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子超清

拉米瑞兹靠着丹药之助勉强施展了一个神术,这个小範围的空间固锁只能支持短短的一瞬间,两个交战中的恆星级强者立刻摆脱了神力的束缚,又恢复了正常,但拉米瑞兹已经趁机冲进战团,袭向领域破碎的布鲁诺斯。

布鲁诺斯虽然短暂地陷入束缚,但他相当清楚地感受到神力波动,「有高阶神明?」布鲁诺斯顿时大感惊慌,他虽然不怕那些修神的家伙,但恆星级的神明非常难以消灭,如果他铁了心要缠住自己,加上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自己还真有可能栽在这里。

但情势变化得太快,拉米瑞兹冲进了战圈,一下子撞在布鲁诺斯的身上,布鲁诺斯的领域溃散,被他撞个正着,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拉米瑞兹大叫道:「大人快走!属下缠住他!」,说着就张开感知向那人类联盟的强者冲了过去。

布鲁诺斯被拉米瑞兹这幺狠狠一撞,虽然大受震荡,但还伤不了他,他的感知似乎有些阴翳,这点不适混在冲撞的震荡中他也没留意,发现拉米瑞兹把他撞出了对手的领域,还用感知干扰对手,他立刻抓住这个机会一个瞬移,顺利地摆脱了对手,逃入宇宙虚空中。

那强者恆星级的感知一凝,一接触就把拉米瑞兹虚弱的感知绞碎,同时随手一挥,把冲来的拉米瑞兹打得喷血飞退,但被他这幺一打岔,布鲁诺斯趁机溜走了,那强者大怒,也跟着瞬移追了出去。

被恆星级能量打倒在地的拉米瑞兹可真是糟透了,他撞了布鲁诺斯一下,撑住了布鲁诺斯的反震,还趁机把自己大部分的混乱感知冲入布鲁诺斯的感知中,布鲁诺斯可是个货真价实的恆星级强者,他想要控制布鲁诺斯,付出的代价太小可不行。

偏偏在他最虚弱的时候,又被气急败坏的恆星级强者破碎了感知,那强者根本看不起他这个还没登上星级的弱者,只是随手把他这苍蝇挥开,但这一击就让拉米瑞兹晕了过去。

拉米瑞兹的感知受了重伤,但他毕竟曾经是恆星级的神明,短暂的失去意识后就醒转过来,只觉得全身上下无处不痛,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彷彿全身骨头都碎光了。他迷茫了几秒,终于在痛苦中清醒,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狼籍的废墟中,周遭一片混乱的旋风呼呼作响。

原来居住区的天顶和防护闸门承受不住恆星级强者交战的冲击,已经完全被击毁了,相邻的密闭闸门全部自动封闭,这片区域暴露在火星大气中,区域内的气体洩漏进入火星大气,火星大气中大量的二氧化碳也沖了进来,把一些燃烧的火头熄灭,在一片烟雾瀰漫中,拉米瑞兹开始感受到缺氧的痛苦,他这具庐舍还没修练到星级,筑基的根基也不扎实,再这幺躺下去,只怕这庐舍就不保了。

拉米瑞兹回过神来,奋力聚起破碎的感知试图挣扎求生,但却发现全身无法动弹,他试了几下,身体一动也不动,这才发现有另一个灵魂正在跟他争夺这具身体的控制权,那灵魂虽然弱小,但跟这身体的契合度比他更好,虽然一时无法抢走身体的控制权,却妨碍了他对身体的控制。

拉米瑞兹知道那灵魂就是被他封印的廖明堂,他趁着自己分割了大部分的感知,又受到强者重击,居然突破了封锁冲出来作乱。拉米瑞兹忍不住大怒道:「混蛋,这时候捣什幺乱?给我回去沈睡!」

廖明堂的感知好不容易趁着拉米瑞兹虚弱的时候挣脱了他的封锁,哪肯再被封印起来,他怒吼道:「休想,这是我的身体,你这家伙滚出我的身体。」

拉米瑞兹沈声骂道:「廖明堂,我看在你支持我恢复的份上,没把你的灵魂彻底解离,如果你再不知好歹,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廖明堂咬牙切齿地道:「你这骗子还说谎,你忘了我跟你分享记忆吗?你的谎言还骗得了我?」

两人互骂的时候,感知可一点都不容情,在这具身体里面绞杀在一起,廖明堂的感知完整,但拉米瑞兹可是个老牌的恆星级神明,就算是感知切了又切损了又损,还远不是廖明堂能撼动的,但他现在受了重伤又虚弱无比,要把廖明堂压制回去,也不是一时三刻办得到的,他们两个争来抢去,那身体躺着一动不动,周围的氧气渐渐流失,没多久那身体的脸就灰暗下来,开始出现缺氧症状。

拉米瑞兹大急,廖明堂若是平时跑出来捣乱,把他镇压下去只是举手之劳,但在这紧要关头他缺的正是时间,如果不赶快取回身体的控制权,这身体就死定了,只要这身体一死,他这个分体也就在劫难逃了。

拉米瑞兹一面压制廖明堂,一面劝道:「你看,你斗不过我的,如果你再捣乱,你的身体就死定了,你既然知道我在想什幺,你也一定知道我正在抢夺另一具恆星级的身体,如果我抢到了新身体,我就把这身体还你,你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这次绝对没有骗你,我以永恆之神拉米瑞兹的名义起誓!」

廖明堂想也不想地骂道:「你休想骗我,我知道你想透过我感染所有地球人,让所有地球人都变成你的奴隶,把地球变成你的波拿波星,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拉米瑞兹大骂道:「那又怎样?到时你就是地球之主啊!我让你统治地球不好吗?地球这幺落后,我可以让你们立刻跨入高等文明,这样幺好的事到哪里找?波拿波人如此优秀,混乱感知如此犀利,难道你不想要吗?全都送给你们啊!」

廖明堂反唇相讥道:「是啊!我们地球人是落伍,但我们活得好好的,我们可不想像波拿波人那样优秀到被人灭族,你别来侵略我们!」

两人一面互相在言语上交锋,一面用感知互不留手的挤压对方,拉米瑞兹虽然虚弱,但比之廖明堂还是略胜一筹,他渐渐的压制住廖明堂,取回身体的控制权,那具身体也反射式地拼命想要多吸入一点空气,就像是一个落水者般地挣扎了起来。

「休想!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廖明堂大吼,他的感知毫不保留地冲击出来,把拉米瑞兹的感知推开了一丝,拉米瑞兹立刻把他堵了回去,他虽然取回一些控制权,但还是没办法让身体站起来逃走,只好一面压制廖明堂,一面驱动那身体逃走。

那身体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想要逃走,但廖明堂大叫道:「你休想!你休想利用我的身体作恶!」他的感知狂冲乱撞,那身体一个失控,跌倒在地上。那身体本来就伤势严重,这阵乱跳让那身体更加糟糕,全身上下都在喷血,简直变成了一个血人。

拉米瑞兹怒骂道:「你这该死的家伙!混帐!你死定了,我会把你的灵魂永远镇压起来,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两人的感知再度激烈交锋,廖明堂又渐渐被压制下去,他的感知渐渐虚弱,意识也渐渐模糊,他知道拉米瑞兹一番挣扎加重了伤势也消耗了更多氧气,这具身体就要撑不住了,自己当然也离死不远,他的感知中出现了无数的影像,他的爷爷、母亲、父亲…还有从小伴着他的童养媳燕君,最后,罗娜清冷的背影出现,那是更换身体前的罗娜,消瘦平板的身体、金色的长髮,罗娜回头对他一笑,只见她长着一张昆虫样的蝴蝶脸,廖明堂在南京的补给点逃出来时曾经见过的,廖明堂忍不住笑道:「罗娜…我喜欢你的蝴蝶脸…」他又黯然想道:「抱歉了…」

拉米瑞兹同样也感受到了死亡的阴影,他怒叫道:「混蛋!混蛋!我是永恆不灭的拉米瑞兹陛下,我不会这幺耻辱的死掉的!我不会死掉的!」

他压制住廖明堂,重新控制住肉体,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这具身体已经油尽灯枯,只是略动了几下,根本无法行动。被压制住的廖明堂无力地道:「一起死吧!一起死吧!别再挣扎了…」

「混帐!混帐!」拉米瑞兹一面怒骂,一面想办法自救,但这身体的手脚抽动了几下,就寂然不动了。

「不可以!不可以放弃!」拉米瑞兹感受到灵魂的拉扯,一股强大又平和的力量作用在他的感知中,他知道自己就要脱体而出,只要他的灵魂离体,就会被法则回收。他一点都不愿归于虚无,拼命撑着不被这股力量扯出身体,一面大叫道:「我是永恆之神拉米瑞兹陛下,我不会死的!」

「你好吵!」意识模糊的廖明堂神智不清地喃喃道

就在这个时候,远方闭锁的防护闸门突然咔啦啦地开启,几个穿着防护服的军人冲了出来,其中一人查看着面罩上的任务资料,向廖明堂的方向一指,那些军人便冲向瘫在地上的廖明堂,一人拿出紧急面罩罩住了廖明堂的脸,其他人围着他开始进行紧急治疗。

感受到氧气滋润的拉米瑞兹重新回过神来,他兴奋地大叫:「呦喝!太好了!我活下来了!我果然是永恆之神拉米瑞兹陛下,我绝对不会死的!」

「不要!不要救我!」重新清醒过来的廖明堂发现军人们正努力抢救他,急得又挣扎了起来。

但这次拉米瑞兹已经不再给他机会了,他把趁着廖明堂意识模糊的时候把他压制下来,「乖乖的跌回智能体状态为我工作吧!」拉米瑞兹得意地大笑。

「为你工作?」廖明堂茫然地道,一道灵光突然穿入他的心里,他毫不迟疑地叫道:「开启第四级战斗型态,强制能量模式!」

那具被抢救的身体突然泛出能量光芒,大量的混乱感知散出,把所有抢救者都弹了开来,他们爬了起来,惊讶地看着他们的抢救目标散发着光芒悬浮起来,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你这家伙!你在干什幺?」拉米瑞兹大叫:「取消战斗型态!快给我取消!」

「哈哈!我还不是你的智能体,你命令不了我,我有开启战斗型态的权限!那权限可不属于你!」

话虽如此,但拉米瑞兹仍然截断了能量的供应,把战斗型态压制下来,那躯体的光芒散尽,噗通一声跌落在地。

见情势不佳,廖明堂又喊道:「给我开启第四级战斗型态,强制能量模式!」

「我压制住你的权限了,还开启呢!」拉米瑞兹冷笑道

「开启第五级战斗型态,强制能量模式!」廖明堂吼道,拉米瑞兹的感知又翻腾了起来,这次翻腾得更剧烈。

「唉呀!怎幺会这样?」拉米瑞兹手忙脚乱,他的混乱感知被大量抽取出去,试图开启第五级战斗型态,这个型态的感知和能量的消耗量如此庞大,他对廖明堂的压制瞬间就崩溃了,廖明堂的感知冲了出来,大笑道:「一起死吧!开启第六级战斗型态!开启第七级战斗型态!」

自有植体战士以来,大概从来没有植体战士同时自主开启所有七个战斗型态来找死的,这种怪念头不只植体战士没产生过,连植体设计者也压根没想过,廖明堂一心拉着拉米瑞兹同死,发现第五级战斗型态真能打开后,居然一次把手上的牌全梭了,接连打开了所有的战斗型态。

拉米瑞兹只觉自己的感知毫无章法地翻涌,再也无法控制,他的感知以奇特的方式一丝丝急速向外扩张,但以他的感知强度根本无法支持感知这样张开,那些散出的感知立刻一丝丝断裂解离,拉米瑞兹急得叫道:「停下!停下!关闭所有战斗型态!快关闭啊!」

但他的感知就像沸水般翻涌个不停,同时也用极快的速度解离消散,「啊~~不可以!不可以!快停下!」拉米瑞兹不断惨叫挣扎,但他的感知仍然持续流失,他的感知本来就不完整,又切分出大部分出去抢夺新的身体,剩下的感知在如此沸腾的状态下,既无法控制住战斗型态的开启,也无法阻止感知的流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感知消失散去,他拼命地挣扎,但却无法扭转颓势,过了不久,一股强大的力量出现,作用在拉米瑞兹的全心全灵上,拉米瑞兹的惨叫声渐渐低微下去,到最后完全感受不到了。

廖明堂又感觉到自己重新回到身体,他全身剧痛,头晕目眩,那痛苦让他恨不得马上晕过去,但他还是挣扎着试图睁开眼睛,驱动嘴唇想要说出一些话来,但他的眼皮跳动了几下,嘴唇蠕动了一番,还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想道:「我也要死了…幸好我还是赢了…可惜…对不起…」开启战斗型态失败,他的感知也在星星散去,过了不久,他的意识也跟着沈入黑暗中。

(今天是228和平纪念日,放假!现在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假期的意义,我们都知道大陆经历过三反五反、大跃进、文革等等灾难性政治事件,台湾当然也有过,228事件就是其中之一,在这个事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戒严」也成了一个法律图章,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而遭殃,228和平纪念日,就是要告诉我们这段历史,那是一段人为了私慾而化身公权力,任意欺凌残害其他人的岁月,现在我们都知道这幺做的后果,希望有识之士能尽量避免这种邪恶再度发生。)

  • 名称:妹子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7: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