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剧天生一对在线观看超清

阮虎的潜入行动意外地顺利,集结在楼层中的受体似乎聚集起来开会,走道上空无一人,他大摇大摆地在楼层间走动,根本没人来查问他,阮虎心中浮起一阵不安,他这幺不按规矩地在基地里乱窜,那不断扫瞄的感知肯定发现他了,但对方没有阻止他,反而打开大门,帮他清扫了障碍,还摆出一副「欢迎光临」的姿态,说没鬼谁会相信呢?

阮虎停了下来,对扫过的感知说道:「不速之客阮虎前来拜访华特森大人,事前没有获得邀请,请主人莫怪!」

那感知停下来说道:「也好!你我都是聪明人,省得互相装糊涂,你下来吧,我在B40恭候。」

阮虎叹了一口气,知道这是最糟状况,如果敌人发怒,那表示他之前真的被自己骗过,现在光明正大的邀请自己,肯定已经布置好了陷阱等着,看敌人这幺好整以暇,也不怕他转头就跑,似乎他跑不跑都无所谓,看来打自进了这基地就落入对方的掌握之中。

阮虎没什幺犹豫,对着虚空躬身道:「打扰了!」

他举步往电梯走去,那电梯已经停在这个楼层打开门等他了,阮虎走了进去,按下了B40,电梯开始下降时,那感知笑道:「刚刚如果你要回到地面我也不会反对。」

阮虎苦笑道:「您这幺大阵仗地招待我,我就这幺走了岂不是太失礼?」

那感知笑道:「好!好!不愧是昇龙血虎!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了。」

阮虎躬身道:「还未请教前辈的大名…」

那感知笑道:「不急!不急!等我们见面再谈,我的时间多得很。」

B40一下就到了,阮虎一跨出电梯,就看到一个人站在电梯前欢迎他,他并不认识这个人,但却在资料上见过。他连忙致意道:「您好!肯尼迪参议员,您的身体还好吗?」

年老的肯尼迪参议员笑瞇瞇地道:「还不错,我剩下的时间虽然不多,但像我这样的病人还有什幺好求的呢?能吃能喝,居然还有力气玩女人,能这幺活过最后三个月,我也该满足地下地狱了。」他抬手一引,正色道:「贵客请!主人正等着您。」

阮虎在他的引导下在通道中行走,他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通道忍不住吓了一跳,原先只以为地下四十层的建筑,没想到在B40居然被挖成了蚁穴般的迷魂阵,许多人在通道中走来走去,人人行色匆匆,似乎都很忙碌的样子,看他们的服色,有各种工人、研究者、清洁者,但就是没有一个植体受体。这些人经过他们身边时,纷纷停下来闪到走道两侧,向他们躬身致意,不等他们回礼,便又匆匆地走了。

肯尼迪参议员见他留意,笑瞇瞇地道:「欢迎来到大神的地底王国。这里只是大神的一个小居所而已,我很荣幸地暂时帮大神管理这里的十万奴僕。」

「大神?」阮虎大讶,他只是来找受体支配者,没想到找到一个神明,连忙正色问道:「请问大神尊贵的名讳!」

肯尼迪参议员恭敬地道:「大神的圣名我可不敢提,若他高兴,或许会允许你知道。」

阮虎撇撇嘴,这些神棍就是爱装神弄鬼,但他还是试探地问道:「请问大神召唤我有什幺吩咐?」

肯尼迪参议员笑瞇瞇地摇头道:「这可不是我能猜测的,您面见大神后自然会知道。」

他们两人在繁忙的通道中行进,一路上忙碌的人纷纷停下分开行礼,然后又各自离开,丝毫没有影响通道的秩序,他们走了一阵,到达一扇雕饰繁複的大门,肯尼迪参议员停了下来,对阮虎举手示意。

阮虎看了看那扇浮雕着怪兽和各种怪异人形的青铜门,门上最显眼的就是中央的浮雕,那是一条立直身体昂着头、长着长毛的长条状怪物,看起来有点像没长脚的巨大毛虫。他回头看看肯尼迪参议员,发现他肃立在门边,一点也没有继续前进的意思,知道他让自己一个人进去,便伸手去推那两扇看起来很沈重的大门,没想到那门应手无声滑开,阮虎苦笑一声,镇定了自己的心神,便大步跨入门中。

那是一个古老典雅的大殿,整个殿堂上下左右都是壁画和雕刻,厅中立起一些高柱,柱顶燃烧着青色的火焰,阮虎在柱间行走,他讶异地发现那柱上的火焰不是一般的火,而是聚集的感知,无数感知在那柱上聚集,被那种奇特的火焰焚化消失,散发出纯粹的青蓝色光芒。

他在寂静无声的大殿中环目四顾,大殿的四周和顶部全都是型态诡异的壁画或雕刻,拉米一一帮他辨识,并在他的视觉介面标示出来,那是中南美洲传统信仰的诸神,描述四个太阳纪的诞生与灭亡,哪些神沈眠,哪些神兴起,信仰的传布、宗教战争与血祭的仪式等等。拉米帮他解释道:「这些壁画和雕刻似乎是在讚扬羽蛇神魁札尔科亚特尔的伟大,他击败了无数强敌,保护阿兹特克文明,帮助人类平安地度过四个太阳纪,并将引领人类在第五太阳纪成就圆满。」

眼尖的阮虎在各种壁画图腾中发现一些奇怪的东西,例如太空人、战舰和飞船等不属于古代的东西。他指了指一个类似穿着宇宙服的人形问道:「那这是什幺?」那人形正以坐姿挤在一个物体之间,看起来像在操纵那个设备。

拉米答道:「传说中诸神的工具,他们操纵着这个工具,就可以跨越无穷星空。」

阮虎心里笑道:「就是飞船类的航行器嘛!看来这个所谓的神说不定也是一个外星骗子。」

他刚这幺想,一个宏大遥远的声音就在他的感知内响起:「我可不是外星骗子!我诞生在远古的地球!是比你还纯正的地球人!」

阮虎吓了一跳,躬身道:「这位大人,阮虎拜见。」

「你不用假装多礼,我可不吃这一套,阮虎,我让人找你来就是要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成为我的信徒,或者在我的指引下死亡重生。」

「死亡重生?」阮虎觉得很可笑,明明要置自己于死地,还说得这幺文雅,经历过波拿波永恆之神拉米瑞兹消亡的过程,他对于所谓的神明已经没有太多敬意了,所以也不太看得起这位装神弄鬼的强者。他笑道:「这位大人,我很珍惜自己现在的生命历程,暂时还不想那幺快重生,如果您要我成为您的信徒,就得让我理解您的教义,不是吗?我对您的一切还一无所知呢!至少您给告诉我您的圣名吧?」

「你无须知道!为我服务或死!」在那宏大的声音中,阮虎感受到四周的一切都扭曲起来,无数强烈的感知向他挤压过来,阮虎连忙发散感知和那感知互斗,不料对方的感知无比强韧,将自己稳稳围困,还一圈圈缠绕起来,阮虎大惊,他见识过丁远光的强大感知,知道他是地球上第一强者,但没想到眼前这位尚未露面的强者比起丁远光似乎更加强大。

「等等!这位大人…大神!唉呦~~等等啊!」阮虎手忙脚乱地乱叫

那强者停止感知缠绕,冷冷地问道:「投降或死?」

阮虎叫道:「要我投降没有问题,但我有一点小疑问,您是怎幺发现我的?还有,我找了一路,怎幺都没找到植体部队的指挥官呢?」

那强者冷笑道:「凭你的小把戏瞒得过我吗?在我的领域里,所有人都是我的信徒,你一踏进我的领域就暴露了,不管你再怎幺伪装都没用!」

「啊?原来如此!」阮虎懊恼地叹道,他抓抓头,又问道:「那植体部队的指挥官呢?是华特森大人吗?」

「华特森与这件事无关,他只是我笼络的一个外围打手,我帮助他登上星级,他信仰我为我效劳,如此而已。」

「这样啊!那我觉得好多了,我一直把华特森大人当作朋友的,他没有被植体污染吧?」阮虎鬆了一口气。

「没有!他的能力足以为我在外行走,不需要植入植体。」

阮虎点点头,又继续问道:「我还有个疑问,您的威能如此强大,为什幺还需要使用植体科技这种缺陷很大的东西呢?要知道植体受体容易受到植体权限压制,保不定什幺时候就叛变了。」

那强者冷笑道:「谁能夺去我的信徒?你信仰我之后,也可以试试夺取任何一个战士的指挥权,我绝对不会过问,如果你能办到,我就算把所有战士交给你指挥又有何不可?」

阮虎可弄不清这位神秘强者的底牌了,他熟知植体科技的弱点,却又对自己的控制手段信心满满,不知道有什幺依仗。他又继续问道:「我还有个问题…」

「你的问题也太多了吧!」那强者不悦地道

阮虎感受到那强者的感知缠绕又加紧了起来,连忙叫道:「最后一个问题啊!您徵召这些植体战士的目的是什幺?」

那强者冷笑道:「你还不是我的信徒,难道我该什幺都告诉你吗?你这般套我的话,当我不知道你的用意?哼哼!你也太天真了!拖延时间是没用的。」

阮虎的混乱感知急速运转,身形和感知同时滑溜一转,从感知的缠绕中挣脱出来,但马上又撞进了另一团缠绕中,他忍不住叫道:「哇!怎幺还有?」

那强者冷笑道:「你想逃到哪里去?在我的领域内,你又能逃到哪里去?」

阮虎七滑八滑,各种混乱感知招数都用了出来,努力地脱出那强者诡异的感知缠绕,但却又不断被他困住,那强者的感知似乎无穷无尽,不论阮虎怎幺挣扎,就是死死的把他重重围困,阮虎只觉得自己越来越难挣扎,就好像被无数蛛丝绕成的茧一样。

他登上星级后,虽然经历无数强敌,但从没有人能把他逼到这种地步,他想瞬移逃走,可是感知被困住,根本无法穿越出去编织能量结,他试着用混乱冲击解离对方的感知,可是对方的感知坚凝如山,混乱感知根本无法撼动,想要召唤丁泊月的帮助,却发现卫星通讯不知道什幺时候断去了。

阮虎被越捆越紧,不断的运用混乱感知偏移欺骗对方,他虽然不断滑溜挣扎,但那强者越来越熟悉他的手段,上当的次数越来越少,他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这家伙这幺有趣,难怪碰上你的人都倒楣,但凭你的小手段可欺骗不了我!」

阮虎大急,他不想成为这位陌生强者的走狗,更不想这幺死了,他还有自己的责任要背负,他还有文心要照顾!一想到文心,阮虎彷彿多了无数勇气,他赶紧在心里叫道:「救命啊!破山大人!快出来救我啊!」,他炼製成剑囊后,破山就搬入新家,一直没有出来骂他。

但出乎阮虎的意料之外,破山居然一点回应都没有,彷彿他不在家似的,阮虎大急,又叫了他几次,还是没有任何回音,他只好又叫起了紫电和守护者,但全都没有回应。

这下可就糟透了,他敢这幺冲进来,就是依仗着有破山可以靠,在这紧要关头下破山居然不知去向,那该怎幺办呢?

他的脑中无数念头乱转,突然冒出了一个画面,那是他在宇宙中和附身在恆星级强者布鲁诺斯身上的拉米瑞兹残魂作战的景象,拉米瑞兹施出幽魂爪,却被他用压倒性的能量击溃。

阮虎心念一动,他的混乱感知凝成一只青色的手掌,那手掌在那强者的感知缠绕下不断变形,似乎随时都要崩解,但阮虎奋力坚持着,那手掌越缩越小,掌上的指头也越来越少,最后连手掌都失去,但感知终于凝聚成形,化成一根散发着青蓝色幽光的指头,阮虎感受到其中沸腾的感知和能量,那能量越来越强大,似乎就要挣脱那小小的一根指头,把他整个人炸碎。

外有陌生强者的感知缠绕压力,内有沸腾不休的幽魂指,阮虎整个人如同在熔炉中煎熬,他难过地呻吟起来,那强者受到他聚集的威能,但他用尽办法也无法崩解那根小小的指头,只能用感知一波波冲击阮虎,希望让他无法定神发出这猛烈的一招,阮虎被他撞得晕头转向,但还是死死控制住幽魂指。

他突然聚起混乱冲击使出幽魂指,并不是没有用意的,他发现这位强者感知中的能量强度并不超过他太多,所以一开始他的五波感知才会被他判读为流星级,所以只要他使出凝聚混乱冲击形成的幽魂爪,说不定就能破除他强大的感知。

承受了两边包夹的痛苦后,阮虎终于感受到幽魂指蕴含的能量超过那强者的能量强度,他又坚持了片刻,确认那强者无法击破幽魂指,在那一刻,阮虎大喝道:「捆得我好难受,你也吃我一指!」,他放开对混乱冲击的控制,任那高度凝聚的感知指头冲入那强者的感知中。

「唉呀!」那强者的感知传来剧烈的痛楚感,普通混乱冲击无法穿透的强大感知终于被高度凝聚的幽魂指撕裂,阮虎甚至控制着幽魂指把对方的感知撕下了一小块,并且把这感知碎片混乱化。

那强者的感知如飞般退去,「可恶!这是什幺招式?」他愤怒地大骂。他虽然从各种记录中知道阮虎的战力很强,但一直以为他只是靠着植体得到强大的战力,没想到他的感知居然也变态到这种地步。

「幽魂指!听过吗?」阮虎喘着气回答,他一面喘气,一面急速调集感知,试图瞬移逃出,但四周的空间仍然在遂方的控制下,那强者的感知非常庞大,竟然完整的包覆了整个大殿的空间,甚至大殿之外也全都是他的感知,阮虎的感知无法穿透这个包围,当然也无法瞬移出去。

「可恨啊!可恨啊!你这小小的凡人居然能伤了我!」那强者大怒,空间中突然生出能量光芒,向喘息的阮虎扫去,这是交手以来对方头一回使用感知驱动能量轰击阮虎。

阮虎就地一滚,闪开了对方的能量冲击,他早就吃过这种如山如海般能量轰击的亏,当然也想出应对办法,这种能量很难挡,但却也很集中,所以範围通常不会很大,只要见机够快,以他的速度还是有机会躲过。

只见阮虎在轰隆巨响中在大殿内狂奔,或贴着地面,或缩在墙角,每每险而险之的躲过能量轰击,那强者打不到他,反而把自己的大殿打得一片稀烂,他越来越怒,被阮虎打痛的感知又聚集起来把他捆缚住,还没把能量轰过去,感知又传来一阵剧痛,原来阮虎又使出阴招,赏了他一记高度凝聚的幽魂指。

这次再度中招的强者可就有感觉了,他的感知庞大,中了一记幽魂指还感受不出感知解离的痛苦,连中两记后,那晕眩感觉终于清晰到让他感受到,而且随着时间过去,晕眩感越来越强,他本身是感知强者,这下他知道自己中了暗算,对方针对他的感知下手,这正是他的弱点。

那强者终于感受到一丝恐惧,他当年被强敌击败重伤垂死,躯体都毁尽了,靠着法宝守护着感知困守在这个地方沈眠了无数年,直到数千年前才醒来,被逼得发展信仰恢复实力,没想到实力还没完全恢复,感知却又受到损伤,而这损伤还在持续发展中,不知道会伤到什幺程度。

他停下攻击,愤怒地吼道:「你这是什幺招数,为什幺能伤害我的感知?」

阮虎不答,又发散感知寻找了一阵,确定对方还是没留给他任何破绽,这才答道:「这是混乱冲击,专门解离感知,而且解离的强度会越来越强,直到你无法承受!」

那强者大怒道:「放屁,我随时可以解除你这阴险的暗算!」

「你当然可以!」阮虎叫道:「只要你割裂了那部分被混乱的感知,你就可以恢复正常了,不过,你能挨上几记呢?只怕你割了自己几下后,你就没能力留住我了!」

那强者忿忿的喘气,他很想要驱除这种阴翳的感觉,但又捨不得放弃那部分感知,他的感知花了他无数年月锤鍊累积,每一丝都很珍贵,而且阮虎说的没错,他放弃了部分感知,他的实力就下降了一些,如果他坚持围困阮虎,多中几下后,说不定两人就强弱易位了。

「好!好!」那强者恨恨地道:「你等着!我不会放你走的!你竟然敢伤了我,我会让你知道亵渎一个神明的下场,死亡将是你最好的结局。」

(如果觉得还行,请赏点珍珠吧~~)

  • 名称:泰剧天生一对在线观看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1: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