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特·玲玲超清

战斗结束后,倖存的阮虎和一些没机会出手的筑基修练者四处救人,并一一向丁远光回报伤者的状况,在这个忙碌的时刻,一个鳄鱼状的蓝洞星人突然无声无息地浮现出来,他看着忙碌的地球人,冷笑道:「这幺多智能兵器,真是太诱人了,不拿是白癡,哈哈!」

那强者身形一闪,波澜不惊地在等待救援的地球机甲间闪动,那些不能动弹的机甲被他一摸就消失不见,他连续收走了几部机甲,忙碌的丁远光才发现异常,他叫道:「阮虎,你那边是怎幺回事?为什幺有人的讯号消失了?」

正忙着保护好昏迷的人,并试图回收机甲的阮虎吓了一跳,果然发现已经标示好位置的待援机甲消失了好几部,他用感知一扫,却什幺都没发现,他连忙透过机甲的超波扫瞄一阵搜寻,果然锁定一个闪动的人形,要不是对方每次收取机甲都会停顿一下,就算是超波扫瞄也不可能在宇宙中发现他。

「黑洞级强者?快逃!」破山大叫道

「他在抓我们的人!我必须阻止他!」阮虎叫道

「阻止个屁,快点逃,不然连你也搭进去了!」破山气急败坏地吼道

但阮虎根本不理他,连同机甲一个瞬移往那个人影冲了过去,那鳄鱼人感受到瞬移的能量结,但却不阻止,还悠闲地收取一部机甲,当阮虎完成瞬移的瞬间,他突然反手一掌,阮虎的机甲扭曲变形,整部机甲塌陷成一团铁球。

阮虎被各种扭曲的金属挤得动弹不得,幸好他的皮肤筋骨都经过强化,驾驶舱又有特别的保护,除了经络被入侵的强大能量弄得有如火烧之外,肉体倒没有因此受到太大的伤害。他挣扎了几下,发现那强者又鬼魅似地闪现到下一部机甲前,连忙一个瞬移脱离机甲,同时向丁远光回报此事。

丁远光一听有黑洞级强者侵入战场抢夺机甲,吓得魂飞天外,几个行星级强者入侵他就得使出了以命换命的招数了,现在连黑洞级强者都来了,这还有得玩吗?

一个声音在他耳畔说道:「快追过去,你我联手杀了他!」

丁远光吓了一跳,反射式地叫道:「不要!」

袁剑怒道:「你的人被他抢走了,他还抢了我的手下,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他把人抢走吗?」

「我…我…」丁远光一向讨厌袁剑,虽然遗失了一些记忆后,对袁剑的恶感大减,但想到要让袁剑附身,他还是忍不住一股恶寒。

「算了!胆小如鼠的东西!」袁剑忿忿地骂道。

只见一丝淡淡的剑芒从丁远光头顶冒出,向远方那道闪动的人影穿去。

那鳄鱼人抢机甲是假,他知道自己抓了轩辕剑的手下,轩辕剑必然不会放过他,根据情报,现在轩辕剑的强度可能恢复到恆星级,就算他恢复到黑洞级,他的本体想必一时还跟不上,自己现在跟他斗可大佔便宜。

他一感受到那锋利的感知向自己扑过来,心中忍不住大喜,他的黑洞级感知一展,一股充满了能量,有若实质的感知向那道剑影包围过去,瞬间即至的轩辕剑立刻切开了那道已经实体化到有若琉璃水晶般的感知,但却免不了速度大减,剑芒中携带的能量也不断衰减。

那鳄鱼人的感知被切开,忍不住痛哼了一声,但他立刻调集更多感知来围困轩辕剑,试图把他制住,这下袁剑就麻烦了。他虽然偷偷跟着丁远光来关心战况,但根本没想到对方竟然违反公约,明目张胆的派遣黑洞级强者潜入太阳系,虽然双方的感知强度都是黑洞级,袁剑的感知还略强一筹,但对方是肉体亲临,驾驭着可以提供无穷能量的黑核,而袁剑只有一丝感知,主要的感知和肉体根本就丢在地球,两下互斗起来,袁剑马上落在绝对下风。

幸好袁剑的感知锋锐无比,他不断切割对方的感知,在对方的包围中滑来溜去,对方一时也锁不住他,只是这样能量消耗得太快,不可能持久。他心念一动,命令破山道:「破山,让那小子过来,打开战斗型态!」

在破山的要求下,还开着第四级战斗型态的阮虎毫不迟疑地和破山身剑合一,瞬息间划过空间杀了过来。

那黑洞级强者不断的聚合感知和能量,重重围困那丝轩辕剑芒,他忍着感知损伤的痛楚,不断降低轩辕剑芒的能量,试图捕抓他,但他还没吸光剑芒的能量,阮虎和破山已经杀到了。

那黑洞级强者根本不在乎被一个流星级驾驭的恆星级智能兵器,他随手一挥,一道蕴含法则的能量光柱射了出去,如果是以前的破山,他八成会跟对方硬撼,但现在的破山学会了「阴谋诡计」,不再只是直来直往,他和阮虎一个闪跃,避过对方的锋芒,紫金色的光芒划过一道弧线,冲向被困住的轩辕剑芒。

那强者冷哼着四爪齐动,各自结成一组印结,他四臂一挥,三个印结飞向轩辕剑芒,一个印结向高速冲来的阮虎罩去。

发现印结飞向自己的瞬间,阮虎的脑中突然跳出了许多纷乱的线条,那是他修复天羽甲时曾经多次编织的感知线结,其中一个线结居然跟敌人发出的线结非常类似,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反射式的一动念形成另一组线结,同时注入能量,只见那线结发出光芒飞出,在阮虎的控制下和敌人的线结撞在一起,两个线结纠结在一起缠绕旋转。

阮虎绕过那团纠结的感知线结,冲入那强者的感知中,轩辕剑芒同时发力,从围困中穿了出来,没入阮虎的体内。

「收敛感知!」一进入阮虎体内,袁剑马上提醒。

阮虎立刻应命把所有感知收敛进入体内,他马上被围困在那些浓烈到无法抗拒的感知中。

那黑洞级强者冷笑道:「你疯了吗?堕落到要靠一个流星级软蛋作战?」

袁剑沈声道:「你是丹莫尔吧?你违反公约侵入了人类的禁地,知道这样会有什幺下场吗?」

被揭穿真正身份的丹莫尔耸耸肩:「下场?只有弱者才会在意下场,我永远都会在场上!而且…」他拉长声音道:「我可没有侵入你们的禁地,我只是来追杀你的,只要你不违反公约逃入禁地,我当然不会追入禁地。」丹莫尔说着伸手一抓,阮虎马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压力把他整个人束缚住,让他完全动弹不得,随着丹莫尔一抓一拉,阮虎不由自主地被他拉了过去。

「别挣扎!你斗不过他的。」沈入他意识中的袁剑低声提醒。

丹莫尔控制住了阮虎,忍不住得意地笑道:「你不躲起来我还得费点手脚,躲起来我倒轻鬆了。」他抓住阮虎一收,阮虎顿时一阵天旋地转,出现在一个宇宙虚空中。

那片虚空非常奇特,四处散乱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阮虎的眼光马上被几部机甲吸引。

「手脚快一点,把机甲全都收起来!」袁剑叫道

「这是在储物项鍊中吗?」阮虎散发感知寻找散落的机甲,边飞边问。

「不是!这是在丹莫尔的黑核中,是他的自有空间。果然如我所料,丹莫尔对法则的体悟不完整,这片空间还不够稳定,我们有些机会,但时间不多,你的手脚得快一点。」

阮虎闻言,立刻飞过去查看那些机甲,他发现机甲中的驾驶员都失去意识,幸好从微弱的感知波动看来,他们只是感知受损,人还没死去。阮虎没有时间施救,只好把他们一一收入清水园,然后又把他们丢进游动着电光的能量湖水中,至少这个修练空间能量充裕,生命环境也模拟得比较好,应该能暂时保住这些伤患的命。

阮虎忙碌的时候,破山也没闲着,他在袁剑的命令下运用他的恆星级感知帮助阮虎在这片空间中瞬移,而且还自作主张地把空间中一些挡路的东西清掉,阮虎一开始没注意到他把东西清到哪里去了,收了几部机甲后才发现他清水园的储物空间被堆满了东西。

「破山大人!您在作什幺?」阮虎惊讶地问

「奉命帮你收集一些好东西…你就别管啦,做好你自己的事!」破山语气忙碌地回答

「快点!」袁剑催促着:「丹莫尔一定会逃出太阳系,如果他逃得太远,就算你能从这里逃出去,可能也一辈子回不了地球!」

阮虎大惊,连忙闭嘴加快收取的速度。他在这片虚空东奔西跑,尽可能把感知所及的机甲都收了起来,这过程中袁剑一直沈默不语,但阮虎却能感觉他的感知活动得很剧烈,似乎在观察推算着什幺。

好在丹莫尔抓到袁剑后,似乎也急着逃走,没有其他机甲被扔进来,阮虎忙了一阵,总算把被收进这片虚空的机甲全都收好。

一发现阮虎完成工作,袁剑立刻道:「丹莫尔太自信了,他以为你肯定逃不出这片空间,却不知道你的资质并不差,虽然能量等级升不上去,但导引线契合度却不错,你不只逃得出去,还能带给他一些麻烦。」

「我能做什幺?」阮虎连忙问

「你把天羽甲中的能量、稳固和空间这三组线结倒过来编织,像这样!」袁剑的感知传递了一个线结结合的方法,那些线结用阮虎所知的相反方式形成,并且和正常的线结用正反交织的方式结合在一起。

「这是一组破碎空间的导引线,只有这一组是不够的,你必须叠合超过五组才有机会撼动这个空间,如果你想逃得快一点,最好再叠合四组以上的正向组合,你得尽快把这九组导引线结形成,以丹莫尔的速度,你每多拖一秒,就远离地球几百光年。」

阮虎闻言立刻动手编织感知线结,只是这些线条不是他熟悉的型态,而是反转过来的样子,他老是走回习惯的编织方式,一直不断出错。好不容易编好一个线结,下一个一出差错就前功尽弃了,他的感知动得飞快,感知线条很快的凝结成形,瞬间就试了无数次,但没有一次能完成两个线结的编织,更别说连续三个线结的正反组合了。

人的心思本来就多思多虑的,编织线结时,只要有一丝杂念,整个线条就似是而非了,更别说要反过来编织,有时一闪神就被习惯的方式控制,当然非失败不可。

「定下心来!急也没有用!」袁剑低喝道,他当然知道编织导引线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战天拳,但就算他肯教,阮虎现学也来不及了,只好让他用最熟悉的方法形成导引线。

阮虎真的是有点慌了,被他这一喝,连忙停下感知,闭起眼睛平心静气一番,接下来他缓缓的编织导引线,这次编得虽然慢,但是却没有出错,一直到空间导引线的最后步骤才顿了一下,整个线结又崩溃了。

「再来!」这次不等袁剑提醒,阮虎自己低喝一声,平静了心情后,又开始尝试起来。

阮虎试了几次,终于按照袁剑的指引方式完成了一次三个导引线的正反组合,但接下来他马上犯了错误,之前完成的线结又崩溃了。阮虎这才知道这次的挑战难度很高,相当于他连续正反交错地编织三十几个线结,不仅要让他们互相结合,中间还不能出任何差错。

阮虎不断尝试,各种错误方式也不断出现,他好不容易连续完成了两组导引线,但却叠合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导引线团坍缩消散。

「叠合时不可以停顿,速度要加快一点!够快才能在坍缩前完成叠合,只要你完成叠合并充入少许能量,完成的组合自然会把导引线结撑起来!」袁剑提醒道

袁剑沈着的情绪稳定了阮虎,他不知道尝试了多久,终于完成两组线结的叠合,叠合后的线结发出光芒稳定下来,在空间中微微振动。

袁剑难得地讚道:「很好!你完成了最难的部分,现在起继续完成线结,每完成一次就叠加上去,直到叠加五次为止。」

阮虎精神大振,完成了初次叠加后,整个挑战的难度大幅降低,他继续编织线结,一完成三个不同线结的正反组合后,就把整组线结叠加上完成的稳定组合中,他陆陆续续地又完成了三次叠加,终于完成了基本的工作,有了这样的基础,接下来的工作就很顺利了,他又完成了四组全都是由正导引线完成的组合,等全部的工作都完成后,九组线结组合在振动中慢慢拉长变形,阮虎在袁剑的指导下帮线结充入能量,那线结组合变得凝实,逐渐脱去感知的虚幻感,而产生了实体的感觉,最后稳定成一个长条菱形状的实体型态,就像是一把没有柄的双头椎子。

「这样的感知线结组合,我们称之为印!印的用途有很多种,用之于作战的就称为战印,这是你的第一个战印!它虽然简单,但却非常有用,在攻击跟防御都有一定的用途,只要你用得好,对付地球上的星级强者就可以无往不利。你把它收进感知中温养,我们继续下个步骤!」

听到袁剑这幺说,阮虎失望地讶道:「还没完吗?我以为我们结好这东西就可以离开了。」

「差不多了,剩下的工作不难,但你要小心执行,任何一个步骤出错,你就会把自己炸成碎片。」袁剑慎重地道,同时传了一些感知讯息给阮虎。

阮虎仔细体会收到的讯息,发现这是一些印结的操作方法,这牵涉到大量能量的运用,难怪弄错会爆炸。阮虎小心翼翼地学习这些手法,觉得实在很危险,但自己小心一点应该可以做到。

他操演了一段时间,袁剑满意了,便又提醒道:「你準备得差不多了,虽然可以破开这个空间逃出去,但是空间一破,丹莫尔马上就会知道你逃了,到时他会来追你,你现在万万斗不过他。」

「那该怎幺办?」阮虎急切地问

「我们得设法让他自顾不暇…」袁剑沉声道,他顿了顿,突然说道:「你虽然是越国人,但也可能混有中国人的远古血脉,等一下如果我们逃不走,我会试着激发你的远古血脉,和你一起联手作战,但我们的感知差异太大,就算有血脉的守护,强行相融可能会让你受伤甚至缩短寿命,如果能激发成功,我们就有了逃走的希望,你赌不赌?」

阮虎想也不想地回答道:「我真正的身份叫做杜立德,我的父亲杜元康是中国厦门人,他是一个船员,娶了我母亲后才定居在越国,所以我算是半个中国人。」

「太好了!一半的血统,这样我们就有了三分把握了!早知如此,我一开始就该让丹莫尔嚐嚐我的手段!」袁剑显得非常振奋,他说道:「那还等什幺?帮印结充入能量,开始準备破开空间吧!」

阮虎依照他的指导开始激发那个锥形的印结,那印结在能量灌注和激发之下,渐渐的扩张成一道光芒,那光芒在空间中不断振动,随着能量越聚越强,那光芒也逐渐生出一股威势,袁剑等那光芒準备好,便把他的一丝感知附在那光芒上,叫道:「可以了!上吧!」

阮虎的感知一凝,按照袁剑的指导驱动那道光芒,却发现原本听话的光芒变得有如千均之重,他知道这是因为叠加了袁剑的感知所致,袁剑的感知跟他并不相合,操纵起来自然费力许多。

袁剑感受到他的想法,说道:「不只如此,你聚集的能量太强,也影响了你对印结的控制,你第一次驭使法则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快点!你撑不了多久的。」

阮虎闻言立刻把光芒一放,那道光芒射了出去。照理说一道光在空间穿行,应该瞬间就到达极远处,但阮虎一释放这道光芒,那光居然就在他眼前消失不见,彷彿钻入了什幺洞里一样。

那光芒出乎意料地瞬间消失,让阮虎一时有点不知所措,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幺,但他没楞几秒,在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丝光点,那光点渐渐扩散开来,变成一丝细缝般的扭曲光线。

「快走!」袁剑的感知从那扭曲光线中穿出,阮虎便在他的引导下往那光线冲去,只见空中光芒一闪,阮虎和那扭曲光线同时消失,这片宇宙虚空又恢复孤寂。

(撑着!行百里者半九十,都已经到了九八了…)

  • 名称:夏洛特·玲玲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50: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