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情色电影超清

「又是这个梦…」

风起,云动。

夜罪一如往常的站在一处悬崖边,看着眼前的云海随着风的吹拂,变化成各种模样。

「四年了…」夜罪清楚记得,第一次进入这个梦境是在自己刚满的十六岁那个夜晚,从那之后,这场梦境就成了他每个熟睡夜晚的主旋律,如今夜罪已经满二十了,然而这个梦境却无一丝一毫改变,依旧在每个夜晚不断的纠缠着他。

现在,夜罪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清楚的知道那被风吹拂着不断涌动的云海,下一秒会变成什幺样的形状。

甚至,连身后的花草,夜罪不用回过身去看,也能準确的知道它们的位置。

这也难怪,重複的梦境,三天、四天可能还没什幺,但是三个月、四个月,甚至三年、四年都重複着一成不变的梦境呢?

相信无论是谁,都能像夜罪一样,将这里的一切了若于心。

原先,夜罪对这一切还并不是很在意,虽然这梦境逼真的有些过分。

空气中飘散传来的花香味,以及微风吹拂过脸庞带动髮丝的真实感,甚至,夜罪还能清楚的感受到头顶的阳光洒下的金黄,映照在皮肤上的温暖。

夜罪本来以为,梦中的一切都是他内心深层的某些暗示所造成的,可能是面对生活上的压力,或者是内心的某些渴望,当然也不排除一些连他都无法了解的原因造成这个真实的有些过份的梦境形成。

但是,日子一长,夜罪渐渐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梦境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拉长,而消失、遗忘,反而变的越来越清晰,彷彿已经烙印在自己的灵魂上。

为此,夜罪求助了不少心理医师,但是,得到的结果却都是一样,「无解」。

一个人,同样的梦境,持续了四年之久,这是历史上从未出现的怪异现象。

对于自己这如此「特殊」的地方,他也无力改变,久而久之,就从最初的惊奇到怀疑,演变成如今的习惯。

就在夜罪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时,眼前的云海突然一阵剧烈的翻腾,彷彿有什幺活物在其中活动一般,那剧烈的变化是至今为止不曾有过的。

「这是怎幺回事?」出现了不可预期的变化,夜罪楞住了。

云海不停的疯狂翻腾,每多翻腾一次,原本洁白的云海就似乎多宣染上一层不同的色彩。

夜罪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变化,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有些摸不着头绪。

只是短短数秒,云海中却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的洁白云朵已经不在,留下的是闪烁着七色彩虹光晕的云朵。

彩云柔和的光晕明灭闪烁着,带给这片天空一片祥和气息。

「夜大哥……你可终于来找我们了……我们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就在夜罪被眼前的景象震的发傻的同时,身后传来一声极为清冷幽怨的声音。

这个声响一出现,就将夜罪拉回了现实,他立马回过身去。

不知何时,本来应该晴空万里的山巅,此刻却瀰漫着一层浓雾。

浓雾遮挡了夜罪的视线,他只能依稀分辨出,在那浓雾的后面,似乎藏着两个身影。

「你们是谁?怎幺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夜罪傻愣愣的对那两个身影吼道。

对夜罪来说,这次的梦境,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首先是,那云海莫名其妙的变化,还有现在眼前的这片浓雾,以及躲在雾后的两人,这些都是夜罪这四年来从来不曾遇到过的。

这是怎幺回事?夜罪完全被搞迷糊了,那栋有些破旧却散发着一股典雅气息的小木屋呢?还有那一朵朵飘散着沁人心脾香味的花朵呢?那一棵棵叶子如血红泪滴的怪树呢?

没了!什幺都不见了!只剩下一片浓雾笼罩,和两个不知名的人。

「嘻嘻!夜大哥,你呆头呆脑的样子好好笑喔,不过,你可终于来了,我和姐姐可是等了你好久了呢,你可要记得来找转世后的我们喔,不然我们可不会放过你的」,夜罪隐约看到,在他右侧的那个身影,似乎在挥舞着拳头,手足舞蹈的对自己说话。

从声音中,夜罪判断出,这个声音的主人并不是一开始叫住自己的那位,和一开始的清冷幽怨相比,这次的声音多点俏皮活泼,但却也一样带着浓浓的幽怨。

至少,从声音中判断,夜罪知道,这是两位女人!不过…她们是谁?

「等等…妳们是谁?怎幺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夜罪迈开步伐前进,他试图穿越这层浓雾,到那两人身前,将这诡异的一切问清楚。

不知为何,他总有一种感觉,自己之所以会四年来重複着同样的梦境,就跟眼前这两位女人有关係,他想知道这一切的答案,所以他不停的向前走着。

但是,无论他如何努力的前进,甚至奔跑,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始终没有缩短。

「夜大哥…你一定要记得,要找到转世的我们,我们会一直等你,一直等你…」左边的女人清冷中带有幽怨的声音又响起,但是,随着她话语的落下,身形也逐渐消散开来。

夜罪急了,该死的,什幺都没问出,那两道身影就要消失不见了,当下他急忙吼道:「我要怎幺找到妳们,至少得告诉我,妳们的名字啊!」

夜罪口中大喊着,脚步却没有停下,依然不停的往浓雾中奔跑。

「生命…」

「死亡…」

随着这两道声音的落下,那两个身影,也消逝不见。

「妳们别走啊!我还有好多问题没问清楚啊」,无论夜罪如何叫喊,那两道身影也未再出现。

他只知道,从声音的判断,那位声音比较清冷幽怨的女人叫做「生命」,而那另一位,声音充满调皮活泼的女人叫做「死亡」。

——————————————————————————

「啊!」一声大叫,夜罪从梦中惊醒,他坐在床塌上,眼神有些空洞,无法聚焦,双手还高高举起,彷彿想抓住些什幺,脑中唯一思考的只剩下梦中的一切,嘴巴低声呢喃的重複唸着:「生命…死亡…生命…死亡」。

夜罪浑然没有发觉,随着他重複的呢喃,一滴带着思念、不捨、爱恋的泪珠,从他的眼角中慢慢滑落,滴湿了被褥。

「小伙子,你在碎碎唸些什幺?看你那副憔悴样,怎幺,失恋啦?」

「嗯!」夜罪下意识的回过头去,寻找声音的来源,空洞的双瞳也慢慢恢复光彩。

一个老头,不…準确来说,是一个有些邋遢的老头子,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老头子轻轻嗡动着陀红的酒糟鼻,自认为帅气的用手指当梳子,梳刷了一下自己顶上那所剩不多的几根白毛杂髮,脸上挂着一道颇有深意的微笑道:「小伙子,你可千万别看老头我如今的模样就小瞧我,想当年,我也是个玉树临风、潇洒才情的美男子,每次上街,那是多少美女都要拜服在我的英俊外表之下…小伙子,你有什幺感情上的问题,完全可以找我商谈,在这方面不是老头我自吹,我可是经验老道的高手呢…」

夜罪没有接下老头的话,抹掉残留在脸庞的泪痕,收拾了心情,自顾的打量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个有些简陋的小房间,屋内除了摆在中间的一张木桌和老头坐着的一张木椅外,就只剩下自己躺的这张床。

「请问这里是…」夜罪有些迷糊了,这是什幺地方!自己不是正趁着放暑假期间,和几位好友一起举办自助旅行,住在高级温泉旅馆享受泡温泉的乐趣吗?怎幺睡个觉起来,一切都变了。

「瞧我这记性,一谈起自己年轻时候的事情,就兴奋的忘记正事」,老头一拍满是皱纹的额头哈哈大笑道:「小伙子,这里是战魂大陆,而我则是你的领路人,这里的村民都称我为智老头」。

听着智老头的说明,在想想如今的处境,夜罪瞬间恍然大悟了,原来自己还在梦境中,这梦中梦还真是恐怖,真实的令人髮指。

想通这点以后,夜罪躺平,一个翻身用棉被将自己裹的紧密,只剩下半的头露在外面,又进入了梦乡。

「喂!小伙子,你这样做太没礼貌了吧,快醒醒…」智老头离开了木椅,走到床边,拉扯着盖在夜罪身上的棉被,试图将他弄醒。

「很吵耶!」夜罪不堪这吵杂梦境的侵扰,一拳挥去,只听见「碰!」的一声巨响传开,扰人的吵杂不见了,世间又恢复了宁静与安详。

而夜罪也带着满意的微笑,再次进入梦乡。

「哇阿!」再次从床上起坐起来的夜罪,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伸着腰,扭动着脖子,全身发出批哩啪啦的炒豆子爆响。

「这个觉还睡得真不安稳,一堆乱七八糟的梦境不断交替出现,还让不让人活…」话才说到一半,突然间,夜罪感觉到背脊发凉,感觉有什幺东西一直盯着自己,并散发着浓浓的怨念。

转过头去,夜罪赫然发现怨念的根源居然就是出现在自己梦境中的智老头。

环顾四周,和梦境中一样的房间,一样的摆设,不一样的只是端坐在木椅上的智老人,此刻他满脸怒容,右边的眼眶中多了一圈瘀青。

眼眶的瘀青配上陀红的酒槽鼻,和顶上几搓稀疏的白髮,看起来滑稽多了。

「噗嗤…」智老头有些搞笑的造型,让夜罪忍不住轻笑出声。

这一笑,无疑是火上添油。

智老头终于爆发了,一个猛扑,冲到夜罪身前,一把抓起他的衣领,大声咆哮道:「臭小子,父母没教过你要懂得敬老尊贤吗?今天我一定要狠扁你一顿,代替你父母教训你」。

「等等…等一下,老先生,您请先息怒,我们之中是不是存在着某些误会?」夜罪被智老头勒的喘不过气来,只能一边抵挡着他拉扯的力道,一边努力解释着。

夜罪怎幺也没想到,这位看起来行将就木的老先生,力气竟然如此之大,更恐怖的是,他刚刚扑过来的那个速度,简直不是一位正常的老人能办到的。

「误会?」听到这话,智老头更是愤怒了,一边加紧了手上的力道,一边嘶吼道:「臭小子,你给我听好,要不是我从树林中的穿越台把你带回我家,你现在早就成了野兽们的腹中餐了,你不知道感激就算了,还对救命恩人挥拳,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误会?」

「呃…」夜罪真的是快被智老头勒的断气了,口中只能含糊的说了句:「对不起」。

「哼…臭小子,这还差不多」,听到夜罪的道歉,智老头陀红的酒槽鼻喷了一个响气,才满意的鬆开了夜罪的衣领。

呼…呼,瞬间,夜罪彷彿获得了救赎,也不管还待在一旁的智老头,努力的粗喘着气,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发觉,空气竟是如此的清新美好。

过了好一会儿,那种缺氧造成的胸闷才缓缓减退,重新恢复思考的夜罪,也清楚的发现,这里似乎不是自己想像中的梦境,刚刚脖颈上被勒的疼痛和缺氧造成的痛苦,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这不是在梦境中,那…这是哪呢?

人老成精的智老头,一看见夜罪的呆滞样,就知道他在想些什幺:「臭小子,别看了,这里已经不是你的家乡了,用你们这些外来人的话,就是,你穿越了」。

穿越?

一时间,夜罪的大脑有些空白,指着地面说道:「老先生,您的意思是,这里不是地球!」

「没错,这里的确不是你口中说的什幺地球,而是伟大的战魂大陆」,智老头骄傲的微微抬头,用鼻孔看着夜罪说道。

这简直太荒谬、太可笑了,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夜罪怎幺都不会相信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嗯…总之,老先生,谢谢您的照顾,我也该离开去寻找我的朋友了,相信他们现在一定很担心我」。

夜罪在心中,已经将这智老头列入有严重幻想症的疯子行列,现在他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去和朋友会合。

起身,下床。夜罪绕过智老头,逕自向外走去,走出房间,穿过一间古色古香的小厅堂,一扇有些破败的木製大门就在眼前,回头再看去,智老头也跟着出了房门,只是他并没有追上来,而是,在小厅堂随意拉开一张椅子坐下,用一种有些怪异的笑容不断的冲着夜罪怪笑。

没有多想,夜罪拉开大门,只想马上离开这个让他有些不舒服的地方。

「唉呀…」碰的一声!才刚跨出门的夜罪,就感觉自己似乎撞倒了什幺大铁柱,应声倒下。

靠!有人会在自己门口假设电线桿吗?

夜罪正想起身大骂,头顶就传来一阵有如轰雷般响亮的吼声:「矮子,上街不带眼睛的吗?敢撞你爷爷,活腻了不成?」

妈的,是谁挡在别人家门口,还敢这幺嚣张!

夜罪才刚準备要破口大骂,但是一抬头看见眼前的「人」便甚幺话都说不出口,不…确切来说,眼前这庞然大物应该已经脱离「人」的範畴了。

粗略估计,这巨人的身高应该接近五米,怒瞪着铜铃般大的虎眼,还有那咧开可生吞一只活兔还有剩的大嘴,比成年人头颅还更硕大的拳头,配上那一双苍劲有力的手臂,丝毫不让人怀疑它的威力。肌肉纠结的大腿,传出一股踱踱脚,山河震的气势。

巨人…这,怎幺可能。

面对如此有视觉冲击的巨人,夜罪却一点都不感觉到害怕,虽然有一些震惊,但是存在心中的却是更多的疑惑。

扭过头去,夜罪看着大街上的行人,顿时傻楞当场。

平日一些听过、没听过的,想过、没想过的奇幻种族居然集体出现。

「这是化妆舞会吗?」不相信会有如此离谱事情的夜罪,当即起身绕过巨人,走到大街上,抓住大街上的路人就是一个拉扯,东摸摸、西捏捏的。

「这位先生,相信您很清楚拉扯精灵的耳朵是代表挑衅的行为,拔剑吧」。

「吼…你找死,居然敢拔伟大狮人代表勇气的鬃毛,我要杀了你」。

「俺说臭小子,你脱俺的衣服做啥?虽然俺矮人一族是粗犷了些,但是性取向还是很正常的,吼…不要乱摸,靠!也不能乱捏」。

整条大街,随着夜罪一阵胡搞瞎搞的怪异举止,被闹得鸡飞狗跳。

再继续数件,被众人误认为带有挑衅、侵犯、变态的事件后,夜罪终于停下手了。

他站在大街中央,有些失神的看着周围这陌生的一切。

经过一系列的「验证」,夜罪不得不承认,他似乎在睡梦中糊里糊涂的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智老头!对了,或许只剩下这个自称是自己领路人的智老头能给自己一个解释,为什幺我会来到这个奇怪的世界。

「矮子,你闹够了吧!」那名一开始被夜罪撞个正着的巨人,趁着夜罪思考入迷的剎那来到他的身前,巨人非常愤怒,刚刚夜罪无视于他的行为让这位巨人动怒了。

而在夜罪四周,已经围满了刚刚那群被他骚扰的各族勇士,此刻他们摩拳擦掌的,準备要给这变态欠揍的小子一个难忘的教训。让这小子长长记性,不是什幺人都可以这样惹的。

「各位,请手下留情」。

智老头努力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到夜罪身前挡住他说道:「各位,不好意思,这小子是今天刚来报到的穿越者,还不是很懂这里的规矩,能不能看在小老儿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他没想到夜罪会闹出这幺大的动静,幸好听到大街上的喧闹时有偷偷的跟上来,不然天晓得会闹出什幺更大的事件。

「啐…原来是个菜鸟!好吧,智老头,这次我们就给你一个面子,好好教导这小子,下不为例了」,巨人本来就没想要对夜罪怎样,只是想给他一点小教训,让他长长记性。

再者,他们也不想得罪眼前这看似不起眼的老头子,毕竟,能当一村之长,还负责接待来自其他世界的穿越者的人,怎幺可能是简单的人物。

这群人,也只能摸摸鼻子,当是被疯狗咬了一口,各自散去。

智老头拖着夜罪回到住处,砌了一壶茶,两人面对坐下。

「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夜罪记得曾经有个伟人说过:「生活就像强姦,既然你抵抗不了,那就学会享受吧」,他现在终于了解这句话的意思。

「我们是该好好谈谈,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先帮你做个基本调查,毕竟你现在已经算是帝国中人,是该有个合法的身份。小薰…麻烦帮爷爷把纪录本拿过来」,智老头回答完夜罪的话题后,转头对着内室喊道。

没多久,一位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女,手捧着一本有些泛黄发皱的册子和一枝笔从内室走了出来。

少女有张如艺术品般精緻的脸蛋,天空蓝的长髮有如瀑布般,紧贴着粉颈直洩腰繫,削尖的瓜子脸,配上那如皎月般明亮的汪汪大眼睛,让她整个人显的灵气十足,虽然身材有些单薄,但是,浑身仍然散发着充满生命力的青春气息。

这样清纯美丽的少女,就算放在地球上,夜罪也深信这绝对是校花一级的。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夜罪的错觉,他怎幺感觉到,这少女对自己,似乎有…一丝丝的敌意。

少女从内室出来将东西交给智老头后,就站在智老头身后为他悉心的按摩。

多幺孝顺的女孩,可是,他为什幺一直瞪着我呢?

夜罪有些搞不清楚,这女孩从出现到现在,总是倔着眉头、嘟着小嘴的瞪着自己,可能女孩是想表现得更加凶悍一些,可惜她天生纯真的外貌,让她即使是生气,看起来也毫无威胁,反而更像是在撒娇般的可爱。

搞不明白的夜罪,索性也就不理了,还是将注意力放在身前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当他将视线移动到智老头脸上时,才恍然大悟,为什幺少女会这样敌视自己。

印在智老头脸上,淤痕未消的右眼,大概就是这少女生自己气的原因了。

对此,夜罪也只能无声的苦笑,他也不是故意的,但是,事件都已经发生了,还能怎幺办。

智老头翻着手上的纪录本,浑然没有发现夜罪和他孙女间的问题。

当纪录本翻到某一页,智老头停了下来,取出笔对夜罪问道:「好了,小子,现在请你做个自我介绍吧」。

「我叫夜罪,二十岁,目前还是学生,出生于地球」,夜罪非常简洁的做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就这样?没有什幺想再说的吗,比如说你的个性或是喜好啊!」智老头听到夜罪这简短到过份的自我介绍,不禁提出其他主意,供夜罪参考。

「喔!对了,忘了补充一点,我是个很讨厌麻烦的人」夜罪听了智老头的建议,马上做了一个补充。

等了一会儿,确定夜罪的确是没有什幺要在补充的,智老头就收起纪录本说道:「好了,基本工作已经完成了,相信你现在一定是满腹的疑问,有什幺问题就直说吧」。

「我要怎幺回到原来的世界」,夜罪终于问出他心中最想要知道的答案,这个鬼地方,他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回去!回去哪?回到你所说的地球上吗?」

「您说呢…」看着智老头戏谑的神情,夜罪知道这是他在报复自己,他还在为那一拳的事情耿耿于怀,将问题踢还给智老头,他知道若自己表现的越是愤怒、焦躁,就越是得了智老头的意。

「呵呵…夜小哥,心态很不错,遇上这幺离奇的事情还能不焦不燥的,很好、很好」。

夜小哥?这什幺噁心的称呼!不知道为什幺,听了智老头叫自己夜小哥,夜罪感觉全身毛孔都竖立起来了。

看到夜罪的窘境,智老头不着痕迹的露出一丝坏笑。

「哼哼…小子,你还是太年轻,老头我气不死你,难道不能噁心死你吗?」智老头在心中无良的想道。

报复归报复,该做的正事,智老头还是不会落下,当下他向夜罪说道:「夜小哥,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而是该问你自己」。

「我自己?」夜罪有些不解的望着智老头。

「是的」,智老头回答完以后,拿起一旁的香茗,浅嚐一口,又继续说道:「难道你认为,你知道所以会来到这个世界,只是一个偶然吗?」

智老头的回问,让夜罪怒火升起:「难道不是吗?我可不记得自己曾经自愿的想到这个世界」。

智老头放下手中香茗,凝神的注视着夜罪,原本有些混浊的双瞳,也在瞬间明亮了起来:「你要知道,每次的穿越,伴随的绝对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说完这段话,智老头稍稍的停顿一下,让夜罪能有时间思考,才又继续说道:「準确的说,这个世界需要你,或者说,你需要来到这个世界」。

「什幺意思?」

听智老头说的这幺玄,夜罪更是迷糊了。

智老头似乎发觉自己有些急躁了,这样的解释,也难怪夜罪会听不懂,他决定从基本的地方开始讲起:「不好意思,我似乎有些急躁了,我们从基本的开始讲解」。

「嗯!」夜罪重新调整了心态,聚精会神的听着老头接下来要说的话。

「这个世界是由六块大陆所组成,而我们战魂大陆,正是其中之一,在战魂大陆上,人类主宰着一切。每隔十年,都会有一群来自其他世界的穿越者来到这个世界,他们或许会被分配到不同的大陆,但是他们都有一样的共通点,就是每一个人都是带着各自的使命来的」。

「而穿越台,就是专门接收你们这些穿越者的地方,没人知道这些穿越台是谁建造的,更不晓得他们是如何接通其他世界,据历史记载,在这个世界最初形成时,穿越台就一直存在着」。

「每个穿越台都有个属于它们的名字,同样,没人知道这些名字是谁起的,根据神喻记载,只有完成使命的人,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而穿越台的名字,就跟你的使命有关,遗憾的是,至今仍然没听说过哪个穿越者曾完成过自己的使命,所以,完成使命后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也尚是个未知数」。

「使命?这跟我有什幺关係!」夜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只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使命,就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充数。

「怎幺会没关係呢?你可是本村千年来的第一位穿越者,或许你听到我们村庄穿越台的名字能帮助你记起些什幺。「寻梦」,我们这个村庄的穿越台叫做寻梦,而我们村庄也跟着穿越台一样的起名,叫做寻梦村」。

「寻梦…」不知道为何,夜罪一听到这个名字,心中瞬间就被满满的回忆以及思念填满,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恍若间,夜罪似乎又回到那个梦境,浓雾内的那二道倩影,不断的朝自己招挥手,夜罪这次站在原地没有移动,他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个梦,但是,这是为什幺呢?胸口传来的刺痛,眼角缓缓流下的泪水。一股痛彻心扉剧痛席来,夜罪紧抓自己的胸口,为什幺自己的心会这幺痛呢?

「爷爷,他是不是傻了,怎幺又是紧抓着自己的胸口,又是哭泣的呢?」一直在帮智老头按摩的小薰,看见夜罪失神的状态,不禁开口问道。

「他不是傻了,而是在做白日梦」,享受着孙女贴心的按摩,智老头嘿嘿笑道。

「夜大哥,你一定要找到转世的我们,我们会一直等你…等你…」,随着两女的倩影消失于雾中,夜罪逐渐从那彷如真实的梦境中清醒,只是眼角流淌的热泪,胸口传来的悸痛却不曾止息。

「想起些什幺了吗?」看见夜罪眼中慢慢恢复的清明,智老头开口问道。

抹掉未乾的泪水,夜罪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自言自语的说道:「曾经,连续四年的每个夜晚,重複着一个相同的梦境,直到我来到这个世界,梦境中才有了变化。是两个女人,她们出现在我的梦境中,浓雾遮掩着,我无法看清她们的容貌,但是我能从那隐约的身形,和动人的声音中判断,她们一定很美、很美…雾散了,她们也走了,只留下一个的讯息,要我寻找到转世的她们,并给了会一直等待我的承诺,却不曾给我留下半丝线索」。

智老头听着夜罪这简短的故事,他终于明白为什幺夜罪会从这里的穿越台出现。

小薰眼神不禁朦胧起来,那究竟是一段如何刻苦铭心爱恋,居然能让一个转世过的人,心中仍然烙印着前世的爱人倩影。

「告诉我,我要怎幺样才能找到她们」,知道了回去的方法,夜罪眼神变的更加坚定了,只要存有一丝希望,他就绝对不会放弃。在心中,他也想再见到梦中的两个女人。

夜罪虽然是个讨厌麻烦的人,但是,若当这个麻烦规避不了时,他还是会选择勇敢面对。

智老头轻轻拍了拍孙女的手,示意她停下按摩的动作,找张椅子坐下,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夜小子,虽然我无法帮助你找到你梦中的那两个女人,但是,我也确定了一些事情」。

夜罪听到智老头无法帮助自己时,内心难免有些失望,也没注意到智老头叫自己时,称呼上的改变。

没有理会夜罪脸上那略带失望的神情,智老头继续说道:「夜小子,我想你的某一个前世,应该是这里的住民」。

「咦!」夜罪不晓得智老头为什幺说出这番话,重点是,他怎幺能这幺确定自己曾经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

「别不相信」,智老头说的话也勾起了小薰的好奇心,他继续说道:「其实只要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我并没有在胡说。是什幺原因才让你持续四年的梦境有所改变,又是什幺原因才会让那两个女人要你寻找到转世的她们」。

经智老头的提醒,夜罪马上明白了:「对啊!原来她们一直在这里等我,等我回来找寻她们,不过这跟我要怎幺找到她们也什幺关係吗?」

夜罪有些不解,智老头跟自己说这些有什幺用意,就算自己真的曾经是这里的住民,那也是过去式了,这跟他的使命有什幺绝对性的关係吗?

小薰也被爷爷搞迷糊了,她不懂,为何被村民奉为智者的爷爷,今天会说出如此无理头的话呢?

「呵呵…当然没有直接的关係」,智老头呵呵一笑后,才又说道:「不过,却有间接关係」。

「间接关係?」夜罪和小薰被智老头的话弄得晕头转向,还是夜罪先说道:「别拐弯抹角了,有甚幺话就一次说完行不?」

「呵呵…夜小子,你现在之所以会对这里的一切完全没有任何印象,那是因为你在转世时,灵魂曾经受到清洗,只要你能将你的灵魂重新强大起来,或许能帮助你记起更多些什幺」。

「爷爷…难道您…」小薰摀住小嘴轻呼道:「您要他成为战魂使」。

「这有何不可?他们这些穿越者来到这的目的,不正是这样吗?」智老头对着自己的孙女慈祥的说道。

「战魂使?那是什幺?」夜罪完全听不明白他们爷孙两的对话,只感觉他们似乎在打些什幺主意。

「呵呵…有些事情你太早知道也不好,等你通过考核再说吧」,智老头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话锋一转又问道:「你还有什幺其他的问题吗?」

「如今我暂时无法回到我的世界去,那我的家人怎幺了」,夜罪知道他暂时是回不去了,他只能接受事实,但是他却割捨不开他的家人。

「这点你大可放心」,智老头安慰说道:「从你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你过去在地球上的所有痕迹都会被抹除,就彷彿你不曾存在过,神是公平的,你的家人虽然失去了你,但是,在未来的日子中,他们将会得到更多的好运」。

「我的存在就这幺被消除了吗?」夜罪有些伤心难过,这种被外力抹杀掉过去的行为,让他难以接受,但是他又能怎幺样呢?现在发生的这一切,根本都不是他能抵抗的,现在他只想快些找到梦中的两个女人,重回自己的故乡。

「喔!对了,有个不太好的消息要告诉你」,智老头像是突然间想起什幺说道。

「还有什幺更糟糕的消息吗?」夜罪也没了一开始对任何事情都大惊小怪的模样,淡定的回答道。

「也不是什幺大事啦,只是…」智老头有些扭捏的说道:「你要知道,梦境中的时间,和现实是有些差距的,或许你在梦境那两个女人时,是你已经来到这个世界的转生台,也可能是你还在穿越的过程中」。

「时间差…」夜罪猛然想起了什幺似的,脸色难看的说道:「难道…」

「看来你似乎明白了,没错,若你是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上才梦到那两个女人,那我想她们不是才刚出生,就是还没出生,但是…若你是在穿越的过程中梦到那两个女人的话,事情就比较严重了,穿越的通道,时间比例和外界是不同的,可能你在里面只是短短的一秒,在外界却已经过了一年、甚至十年」。

「靠!那我要找的範围不是要从八岁到八十岁的女人都不能放过吗?」夜罪的脸越发难看,这区间也太大了吧,这要找到何时啊!难道自己这一辈子都回不了地球了。

「呃!不是从八岁到八十岁」智老头修正说道:「而是从未出生到未往生」。

「靠!我去你的贼老天」,夜罪冲出大门外,对着天空竖起中指大喊着。

「好了、好了,接下来我们还要谈谈你明天要上学的问题」,智老头频频对被吓到的路人道歉,一把拉着将夜罪又拉回大厅。

  • 名称:韩国情色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21 12:32:0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