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罗超清

      亚兰坦醒来时,对于眼前的场景有些意外。

      除了冒出来的萌界在用雷射眼看着她,以及她身边一个气息熟悉,明明是绿色主体,但浑身上下却散发无比灰白,口中发出语意不祥声音的女孩之外,便是非常非常多的人类。

      由于尼艾雅鱼人住在深海之中,海底的景色偏暗居多,所以她们为了适应环境,除了靠皮肤察觉水流的变化来探知四周外,还有了一定程度夜视的功能。她们眼睛有一层眼膜可以透过眼膜的交替更换来适宜白天和黑夜的不同光线,来达到夜视的能力。

      何况这里的光线只能说昏暗,还不到黑暗的地步,看清四周没什幺大问题。

      人类在她们的世界,在滔天洪水之后死的七七八八,算是珍稀品种,不过亚兰坦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段时间,所以也不至于像一开始那幺新奇了。

      只不过那些人若有若无的敌意,让她无法忽视。

      亚兰坦虽然只是扫过一眼,但脑袋运转的很快,也猜测的出在她昏迷不醒时,可能发生的危险。

      而且看眼前大家都到期的情况,自己竟然是最后一个醒来。

      连…蒂芙妮都比她早醒!!!

      亚兰坦妳这废物!

      在圣母需要妳帮忙时,妳竟然一睡不醒,还需要圣母还保护妳!

      瞬间浓浓的自责佔满了内心。

      最终在萌界的巨大身躯旁找到相对微小不起眼的特拉希雅之后,迅速走了过去,然后直接跪下,行大礼致歉。

      “抱-歉-圣-母-我-失-职-了。”

      什幺!竟然有这种操作!?

      队长好奸诈!

      一瞬间那四个尼艾雅鱼人目光刷的扫了过来。

      只见特拉希雅见状吓了一大跳,连忙将她的身子扶起,然后安慰道:“没事,没事。”

      对于这个大自己千多岁,性格拘谨较真的便宜曾曾曾孙女,特拉希雅有一种不知道该怎幺应付的感觉。

      尤其是…

      自己刚将亚兰坦扶起时,确切来说是手刚贴到时,亚兰坦像是激动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那四道来自鱼人的炙热目光,那饱含着满满羡慕与不甘之情,让特拉希雅难以无视。

      特拉希雅想不明白,尤其是每次一转头看这五个鱼人,脸上都是一本正经,那一双眼睛明明是少女的萌萌大眼却变成了鱼眼,都让自己怀疑是不是错觉。

      “咳咳,既然亚兰坦也醒了,那由我来说说最近发生什幺事吧。”芬莉尔咳了两声后说道。

      不过芬莉尔才刚开口,萌界就插话说道。

      “不让我说吗?喵(呀)?”说完还卖萌的眨了眨大眼。

      恩,为了防止紧张的局势更加恶化,最好是不要。

      在一阵尴尬和沉默之后,眼见萌界真的要开口,最终还是芬莉尔打破了沉默,由她诉说这段时间发生了什幺事。

      惊奇的事是有,但对于亚兰坦而言其中一个比较惊讶的应该就是那个发出怪声的绿髮女孩,竟然是红雪圣女。

      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  

      随着时间过去,陆陆续续的被传送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两个礼拜就这样过去了,相对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大约估人数已经进来半千左右。

      然而那幺多人进来这大黑屋却一点也不拥挤,除了场地本来就大之外,更是因为这大黑屋随着人数多寡自己彷彿有意识般的扩张。

      这手段可说是让人啧啧称奇。

      虽然场地够空矌,够容纳那幺多人数到来,但只要有人的地方便会有纷争,更别说血气方刚的人不是没有,一些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装备被扒光,直接急的找人拼命。

      那些先来一步的老人和新人的冲突不断的加深,每天发生战斗更是非常正常。

      不过,纵然如此,那些老手收刮新手装备的不成文约定还是没有被废除。

      像是之前想打劫她的粗壮男子,以及跟特拉希雅一起传近来的一行人,还有普里策和哈立德那一群人,都参入其中。

      “没-有-死-伤?”亚兰坦语气略为惊讶的问道。

      “恩,似乎是有规範,不能下死手,之前有几组打得火热,几乎要闹出性命了,结果最后一道巨光降下,那群人都被传走了,至于传去哪就不知道了。”

      “乌鲁鲁…”亚兰坦发出了像是鱼类冒出气泡的声音后,续道:“约-定-没-破?”

      听到不能下死手,但那掠夺新人的约定却没破之后,亚兰坦生出了新的疑问。

      虽然人类确实是眼光狭小自私自利,没什幺大局观的一种生物,但生物总会发生变异,跟一般的人大不相同。

      这些人虽然稀少,却还是如同黑夜中绽放的闪光一样,充满正义感和热血,那不是同流合汙能够淹埋和说动的。

      这些人在有生命危险之下,都可能维持心中的理念奋不顾身的大打出手,更别说现在已经确定是性命无忧之下。

      在这情况下,怎幺那种强盗般的约定却还保留呢?

      芬莉尔听到这个问题,嘴角浮起了一个不明显,但可以称为笑容的弯度。

      察觉出亚兰坦的疑惑之后,芬莉尔有些欣慰,终于有同伴可以跟她一起思考了。

      主人属性本来有些天然呆,但其思考有逻辑,善于分析,扣掉那负到没边际的情商,还是可以谈事,也很适合谈事。一开始也是如此,但随着时间过去后,不知道受到了什幺影响,一直魂不守捨,常常魂游天外。

      扣掉主人不谈,蒂芙妮这个魔乳看的比性命还重的家伙,也很难有什幺好主意和看法。

      至于扣掉亚兰坦的那四个尼艾雅鱼人,虽然正常些.但也是那种听令行事居多,本身没多大思想,像士兵那种类型。

      而红雪别提了,在被萌界摧残前就只有小聪明,完全不靠谱,而现在更不靠谱了。

      你说还有萌界?

      恩…在说笑吧?

      因此多了亚兰坦这个举一反三的同伴在,一瞬间芬莉尔觉得自己的压力可以减轻些。

      要知道,在这边半千个雄性生物里面,少数雌性团体犹如黑夜的灯塔般,不断吸引船只靠近,而且这些船只十之八九是立志想成为海贼王的海贼船,再加上她们又不是人,亚兰坦她们一部分又有鱼的外观,她所受的压力一直不小。

      这也是为何萌界招出之后,特拉希雅一直消耗魔力和精神莉,却没收回的缘故,因为她需要萌界用来镇压众人不良心思。

      只不过萌界偶尔脱序的行动,又遭惹了不少的仇恨值,这也是亚兰坦头痛的。

      “这自然是有原因的,看我指的地方。”

      感慨之余,芬莉尔便解答亚兰坦的疑惑。

============================================================

      抱歉今天才更,原本只是休息一天,没想到就病倒了。

      唉…真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阿。

============================================================

========================以下是简体版========================

============================================================

      亚兰坦醒来时,对于眼前的场景有些意外。

      除了冒出来的萌界在用雷射眼看着她,以及她身边一个气息熟悉,明明是绿色主体,但浑身上下却散发无比灰白,口中发出语意不祥声音的女孩之外,便是非常非常多的人类。

      由于尼艾雅鱼人住在深海之中,海底的景色偏暗居多,所以她们为了适应环境,除了靠皮肤察觉水流的变化来探知四周外,还有了一定程度夜视的功能。她们眼睛有一层眼膜可以透过眼膜的交替更换来适宜白天和黑夜的不同光线,来达到夜视的能力。

      何况这里的光线只能说昏暗,还不到黑暗的地步,看清四周没什麽大问题。

      人类在她们的世界,在滔天洪水之后死的七七八八,算是珍稀品种,不过亚兰坦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段时间,所以也不至于像一开始那麽新奇了。

      只不过那些人若有若无的敌意,让她无法忽视。

      亚兰坦虽然只是扫过一眼,但脑袋运转的很快,也猜测的出在她昏迷不醒时,可能发生的危险。

      而且看眼前大家都到期的情况,自己竟然是最后一个醒来。

      连…蒂芙妮都比她早醒!!!

      亚兰坦妳这废物!

      在圣母需要妳帮忙时,妳竟然一睡不醒,还需要圣母还保护妳!

      瞬间浓浓的自责占满了内心。

      最终在萌界的巨大身躯旁找到相对微小不起眼的特拉希雅之后,迅速走了过去,然后直接跪下,行大礼致歉。

      “抱-歉-圣-母-我-失-职-了。”

      什麽!竟然有这种操作!?

      队长好奸诈!

      一瞬间那四个尼艾雅鱼人目光刷的扫了过来。

      只见特拉希雅见状吓了一大跳,连忙将她的身子扶起,然后安慰道:“没事,没事。”

      对于这个大自己千多岁,性格拘谨较真的便宜曾曾曾孙女,特拉希雅有一种不知道该怎麽应付的感觉。

      尤其是…

      自己刚将亚兰坦扶起时,确切来说是手刚贴到时,亚兰坦像是激动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那四道来自鱼人的炙热目光,那饱含着满满羡慕与不甘之情,让特拉希雅难以无视。

      特拉希雅想不明白,尤其是每次一转头看这五个鱼人,脸上都是一本正经,那一双眼睛明明是少女的萌萌大眼却变成了鱼眼,都让自己怀疑是不是错觉。

      “咳咳,既然亚兰坦也醒了,那由我来说说最近发生什麽事吧。”芬莉尔咳了两声后说道。

      不过芬莉尔才刚开口,萌界就插话说道。

      “不让我说吗?喵(呀)?”说完还卖萌的眨了眨大眼。

      恩,为了防止紧张的局势更加恶化,最好是不要。

      在一阵尴尬和沉默之后,眼见萌界真的要开口,最终还是芬莉尔打破了沉默,由她诉说这段时间发生了什麽事。

      惊奇的事是有,但对于亚兰坦而言其中一个比较惊讶的应该就是那个发出怪声的绿发女孩,竟然是红雪圣女。

      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  

      随着时间过去,陆陆续续的被传送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两个礼拜就这样过去了,相对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大约估人数已经进来半千左右。

      然而那麽多人进来这大黑屋却一点也不拥挤,除了场地本来就大之外,更是因为这大黑屋随着人数多寡自己彷佛有意识般的扩张。

      这手段可说是让人啧啧称奇。

      虽然场地够空矌,够容纳那麽多人数到来,但只要有人的地方便会有纷争,更别说血气方刚的人不是没有,一些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装备被扒光,直接急的找人拼命。

      那些先来一步的老人和新人的冲突不断的加深,每天发生战斗更是非常正常。

      不过,纵然如此,那些老手收刮新手装备的不成文约定还是没有被废除。

      像是之前想打劫她的粗壮男子,以及跟特拉希雅一起传近来的一行人,还有普里策和哈立德那一群人,都参入其中。

      “没-有-死-伤?”亚兰坦语气略为惊讶的问道。

      “恩,似乎是有规范,不能下死手,之前有几组打得火热,几乎要闹出性命了,结果最后一道巨光降下,那群人都被传走了,至于传去哪就不知道了。”

      “乌鲁鲁…”亚兰坦发出了像是鱼类冒出气泡的声音后,续道:“约-定-没-破?”

      听到不能下死手,但那掠夺新人的约定却没破之后,亚兰坦生出了新的疑问。

      虽然人类确实是眼光狭小自私自利,没什麽大局观的一种生物,但生物总会发生变异,跟一般的人大不相同。

      这些人虽然稀少,却还是如同黑夜中绽放的闪光一样,充满正义感和热血,那不是同流合污能够淹埋和说动的。

      这些人在有生命危险之下,都可能维持心中的理念奋不顾身的大打出手,更别说现在已经确定是性命无忧之下。

      在这情况下,怎麽那种强盗般的约定却还保留呢?

      芬莉尔听到这个问题,嘴角浮起了一个不明显,但可以称为笑容的弯度。

      察觉出亚兰坦的疑惑之后,芬莉尔有些欣慰,终于有同伴可以跟她一起思考了。

      主人属性本来有些天然呆,但其思考有逻辑,善于分析,扣掉那负到没边际的情商,还是可以谈事,也很适合谈事。一开始也是如此,但随着时间过去后,不知道受到了什麽影响,一直魂不守舍,常常魂游天外。

      扣掉主人不谈,蒂芙妮这个魔乳看的比性命还重的家伙,也很难有什麽好主意和看法。

      至于扣掉亚兰坦的那四个尼艾雅鱼人,虽然正常些.但也是那种听令行事居多,本身没多大思想,像士兵那种类型。

      而红雪别提了,在被萌界摧残前就只有小聪明,完全不靠谱,而现在更不靠谱了。

      你说还有萌界?

      恩…在说笑吧?

      因此多了亚兰坦这个举一反三的同伴在,一瞬间芬莉尔觉得自己的压力可以减轻些。

      要知道,在这边半千个雄性生物里面,少数雌性团体犹如黑夜的灯塔般,不断吸引船只靠近,而且这些船只十之八九是立志想成为海贼王的海贼船,再加上她们又不是人,亚兰坦她们一部分又有鱼的外观,她所受的压力一直不小。

      这也是为何萌界招出之后,特拉希雅一直消耗魔力和精神莉,却没收回的缘故,因为她需要萌界用来镇压众人不良心思。

      只不过萌界偶尔脱序的行动,又遭惹了不少的仇恨值,这也是亚兰坦头痛的。

      “这自然是有原因的,看我指的地方。”

      感慨之馀,芬莉尔便解答亚兰坦的疑惑。

============================================================

      抱歉今天才更,原本只是休息一天,没想到就病倒了。

      唉…真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阿。

  • 名称:赛罗超清
  • 时间:2018-11-19 14:50: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