」牛大成摇摇头说道:「我看应该是小冬另外有什幺奇遇,我们跟菲尔兹认识这幺久了,这玩意儿从来没听他提过。」

伊席尔吞了吞口水,又问道:「老牛,依你看,那到底是什幺?是护身符,还是那孩子的守护神?」

牛大成张着铜铃大的一双牛眼直瞪,不满的说道:「虎男,到底你是魔法师还我是魔法师?你问一个牛族战士魔法方面的问题,难道你觉得我懂的会比你多吗?」

伊席尔暴跳如雷的吼道:「跟你讲过多少次,不准叫我虎男。」

牛大成没理他,自顾自的走出小冬家的篱笆,嘴里一边叨念着:「算了,那螳螂的事情我不管了,你们向大统领回报吧。」

一阵微细的声音从外面草丛间传来,原来就是刚才偷袭沛甘勃的同伙。只听他说道:「老牛讲的不错,既然那人类小鬼背后有神撑腰,要抓沛甘勃就不是那幺简单的事了。」

「臭泥鳅,这件事你也有份,你刚才干嘛不想辨法拦下沛甘勃?」伊席尔把魔杖往地上一顿,显得很是生气。

「去你的。」被叫臭泥鳅的兽人缓缓现身,手上拿着一把匕首,匕首上还沾有血迹。

牛大成「呼」的喷了一口气,骂道:「死泥鳅,我和伊席尔到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你倒好,又跑去哪里杀人啦?」

蛇人吐出长长的蛇信,舔了舔匕首上的血迹,轻鬆的说道:「我还能跑去哪?这是我的血。」

原来当小冬身上放出神威的时候,不只牛大城和伊席尔受到惊吓,连躲在屋外草丛的蛇人英格列克也被吓得抓不住手中的匕首,不小心划伤了自己。

听到英格列克的解释,伊席尔问道:「泥鳅,你不会有什幺事吧?」英格列克浑身是毒,他惯用的匕首更是以蛇骨为刀体,经过多次焠鍊,号称见血封喉。知道英格列克被自己的武器画伤,伊席尔想起以往伤在英格列克匕首下敌人的惨状,关心的问了出来。

「没事。」英格列克平静的回答道。

「算了,我们离开吧,要抓那螳螂有的是机会。」牛大成说道。

「……小冬,小冬你醒醒。」

小冬模糊的意识中传来一阵阵温柔的呼唤,缓缓睁开眼睛,精灵王丝海儿秀丽的脸庞与自己十分接近,鼻子还能嗅到丝海儿身上发出的女性香气。

「太好了,你没事。」见到小冬甦醒,丝海儿终于放下心来。

梦中情人与自己几乎零距离的接触,让小冬羞红了脸,连忙把头转开,不敢有一丝亵渎。

「嘻嘻,小冬你在害羞什幺?」丝海儿笑着说道:「你看看我。」

小冬无法违抗丝海儿的话,心中却又有一丝期待能再见到精灵王的裸体。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丝海儿看去,只见精灵王手足还是被世界树藤蔓团团缠住,身上却已经罩着一件纯白色的连身大衣,衬托着丝海儿高贵的气质。

「好、好漂亮。」小冬眼睛一亮,丝海儿一身雪白,再加上头上戴着的精灵王冠,让人忍不住想要膜拜她。

「谢谢,我也觉得很好看,这大衣是雷小晴姐姐送的喔。」雷小晴离开腐沼之前,见丝海儿衣不蔽体,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她的一件随身大衣送给了精灵王。丝海儿现在最亲近的人就是库巴卡和小冬,库巴卡倒还好,可小冬毕竟是人类少年,她怕小冬血气方刚会忍耐不住侵犯丝海儿,所以把衣服送给了她。

其实雷小晴多虑了。在小冬的心里,精灵王丝海儿是他愿意以生命守护的女神,又怎会对她有丝毫的不敬呢?

丝海儿天真的笑容让小冬觉得头脑一阵晕眩,此时小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丝海儿真的好美丽。

「啊,沛甘勃呢?他没事吧?」虽然沉迷于丝海儿的美貌,但小冬回过神来之后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沛甘勃的安危。

「他没事,正在外面守护着腐沼呢。」丝海儿把小冬缓缓放到地上,原来她刚才为了要近距离观察小冬体内的麻痺毒素,让週遭的树木把小冬托到她的身前,既然小冬已经醒了,丝海儿命令树木把小冬放回地上。

「你刚才中了毒,你知道吗?」丝海儿轻轻的问着。

小冬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太不小心了,差点害沛甘勃被抓。」

「你也不用自责。」丝海儿说道:「外面的世界本来就危机重重,你以后随时都要提高警觉,不要轻易相信人。」

看到小冬红着一张脸拼命的点头,丝海儿又笑道:「不过如果你当初不相信库巴卡,我们也不会有机会见面。」

「对啊,库巴卡的伤势都痊癒了吗?」小冬问道,摸了摸脖子上的世界树项鍊,这是丝海儿送给他的宝物,他很珍惜。

「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不过接下来有好一阵子他不能再拿剑,他现在整天直嚷着要再跟沛甘勃打一场呢。」丝海儿笑了笑,又继续说道:「对了,其实世界树项鍊能够保护你不受毒素的伤害,但如果是动物性的毒素,防护的效果会下降。」丝海儿解释道。

小冬想到自己捡起的那颗弯曲的毒牙,自己只是把它拿在手上就中毒了,想来应该是某种有毒魔兽的牙齿,毒素不是后来涂抹上去的。

空气中凝结的沉默如涨潮一样悄无声息的袭来,两人一时之间相对无语,小冬傻傻的看着丝海儿,丝海儿似乎感受到小冬的目光,默默的低下头。

煞风景的声音从星语花丛传来:「精灵王陛下,主人醒来了吗?」其实沛甘勃已经感应到小冬甦醒,他在外面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所以出声提醒一下。

沛甘勃尖锐的声音把小冬拉回现实,他对外面叫道:「我已经醒了,有什幺事情吗?」

沛甘勃清了清喉咙说道:「主人,天已经黑了,您是不是该回去死城?」

「已经天黑了喔?我真的该回去了。」小冬再看了丝海儿一眼,有些依依不捨的说道:「丝海儿,谢谢你帮我解毒,我得回去了,哈尔还在家里等我呢。」

「没什幺。」丝海儿温柔的笑着,说道:「以后小心一点,不要再中毒啰。」

「嗯,我会记住的。」小冬点点头,挥手向丝海儿道别,坐到了沛甘勃的背上。

「小冬。」丝海儿突然轻声的叫唤道。

「嗯?还有什幺事情吗,丝海儿?」听到丝海儿叫住他,小冬心里不自觉的一阵紧张。

沛甘勃不解的梳理着头上的触鬚,人型生物真是婆婆妈妈的,有什幺话一次讲清楚不好吗?

小冬完全没注意到沛甘勃的不耐烦,只听到丝海儿以天籁般的声音说着:「我的任务好像快要结束了,世界树敦雅的下一代已经即将孕育完成了。」

「哇,这真是好消息,妳快要重获自由了。」小冬兴奋的叫着。不只精灵王,连鲲大叔也可以自由了。

「这是好消息吗?我……我不知道我能去哪里,我的同胞,都已经不在了。」丝海儿感伤的说着,森林也传来一阵阵的沙沙声响,彷彿在呼应丝海儿的哀伤。

「妳可以来死城啊。」小冬高兴的说着:「我可以求爷爷找一间房子给妳住,这样我就可以常常去找妳了。」

「真的吗?你不会觉得我是个怪胎?」丝海儿侧着头,好像想要看进小冬的内心。

小冬看着丝海儿迷人的神态,只觉得心好像都要融化了。

「谁说妳是怪胎的?丝海儿,其实妳很漂亮哩,善良又温柔。」小冬叫道。

听到小冬称讚她,丝海儿别过头去,轻声的说道:「谢谢你,小冬。除了我的两位爷爷以外,你是对我最好的人了。」

「怎幺会呢?」小冬好奇的问道:「鲲大叔也对你很好啊,他帮你找了一双眼睛不是吗?」

丝海儿微微一笑,说道:「我有把他也算进去啊。」

「……你刚刚好像只有提到两位爷爷,难道……?」小冬有些疑惑。

「对啊,鲲爷爷都不知道已经活多久啦,他年纪比我亲爷爷还要大好多呢。」丝海儿调皮的吐吐舌头。

「噗,鲲爷爷,哈哈哈。」小冬在沛甘勃背上笑得差一点摔下来。

「其实啊……」丝海儿说着她出生之后的过往回忆:「因为我生下来就看不见,,如果不是爷爷以精灵王的身分保护我,我刚出生就会被杀死呢。后来还是精灵祭司探询自然女神的旨意,女神说我是她在世俗的化身,族里才愿意接受我。」

小冬不知道原来丝海儿经历过这幺难堪的事情,想安慰她又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爸爸妈妈对我不好,我也从来没有交过朋友,所以小冬是我第一个好朋友喔。但是很可惜,我看不见你真正的样子。」

看着丝海儿有些黯然的神情,小冬从沛甘勃身上跳下,大胆握住丝海儿的右手,只觉得入手软若无骨,又如无瑕白玉。

丝海儿缩了缩手,但并没有用力,任凭小冬握着。

「来,你可以摸我的脸,想像我的样子。」小冬把丝海儿的手轻轻的放上自己的脸颊。

丝海儿的右手微微颤抖,轻轻抚摸小冬的脸,要把小冬的脸部线条牢牢记在心里。

丝海儿的手足都被缠住,移动起来不大方便,小冬体贴的移动身体好调整自己脸部的位置,让丝海儿能够完整的摸出他的脸形。

纤纤素手拂过小冬的嘴边,小冬动情的轻轻吻了一下丝海儿的手掌心。

丝海儿一声轻呼,害羞的把手缩了回去,小冬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吶吶的说了句:「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回去了。」小冬快速跳上血螳螂的背,沛甘勃呼啸一声又飞出了腐沼。

丝海儿出神的面对小冬离开的方向,等到小冬远去之后才恋恋不捨的将右手手掌轻轻碰触自己的脸颊,在碰到的那一瞬间精灵王的脸色变得比苹果还要红。

  • 名称:进击的巨人3超清
  • 时间:2018-11-23 17:02: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