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罗超清

      那道金色瞳孔带出来的视线非常的隐密,非常的小心,加上这个时候的太平公主和法兰西丝交战所引起的大量能量冲击,更是让人难以注意到。

      金色瞳孔的拥有者与其说是默默看着,不如说是无语,无言以对了。

      因为她不知道该怎幺评论这一场旷乳之战了。

      这位正是体验到全世界都在觊觎她奶子,喝个咖啡欧派都会被袭击,然后被强制转换成圣女型态,幸运可能达到E或者一直是E的特拉希雅。

      她正在借助媒介远距离目睹事情发生的所有经过。

      既然特拉希雅好好的,那幺高台上被绑在十字架上榨乳的就不是特拉希雅,或者说不是特拉希雅的本尊,而是特拉希雅用魔乳施展受身术所幻化的分身。

      而那个受身术分身,便是特拉希雅观察的媒介。

      其实,受身术的分身能一直不被发现,特拉希雃并不意外,毕竟这个世界是大乳世界,以乳为尊,这些人的眼里就只有乳,说不定这个世界的生物都是由乳组成的,就像是自己世界生物的水含量约占体重的三分之二一样。

      所以这个用魔乳组成的分身,指不定在她们眼中,才是真正的本体。

      而特拉希雅能好好地在安全地方看…观察,就可以知道咖啡厅的迷药她并不没有中。

      特拉希雅的警戒性一直不低,并不逊色太平公主,加上这个世界又是那幺奇怪,总有自己的欧派被觊觎的感觉,更何况最需防备的就是身边的太平公主本牛,这让特拉希雅心中的那份戒心怎幺可能放下。

      像从进咖啡厅后,点的每杯咖啡或饮料,别看她有喝,其实是假装的,在做要喝的动作时启用空间魔法将咖啡转移到别的地方。

      所以在咖啡厅店员下药昏迷时,她自然没受到影响,只是假装昏迷的,理由跟太平公主的想从明转暗的方面相似。

      不过,就像太平公主不知道她脱险,她也不知道太平公主无事。

      虽然她还是挺惧怕太平公主,但再怎幺说目前也算临时盟友了,总不能抛下不管吧?

      这是特拉希雅身为一个魔,所拥有的底线。

      厄…听起来怪怪的。

      反正特拉希雅就是下定决心要去救她了。

      何况变成了圣女型态的特拉希雅,心更软了些,更不会不管,只不过…

      同样的事,同样的想法,但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结果会不同,这一点特拉希雅现在正深刻的体会。

      特拉希雅是走隐密路线,慢慢来,避免惹来额外的麻烦,然而太平公主的做法简直就是勇者无敌,无所畏惧,要飞天了。

      太平公主的战斗简直就是刷新特拉希雅的三观了,当然她的对手,在特拉希雅眼中也很毁三观。

      她知道太平公主很强,但没想到会那幺强,就跟乳魔法和这奇妙的世界一样,一样的不可思议。

      这也导致现在这个局面,她都不知道该怎幺做才好了。

      她实在想离开这奶流成河毁三观的地方,任务要求的圣母晶也到手了,但由于是双人任务,馆长说两人需要再一起才算完成任务。

      然而她心里是拒绝在太平公主这样的情况下跟她相见,她要为自己的好朋友奈奈和小圆着想。

      但这样又有些不厚道,真正来说太平公主是为她而战…或者该说是为她的奈奈而战,不能就这样袖手旁观吧。

      唉~~该怎幺办呢?

      特拉希雅脑袋的小人们正在集体开会思索接下来的行动时,太平公主和法兰西丝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这白色的大殿,变得更加乳白了。

      也不知道大殿是什幺材质,经过那幺久的战斗,还是坚如磐石,外表看不出明显的损伤。

      两人不断的你来我往,产生的能量波动冲击,导致大殿之前中了太平公主乳现封神的人们奶流更加不止,地上积了一成,每次的冲突,都会掀起大量的鲜乳。

      轰!

      一道乳白色的水花刚因能量冲击而起,还未平散时,法兰西丝已经借助乳导机甲的加速冲锋。

      “乳指爆乳弹!”

      咚!咚!咚!咚!咚!

      同一时间,太平公主先行一步将右手指尖辗转的乳白园弹尽数射出,而且在有遮掩物之下,完美的击中在法兰西丝的胸部上。

      但看法兰西丝动作毫无迟缓来看,太平公主这一轮的攻击,并没有用。

      乌!

      随着喷气的声音爆发。

      眨眼之间,法兰西丝便已在太平公主眼前,右拳狠狠的挥出,而太平公主也将左手指尖辗转的乳白圆弹弹射迎击,并借着后座力要拉开一段距离。

      然而这时法兰西丝嘴角上扬,笑了。

      “Surprise(惊喜)!”

      只见铠化的右拳被阻挡了没错,但拳套上忽然突了起来并冒出了一个圆形的洞口,接者一个细长型的飞行武器从洞口射出。

      没想到激战至此那幺久了,法兰西丝还有这样的底牌。

      不知是武器发射的后座力,还是本身脚下用力,法兰西丝因此往后退了好几大步。

      碰!

      一道轰隆巨响,伴随着宛如宴会的烟火般炸了开来,整个大殿都为之一晃,这冲击连在地面上堆积的鲜乳都炸了起来浮上了天空,下起了短暂的细雨。

      乳散之后,太平公主原本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圆盾。

      法兰西丝吹了声口哨,感觉有些轻挑,但语气带着佩服地说道:“没想到这样也破不了妳的防,刚那可是连牛乳战车都能射爆的穿乳飞弹三型阿。”

      “不过…”法兰西丝话锋一转,用大拇指指了自己被乳导机甲防护的欧派:“有这件黄金鹿与暴风乳甲在,普通的攻击,妳也是无法破我的防,而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放大招。”

      太平公主虽然力气大,也懂一些格斗术,但本质上还是乳魔法师,威力最强的大招是乳魔法。

      然而在实力受限之后,要使出高等级的乳魔法就需要借助咏唱。

      法兰西丝虽然遇过的敌人没有乳魔法师,但也有类似远成战斗方式的敌人,她一开始待在护盾里没出手,就是为了观察敌人。

      在确定之后,法兰西丝的战斗便採取一直进身战紧贴着,让太平公主没时间咏唱,只能被迫施放一些破不了自己防的法术来抵挡自己的攻势。

      那乳之盾的绝对防御太烦了,但也幸好乳之盾出现时太平公主的咏唱会被中断,要不然法兰西丝也无法激斗到现在。

      虽然法兰西丝也破不了太平公主的防,连刚刚那招压箱宝都放出还是没破的了。

      但…

      法兰西丝听着高台上传来仪式的咏唱,以及‘特拉希雅’的悲鸣。

      她目的不是在于胜负,她只是要守护到仪式完成就好了。

      湿拉拉~

      白色圆盾如活的般褪去,太平公主面无表情地看着法兰西丝。

      “本公主原本不想那幺做,但这是妳们逼本公主的。”太平公主说完,用手在钻石铃铛轻晃了一下,然后就突然冒出了一个装着乳白色液体的小瓶子在手上:“妳们知道这是什幺吗?这可是爱妃的初乳,这里面充满着本公主和她的回忆。”

      特拉希雅:“……”

      谁能跟我说,为什幺我的初乳会在太平公主的手中。

      然后…谁又能告诉我,太平公主在这种时候拿出我的初乳要做什幺?

      法兰西丝不知道太平公主突然说这些做什幺,但当她拿出小瓶子时,她心里突然感到不妙,感受到一股异样的压迫感。

      她当即立刻的展开攻击。

      “……还记的本公主和她初次见面时,她是那幺稚嫩可爱,本公主一尝就知道她是本公主的,只能是本公主的,本公主答应会对她好…”

      特拉希雅:“……”妳是说我还是魔乳阿……

      法兰西丝的攻击非常迅速,然而乳之盾却自动防御的挡下了法兰西丝的攻击,法兰西丝只能一边攻击,一边听着太平公主的回忆,同时心里的不安越发沉重。

      “…但如今,本公主只能听到她的悲鸣,却无法救出她,妳!们!很!好!”太平公主说到最后一口将小瓶子喝下:“如果不能遵守诺言,那本公主又有何面目迎娶爱妃!”

      特拉希雅:“……”不,并不,我不承认有这诺言…

      这一刻法兰西丝不安到了极点,她将乳力全都投到乳导机甲中,试图消除不安。

      但…

      轰!

      太平公主那稚嫩娇软的右手并未放下,而法兰西丝已经被轰到了墙上了。

      “喝下爱乳的我,已经无敌了。”

============================================================

========================以下是简体版========================

============================================================

      那道金色瞳孔带出来的视线非常的隐密,非常的小心,加上这个时候的太平公主和法兰西丝交战所引起的大量能量冲击,更是让人难以注意到。

      金色瞳孔的拥有者与其说是默默看着,不如说是无语,无言以对了。

      因为她不知道该怎麽评论这一场旷乳之战了。

      这位正是体验到全世界都在觊觎她奶子,喝个咖啡欧派都会被袭击,然后被强制转换成圣女型态,幸运可能达到E或者一直是E的特拉希雅。

      她正在借助媒介远距离目睹事情发生的所有经过。

      既然特拉希雅好好的,那麽高台上被绑在十字架上榨乳的就不是特拉希雅,或者说不是特拉希雅的本尊,而是特拉希雅用魔乳施展受身术所幻化的分身。

      而那个受身术分身,便是特拉希雅观察的媒介。

      其实,受身术的分身能一直不被发现,特拉希雃并不意外,毕竟这个世界是大乳世界,以乳为尊,这些人的眼里就只有乳,说不定这个世界的生物都是由乳组成的,就像是自己世界生物的水含量约占体重的三分之二一样。

      所以这个用魔乳组成的分身,指不定在她们眼中,才是真正的本体。

      而特拉希雅能好好地在安全地方看…观察,就可以知道咖啡厅的迷药她并不没有中。

      特拉希雅的警戒性一直不低,并不逊色太平公主,加上这个世界又是那麽奇怪,总有自己的欧派被觊觎的感觉,更何况最需防备的就是身边的太平公主本牛,这让特拉希雅心中的那份戒心怎麽可能放下。

      像从进咖啡厅后,点的每杯咖啡或饮料,别看她有喝,其实是假装的,在做要喝的动作时启用空间魔法将咖啡转移到别的地方。

      所以在咖啡厅店员下药昏迷时,她自然没受到影响,只是假装昏迷的,理由跟太平公主的想从明转暗的方面相似。

      不过,就像太平公主不知道她脱险,她也不知道太平公主无事。

      虽然她还是挺惧怕太平公主,但再怎麽说目前也算临时盟友了,总不能抛下不管吧?

      这是特拉希雅身为一个魔,所拥有的底线。

      厄…听起来怪怪的。

      反正特拉希雅就是下定决心要去救她了。

      何况变成了圣女型态的特拉希雅,心更软了些,更不会不管,只不过…

      同样的事,同样的想法,但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结果会不同,这一点特拉希雅现在正深刻的体会。

      特拉希雅是走隐密路线,慢慢来,避免惹来额外的麻烦,然而太平公主的做法简直就是勇者无敌,无所畏惧,要飞天了。

      太平公主的战斗简直就是刷新特拉希雅的三观了,当然她的对手,在特拉希雅眼中也很毁三观。

      她知道太平公主很强,但没想到会那麽强,就跟乳魔法和这奇妙的世界一样,一样的不可思议。

      这也导致现在这个局面,她都不知道该怎麽做才好了。

      她实在想离开这奶流成河毁三观的地方,任务要求的圣母晶也到手了,但由于是双人任务,馆长说两人需要再一起才算完成任务。

      然而她心里是拒绝在太平公主这样的情况下跟她相见,她要为自己的好朋友奈奈和小圆着想。

      但这样又有些不厚道,真正来说太平公主是为她而战…或者该说是为她的奈奈而战,不能就这样袖手旁观吧。

      唉~~该怎麽办呢?

      特拉希雅脑袋的小人们正在集体开会思索接下来的行动时,太平公主和法兰西丝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这白色的大殿,变得更加乳白了。

      也不知道大殿是什麽材质,经过那麽久的战斗,还是坚如磐石,外表看不出明显的损伤。

      两人不断的你来我往,产生的能量波动冲击,导致大殿之前中了太平公主乳现封神的人们奶流更加不止,地上积了一成,每次的冲突,都会掀起大量的鲜乳。

      轰!

      一道乳白色的水花刚因能量冲击而起,还未平散时,法兰西丝已经借助乳导机甲的加速冲锋。

      “乳指爆乳弹!”

      咚!咚!咚!咚!咚!

      同一时间,太平公主先行一步将右手指尖辗转的乳白园弹尽数射出,而且在有遮掩物之下,完美的击中在法兰西丝的胸部上。

      但看法兰西丝动作毫无迟缓来看,太平公主这一轮的攻击,并没有用。

      乌!

      随着喷气的声音爆发。

      眨眼之间,法兰西丝便已在太平公主眼前,右拳狠狠的挥出,而太平公主也将左手指尖辗转的乳白圆弹弹射迎击,并借着后座力要拉开一段距离。

      然而这时法兰西丝嘴角上扬,笑了。

      “Surprise(惊喜)!”

      只见铠化的右拳被阻挡了没错,但拳套上忽然突了起来并冒出了一个圆形的洞口,接者一个细长型的飞行武器从洞口射出。

      没想到激战至此那麽久了,法兰西丝还有这样的底牌。

      不知是武器发射的后座力,还是本身脚下用力,法兰西丝因此往后退了好几大步。

      碰!

      一道轰隆巨响,伴随着宛如宴会的烟火般炸了开来,整个大殿都为之一晃,这冲击连在地面上堆积的鲜乳都炸了起来浮上了天空,下起了短暂的细雨。

      乳散之后,太平公主原本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圆盾。

      法兰西丝吹了声口哨,感觉有些轻挑,但语气带着佩服地说道:“没想到这样也破不了妳的防,刚那可是连牛乳战车都能射爆的穿乳飞弹三型阿。”

      “不过…”法兰西丝话锋一转,用大拇指指了自己被乳导机甲防护的欧派:“有这件黄金鹿与暴风乳甲在,普通的攻击,妳也是无法破我的防,而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放大招。”

      太平公主虽然力气大,也懂一些格斗术,但本质上还是乳魔法师,威力最强的大招是乳魔法。

      然而在实力受限之后,要使出高等级的乳魔法就需要借助咏唱。

      法兰西丝虽然遇过的敌人没有乳魔法师,但也有类似远成战斗方式的敌人,她一开始待在护盾里没出手,就是为了观察敌人。

      在确定之后,法兰西丝的战斗便采取一直进身战紧贴着,让太平公主没时间咏唱,只能被迫施放一些破不了自己防的法术来抵挡自己的攻势。

      那乳之盾的绝对防御太烦了,但也幸好乳之盾出现时太平公主的咏唱会被中断,要不然法兰西丝也无法激斗到现在。

      虽然法兰西丝也破不了太平公主的防,连刚刚那招压箱宝都放出还是没破的了。

      但…

      法兰西丝听着高台上传来仪式的咏唱,以及‘特拉希雅’的悲鸣。

      她目的不是在于胜负,她只是要守护到仪式完成就好了。

      湿拉拉~

      白色圆盾如活的般褪去,太平公主面无表情地看着法兰西丝。

      “本公主原本不想那麽做,但这是妳们逼本公主的。”太平公主说完,用手在钻石铃铛轻晃了一下,然后就突然冒出了一个装着乳白色液体的小瓶子在手上:“妳们知道这是什麽吗?这可是爱妃的初乳,这里面充满着本公主和她的回忆。”

      特拉希雅:“……”

      谁能跟我说,为什麽我的初乳会在太平公主的手中。

      然后…谁又能告诉我,太平公主在这种时候拿出我的初乳要做什麽?

      法兰西丝不知道太平公主突然说这些做什麽,但当她拿出小瓶子时,她心里突然感到不妙,感受到一股异样的压迫感。

      她当即立刻的展开攻击。

      “……还记的本公主和她初次见面时,她是那麽稚嫩可爱,本公主一尝就知道她是本公主的,只能是本公主的,本公主答应会对她好…”

      特拉希雅:“……”妳是说我还是魔乳阿……

      法兰西丝的攻击非常迅速,然而乳之盾却自动防御的挡下了法兰西丝的攻击,法兰西丝只能一边攻击,一边听着太平公主的回忆,同时心里的不安越发沉重。

      “…但如今,本公主只能听到她的悲鸣,却无法救出她,妳!们!很!好!”太平公主说到最后一口将小瓶子喝下:“如果不能遵守诺言,那本公主又有何面目迎娶爱妃!”

      特拉希雅:“……”不,并不,我不承认有这诺言…

      这一刻法兰西丝不安到了极点,她将乳力全都投到乳导机甲中,试图消除不安。

      但…

      轰!

      太平公主那稚嫩娇软的右手并未放下,而法兰西丝已经被轰到了墙上了。

      “喝下爱乳的我,已经无敌了。”

  • 名称:阿修罗超清
  • 时间:2018-11-19 14:40: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