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井超清

一个月后,声势如日中天的昇龙阮家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阮家準备中的结婚典礼被一桩怪事中断。已经失蹤了几年,早就被认定死亡的杜立德突然出现,他提出结婚证书证明自己和阮文心的婚姻关係仍然有效,要求阻止阮虎和阮文心的婚礼。这个闹剧让阮大佬非常生气,他出手教训这个不请自来的孙婿,不料却反而被他击败,谁也想不到这个不受欢迎的孙婿居然是个未登记的星级强者,这下子可热闹了。

杜立德向越国政府提出抗议,要求越国政府确认他和阮文心的婚姻关係,越国政府徵询阮虎的意见,却没有得到他的答覆。后来越国政府透过私人管道得知,阮虎跟阮文心大吵一架后,两人宣布分手,但阮大佬偏心徒弟,想要强迫孙女下嫁阮虎,却被阮文心拒绝,她甚至带着儿子搬出阮家,据说準备跟着杜立德回中国定居。

这场星级强者争女人的闹剧震撼了南洲半岛的上层社会,南洲半岛各大家族楞了一阵后,纷纷向阮虎推荐自己家族内最好的女人。在确认阮虎不会放弃对腾飞计画的支持后,越国政府偷偷派出特使接触杜立德,希望杜立德能为越国效命,据说杜立德并没有拒绝,但他声明有阮虎介入的事他绝对不插手,两人的关係显然非常恶劣。

越国突然有了两个星级强者,而且两者的关係如此恶劣,这让越国政府心中暗爽,他们分头讨好两个强者,致力于跟两个强者建立良好的关係。

只有阮家的几个核心家人才知道阮虎和杜立德其实是同一个人,他分身为二,正是要化解政府对他的压力,以尽量保持和政府的良好关係。这件事情之后,一向乐于助人的阮虎就变得不是那幺好相处了,而有些他不愿插手的事,杜立德或许会接受越国政府的委託去进行,当越国政府的某些想法在他们两人那边都碰到钉子后,他们也比较能够重新考量自己的要求是否合理。此后,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越国政府自认能良好的运用星级强者,而不被星级强者压制,他们一直以这个成果为傲。

丁远光在人类联盟议会中宣布发现植体清除方法后,人类联盟立刻派遣了一支科研团队进驻地球,他们和罗娜一起研究清除植体的技术,并且获得巨大的进展,植体科技不再没有解药,可惜它还是不能用来治疗癌症,植体一被清除,人体内的癌化细胞就会立刻爆发全身重症,所以因为癌症而成为受体的人还是无药可治,他们一个个在两到三个月内爆发重症死亡,存活时间甚至比接受支持性治疗者还短得多,此后再也没有癌症患者滥用植体的事情发生。

由于种种因素,阮虎最后还是没能放弃植体,倒是人类联盟的议会在派特使来确认他的身体和感知状况后,证明他的第二脑能有效抗拒植体权限,没有被植体控制的疑虑,所以在一番争辩后,议会降低了这个议题的层次,只同意把波拿波人纳入人类联盟的观察会员名单。虽然观察会员的资格必须每十年重新审核一次,但这对波拿波人来说已经足够了,贝克帮阮虎举起了永恆之神传承者的大旗,在宇宙中号召残存的波拿波人回归,由于有人类联盟的「背书」,渴望有家可归的波拿波人陆续到地球向他报到,数年之后,终于满足了三十二个完整独立感知的取样标準,波拿波人复兴有望。

因为招募私兵而背负了庞大债务的丁远光开始了艰苦的还债行动,由于这次招募来的佣兵死亡率很低,他必须付出的代价远比预计还高得多,而且必须马上支出。在债务压力下,他不得不求助于孙女丁泊月,丁泊月私下帮他动用了金星太阳能站的能量晶,缓解了他的财务压力。但就算解除财务压力,丁远光的日子还是不好过,他多了一大堆需要修练指导的债主,而且也欠了这些人人情,所以在以后很长的一段岁月里,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专心于自己的研究,整天东奔西跑地忙着还人情债。

丁远光虽然忙,但他主持的人类潜能研究所的几个研究项目都获得成功,药物成瘾矫治中心正式成为大多数国家的「合作单位」,他们每年都协助大量成瘾患者脱离苦海,甚至被发现在治疗和缓解精神疾病上也有独特的功效。

另一个项目「全人修练中心」也成为各国追捧的目标,这个启蒙率超高的修练中心很快的在世界各国普及开来,它以容易启蒙和高效修练这两大优点成为修练废柴们的救星,高达八成的启蒙成功率更让望子成龙的父母们鬆了一大口气,最重要的是它的价格很合理,连一般家庭都负担得起,几个强国甚至开始讨论是否要把这个修练机制纳入义务教育之中。

而涉入这两个项目很深的金三角果然如预期般被联合国「租借」,专门为联合国专案计画生产所需的「特殊药品」,声称拥有金三角部分权利的各国经过协调后,纷纷接受了联合国的游说,加入这项租借方案来分润联合国提出的好处,从此以后,金三角正式被纳入联合国新人类管理处的管辖範围,第一任的管理者就是阮虎。

在遭遇「药物成瘾矫治中心」的打击后,全球的毒品业一蹶不振,银三角的幕后黑手巨蛇相柳在大战之后就离开地球回人类联盟报到,银三角由华特森接手,但是跟药品有关的业务都萎缩得很厉害,没有了足够的利益上下打点,银三角的政治势力大不如前,他曾经来找阮虎商量,希望比照金三角模式被「租借」,但是联合国认为货源已经充足,拒绝了他的提议,这消息一出,银三角周边国家纷纷落井下石,银三角周边爆发了几场战斗,华特森的势力不断被压缩,银三角岌岌可危,有渐渐退化为地区性黑道势力的趋势。

阮虎没受到这些纷纷扰扰的影响,表面上他长年居住在金三角以监督当地的药品生产,事实上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南京,用杜立德的面貌和妻子文心过着幸福的生活。代他在金三角驻点的其实是他的弟子刀魂,刀魂在经过赛佛大师的调教后能力大增,而且也能利用洗髓机修练了,经过一年的努力之后,终于成为第一个完成筑基的生化人,赛佛大师并不因此自满,他还想研究如何让生化人也能结成金丹,当然在这之前,他自己得先结成金丹,这个挑战对赛佛大师来说似乎有点困难,他经常为了这件事跟丁远光吵架,但丁远光对他的要求表示无可奈何。

经过了十月怀胎,李雪顺利帮阮虎生下了一个女婴,从此阮虎就有了两对儿女,原本不太想接近李雪的阮虎非常喜爱这个女儿,这让他们的关係有点尴尬,大佬不顾他的犹豫,主动把李雪和这个曾孙女记入家谱,正式承认了李雪侧室的身份,但阮虎仍然希望李雪能找到自己的真爱,他明白地跟李雪道歉,表示没有娶她的意思,李雪表示理解,也保证绝对不会逼他承认自己,李雪的这个态度反而让阮虎更头痛,但他拿不出办法,只好任由她了。

阮虎除了家人之外,也主动负担起照顾罗娜和她的孩子的责任,罗娜一次养了四个婴儿实在太多了,她又不是个好妈妈,一个人实在照顾不来,但是罗娜很有手段,她跑去跟廖明堂的老父认亲,要求他们出钱出人照顾这四个婴儿,经过检验确认血缘关係后,廖明堂的父亲很高兴地接受了四个孙子。不负责任的罗娜又想弄出更多婴儿,但小东却不肯帮忙了,他说:「第一次是做研究,如果你没有特殊理由,我不会帮你製造婴儿。」

罗娜因此不太高兴,不过这难不倒她,她开始钻法律漏洞,在各落后国家徵召代理孕母,她究竟製造了多少婴儿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她这段时间一直在愁钱,除了跟廖家伸手之外,她还到处打工赚钱,有段很长的时间中,她开口闭口都是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还好最后她的好姊妹卢安娜伸出援手,日子才总算过得下去。但是卢安娜也劝她别这幺乱来,卢安娜提出了一个世代繁殖理论,以二十年为一个世代,帮罗娜计算她的后代增长的速度,算完之后,罗娜总算消停多了,虽然不再沈迷于製造婴儿,但已经出厂的小婴儿大军每个月都要消耗不少钱,罗娜只好继续愁钱,最近她迷上了推销法器,确认订单之后,她就会跑去缠着阮虎帮她炼製法器,阮虎欠她的人情着实不小,所以只好有求必应。卖掉了几件法器后,罗娜的日子才终于好过了一点。

廖明堂一直没有消息,据丁远光说,廖明堂被徵召到蓝洞星系去出一个重要任务,要很久才能回来,这个很久也可能包含「永远」。幸好想念他的人不多,除了阮虎偶而还念着他之外,连罗娜都把他忘在脑后。

廖家人对四个小婴儿寄予厚望,因为丁远光把廖明堂按照徵召阵亡的标準来抚卹,他承诺会照顾这四个孩子的教育和修练,廖家透过这四个婴儿抱住了丁远光的大腿,又得到邓子超的照顾,成功分享到越国腾飞计画的额外股份,整个家族都兴旺起来,除了廖明堂的父亲之外,其他家族叔伯都恨不得廖明堂多死八百遍,最好再也不要回来。

这天,阮虎和文心领着一个慈善团体一起到非洲矿区去考察那边的居民生活状况,希望能针对中非洲的孤儿和战争难民制订一些扶助计画。当然,阮虎特别看重自己熟悉的範围,所以优先把考察团带到矿区周边的村落。在发生过部落灭绝的惨事后,受灾部落遗留了不少孤儿寡妇,虽然管理矿区的坐牛和帕马对他们多有扶持,但状况还是很不好。

考察团搭着小飞机到了那边之后,阮虎被大大的吓了一跳,原来那个草率筑成的破烂机场经过了整修,规模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几条笔直的标準跑道看起来都可以起降客机了,有几架大型运输机停在机场跑道上,正在忙碌地装卸货物。

「帕马大人,这是怎幺回事?上次我来还什幺都没有呢!」阮虎连忙跟来接机的帕马请问。

自从被丢在非洲后,帕马也渐渐爱上这里,他接受丁远光安排的全身重建后,决定接受新管处的委託,来守护中非洲这几个国家,同时也盯紧了白金矿区的生产状况。

「啥?喔!你说机场啊?」帕马摆摆手道:「我跟美洲银行申请的贷款啊!在非洲内陆如果没有机场,挖出来的白金矿该怎幺运出去?用陆路吗?你不知道啊,周边的国家都盯着这个白金矿呢?他们準备抽我们两成关税,你想想,这一路出海得经过几个国家?这样抽下来还有得剩吗?实在被逼得没路可走了。」

「每个国家两成?这幺狠啊?」阮虎讶道

「可不是吗?所以我自己找钱盖了机场,租了几架货机,老子就不信了,他们的路不给走,我用飞的难道还不行吗?」帕马在美洲人脉很广,白金矿又摆在这里,再多钱也借得到。

阮虎对帕马的手笔深感佩服,以白金矿的利润,别说租货机来运矿,就算用飞碟运都划算。

帕马意气风发地道:「接下来我还想盖精炼厂,这样以后运送的成本就可以降低,净利还可以更高。」

阮虎自然点头称是。

帕马领着众人离开机场,搭上一部部悬浮车,这里没有悬浮车道,本地的黑人驾驶们全都不靠智脑导航,熟练地开着悬浮车沿着地表飞行,帕马一路透过通讯向参观的来宾介绍经过的村落状况。

当他们引导着来宾参观一个受灾村落时,帕马让客人跟村民交谈拍照,自己站在阮虎旁边跟他说道:「感谢你找了专家来看,我跟坐牛有办法搞钱,但要办实事就需要专家了,我们试了几个方案,但这里的情况一直没改善,坐牛想建学校,可是聘不到够资格的老师,把他急得头顶冒烟。」

阮虎理解地点点头,对文心说道:「文心,我看这里的医疗条件很差啊!这里也需要医疗方面的支援!」

文心小声地道:「是啊!我刚刚跟那医生谈过,他只受过战场护理训练,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外科处理,根本不合格嘛!他还是周边五十公里内唯一的一个医生呢!」

阮虎叹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以前这里都靠巫医,现在连部落的巫医也死光了…唉~~」

一个美丽的女人走了过来,跟帕马说道:「帕马大人,这里的条件很差,我们可以做的事很多啊!我听说您掌握了这里的白金矿,有没有拨出一点经费支持慈善用途的打算?」

帕马为难地道:「宋小姐,这里的白金矿才刚开发,投入的资金很多,财务状况还…」他顿了顿,甩甩头叹道:「算了!什幺都能等,教育和医疗不能等!行!我把一半的盈余交给你们运用,贷款我再想办法慢慢还,拜託你们一定要帮我们找到合格的老师和医生。」

那女人笑道:「太好了!我们的经费不是很充足,但从不欠缺志愿者,而且这里的文化很有特色啊,一定有很多人愿意来这里服务的。」

帕马高兴地点头,他迟疑了一下,低声问道:「坐牛那个人很执着,他坚持要尽量保存本地的文化,您请来的老师…可不可以…注意一下这方面…」

那女人点头道:「当然必须保存本地的文化特色,您请放心,我们会联络一些基本师资,让他们先到这里学习本地的语言和文化习惯,从本地的儿童教育起,然后再视状况补充师资,在这过程中,我们会逐步修改教学方式和内容。」

帕马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至于医疗方面,我会先联络中国那边的慈善团体,我想会有人愿意来帮忙的,这方面的事您不用担心,我会帮您办好。」

「太感谢了!」帕马如释重负地跟那位宋小姐握手。

见他们两个欢喜地指点其他需要改进的项目,高兴地讨论起来,阮虎跟陪着他的文心笑道:「这位宋小姐可真厉害,我本来以为她只是跟着来旅游的,没想到指挥能力这幺强。」

文心对他笑道:「你小看人家了,人家虽然年轻,但已经是三家孤儿院的院长了!而且做慈善事业是要有心,跟年纪大小又有什幺关係?更何况她是小月推荐的,你信不过小月吗?」

「老婆大人说得是…」阮虎立刻拍起了马屁,他眼睛转了转,突然拍头说道:「要不要请宋小姐也帮我们越国规划一下?我们的利润投入社会福利,也是给那些家族和官员吞了大半,如果可以的话,不如我们学着自己搞!」

自从药品市场垮掉后,阮虎的药品营利锐减,计画中应该注入社会福利的金额消失,分享药品获利的各家族纷纷抽腿,现在还在掖注社会福利的只剩下阮虎的两家集团公司,但阮虎心里清楚,在政府控制下的社会福利基金能真正落实到贫苦大众的可能不到三成,与其让人佔便宜,不如乾脆自己来。

「好主意!我等一下就跟宋小姐请教一下这方面的事情。」文心大讚,她想了想,瞇着眼笑道:「可是我们两个都忙,谁来负责这方面的事?」

阮虎抓抓头为难地道:「这个嘛…还得想一想…」

文心微笑地看着他,皱起鼻子促狭地说道:「少骗人,我知道你心里有了人选!」

阮虎叹道:「别老是这样逼我嘛!我只想和你一起,就我们两个人!」

文心高兴地抱住他的手臂,笑道:「好啊!就我们两个人!」

阮虎点点她的小鼻子,两人相视一笑。

就这样,在这片曾经染满血腥的荒凉土地上,有两个人影靠在一起,这片天地虽然宽广,但在这一瞬间,整个世界就只属于他们两人。

(全文完)

(结束啦,感觉真轻鬆啊~~来跳舞吧~~下吧!下吧!有没有最后一场的珍珠雨啊?)

  • 名称:佐井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7: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