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白超清

        某个发光物体正在眼前飘浮。

        简直就像不明飞行物体,在一片漆黑的视野内左飘右晃。

        然而我随即注意到身体附近有半透明的微小气泡逐渐上升。所以这里是水中或海中吗?当我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发光物体顿时消失了。

        ──所以这里究竟是哪里?

        迟来的疑问令我的思绪停顿。

        保险起见,我开始思考自己的基本资料。

        楚恆军。男。17岁。高中二年级生。兴趣是看漫画和打游戏。篮球社万年后补球员兼幽灵社员。没有女朋友的经历等同于年龄。

        很好,记忆没有混乱。

        无视小小的哀伤,我开始思考为什幺自己会待在这种莫名奇妙的地方?

        这时我才迟来地发现自己闭着眼睛。

        或许是错觉,总觉得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什幺违和感。

        我身处的地方似乎在某个小房间,可以看见映入眼帘的土褐色天花板和墙壁。乍看之下似乎是用土砖堆叠而成的,不过仔细一看就可以发现墙面有着细緻的纹路,做工比想像中来得精緻。

        我想伸手揉一下眼睛,却发现勾不着。

        视野角落有个光滑的小手不停晃动。肥肥短短的,很可爱的小手。

        嗯……等等。等等等等……

        那个是我的手吗?

        张开。合起来。再张开。比出胜利手势。合起来。

        嗯,实验证明确实是我的手没错。

        是我的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幺我的手会变得这幺小?不,除了手之外其他的身体也变得很小,完全就是婴儿尺寸。

        这是……那个吗?

        就是那个对吧?

        转生到异世界的桥段对吧?

        所以这幺说来,我已经死掉了吗?

        下意识地开始回想死前最后的瞬间,但是这部分的记忆却模模糊糊的,无法清晰浮现画面,同时胸口就像被某种东西堵住似的,心情顿时变得相当低落。

        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怎幺死的。

        除此之外生前的记忆也很模糊,虽然知道大略却想不起细节。

        ……算了,比起那个还有更需要面对的众多问题。

        首先是确认双亲身分。

        抬头只见一位被称为绝世美女也不为过的少女。酪白色的长髮垂落到胸前,五官端正,皮肤白皙如雪,眨眼时霜柱般的睫毛微微颤动,眼神流露出一股天真无邪的气质,微笑时左边的嘴角会浮现小小的酒窝,更是令人加倍怜惜。

        嗯……等等,少女?

        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她应该是我妈吧?

        母亲、妈妈、老妈、娘、Mother、Mama、卡桑,不管怎幺转换说法,她的身分都不会改变,但是那个从左看、从右看都不超过15岁的绝世美少女是怎幺回事!

        现在生下我那幺是几岁怀孕的?!

        父亲咧!我的父亲人呢?

        我努力转动脖子想要确认父亲的年纪。基本上这种感人的出产事件父亲都会陪在一旁吧?可恶,婴儿的脖子好难转,手也根本无法施力。

        不停挣扎到最后总算整个人翻了一圈,让视野同样转了三百六十度后终于看见了少女身旁的人。

        几乎要碰到天花板的身躯相当壮硕,刚毅的脸庞不怒自威,从右边嘴角横跨到眼角的伤疤更是加深了狂放不羁的气息。深棕色的半长髮自由披散在肩膀,半长不短的鬍渣布满下半脸。

        即使放宽底线依然也无法称为少年的鬍渣大叔此刻也用宠溺且慈祥的视线凝视着我。那是父亲的视线。

        很好,萝莉控确定!

        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愤怒至极的我努力挥舞手脚,却只能发出「咿咿呜呜」的声音。

        应该是母亲的那位少女露出哀伤且绝美的笑容,轻轻将手掌贴在我的额头。

        「对不起,生下了你。」

        那是相当婉约柔和的嗓音,就像是某种乐音。

        睡意猛然袭来。

        我尚未弄清楚发生了什幺事情,意识就抢先远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见母亲躺卧在角落,柔滑的酪白色长髮依序披在后背,宛如陶瓷的清丽脸颊带着明显的泪痕。

        在睡觉吗?

        我很体贴的没有吵醒母亲,逕自走到老爸面前想要釐清犯罪嫌疑。

        ……咦?等等?我可以走?

        我才刚出生不到一天吧?

        低头果然看见肥肥短短的肚子和双脚。身上穿着一套过大的粗布衣和布裤。

        原来异世界的人类只要出生一天就可以站了吗?太威了吧!小鹿斑比也不带这样的!不,那样根本没办法称为人类了吧?

        忽然意识到血统问题的我陷入沉思。

        转世成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倒也不是没有先例,毕竟前世看过的小说里面都有主角转生成史莱姆、蜘蛛娘、哥布林、贩卖机或树枝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了,相较之下,我能够转生成一个有手有脚的生物就该谢天谢地了,不过从双亲的外貌看起来应该是人类才对啊……大概啦。

        毕竟没有尖耳朵也没有毛茸茸的尾巴。

        既然如此,为什幺我可以成长得这幺快?

        说起来,有什幺生物可以睡个觉就可以学会站立的?还是说这是异世界的常识?

        在我低头苦思的时候,原本靠着墙壁的老爸忽然身子一震,睁开一双历经沧桑却不失勇悍的双瞳。他像是从梦中惊醒地凝视着我。

        数秒后,老爸猛然开口:

        「艾、艾维斯?是你对吧?太好了,看来魔法有正常运作。」

        ──什幺意思?

        我开口询问,却只能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

        可恶,我还不能说话吗?

        话说回来,为什幺老爸满脸鬍子?我睡着之前不是只有一些鬍渣而已吗?

        我到底睡了多久?

        「不用怕,过来。」

        老爸伸手要我靠近。厚实温暖的手掌贴在我的脸颊。

        「艾维斯,很抱歉无法陪伴你成长,但是米娜亚和我已经尽力留下许多能够帮助你的準备,希望你能够妥善运用。虽然你现在或许听不懂我在说什幺,但是还请将之牢记在心。」

        ──真的听不懂,所以你到底在说什幺啊?

        老爸的情况似乎进入到弥留状态了,自顾自地说着话,压根也不管我的反应。

        ……嗯?弥留状态?

        情况似乎怪怪的?

        我转头查看母亲,只见她依然维持着相同的姿势,动也不动。细看之下胸口和鼻尖完全没有起伏。

        ……咦?

        不、不会吧?当真是我想的那种情况吗?

        「听、听好了,艾维斯。我不后悔生下了你……你是米娜亚和我相爱的证明,也是我们两人赋予希望和託付未来的孩子,这是绝对的……虽、虽然之后可能会发生各种令你想要放弃的事情,但是请你努力活下去,然后亲身见识、体会这个美好的世界。」

        说完,老爸无视呆愣无言的我,用单手撑着墙壁踉跄地走到母亲面前,半跪下来握住母亲的小手。

        那瞬间房间忽然被寒气所笼罩。

        乾冰似的纯白气体从他们俩握紧的掌心透出,皮肤出现冰霜。冰霜以相当快的速度扩大延伸,眨眼过后老爸和母亲已经被关在一块晶莹剔透的巨大冰块内了。

        ……啥,搞什幺啊?

        他们俩不会是这样就死了吧?

        目瞪口呆的我伫立原地,久久无法反应。

        以上就是我转生到异世界的开端。

  • 名称:纯白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3: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