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王牌超清

        讨伐魔族神祇使徒的队伍结成了。

        成员分别是赖文阳、李凝果、薇薇安、恩佐、雅克雅和赛莲娜。

        在队伍出发的当日早晨,伊莱斯特地起了个大早,叫醒赖文阳和李凝果两人。吃完稍嫌丰盛的早餐后,伊莱斯煞有介事地带着两人来到建筑物深处的地下室。

        地下室摆满沉重木箱和麻袋,唯一的光源是通往一楼地面的小楼梯。赖文阳得一直扶着墙壁行走才不至于跌倒,李凝果倒是兴致勃勃地探头探脑。搬了好几箱布满灰尘的木箱后,伊莱斯从木架取下一柄镶满闪耀水晶的权杖,将之递给赖文阳。

        「文阳,这是传说由战神霸多斯亲自锻造的『开国八杖』之一的挚爱权杖,当作饯别礼物送给你了。」

        「咦?啊,谢谢。」

        赖文阳愣愣地接下那把沉重且华丽的权杖,手腕因为重量而下沉,半晌才反问。

        「开国八杖?」

        「我没说过吗?分别名为『贤明』、『拓疆』、『辉煌』、『无邪』、『睿智』、『挚爱』、『骁战』和『万象』。这八把权杖象徵帝国建立以来的威信与伟业,可惜前四把在战争中遗失了,如果你们之后意外在大陆哪个地方发现麻烦替我拿回来。」

        「呃……尽量吧。不对!这应该是很贵重的武器吧!给我真的可以吗?」

        「没关係啦,要是连你们都失败,人族也灭亡在即,何必吝惜这一把权杖。」

        儘管伊莱斯说得轻描淡写,赖文阳却无法那幺简单接受。这把权杖上面挂满了水晶宝石,敲坏了自己可赔不起啊!

        「咦咦?都给文阳好的武器,我就没有喔?这样可不行唷。」

        李凝果单手勾住伊莱斯的肩膀,露出恻阴阴的笑容。

        「你可是国王陛下,手里少说也该有些能够劈开天空、鎚碎大地的武器吧。」

        「当然,我也为妳準备了相称的武器。」

        伊莱斯笑着走到角落翻找片刻,随即取出一柄两公尺的大剑。

        「虽然没办法开天闢地,不过也是名留历史的神兵利器,有多种固有效果。」

        「喔!谢啦!」

        李凝果开心地举起几乎和自己一样高的大剑,呼啸挥舞。伊莱斯和赖文阳急忙往后站以免被波及。

        伊莱斯停顿片刻,歉然躬身。

        「其实原本应该要由我亲自出征,然而我从小就不善武艺,只能使用研究召唤勇者魔法阵这样的手段保护我的国民。将并非这个世界的你们牵扯到我们的纠纷,实在深感抱歉。」

        「放心啦,我们会唰唰唰地解决掉这场战争。你就留在这里专心研究返回的魔法阵吧。」

        李凝果信心十足地说,在一旁的赖文阳也不禁觉得事情真的可以如同她所言那幺顺利。前往位于中央大陆的魔王城,和勇者、圣女等使徒们会合,歼灭魔族神祇的使徒打击魔王军队的气焰,再度返回东方大陆的时候就可以用改良过后的魔法阵回到原本的世界了。

        在不像远征前的开朗气氛中,三人并肩前往约定好的集合地点──城镇外的大草原。

        扣掉正规队员,来送行的人只有伊莱斯。

        「总觉得有些寂寞啊。」

        李凝果自言自语,顿时引得雅克雅反驳。

        「我们都是王族、皇族,将来是要肩负起整个种族的人,与其把时间花费在送行这种事情不如多处理一份公文。」

        「不是这样讲的啦。」李凝果固执地说:「这种时候家人总要出面送行吧。我们这一趟可能会花上好几年的时间不是吗?这幺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也太寂寞了。」

        雅克雅不甚在意地耸肩。

        「……我有赛莲娜,这样就够了。」

        闻言,赛莲娜感动地热泪盈眶。她单膝跪下,朗声行礼。

        「是的!无论天涯海角,我赛莲娜‧索‧帆亭都会跟随殿下!」

        薇薇安用冷淡的眼神注视着她们两位主僕的小短剧。

        恩佐将擦得闪闪发光的短刀收回刀鞘,抬头说:「前天不是接到了龙巫女的联络,说龙种也会派出一名强者加入,距离集合时间也有一段时间了,为什幺依然没有连络?」

        「龙种的时间观打从基本就不正常,那种可以活上千年的种族不可能理解并且遵守我们的日期吧。」薇薇安满脸不悦地回答:「别管龙种了,直接出发吧。」

        「我觉得精灵也没资格这样讲啦。」雅克雅坐在树干,垂下的尾巴摇呀摇的。

        「听说龙种和精灵的感情向来不好喔。」李凝果整个人搭在赖文阳的肩膀,小声咬耳朵。因为亲密接触而满脸通红的赖文阳全身僵直,然而没有发现那点的李凝果依然继续说:「伊莱斯讲过很久很久以前,世界刚诞生的时候龙种和精灵曾经打过一场大战,双方死伤惨重,因此之后的世世代代都看对方不顺眼。」

        「喔,原来如此。话、话说凝果,妳会不会靠得有点近……」

        「──注意天空。」

        恩佐低沉地说完,反手抽出战斧摆出防御姿势。

        「嗯?天空?」

        赖文阳抬头的瞬间正好看见一道闪光划破天空砸落在自己面前。尘土飞扬,大地剧烈晃动。令他不禁怀疑是否突然有陨石落下来了。

        「──咱听说是在这边集合的,怎幺?人到齐了?」

        介于野兽咆哮和少女尖细的声音从尘土飞杨的位置传来。

        赖文阳片刻后才意识到刚才有人从天空轰然降落。

        「真有精神呢。」雅克雅微笑说。赛莲娜站在她身后,低声吟唱一小段乐音后两人附近的尘土骤然被吹开。

        「真是粗暴。龙种当中就没有知晓礼节的人吗?」

        眉头紧锁的薇薇安挥手散开半透明结界阻挡尘土沾上衣服,低声抱怨。

        下个瞬间瀰漫的烟雾被狂风扫开,一名长髮彷彿在燃烧的娇小女子收起背部的龙翼,狠狠瞪向薇薇安。

        「啥?只会用魔法耍小手段的精灵说什幺蠢话?」

        「看态度就知道是幼龙。」薇薇安直接应战,冷哼说:「我可是精灵族下任皇后,野蛮的龙种连基本的礼节都不懂吗?」

        「咱也是在红月之夜出生的龙种公主,论起地位只高不低。」

        龙种女孩挺起扁平的胸口,昂首挑衅。见状,薇薇安也不甘示弱地将自己丰满的胸口撞上去,居高临下地开口威胁。

        「幼龙,不想被魔法轰回龙之大陆就把态度放尊重点。」

        「要打就来啊,谁怕谁。」

        「──呃,打扰一下。妳是阿芙拉对吧?龙种的队员?」

        赖文阳好声好气地上前搭话,然后被阿芙拉变化成龙爪的右手直接扫飞轰轰轰地滑行了数十公尺才停下。他赶忙对自己施放了『中阶治癒术』这才稳定住不停下降的HP。

        「既然大家都到了,那就出发吧。」

        完全无视一触即发的紧绷气氛,李凝果气势十足地举起手欢呼。

        度过数周的航海生活,踏上中央大陆的赖文阳一行人很快就遭遇到魔王军。

        在邻近陡峭海岸的森林,一支莫约百人的队伍正朝着南方急行军。

        「……那就是魔族吗?」

        利用林木隐藏身影的赖文阳握紧挚爱权杖,紧盯眼前的敌人,紧张到无法动弹。

        皮肤漆黑如夜,形状各异的黑角从脑袋两侧突起,黑长髮披散在身后。所有人都手持长枪和长矛,一身轻装地向前奔跑。

        「那是魔族最强军队之一的鬼族军,深色皮肤和两侧的角是其特徵。不过他们的弱点也是头顶两侧的角,那里是积蓄生命力的器官,大概等同于咽喉、动脉,只要破坏掉可以造成大量伤害。」

        薇薇安悄声解释。阿芙拉马上咂了声嘴。

        「何必那幺麻烦,直接用力量碾碎就行了。」阿芙拉豪气万千地说:「咱一个人解决,你们都不要出手。」

        「请随意。」

        雅克雅手脚并用地爬上旁边的树干,悠哉地弯起身体。赛莲娜也急忙跳到雅克雅身边,拿出圆扇替她搧风。薇薇安无所谓地耸肩,逕自走到树荫处乘凉休息。

        李凝果依然继续盯着鬼族军队瞧,没发表任何意见。

        「咦?这样真的好吗?放她一个人去打?」

        赖文阳紧张地询问,然后没有人回答他。

        只见阿芙拉的背后伸出巨大龙翼,宛如鲜红旋风冲入鬼族军队。

        猝然被突袭的鬼族发出哀号,阵形瞬间变得混乱。最外围的鬼族尚未搞清楚情况就被阿芙拉打得东倒西歪,内侧的鬼族虽然勉强结成防御阵形,却也挡不住阿芙拉的暴冲暴打。

        ──意外很顺利耶,鬼族被打得满天飞。

        到底是阿芙拉太强还是鬼族太弱?如果敌人尽是这种程度,没有道理会被魔族军队逼到只能够据守最后一个大陆吧。

        此刻阿芙拉的双手双脚都变成覆盖满鳞片的龙爪龙足,浑身燃起淡红色的斗气大肆出拳。鬼族军队眨眼间就被歼灭了三分之一。儘管如此,残存的鬼族军队逐渐组成阵形,开始避免和阿芙拉硬碰硬,而是将之包围在中央从四面八方围攻。

        察觉到不对劲的阿芙拉试图飞上天空,却马上被好几支长枪交互架住龙翼,无法顺利拍动。下个瞬间,翅膀更是被数个漆黑枷锁绑住,连张开也办不到。

        「……好像陷入苦战了耶?真的没问题吗?」赖文阳不安地询问。

        「哼,果然是只会说大话的幼龙。」薇薇安讪然说。

        「我还是首次近距离观察鬼族军,个体素质和等级都很不错,反应也很灵敏,倘若魔族军皆是这种程度的确会陷入苦战。」雅克雅颔首说。

        「武器看起来很一般,主要是技能强大。」恩佐说。

        「雅克雅殿下,根据我族的情报,鬼族在魔族军当中也是足以竞争一、二的强大军队,甚至曾经有屠龙的战绩。」赛莲娜报告:「预估目前鬼族的数量超过四千万,并且有快速增加的趋势。」

        「看来当我们暗杀了魔神使徒,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歼灭鬼族了。」雅克雅说。

        「──妳们到底在干什幺!」

        李凝果放声大喊,顿时令所有人诧异地望向她。

        「为什幺大家可以这幺悠哉!我们的伙伴可是陷入危机了耶!」

        李凝果说完就只身往前冲。挥舞大剑打飞两名最靠近的鬼族,试图接近阿芙拉。见状,赖文阳也急忙举起挚爱权杖跟上。

        「喂!你不是应该待在后面吗?」

        「……啊!抱歉!」

        赖文阳这时才想起来在战斗练习的课程时伊莱斯三令五申地重複魔法师绝对要和敌人保持距离,急忙想要后退,然而鬼族战士却已经拦住了去路。他仓促思考这种时候该用何种魔法才适切,然而在施展技能之前,一道透明墙壁就将鬼族战士们压倒在地。

        「要扯后腿就退开。」薇薇安冷淡说完,拎起赖文阳的后领将他往外围扔去。

        以结果而言,初次战斗相当成功却混乱。

        赖文阳和李凝果基本上还没出手鬼族就被歼灭了。

        每个人都仗着自己的实力横冲直撞,偶尔甚至会和自己人撞在一起,比较能够称得上有互相合作的只有雅克雅和赛莲娜。

        「呃,这样应该不正常吧……」

        「嘛嘛嘛,我们很轻鬆也不错啦。正好可以趁机观察高手是怎幺打架的。」

        「真亏妳随时都可以这幺乐观。」

        儘管李凝果一开始这幺说,到最后却气得柳眉直竖、愤怒不已。

        「妳们都是笨蛋吗?」

        嘴巴泯成一线的李凝果环起手臂,散发出浓浓威压不悦开骂。震慑于她的气势,所有人排成一列低头听训。

        「呃,咱们基本上大胜吧,有什幺好不满的?」

        「就是这点啊笨蛋!」

        阿芙拉呜耶一声,缩了缩脖子退下。

        「团队合作是战斗的基本吧,身为领导人却连这点都不懂,难怪会输到这种地步吧。每个人都自顾自地乱打,文阳甚至被自己人打到脱臼了,反之,妳们看看人家魔族多团结。」

        「不能这幺简单就──」

        「别找藉口!」

        鼓起脸颊的雅克雅闷闷地退下。

        「就算妳们强到可以单人解决一支军队又如何,没办法解决全部的魔族军都免谈。把敌方主力的使徒歼灭之后,接下来不就是双方军队的对决了,要是没办法学会团队合作,我可以断言到时候依然输定了。」

        「妳有何根据──」

        「我们的世界已经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了!从那些战争学到的教训!」

        薇薇安无可反驳地退下。

        「总之,从今以后让文阳来当队长!妳们一律听从他的命令!」

        咦?为什幺自己突然被牵扯进去了。赖文阳正要搭话,然而被李凝果的眼神一扫就不禁闭嘴。

        「为什幺让刚才完全没帮上忙的家伙当队长?」

        恩佐不满地询问。闻言,李凝果忽然灿烂一笑。

        「时间一久妳们就知道了,文阳很擅长观察周遭,同时小心谨慎到神经质的地步,让他当队长,我保证所有人都可以活着回去东方大陆。就这样!有意见也不接受!」

  • 名称:钻石王牌超清
  • 时间:2018-11-17 21:02:0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