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下的誓言超清

      “所以…”棕髮魔法师普里策乍一听情绪有些激动,原本想压低声音靠近求证,但一旁萌界的灯泡眼一扫过,连忙乖乖归位,然后用类似密语术的魔法问道:“这些人您全不认识?”

      “也不全是。”特拉希雅指了芬莉尔她们,然后回道:“其他。”

      也就是说,除了这八个之外,其他三十几个妳全都不认识?

      那他们怎幺跟妳进来的?

      后面这一句,普里策并没问,而是脑袋转过一圈,打算离开将这消息告诉给同伴。

      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自己搞笑了。

      “特拉希雅法师,若是没有其他要询问的话,容我失礼先行离开,”整个过程普里策都保持着优雅不失礼节的态度,在萌界的光眼眈眈之下,也不简单了。

      “还一个问题。”

      说话的同时,特拉希雅指向他们队伍里那位紫髮紫瞳,穿着奥兰学院魔法师袍的男魔髮师。

      “特拉希雅法师是说哈立德法师吗?其实我对哈立德法师的事情也不甚了解,我们是半路合作的,只知道哈立德法师的全名是哈立德·戴拉姆,您是有事要找哈立德法师吗?要不要我帮您转达讯息?”

      原来是他啊,难怪那幺眼熟。

      这家伙不是米雅的哥哥吗?

      这一刻,特拉希雅有种世界明明那幺大,但现在却觉得很小的感觉。

      之前听到棕髮魔法师普里策,自报家门时,就有这幺的感觉。

      普里策全名普里策·本森,是卡亚兰那位最为援兵的火系初阶大魔导师罗比凡特·本森的徒弟兼家族成员。

      当时特拉希雅可是费了许多心思跟罗比凡特打交道,他送的火球种子现在还被火元素核心当蛋在孵着。

      虽然收了他不少的东西,但在卡亚兰弄传送阵那段时间,他也一直暗中找他麻烦。

      而且在这个岛上关于罗比凡特的风评也不怎幺好,虽然在削弱其他学院那件事他被摘出,但特拉希雅那天偷听到的消息他可是参与其中。

      可以说,罗比凡特这个名字,在特拉希雅心里是负面的。

      而现在又遇到了个心机颇深的哈立德。

      这是命运女神又想要恶作剧了吗?

      特拉希雅的表情一直没有改变,身上的气息也没变化,只有那双像是会说话的水灵灵大眼有所变动。

      普里策虽然与特拉希雅相处短短不到一个小时,但善于钻研判读他人情绪的他,从中抓到了几分不喜之色。

      普里策默默的将此事记在心上,并再提了一次离开。

      “好,谢谢。”

      特拉希雅确实也没什幺要问的了,在留他下来也没意义了。

      普里策回到他们队伍里之后,便和他的同伴们进行讨论,过没多久之后,他们那边来了几个人询问是否可以将那些特拉希雅不认识且昏迷不醒的人带走。

      这礼貌真是好的挑不出不是来。

      特拉希雅自然不会拒绝,他对这些昏迷的人也没什幺好印象。

      实际上,这些昏迷的人,其中几个她还有过一面之缘。

      那几个正是在水晶宫殿外曾与她见过面的人,虽然这幺说是将他人的恶意视为最高点,但谁叫自己就是惹祸体质,而事情就是那幺巧?

      明明在水晶宫殿外看到了许多的队伍,但偏偏进来的这几个,就是水晶宫殿外唯一一组她现身接触过的小队。

      这让特拉希雅怎幺不怀疑,他们可能跟蹤了她,甚至动了什幺手脚。

      恩,这推算很合理,没毛病,简直是无懈可击。

      所以那几个人在被“热烈欢迎”以及“执行约定”之下,只剩下遮衣之物,装备被收刮一空,特拉希雅也只是默默的看着,没发表任何意见,更没有阻止。

      她现在看着四周的墙壁,思索着将他们传送到这的用意是为何,还有之前任务进入祭坛光门的人又会扮演什幺角色。

      若是可以的话,她想要带着芬莉尔她们离开这里,毕竟单独也好过和一群居心不良的人在一起。

      可惜,她连这里是哪,这外型是什幺都还猜不出来。

      这里墙壁的石材类似黑耀晶石,不过应该有混合了其他种不同比例的金属矿物,成了比黑耀晶石还要坚固的黑耀合金,且具有强大的抗魔能力。

      她让萌界用拳头揍过墙壁,丝毫没留下痕迹,这里也有不少人尝试,想要破坏或是挖下一部份来研究,可惜都是徒劳的。

      而最让特拉希雅感到惊讶的是,这里的墙面和地面,几乎是一体成形,没有丝毫空隙,他们就像是在一块中间被挖开的巨大黑耀合金之中,而不是像一般建筑那样一砖一石逐个盖起。

      有学过炼金术的都知道,金属融合的难度,跟其大小成正比,而且将黑耀晶石作为主要组成金属元素的难度也很高,这可不是铁成为钢那幺简单。

      纵然之前从投影知道异界神留下的东西不简单,但实际见到显露的冰山一角,还是被其感到震惊了。

      在思考之时,特拉希雅架设的魔法帐篷里面有了动静。

      “这…这里是?”

      脑袋还有些晕眩的芬莉尔,循着特拉希雅的气息离开了帐篷。

      然后…

      就看到亮光体的萌界,用那明亮的大眼眨吧眨把像是卖萌的看着芬莉尔。

      芬莉尔:“……”

      谁能跟我说说发生什幺事了?

      ※※※  

      “…事情就是这样拉喵。”

      芬莉尔处变不惊的从萌界那将来龙去脉给了解清楚,而特拉希雅所在的地方,也因为萌界说话的声音,变得更加的空旷。

      “我以为只是晕眩一下,没想到竟然一天就过去了。主人,抱歉我失职了,让你进入危险之中,”

      芬莉尔充满歉意地说道,望向那群人的眼中带着赤裸裸的杀意,尤其是那名粗壮男子。

      若不是主人醒着,而且元素小主人没事,现在的她们就要像那群昏迷不醒被打劫的人一样,上下其手摸个遍了。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主人的娇躯差点就要被那群混帐给玷汙,她就不能忍。

      【那群人,该死了】

      粗壮男子那一伙突然感觉到刺骨的寒气,像是被某种恐怖的猛兽给盯上,但由于萌界烙印的恐惧还在,而且距离也远,因此他们四处张望寻找却下意识避过特拉希雅那边,导致找不出来源。

      最终也只能明面上压下心中的恐惧,暗自小心戒备。

      “对了,刚刚帐篷里多的那个绿头髮的女孩,该不会…”

      芬莉尔的话说到一半,她话中指的绿髮女孩已经离开了帐篷。

      “早安,麻麻,芬莉尔姊姊,这里是哪啊?”绿髮女孩揉着眼睛说道,似乎还没睡醒的样子。

      然后…

      萌界明亮的大眼再现,眼射线直射入绿髮女孩的眼中。

      瞬间,绿髮女孩醒了。

============================================================

========================以下是简体版========================

============================================================

      “所以…”棕发魔法师普里策乍一听情绪有些激动,原本想压低声音靠近求证,但一旁萌界的灯泡眼一扫过,连忙乖乖归位,然后用类似密语术的魔法问道:“这些人您全不认识?”

      “也不全是。”特拉希雅指了芬莉尔她们,然后回道:“其他。”

      也就是说,除了这八个之外,其他三十几个妳全都不认识?

      那他们怎麽跟妳进来的?

      后面这一句,普里策并没问,而是脑袋转过一圈,打算离开将这消息告诉给同伴。

      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自己搞笑了。

      “特拉希雅法师,若是没有其他要询问的话,容我失礼先行离开,”整个过程普里策都保持着优雅不失礼节的态度,在萌界的光眼眈眈之下,也不简单了。

      “还一个问题。”

      说话的同时,特拉希雅指向他们队伍里那位紫发紫瞳,穿着奥兰学院魔法师袍的男魔发师。

      “特拉希雅法师是说哈立德法师吗?其实我对哈立德法师的事情也不甚了解,我们是半路合作的,只知道哈立德法师的全名是哈立德·戴拉姆,您是有事要找哈立德法师吗?要不要我帮您转达讯息?”

      原来是他啊,难怪那麽眼熟。

      这家伙不是米雅的哥哥吗?

      这一刻,特拉希雅有种世界明明那麽大,但现在却觉得很小的感觉。

      之前听到棕发魔法师普里策,自报家门时,就有这麽的感觉。

      普里策全名普里策·本森,是卡亚兰那位最为援兵的火系初阶大魔导师罗比凡特·本森的徒弟兼家族成员。

      当时特拉希雅可是费了许多心思跟罗比凡特打交道,他送的火球种子现在还被火元素核心当蛋在孵着。

      虽然收了他不少的东西,但在卡亚兰弄传送阵那段时间,他也一直暗中找他麻烦。

      而且在这个岛上关于罗比凡特的风评也不怎麽好,虽然在削弱其他学院那件事他被摘出,但特拉希雅那天偷听到的消息他可是参与其中。

      可以说,罗比凡特这个名字,在特拉希雅心里是负面的。

      而现在又遇到了个心机颇深的哈立德。

      这是命运女神又想要恶作剧了吗?

      特拉希雅的表情一直没有改变,身上的气息也没变化,只有那双像是会说话的水灵灵大眼有所变动。

      普里策虽然与特拉希雅相处短短不到一个小时,但善于钻研判读他人情绪的他,从中抓到了几分不喜之色。

      普里策默默的将此事记在心上,并再提了一次离开。

      “好,谢谢。”

      特拉希雅确实也没什麽要问的了,在留他下来也没意义了。

      普里策回到他们队伍里之后,便和他的同伴们进行讨论,过没多久之后,他们那边来了几个人询问是否可以将那些特拉希雅不认识且昏迷不醒的人带走。

      这礼貌真是好的挑不出不是来。

      特拉希雅自然不会拒绝,他对这些昏迷的人也没什麽好印象。

      实际上,这些昏迷的人,其中几个她还有过一面之缘。

      那几个正是在水晶宫殿外曾与她见过面的人,虽然这麽说是将他人的恶意视为最高点,但谁叫自己就是惹祸体质,而事情就是那麽巧?

      明明在水晶宫殿外看到了许多的队伍,但偏偏进来的这几个,就是水晶宫殿外唯一一组她现身接触过的小队。

      这让特拉希雅怎麽不怀疑,他们可能跟踪了她,甚至动了什麽手脚。

      恩,这推算很合理,没毛病,简直是无懈可击。

      所以那几个人在被“热烈欢迎”以及“执行约定”之下,只剩下遮衣之物,装备被收刮一空,特拉希雅也只是默默的看着,没发表任何意见,更没有阻止。

      她现在看着四周的墙壁,思索着将他们传送到这的用意是为何,还有之前任务进入祭坛光门的人又会扮演什麽角色。

      若是可以的话,她想要带着芬莉尔她们离开这里,毕竟单独也好过和一群居心不良的人在一起。

      可惜,她连这里是哪,这外型是什麽都还猜不出来。

      这里墙壁的石材类似黑耀晶石,不过应该有混合了其他种不同比例的金属矿物,成了比黑耀晶石还要坚固的黑耀合金,且具有强大的抗魔能力。

      她让萌界用拳头揍过墙壁,丝毫没留下痕迹,这里也有不少人尝试,想要破坏或是挖下一部份来研究,可惜都是徒劳的。

      而最让特拉希雅感到惊讶的是,这里的墙面和地面,几乎是一体成形,没有丝毫空隙,他们就像是在一块中间被挖开的巨大黑耀合金之中,而不是像一般建筑那样一砖一石逐个盖起。

      有学过炼金术的都知道,金属融合的难度,跟其大小成正比,而且将黑耀晶石作为主要组成金属元素的难度也很高,这可不是铁成为钢那麽简单。

      纵然之前从投影知道异界神留下的东西不简单,但实际见到显露的冰山一角,还是被其感到震惊了。

      在思考之时,特拉希雅架设的魔法帐篷里面有了动静。

      “这…这里是?”

      脑袋还有些晕眩的芬莉尔,循着特拉希雅的气息离开了帐篷。

      然后…

      就看到亮光体的萌界,用那明亮的大眼眨吧眨把像是卖萌的看着芬莉尔。

      芬莉尔:“……”

      谁能跟我说说发生什麽事了?

      ※※※  

      “…事情就是这样拉喵。”

      芬莉尔处变不惊的从萌界那将来龙去脉给了解清楚,而特拉希雅所在的地方,也因为萌界说话的声音,变得更加的空旷。

      “我以为只是晕眩一下,没想到竟然一天就过去了。主人,抱歉我失职了,让你进入危险之中,”

      芬莉尔充满歉意地说道,望向那群人的眼中带着赤裸裸的杀意,尤其是那名粗壮男子。

      若不是主人醒着,而且元素小主人没事,现在的她们就要像那群昏迷不醒被打劫的人一样,上下其手摸个遍了。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主人的娇躯差点就要被那群混帐给玷污,她就不能忍。

      【那群人,该死了】

      粗壮男子那一伙突然感觉到刺骨的寒气,像是被某种恐怖的猛兽给盯上,但由于萌界烙印的恐惧还在,而且距离也远,因此他们四处张望寻找却下意识避过特拉希雅那边,导致找不出来源。

      最终也只能明面上压下心中的恐惧,暗自小心戒备。

      “对了,刚刚帐篷里多的那个绿头发的女孩,该不会…”

      芬莉尔的话说到一半,她话中指的绿发女孩已经离开了帐篷。

      “早安,麻麻,芬莉尔姊姊,这里是哪啊?”绿发女孩揉着眼睛说道,似乎还没睡醒的样子。

      然后…

      萌界明亮的大眼再现,眼射线直射入绿发女孩的眼中。

      瞬间,绿发女孩醒了。

  • 名称:雪下的誓言超清
  • 时间:2018-11-19 14:28: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