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王子全国大赛超清

阮虎被打得憋屈无比,没想到在他心目中人见人怕的波拿波人在丹莫尔的眼里居然如此好对付,而事实确实如此,丹莫尔太过强大,就算感知接触到混乱冲击也可以从容应对,其他的波拿波招数对他来说确实无用,只要他不被高强度的混乱冲击命中黑核,普通的混乱冲击一时也解离不了他强大的感知。

「剑大人!该怎幺办?这样下去可不行!」阮虎连连挨揍,感受到体内能量不断消耗,急忙向袁剑求助。

「没办法了,不设法解离他的黑核,你迟早会被他抓住!」

「可是我靠不过去啊!」阮虎一向丹莫尔那边飞去,马上又被轰了出来,丹莫尔根本不让他近身。

「再来一次高强度混乱冲击,我来操纵!」袁剑叫道

阮虎马上聚合出幽魂针,他被打得四处乱滚,幽魂针也在他头顶摇来晃去,在袁剑的压缩下不断收敛。

「去!」化成金色光点的幽魂针疾射而出,袁剑同时叫道:「别停,再来!」,阮虎马上又聚合出幽魂针。

在丹莫尔的眼中,阮虎突然发射出一颗颗的光点,那些光点蕴含着强烈的威压向他射来,丹莫尔毫不犹豫地凝聚能量和那光点对撞,空间连续爆震,丹莫尔强大的能量把阮虎发出的幽魂针一一辗碎,幽魂针再也无法靠近他的周围。

丹莫尔哈哈大笑道:「同样的招数别想我再上当!投降为我服务吧!我不会杀你的!对我来说,活着的波拿波人更有用!」

在狂笑声中,丹莫尔突然一闪,一点金芒透过他的身影,丹莫尔长剑一点,高度聚集的能量把那光点击爆,丹莫尔笑道:「呵呵呵~~真阴险啊!差点就打中我了,再来啊!哈哈~~」

「真糟!他现在有警觉了,暗算不到他,你跟他的差距太大,很难在他手下逃生。」袁剑歎道

「那该怎幺办?」阮虎急忙问道

袁剑迟疑了一下,沈声喝道:「没办法了…赌吧!给我忍着点!远古的血脉!甦醒吧!」

阮虎突然觉得自己的全部感知都燃烧了起来,这强烈的烧灼感他已经太熟了,他的感知不知道被破山这幺烧过了多少次,烧到都快习惯了,幸好那痛苦来得快也去得快,熬过这波感知焚烧的痛苦之后,他才感受到全身的筋骨肌肉都在剧痛,那是一种从里到外传出来的尖锐刺痛感,彷彿他的彷彿每一条肌肉都在抽搐,每一个细胞都在扭曲哀号。

「撑住!你的远古血脉有回应了,我们还有机会!」袁剑在他心中大叫

阮虎忍不住哀嚎起来,但宇宙虚空传不出声音,只见包覆在光芒中的他面容扭曲,正在承受着极强烈的痛苦,偏生他的感知被烧灼后数量大减,已经没办法支撑第五级战斗型态了,剩下的感知不断流转,但却无法维持住感知的扩张,已经为了打开战斗型态而扩张开的感知失去稳定性,不断解离断裂。外有身体的剧烈痛楚,内有感知不断扩张解离,阮虎痛苦得无法言喻,但却连一根手指都不能控制,偏偏这个时候丹莫尔还操纵能量不断轰击他,直把他打得在空间中乱弹。

「哈哈哈哈~~」丹莫尔得意非凡,他只想把阮虎打服,下手自然有分寸,见阮虎一脸痛苦,他停下能量轰击,用感知抓住他道:「投降我,立下你的灵魂誓言,别逼我把你的感知抽出来调製成智能体!」

阮虎痛得迷茫,根本连他说了什幺都没感觉,过了半晌才醒悟过来,他奋力调适身体内外的强烈痛苦,苦着脸哀求道:「你让我考虑考虑!」

丹莫尔摇着爪子笑道:「别想拖延时间,我们早已离开银河系了,虽然我还没回到万古联盟,但是人类联盟能找得到我的也没几个了,更何况你跟着我也不吃亏,堂堂一个黑洞级强者的追随者,多响亮的名头啊!多少人求都求不到呢!哈哈~~」

阮虎听着丹莫尔自吹自擂,在心中问道:「剑大人,还需要多久?」

袁剑沈重地道:「状况不好,你的远古血脉虽然有反应,但是太稀薄,很难激发起来,我激发了三次,每次都醒来又沈睡过去,我还在寻找让它完全醒来的方法,你拖点时间,万一不行,我就直接控制你,拼了命也得把你送走!」

听见袁剑说出「直接控制」这句话,阮虎也知道情况糟透了,袁剑打算尽力把他送走,显然想到了丹莫尔掌握了波拿波人后可能造成的后果,也就是说,万一袁剑逃走失败,可能就会直接下手杀他,免得他被丹莫尔控制利用。

阮虎的体内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痛楚,随着感知解离,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但他挣扎着不想闭上眼睛,咬牙忍着种种不适,甚至还故意去感受身上的刺骨之痛,试图保持意识的清明。

丹莫尔斜睨着眼看着眼前的波拿波人,心里得意极了,依他的想法,这个波拿波人八成会投降他了,只要把他当作轩辕剑的容器,一併送到神皇陛下面前,他就立下了两桩天大的功劳,神皇陛下必定对他青眼有加,到时还有那个对手能跟他竞争呢?想到这一幕,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说时迟那时快,在丹莫尔得意大笑的瞬间,等待了很久的袁剑抓住这个机会,控制着先前凝聚的幽魂针向丹莫尔的黑核刺去。只见一道细微的流光闪过,丹莫尔脸上的笑容顿时停滞,他大吼一声,浑身的能量都爆发出来,整个宇宙虚空一震,完全失控的阮虎被这波爆炸炸得远远飞出,要不是他筋强骨健,光是爆炸的冲击就会把他炸得粉身碎骨,但儘管四肢俱在,他的内脏还是被这波冲击伤得不轻,这伤势让他不由自主地狂喷鲜血。

在爆炸的那瞬间,不断试图唤醒阮虎远古血脉的袁剑突然感受到阮虎体内有一股力量发出怒吼,在死亡的威胁下,阮虎的远古血脉终于在袁剑的不断催促下觉醒,那血脉愤怒地爆发着力量帮阮虎抵御死亡的危险,袁剑见机不可失,把仅有的一丝剑意融入那血脉中,那血脉越加茁壮起来,就像被浇上了油的火堆一样,整个燃烧了起来。

在爆炸过后,丹莫尔的感知冲了出来,一面迅速地再度抓住了阮虎防止他继续飞远,一面用感知喝骂道:「又暗算我?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吗?」他的感知虽然愤怒,但却并不慌乱,显示阮虎的幽魂针仍然没有暗算成功,顶多只让他受到一点损伤。

但阮虎现在却不慌了,在袁剑的剑意和他的血脉合流的瞬间,他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身体的剧痛消失,反而升起一股舒服又强力的感觉,感知的解离也停止,不足的感知好像一下子全补齐了,而且强度大增,比他刚开启第五级战斗型态时还有过之,感知稳定度反而更高。

阮虎知道这是袁剑带给他的好处,他在心中呼唤了几次,袁剑的感知都没有回应,彷彿消失了似的,他知道袁剑的剑意和他的血脉合流后可能沈眠了,他可是感知高手,可以明确感受到自己感知变得不同了,不只更加强韧,而且多了一股激昂锋锐之意,彷彿光靠感知就可以切开万物。

虽然知道自己变强了,但怎幺逃走还是个大问题,现在没有袁剑提示,阮虎只能孤军奋战了,如果他没能成功逃走,只怕袁剑会在某一刻「直接控制」他。

阮虎心中念头急转,同时感知向丹莫尔叫道:「大人,不要打我了,刚刚不是我弄的,是剑大人暗算了你,可不能怪在我头上,您也看到了,我也是很惨的啊!」

丹莫尔怒道:「少废话,发下灵魂誓言成为我的奴隶,不然我就立刻杀了你!」

阮虎察觉到他的态度有了一些改变,跟之前的好整以暇不同了,他现在似乎有点气急败坏,虽然感知仍然不显得慌乱,但这也可能是他在压抑自己的情绪,如果刚刚的偷袭有了效果,而让他必须假装什幺事都没发生,这就表示他可能出了大问题。

阮虎想也不想地叫道:「我发誓!我发誓还不行吗?大人!」

丹莫尔把他拉到面前,沈着脸道:「发誓吧!」

阮虎怯怯地看着丹莫尔,小心地道:「发誓之前,我可以知道大人您的名讳吗?而且我也不知道该怎幺发灵魂誓言…」

丹莫尔冷着脸道:「我是不朽的黑洞级强者卢克斯。强。丹莫尔,呼唤我的圣名奉我为主。」他的感知一动,传了一套发誓的流程给阮虎。

阮虎研究了那些感知,照着上面的提示唸道:「我,人类阮虎,指着我的灵魂发下魂誓…」阮虎顿了顿,他抓抓头,问丹莫尔道:「大人,什幺叫做『用虔诚之心结出愿力之精』?」

丹莫尔大怒骂道:「我真怀疑你是怎幺修练的?怎幺连这个都不懂?」

阮虎无奈地道:「抱歉!我们地球人虽然也发誓,但都是口头说说就算数了,没您指示的这幺…呃…严谨…」

「少骗!你是装地球人装到傻了吗?你明明是波拿波人,骗不了我的!」丹莫尔伸爪一抓,从阮虎身上抓出一团明亮的雾气,喝道:「指着这团愿力发誓!」丹莫尔抓出雾气的时候心里有点讶异,这个波拿波人的愿力中蕴含着点点金光,那可是功德之光啊,而且雾气中含有些许星球之力,那可是度过雷劫得到星球权限才有的特徵,而这个波拿波人的本体只有流星级,怎幺可能有这些特徵呢?他心里有些狐疑,但马上又放下了,看来这个新部下的感知强度至少有行星级,他夺了地球人的躯体,只修回到流星级,难怪他能透过秘法硬是把能量强度提升到卫星级,这也不稀奇,能活到现在的波拿波人哪能没几分本事?

阮虎一脸无奈地指着那团雾气发誓道:「我,人类阮虎,指着我的灵魂发下魂誓…」他顿了顿,那团明亮的雾气不断翻滚,似乎越变越小,阮虎停下来看着丹莫尔,丹莫尔怒道:「看什幺?继续!」

阮虎只好继续说道:「只要我阮虎存在的一天,我便效忠卢克斯。强。丹莫尔大人,听从丹莫尔大人的指示,为主人作战,为主人牺牲,不求任何报酬…」

阮虎唸着这些灵魂誓言的时候,那团翻翻滚滚的雾气越缩越小,但却越来越明亮,丹莫尔收起了怒意,一脸严肃地瞪着阮虎,听见他唸到最后又停顿下来,便低喝道:「快唸完,拖什幺?」

阮虎在他的催促下继续唸道:「,吾之灵魂归属吾主,吾之魂火交吾主掌握…」阮虎又拖延了一下,见丹莫尔神色不善,才又继续唸道:「以吾之灵魂为印,契!」他的手一推,那团光芒向丹莫尔飞了过去。

丹莫尔满意地伸出手抓向那团光芒,正要把阮虎的灵魂誓言收入自己的感知中,异变陡生。

在丹莫尔接触到阮虎的灵魂誓言之前,一点光粒突然冲出那团不断翻滚的光雾向丹莫尔袭来,丹莫尔并不意外,他连续被阮虎偷袭了这幺多次,早已调度感知把自己的身週护得严严实实的,就算逼迫阮虎发誓时也没有懈怠。见阮虎又出招,他冷哼一声,还是伸手把那团雾气握住,同时出爪招架那颗光点。

那颗光粒并没有被他挡住,反而用很高的速度切开他蕴含着高密度能量的强大感知,就像一把剑似的向他刺过来,丹莫尔大惊,他一声大喝,震动全部的感知,试图把那光点毁去,同时挥动手上的剑向那光点击过来,在他的高密度能量不要命似的灌注下,那把剑爆发出强烈的能量,整个燃烧了起来。

但他和那团雾气之间的距离实在太短了,为了抓取灵魂誓言,他又不肯向后退开,他只能横过火焰剑,用剑柄去挡那光粒。

「轰」的一个爆震,丹莫尔的能量大爆发,他怒吼一声,空着的双爪翻动,瞬间结出各种导引线结护住自己。在他的爪子抓上灵魂誓言的同时,一股强大的混乱冲击在灵魂誓言上爆发,迅捷无伦地侵入他的感知,那根本不是什幺灵魂誓言,而是被阮虎的混乱护罩层层伪装的混乱冲击。

上当的丹莫尔大怒,他知道这个狡诈的波拿波人从头到尾都在玩弄自己,但他根本没时间生气,在阮虎的多方夹击下,他抵挡的爪上的混乱冲击,同时不断的结出导引线去阻挡在他感知中破浪逆行的光点。

血脉觉醒之后的阮虎不论在体魄和感知方面都有了爆发式的增长,能量等级已经攀上行星级的他不仅扛住了丹莫尔的能量爆发,还向他杀了过来,一拳打向丹莫尔的头颅。

就算分心作战,丹莫尔也不可能让他如愿打中,他横过火焰长剑,一道能量爆发出来,向阮虎击去,阮虎整个人变得锋锐无比,不格不挡的拼命受了他这一击,还是一拳打在丹莫尔的头上。

两人互换一击,空间又是一个狂震,丹莫尔和阮虎同时翻了出去,在这片无重力空间中滑了出去,丹莫尔惨叫一声,四爪同时高速翻飞,在阮虎捨命干扰下,他终于被那光点击中了,那光点虽然不起眼,但却是高度凝聚的幽魂针,跟前面几针不同,这个新的幽魂针融合了袁剑犀利的感知,破坏力变得更强,丹莫尔虽然用尽方法,但仍然不能阻止幽魂针的前进,眼睁睁的看着那光点穿入他的黑核。

在那一瞬间,幽魂针混乱化了丹莫尔黑核的导引线结构,把他的黑核破坏出一个小缺口,这缺口虽然小,但却妨碍了丹莫尔控制黑洞,这一点点妨碍让丹莫尔无法顺利从黑核中汲取无穷无尽的能量,他所受的各种损伤也没办法顺利修补,连额头上被阮虎打出来的黑青也无法退去。

「混帐!」丹莫尔见自己的黑核逐渐崩解出缺口,缺口还有扩大的趋势,忍不住怒骂起来,他切离了被混乱冲击感染的部分感知,全心修复黑核,但黑核的损坏要修可不容易,至少要先把破坏源清出来,这个波拿波人的混乱感知对解离导引线有奇特的效果,但他也不是不能对付,只是需要一些时间。

但在这之前,丹莫尔还是决定先杀了这个诡谲多变的波拿波人,把他的波拿波智能体拿到手,同时把轩辕剑控制起来,他可不能再承受变数了。

丹莫尔不先恢复自己受损的黑核,反而翻身向阮虎追了过去,瞬移的同时四爪不断结印,奋力修补黑核。

(虽然快要完结了,但还是要求珍珠    :P)

  • 名称:网球王子全国大赛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2: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