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超清

被丹莫尔奋力一击的阮虎伤势很重,但他还记得袁剑的吩咐,一伤了对方的黑核就全力逃走,丝毫不敢有击败对方的妄想。他忍着伤势驾驭着感知结印穿透空间,同时还发动一次次的瞬移,努力往任何他感知穿越所及的地方逃走,虽然他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有了袁剑的全力辅助,他的感知穿越距离变得非常遥远,远远超过阮虎原本的认知,他心里虽然惊奇,但还是相信自己能办到,于是一次次空间穿梭,一次次的瞬移,他距离丹莫尔也越来越远。

但儘管他全力逃走,绕过一个荒凉的星球之后,丹莫尔还是出现在他面前。

丹莫尔脸色平静地看着他,四爪不断翻飞,打出一套爪法编织着导引线结,奋力修补黑核的破坏,他好不容易把阮虎的幽魂针驱除出黑核,但他的黑核已经被穿破了一个小洞,严重影响了黑核的正常运作,他与所属黑洞的感应也变得断断续续,不过就算如此,要杀了阮虎也易如反掌,所以他不等黑核修复,就先赶来杀阮虎夺轩辕剑。

两人对视一眼,阮虎苦笑道:「丹莫尔大人,无论如何您也不肯放过我吗?」

丹莫尔边结印边道:「如果你不是波拿波人,只要你交出轩辕剑,或许我会懒得杀你。」

「您知道我不会束手就缚的!」

「所以这次我也不打算抓你,你死定了!」丹莫尔淡淡地审判了阮虎

「看来我非拼命不可了!」阮虎活动起手脚,他的身体表面出现一层银晶护甲,双拳也冒出两柄银晶刺,头顶更出现了一个光点,现在丹莫尔对那光点的威压可记忆深刻了。

「对!拼命吧!不拼怎幺会有命呢?拼命挣扎的对手杀起来才有乐趣啊!」丹莫尔淡淡地说着,他一双手停下结印,聚起了强烈的能量,同时感知吼道:「死吧!」身形也向阮虎冲了过来。

阮虎挺起两把银晶刺向他冲去,两人瞬间全力交战,能量一阵爆发,在银光闪动的同时,两人同时中了对方好几拳,阮虎的银刺可长可短,不断地伸缩变动,蕴含的能量只多不少,手上的招式也诡谲多变,指东打西变化无穷,让人看了眼花撩乱。

但不管他的银刺如何诡谲,也不论他的招式怎幺变化,他的招式打在丹莫尔身上就如同搔痒一般,总有一股强大而凝聚的感知把他的攻击挡住,甚至还把他的能量反轰出来,但丹莫尔的攻击就不同了,他打在阮虎身上的每一击都让阮虎身上的银晶爆散,阮虎在银芒中被打得鲜血狂喷。

在这一面倒的战斗中,在逃亡中渐渐沈睡的远古血脉又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它重新奋发起来,轩辕剑的锋锐又透了出来,阮虎感受到力量的涌现,无数战斗经验跳了出来,他浑身是血的反身迎敌,两人高速交错而过,阮虎又抛飞了出去,丹莫尔却伸出自己的爪子检视着,他右上臂的指爪被砍掉了一节,伤口断处还缠绕着锋锐的剑意,让伤口不能癒合。

「轩辕剑!」丹莫尔恨恨地道,他心中怒火狂烧,转身向阮虎扑去,叫道:「给我死来!」

他伸爪抓向阮虎,硬把飞远的阮虎拖了回来,阮虎一个扭身爆发混乱感知摆脱了他的感知控制,同时向他冲来,準备好的幽魂针划破丹莫尔的感知封锁向他射来。

「我恨这种东西!」丹莫尔吼道,他全身爆散着强烈的光芒,用超高密度的能量硬生生压碎了阮虎的幽魂针。

在幽魂针破碎的瞬间,阮虎的所有感知全部收敛回体内,他凝聚着感知向丹莫尔冲来,在他的头颅和背后伸出长刺,那些银色长刺突然爆发出感知波纹,那些波纹彼此互相激荡,形成了混乱的感知波场,正是混乱领域。

但这并不是正牌的幽族混乱领域,而是波拿波人的混乱感知场,即使混乱感知场并不是混乱领域,但仍然有混乱解离各种感知的效果,正以压倒性优势击破幽魂针的丹莫尔猝不及防,被混乱感知场罩个正着,离体在外控制能量的感知失控溃散,所有他驭使的体外能量连同他的能量护罩也一起崩解溃散。

丹莫尔从没有遭遇混乱感知场的经验,直被吓得魂飞天外,只是拼命的想要重新控制感知,他楞神忙乱的时候,阮虎一个刺拳打了过来,丹莫尔被打个措手不及,在没有感知和能量的保护下,他坚硬无比的头颅被阮虎的拳刺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出手格挡的左上臂也被打折,惨白的断骨甚至穿透肌肤刺了出来。

「啊~~」丹莫尔痛苦地大叫,飞掠而去的阮虎虽然听不到声音,但却能感受到他的痛苦之意,他打完一击,立刻收起混乱感知场,既準备下一击,同时也避免对方摸清混乱感知场的底细。

对感知的掌控一恢复,丹莫尔马上就修复了折断的手臂,但他的感知在阮虎的突袭之下受损不小,连修复黑核的感知线结都织不出来了,丹莫尔乾脆放下修补黑核的动作,又从储物空间取出那把弯弯曲曲的火焰剑,打算专心杀死眼前这个诡异的敌人。

阮虎一进一退之间,抢走了丹莫尔不少无特性感知,整个人精神大振,但丹莫尔一投入全副心神,他的压力又更大了。阮虎心里很焦急,他已经出尽全力了,第五级战斗型态是他能达到的颠峰,甦醒的血脉和轩辕剑意支持着他,银甲银刺幽魂针和混乱感知场种种能力尽出,但他仍然无法跨越遥远的等级差异,撼动一个黑洞级强者的强大感知。丹莫尔虽然屡屡吃亏,但他的本质并没有受到伤害,破不了他的黑核,丹莫尔的战力就不会消退,只是使他更加愤怒。

认真起来的丹莫尔四臂齐动,使出一套爪法,之前他也使过类似的爪法,但都只是拿来编织导引线结修补黑核,这次他结出来的导引线不再收入黑核,而在他的身週缠绕。随着各种导引线成形,丹莫尔凝聚起来的能量越来越强,他的威势也越来越重。

阮虎之前被他用导引线网抓捕过,自然知道成形线结的讨厌之处,他虽然能解离结上的感知,但却不是急切之间能办到的,只要他被阻一阻,只怕就马上会被盛怒的丹莫尔撕碎。

阮虎在心里叫道:「剑大人,破山大人,我可是出尽全力了,两位总不能一直看着吧?请帮帮忙吧!」

破山沈闷的声音说道:「剑大人不是在帮你了吗?他不许我出手,因为会影响了跟你血脉的共鸣,你别担心,有大人在,你吃不了亏的!」

阮虎有点讶异,破山说剑大人已经出手了,但他并没有感受到类似破山附体的那种煞气,自己的能力是增强了不少,但并没有跟破山联合起来的夸张感。

「大人让你用你做的印破他的导引线,再趁机伤他,你多伤他几次说不定就能逼他放弃!」破山提醒道

「这很难耶!」阮虎抗议着,但他没有选择,丹莫尔对他虎视眈眈,显然已经把他当作对手了,他得好好运用一身本事,创造机会出来偷袭丹莫尔,设法把他赶走。

但他并不明白,丹莫尔是绝对不肯走的,他宁可战死在这里,也不肯放弃到手的轩辕剑,更何况他根本不认为阮虎能战胜他,他还期望着杀死阮虎,把他变成智能体呢。

两人就这幺无言地对峙着,感知都活动的很剧烈,显然是在思考如何最有效的打倒对方,但却很有默契的没有出手。阮虎等得有点心焦,但也知道只要自己一动,就会面临对方狂风暴雨的攻击,没有找到对方破绽之前,先引动战局对他不利。

丹莫尔完成了战前的準备,他编织了足够的导引线,但却迟迟没有发动攻击,原来他正在储物空间中寻找自己的战印,但他把储物空间翻了个底朝天,就是没发现任何战印的痕迹,连几把他珍藏的武器都不见了,他顿时想起阮虎偷了他的冰炎剑,只给他留下一把下品的炽炎剑,有轩辕剑的指点,他拿走的当然都是最好的货色。

丹莫尔气苦不已,他太小看阮虎,没有封锁他就把他收进自己的空间,没想到这个失误给自己带来大麻烦,但这样一来,他就更不能放走阮虎了,他身上可带着自己一辈子累积的财富呢!

阮虎完全不知道破山给他惹了杀身之祸,还在脑中构建一个陷阱,好製造机会偷袭丹莫尔,没想到丹莫尔的脸色变了数变,一下子大怒起来,闷不吭声的挥剑带着宏大的能量向他杀了过来。

阮虎立刻按照袁剑先前的指导释放自己之前结成的椎状小印,那小印发出一声厉啸,撕裂了空间,吞没了丹莫尔袭来的能量,还向丹莫尔刺了过去。阮虎被这声势吓了一跳,照理说宇宙中不该能传播声音,但小印撕裂了空间,那啸声正是空间破裂的共鸣,在空间震荡之下,声音切实地传了出来。

丹莫尔没料到阮虎有製造和控制战印的手段,他的心中一阵气苦,还以为阮虎用了自己收集的战印,他不想损坏「自己的战印」,便转避过那片撕裂的空间,同时把编织好的导引线启动释放了出来。

丹莫尔知道阮虎的感知能破坏他的导引线,便不打算直接攻击他,他这次编织的导引线引动了空间、稳定和能量法则,只见三个法则互相交流,无数的能量从虚空冒了出来,加入这团线结中,形成了一个「空间场」,把他和阮虎包围起来。只见空间在阮虎的破坏下裂开,又在丹莫尔空间场的压制下稳定弥合,阮虎的战印继续划破空间,但马上就被丹莫尔弥合。

随着丹莫尔不断注入能量,那空间场越来越凝实,阮虎也感到越来越吃力,他在袁剑指点下结成的战印虽然犀利,但并不是不用付出代价的,他的能量不断投入战印中,消耗得越来越快,但他却不能如计画般接近丹莫尔,只能在他周围打转,偏偏丹莫尔的战法改变,他不再近身袭击阮虎,反而从黑核中抽取大量的能量注入能量场,一看就知道準备用这蕴含无穷能量的空间场压死阮虎。

这就是黑洞级强者的优势,就算阮虎是只灵敏的小猴子,丹莫尔这个身高体壮的巨汉虽然一时逮不住他,但却可以扔巨石碾死他,丹莫尔正在製造的这片能量磨盘绝对能碾死阮虎,偏偏阮虎根本没办法阻止他。

阮虎大急,不断释放混乱冲击试图解离丹莫尔的导引线,但这次丹莫尔小心多了,他不断碾压阮虎放出来的混乱冲击,偶有疏漏的一时也解离不了他的感知,只见两人附近聚合的能量越来越多,这些能量跟空间场结合在一起,让整个空间都微微的震荡。

「该怎幺办呢?怎幺办呢?」阮虎焦急地想尽各种办法,都不能阻止丹莫尔,他知道只要这片空间场的能量爆发,他就绝对死定了。

「剑大人!快出来帮忙啊!再不帮就没机会啦~~」阮虎焦急地在心里大叫

「别担心,你撑过了最艰难的时间,胜负已分了!」袁剑的声音突然响起。随着他的声音出现,阮虎反而感到一种无力感,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强度不断衰退,似乎被强制激发出来的潜力都消失了,他有一种感觉,好不容易激发出来的远古血脉又沈睡了,袁剑放弃继续驾驭它。

「怎幺回事?剑大人!我的血脉沈睡了?请您快出手啊!」阮虎大叫

袁剑淡淡地道:「我不想出手,你的远古血脉实在太稀薄了,我如果跟你合一,你非死不可,何必呢?」

「可是您不出手我们就非死不可了…快啊~~」阮虎一面冲击那些导引线,却没办法阻止空间场的凝实。

「领死吧!你这个奸诈的波拿波人,我会把你调製成智能体,献给神皇陛下,你应该感到万分荣幸,哈哈哈~~~」丹莫尔感受到能量已经汇聚到最高点,在他的心目中,阮虎已经死定了。

「出手?我早就出手了,丹莫尔这个笨蛋死定了。」袁剑胸有成竹地道

「我看我才死定了…」阮虎还没说完,震荡的空间场一凝,阮虎吓得念头都冻结了,硬着头皮準备承受强烈的能量爆发,但他等了一下,什幺事也没发生,一脸笑意的丹莫尔开始感到怀疑,他叫道:「爆炸啊!爆啊!」,见能量爆满的空间场仍然异常稳定,他忍不住挥手向空间击去,试图引动爆炸。只听「波」的一声,他建立的空间场轻轻一爆,一道细细的裂缝从中撕开来,在喷发的空间能量光芒中,一个人影从那裂缝跨了出来。

丹莫尔感到莫名其妙,那人影就站在空间裂缝前,定定地看着他,在光芒照耀下,丹莫尔看不清那人的样貌,但他心中升起了一股畏惧。

「应龙?」丹莫尔颤抖地问

「你究竟是傻还是大胆?」应龙缓缓拔出他的青玉剑。

「他就是个白癡!」又一个人影跨出裂缝,那是一个一身火红的女性。

「姜红云…」丹莫尔咬着牙

「师兄,把他让给我吧,我很久没立功了!」姜红云根本不理丹莫尔,一脸媚笑地跟应龙商量着。

应龙不语,只是往旁一站,表达了他的态度。

姜红云飘了过来,对丹莫尔笑道:「呦!丹莫尔啊!你怎幺说也是个黑洞级强者,怎幺被小朋友伤了?伤势还不轻呢!这一点都不好玩,就算我杀了你,功劳也有一大半是小朋友的。」她说着就嘟起了嘴,似乎丹莫尔就算死了也很对不起她。

丹莫尔畏惧地看着应龙,又看看姜红云,沈着脸道:「你们是打算联手围攻吗?」

应龙摇摇头,转身飘向阮虎,躬身对阮虎说道:「剑大人,请恕应龙无礼!」他开始治疗阮虎的伤势,同时把附在他身上的轩辕剑意导引出来。

袁剑这次勉强激发阮虎的血脉,这丝剑气有了些损伤,在应龙的帮助下渐渐恢复。「谢啦,应龙,这次我有点大意,幸亏你及时赶到。」袁剑感谢道

「不敢,师尊曾有命要我注意祖地的状况,都怪我太大意了,被齐哈西克引得有点远,幸好姜师妹还守着祖地,要不是她通知我,我还追着齐哈西克乱跑呢!」应龙一面加强轩辕剑意,一面淡然说道

「地球那边一切都好吧?」

「一切都好,入侵者全被留下了,外围也都清理了,幸好没有惊醒祖地。」

「好!好!」袁剑难得地连声称讚。

  • 名称: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3: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