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的移动城堡超清

      特拉希雅也很无奈,也挺委屈的,她觉得自己一直很低调,但就是会引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上门。

      明明她那幺努力变强,就是为了脱离肉体一天到晚被人觊觎的情况。

      她也觉得自己的实力进步神速,然而偏偏自己变强时,却又会遇到不该是她这个级别却遇到的强大生物。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奥兰学院一级生成为了学霸要往二级生学霸迈进,照道理她的对手应该都是二级生才对,但偏偏遇到的却是教授和院长等级,而且他们还很无耻的要跟她抢二级生学霸的宝座。

      好吧,举例可能不恰当,毕竟她奥兰学院还没生到二级生就离开学院了。

      她主要是想述说心中的无奈。

      言谈之间,这里已经清出了一块区域出来,夜色褪去,东方的已呈天空翻鱼肚白之色。

      “算了,主人还是别想了,先休息吧。”

      在这依卓洛岛的野外,相较于夜晚还是白天比较安全,看到特拉希雅神色疲倦的样子,芬莉尔忍不住劝道。

      “是啊,麻麻,早点休息吧。”红雪赞同地说道:“放心,我会保护麻麻的安全。”

      这一次红雪难得的乖了起来,主动挑起了防护的工作。

      可能是因为自己在纵情享乐之中,自家麻麻却遭受这样的磨难,让她产生了愧疚的缘故。

      对于众位的劝戒和善意,特拉希雅点了点头,接受这个建议。

      她确实很累,这一夜不但没睡,还发生了许多事,是该好好休息。

      就算事情再糟糕,也是要养足精神再说。

      她先是设下了魔法套阵,接着才拿出了魔菇屋,然后进去里面自己的房间内,又设下了从之前幽暗深渊菲布兰契家族那弄来的一种表像是铃铛,充满隐匿性的警报装置。

      这种警报装置本身没有任何能量波动,而且还有防止精神感知的特性,并且铃铛响起的声音只有设下装置者才听到的到。

      这些安全措施都设完之后,特拉希雅这才敢休息,实在是因为这次自己被吓坏了。

      她以为可能会睡不着。

      但结果一上床,刚黏上枕头就睡着了。

      可见特拉希雅真的累惨了。

      然而这一觉并没睡的很好。

      这一入睡,她做了一个梦。

      一个明明应该是充满喜悦,但不知为何却感受到悲伤的梦。

      她梦到了一个少女,那个少女应该是个祭司或是牧师,原本日子不错。但有一天不知道做了什幺事,结果被一位强大的女神变成了满头蛇髮的怪物,而且拥有让生物石化的恐怖能力。

      少女很难过很难过,路边的民众嘲讽她,她的亲人排斥,她的朋友怒骂她,所有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她很想死,但强大的再生能力让她又死不成。

      后来,她寻了一个孤岛,孤零零的一人过活,在黑暗之中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就在内心被黑暗所充斥时,一道暖光出现了。

      莉雅来到了岛上,找到她和她一起生活,教导她如何熟悉石化的能力。

      少女学得很快,但却表现的很笨拙,在一次意外访客出现之后,这两人结伴出去旅行。

      在旅途中,她们认识了很多很多人,遇到了很多事,伙伴也越来越多,两人的脸上常常充满着幸福的笑容。

      阿克涅拉丶卡珊德拉丶安朵美达丶莉莉丝丶依卓洛丶莎儿雅丶芭丝蒂丶哈托尔丶奎宿丶云水儿丶玉狐丶温蒂尼丶兰斯洛特丶萨坦…

      有些名字很耳熟,有些名字没听过,有些名字是如雷贯耳。

      这些伙伴,最后来到一座岛上定居,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奇怪,明明是那幺好的梦,为何却感觉到悲伤呢?

      特拉希雅醒来时,脸颊满是泪痕。

      她竟然哭了?

      而且自己不知道为什幺会哭,一股悲伤的情绪充斥着心头,感觉自己都不是自己了,良久情绪才稍微平复。

      “主人,妳醒了吗?我听到房间有动静,我可以进来吗?”

      芬莉尔查觉到房间的动静,想到特拉希雅可能醒来了,然而轻敲门之后房间却没回应,平常芬莉尔会直接离开,但因为那天的事,芬莉尔就格外注意特拉希雅的安危。

      在担心之下,芬莉尔进入了房间。

      结果一进来,心理立刻喀咚一声,眼前的景象让她感到天崩地裂,脑袋一阵晕眩。

      “主人,发生什幺事了?”

      只见特拉希雅很不对劲,金瞳的圣痕在发光,赤瞳的血眼发红,泪水如珍珠般落下,就像是发生了…惨无人道之事。

      怎幺会?

      都已经那幺注意了,怎幺悲剧还是生了!

      而且还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发生的。

      “没事,我没事。”

      特拉希雅虽说没事,但那声音沙哑带着哭腔,就像是有事。

      此刻的芬莉尔很不好受,情绪非常不稳定,但她知道最难受的还是特拉希雅,因此还是忍下愤怒,体贴的安慰,说了一些劝慰的话。

      “我真的没事。”特拉希雅这一次特别的强调。

      不知怎的她觉得芬莉尔的话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怪,她觉得可能是和她现况有关係,所以她特别强调自己没事。

      芬莉尔听到特拉希雅一直强调没事,她心着泛着痛,反而认为特拉希雅是真出事了,但这种情况要避免造成更大的伤害,便是要暂时顺着她的心意,日后再慢慢开导。

      “对,主人没事,怎幺会有事呢?这都是梦,只是一场梦,醒了就没事了,要不要在睡一会儿?”

      “对梦,是梦,睡睡。”

      明明她们两个指的是不同的事,但言语又巧妙可以结合再一起。

      只能说脑补真是误会的根源。

      最后特拉希雅又回去继续睡觉,而芬莉尔则是黑着脸出去跟红雪她们说特拉希雅还在休息。

      而这时红雪这没眼力的孩子,可能平常逍遥惯了,此刻却跑出来撞枪口。

      “但水晶宫殿已经开了,真不要跟麻麻…”

      红雪还要反应,但看到芬莉尔那黑色一片的脸孔,神情冰冷不发一语。终于意识到不对,停下了声音。

      她直觉要糟糕了。

      红雪的预感没出错,然而来不及了。

      芬莉尔没有痛骂,而是用行动来替代,她开始对红雪展开特训,蒂芙妮也在其中,那五个尼艾雅鱼人也被挖了出来,甚至连黑子也不例外。

      这除了怪罪看守不力,以及迁怒之外,更有着避免悲剧再度发生,亡羊补牢的意思存在。

      当然其中特训最认真的还是芬莉尔,她一直认为特拉希雅变成这样,身为魔宠兼尼索斯委託守护任务的自己失职了。

      主人被惨无人道,所以妳们这群二货也跟着要被惨无人道。

      所以等到特拉希雅起来时,看到小伙伴们在那特训,小脑袋微微一偏,头上浮了个大大的问号,十分摸不着头绪。

      这是…受到了什幺刺激吗?

     

============================================================

========================以下是简体版========================

===========================================================

     

      特拉希雅也很无奈,也挺委屈的,她觉得自己一直很低调,但就是会引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上门。

      明明她那麽努力变强,就是为了脱离肉体一天到晚被人觊觎的情况。

      她也觉得自己的实力进步神速,然而偏偏自己变强时,却又会遇到不该是她这个级别却遇到的强大生物。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奥兰学院一级生成为了学霸要往二级生学霸迈进,照道理她的对手应该都是二级生才对,但偏偏遇到的却是教授和院长等级,而且他们还很无耻的要跟她抢二级生学霸的宝座。

      好吧,举例可能不恰当,毕竟她奥兰学院还没生到二级生就离开学院了。

      她主要是想述说心中的无奈。

      言谈之间,这里已经清出了一块区域出来,夜色褪去,东方的已呈天空翻鱼肚白之色。

      “算了,主人还是别想了,先休息吧。”

      在这依卓洛岛的野外,相较于夜晚还是白天比较安全,看到特拉希雅神色疲倦的样子,芬莉尔忍不住劝道。

      “是啊,麻麻,早点休息吧。”红雪赞同地说道:“放心,我会保护麻麻的安全。”

      这一次红雪难得的乖了起来,主动挑起了防护的工作。

      可能是因为自己在纵情享乐之中,自家麻麻却遭受这样的磨难,让她产生了愧疚的缘故。

      对于众位的劝戒和善意,特拉希雅点了点头,接受这个建议。

      她确实很累,这一夜不但没睡,还发生了许多事,是该好好休息。

      就算事情再糟糕,也是要养足精神再说。

      她先是设下了魔法套阵,接着才拿出了魔菇屋,然后进去里面自己的房间内,又设下了从之前幽暗深渊菲布兰契家族那弄来的一种表像是铃铛,充满隐匿性的警报装置。

      这种警报装置本身没有任何能量波动,而且还有防止精神感知的特性,并且铃铛响起的声音只有设下装置者才听到的到。

      这些安全措施都设完之后,特拉希雅这才敢休息,实在是因为这次自己被吓坏了。

      她以为可能会睡不着。

      但结果一上床,刚黏上枕头就睡着了。

      可见特拉希雅真的累惨了。

      然而这一觉并没睡的很好。

      这一入睡,她做了一个梦。

      一个明明应该是充满喜悦,但不知为何却感受到悲伤的梦。

      她梦到了一个少女,那个少女应该是个祭司或是牧师,原本日子不错。但有一天不知道做了什麽事,结果被一位强大的女神变成了满头蛇发的怪物,而且拥有让生物石化的恐怖能力。

      少女很难过很难过,路边的民众嘲讽她,她的亲人排斥,她的朋友怒骂她,所有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她很想死,但强大的再生能力让她又死不成。

      后来,她寻了一个孤岛,孤零零的一人过活,在黑暗之中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就在内心被黑暗所充斥时,一道暖光出现了。

      莉雅来到了岛上,找到她和她一起生活,教导她如何熟悉石化的能力。

      少女学得很快,但却表现的很笨拙,在一次意外访客出现之后,这两人结伴出去旅行。

      在旅途中,她们认识了很多很多人,遇到了很多事,伙伴也越来越多,两人的脸上常常充满着幸福的笑容。

      阿克涅拉丶卡珊德拉丶安朵美达丶莉莉丝丶依卓洛丶莎儿雅丶芭丝蒂丶哈托尔丶奎宿丶云水儿丶玉狐丶温蒂尼丶兰斯洛特丶萨坦…

      有些名字很耳熟,有些名字没听过,有些名字是如雷贯耳。

      这些伙伴,最后来到一座岛上定居,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奇怪,明明是那麽好的梦,为何却感觉到悲伤呢?

      特拉希雅醒来时,脸颊满是泪痕。

      她竟然哭了?

      而且自己不知道为什麽会哭,一股悲伤的情绪充斥着心头,感觉自己都不是自己了,良久情绪才稍微平复。

      “主人,妳醒了吗?我听到房间有动静,我可以进来吗?”

      芬莉尔查觉到房间的动静,想到特拉希雅可能醒来了,然而轻敲门之后房间却没回应,平常芬莉尔会直接离开,但因为那天的事,芬莉尔就格外注意特拉希雅的安危。

      在担心之下,芬莉尔进入了房间。

      结果一进来,心理立刻喀咚一声,眼前的景象让她感到天崩地裂,脑袋一阵晕眩。

      “主人,发生什麽事了?”

      只见特拉希雅很不对劲,金瞳的圣痕在发光,赤瞳的血眼发红,泪水如珍珠般落下,就像是发生了…惨无人道之事。

      怎麽会?

      都已经那麽注意了,怎麽悲剧还是生了!

      而且还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发生的。

      “没事,我没事。”

      特拉希雅虽说没事,但那声音沙哑带着哭腔,就像是有事。

      此刻的芬莉尔很不好受,情绪非常不稳定,但她知道最难受的还是特拉希雅,因此还是忍下愤怒,体贴的安慰,说了一些劝慰的话。

      “我真的没事。”特拉希雅这一次特别的强调。

      不知怎的她觉得芬莉尔的话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怪,她觉得可能是和她现况有关系,所以她特别强调自己没事。

      芬莉尔听到特拉希雅一直强调没事,她心着泛着痛,反而认为特拉希雅是真出事了,但这种情况要避免造成更大的伤害,便是要暂时顺着她的心意,日后再慢慢开导。

      “对,主人没事,怎麽会有事呢?这都是梦,只是一场梦,醒了就没事了,要不要在睡一会儿?”

      “对梦,是梦,睡睡。”

      明明她们两个指的是不同的事,但言语又巧妙可以结合再一起。

      只能说脑补真是误会的根源。

      最后特拉希雅又回去继续睡觉,而芬莉尔则是黑着脸出去跟红雪她们说特拉希雅还在休息。

      而这时红雪这没眼力的孩子,可能平常逍遥惯了,此刻却跑出来撞枪口。

      “但水晶宫殿已经开了,真不要跟麻麻…”

      红雪还要反应,但看到芬莉尔那黑色一片的脸孔,神情冰冷不发一语。终于意识到不对,停下了声音。

      她直觉要糟糕了。

      红雪的预感没出错,然而来不及了。

      芬莉尔没有痛骂,而是用行动来替代,她开始对红雪展开特训,蒂芙妮也在其中,那五个尼艾雅鱼人也被挖了出来,甚至连黑子也不例外。

      这除了怪罪看守不力,以及迁怒之外,更有着避免悲剧再度发生,亡羊补牢的意思存在。

      当然其中特训最认真的还是芬莉尔,她一直认为特拉希雅变成这样,身为魔宠兼尼索斯委托守护任务的自己失职了。

      主人被惨无人道,所以妳们这群二货也跟着要被惨无人道。

      所以等到特拉希雅起来时,看到小伙伴们在那特训,小脑袋微微一偏,头上浮了个大大的问号,十分摸不着头绪。

      这是…受到了什麽刺激吗?

  • 名称:哈尔的移动城堡超清
  • 时间:2018-11-19 14:04: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