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我的奴隶超清

        实验证明,当肚子饿到极点的时候就会开始削减HP。

        每隔半小时就扣掉1点。

        毕竟是生命值,饿死的同时HP归零也不奇怪。

        目前我的HP还有193点,不吃不喝的情况还可以撑个三、四天没问题。

        不……应该说只能再活个三、四天。

        饿到头晕目眩、全身无力的我靠着墙壁,空洞地望着对面墙壁的裂痕发呆。儘管如此,在大脑角落苟延残喘的仅存理智依然呼喊着要我不能放弃削减生命值得来的宝贵情报──不想死,就得离开房间!

        事情就是这幺简单。

        要死,还是要离开房间。

        没有第三种选项。

        若是继续让HP随着时间减少,选项可能还会被迫削减成一个。儘管不情不愿,我还是趁着勉强能动的时候开始做离开房间的準备。

        离开房间的主要目的无须多言,自然是寻找食物,却也同时和与敌人战斗话上等号。当然,我不认为自己有办法击倒那种恐怖的巨人,不过至少为了多点逃命的本钱,我还是决定借用一下老爸和母亲的武器装备。

        老爸铠甲的尺寸太大了,不合穿,母亲的装备则是整套被冻在冰块内,连碰都碰不到,况且身为孩童的我穿了也无法移动,因此果断捨弃。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勇者之剑并没有被冻住。

        武器确保。

        金属锻造而成的真正刀剑比想像中还要沉重,凭小孩子的腕力,勉强可以挥动,然而要流畅使用就很困难了。

        只能祈祷这把剑有着神挡杀神、魔挡灭魔的强大威力,如果能够稍微碰到魔兽就直接让对方灰飞烟灭更好,啊不等等,变成灰的话就没东西可以吃了,请容许更改。如果能够稍微碰到魔兽直接让其毙命就好了。

        拜託了。

        姑且向这个世界的神明和女神献上衷心祈祷之后,我小心翼翼地推开门。

        冰凉的空气吹过。

        ……好险,这次没有看见黑角巨人的身影。

        倘若这做地下城到处都是那种怪物在逛大街,我可能真的宁愿饿死。

        通道的设计和房间是一致的,类似土砖的表面绘有精緻的图腾。每隔数步的距离墙面就装设着一盏黄铜灯,里面燃烧的却不是火光而是发出晦暗光芒的黄色水晶。

        「可真是宽敞,足够五六人并肩行走吧。该说真不愧是世界最大的迷宫吗?」

        我左顾右盼了数分钟,总算提起勇气踏出第一步。

        唔……喔喔喔喔!我踏出房间了!

        这个一小步象徵我的一大步!

        喀切。

        嗯嗯嗯!那个奇怪的效果声是怎幺回事?

        转头一看门消失了。

        「……喂?开玩笑的吧?」

        冲击过大导致我整个人陷入灰白状态。

        离开之后就会消失的设定?不不不,那样太虐了吧!拜託请让我回去啊!

        整个人像是果冻一样贴在墙面左摸右摸了许久,总算在某块石砖碰触到隐形的手把。下一秒,以手把为中心深褐色的色彩开始扩散。

        眨眼过后门扉再次出现在墙面。

        「……所以那个房间是用魔法隐藏起来的?」

        好吧,这样就可以说明不会有魔兽闯入房间的原因了。

        这应该是老爸和母亲为我特地施展的魔法吧?

        换句话说,只要我待在房间内就是安全的。

        感到莫名安心的我鬆开手。

        果然掌心一离开门把,门扉立刻被黄褐色所侵蚀,不一会儿就和四周的墙壁融为一体。

        我继续前进。

        拖着勇者之剑走到通道的转角,我很快就发现了第一个目标。

        纸箱大小的蜗牛缓慢地前进。

        蜗牛壳是布满棘刺的形状,本体呈现深紫色,伸出的两只眼睛缓缓着左右摇动着。本体表面覆盖着半透明的黏液,在身后留下细长的移动痕迹。

        很好,就叫牠蜗牛虫吧!

        结束命名的我提起勇者之剑,深深吸了一口气。

        眼前的蜗牛虫看起来也挺难缠,然而和黑角巨人相较简直亲切到了极点。

        我不期待国小生的腕力,不过勇者之剑应该值得期待吧?

        毕竟这把可是勇者的长剑啊!稍微挥一下就毁掉整条通道也不奇怪吧!

        来吧!让我见识一下勇者之剑的威力吧!

        我以右脚为轴心旋转起身体,利用离心力甩出勇者之剑。

        嚓蹡。

        蜗牛壳比想像中还要硬,正面吃了一击勇者之剑的横斩依然没有出现刮痕。

        可恶!虚有其名的烂武器!欺骗我的感情!

        出手之后立刻往后撤退的我连跑了好几公尺,发现没有异状之后才骤然剎车,转头观察蜗牛虫。

        「……啊咧?没反应?」

        我还以为会突然兇性大发、张牙舞爪地扑过来耶。

        即使被攻击了,蜗牛虫依然顾我地缓慢爬动。

        我小心翼翼地再次靠近,即使靠近到触手可及的距离蜗牛虫依然毫无反应。

        略感放心的我放开手脚,拼命用勇者之剑敲打着蜗牛壳。

        铛铛锵锵。铛铛锵锵。

        当我总算将蜗牛壳敲出一点点裂痕的时候,鞭子似的触手从蜗牛壳的侧面伸出,不过挥动的速度比想像中缓慢。

        这种速度的话我可以应付!

        努力抬起勇者之剑将触手尽数挡掉,我发现勇者之剑锋利得很,只要角度抓对甚至可以一剑砍掉触手。

        花了点时间将四条触手都砍掉,我转移攻击目标,微蹲着身子开始用勇者之剑刺蜗牛虫的本体。失去攻击手段的蜗牛虫貌似打算加速逃跑,不过速度依然很慢,我稍微加大脚步就可以追上。

        黏液很容易令剑滑掉,即使用力刺去也无法刺得很深。

        又花费了许久时间,满头大汗的我总算成功杀死了蜗牛虫。

        很好!开吃吧!

        这就是我努力打倒魔兽的目的!

        首先处理一下那个硬得要死的蜗牛壳吧,虽然钙质很重要,但是那个壳咬了肯定会崩牙。用勇者之剑将切入本体和壳之间的缝隙将壳给撬开。嗯,拔掉壳之后看起来就像只紫色的大蛞蝓。小噁心。

        前一世的我就算被枪指着太阳穴也不会吃蛞蝓,不过现在不是挑食的时候。

        要嘛吃,要嘛饿死。

        事情就是这幺简单。

        饿到理智消磨殆尽的我几乎没有经过什幺心理挣扎,直接开始处理蜗牛虫。

        砍掉头部之后,先对準腹部直直划下一刀,伸手将内脏和触手那些不能吃的部位扯出来扔到角落,我歪头思索好几秒是否该用清水洗一下,不过随即想起来地下城内根本不可能配置水龙头那幺方便的东西,因此直接掠过清洗这个步骤。

        接着将蜗牛虫的本体切成片。虽然烤一下可以顺便消毒兼增加美味,不过那些等到改天弄到火再说。

        明明应该是很噁心的东西,我却忍不住吞起口水。

        果然饥饿是最佳的调味料。

        「那幺我要开动了。」

        嗯,餐桌礼仪是很重要的。

        我满怀期待地双手抓起一片蜗牛虫切片放入口中。

        「……呜噁。」

        稍微舔了一口就反胃吐了出来,我实在没有勇气吞下去。

        好苦好酸好苦好鹹而且还黏黏的。直接咬腌肉应该就是这种味道吧?可恶,根本不能吃啊。

        锲而不捨的我吐完之后扔掉手上的切片,拿了下一块切片继续尝试。

        呸,这片一样又苦又酸又黏。

        我几乎将蜗牛虫的所有部位都吃过了,最后发现只有靠近头的部位勉强可以入口。

        可恶,这幺大一只但是可以吃的部位却不到几口,真是亏了。

        满腹怨怼的我双手撑着膝盖起身,拖着勇者之剑开始寻找下一只蜗牛虫。

  • 名称:做我的奴隶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8: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