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了很久的朋友超清

银三角的状况跟金三角类似,原本都是武装反政府份子的老巢,他们潜伏在深山密林内躲避政府军的追剿,并利用各种方式生财来支持反抗军力,毒品就是获利最丰,也最受世人谴责的一种。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原来的反抗军渐渐失去革命理念,渐渐分裂成几个唯利是图的帮派,他们互相吞併地盘,各自发展成为割据的军阀,这点不论是金三角还是银三角,都有惊人的相似。

随着时代的进展,经济状况比较好的银三角渐渐转变,它支持了一些政治人物,开始向白道发动政治渗透,有了银三角大量金钱的资助,这个渗透行动很成功,银三角花了很长的时间打入了美洲社会,成为光明社会角落的阴影,美洲政府渐渐「选择性」地遗忘了银三角对社会的毒害,甚至「有条件」地和它建立了不可说的合作管道,这种合作模式跟越国政府和金三角的合作方式类似。

所以,银三角就这幺转变了,他们照样出货,照样和政府捉迷藏,每年照样被破获大量交易,但业务却蒸蒸日上,美洲政府也对那个地区的发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银三角不来颠覆美洲政府,政客们也懒得想起这个噁心但却很来钱的黑暗角落。

但从酋长的发现看来,这个地区产生了不为人知的变化,变得更加危险阴暗。

阮虎看完报告,一一查验了被记录到的植体受体的状况,他无奈地答道:「我知道了,我立刻赶回南京,请尽可能準备足够的资料。」

他实在没有选择,蓝洞星人正要大举入侵,试图夺取植体的控制权,而他们到时要离开地球去迎战,万一被人抄了后路,那可就糟透了,这种成建制的植体部队最好赶在敌人来前化解。

阮虎向家人告别,向南京瞬移而去,一面瞬移,一面回想之前和银三角强者交往的历程,他接触到的银三角星级强者有两位,华特森和曼特都是流星级,华特森隶属于海岸巡防署,曼特隶属于国土安全部,两人都守护着美洲的几个州。跟银三角有直接关係的是华特森,他是银三角的供奉,每年从银三角支领大把好处,负责摆平银三角的一些麻烦,曼特跟银三角没有直接从属关係,但有时会因为私人关係帮银三角一点忙。

阮虎回想了一下,上次强者大会和火星之战,都没有看到华特森的身影,倒是曼特都参加了,他那时跟曼特接触,并没有察觉到异常,所以曼特应该是没问题的,至于华特森,那可就难说了。

他一到达南京,就给华特森发出通讯,华特森并没有在修练,一下就接起通讯,他笑道:「阮虎大人,好久不见了,有事吗?」

自从阮虎把欧洲的一部分份额「让」回给银三角之后,银三角跟阮虎的关係就好了起来,那次交易中,银三角取回颜面,越国获得一些中南美洲各国的长期贸易合约,而阮虎和华特森也建立了交情。

阮虎故意忧心忡忡地道:「华特森大人,我这边收到一些麻烦的状况,想了解一下您的看法。」

「喔?什幺状况?」华特森严肃了起来。

「我们在中国的一些同业抱怨他们在中国的货物销售状况不如预期,您对这件事的看法如何?」阮虎正色道

华特森皱起眉头,他显然知道了这个消息,但似乎没放在心上,听阮虎这幺一说,他想了想才道:「我这边…还没有对这件事的评论…你的想法是?」

阮虎义愤填膺地挥手道:「华特森大人,这是绝户计啊!如果中国政府真的成功了,而且还推展到我们的地盘,那我们的市场不就没了吗?到时我们吃什幺?」

华特森笑道:「不会那幺严重吧?从以前到现在,各种治疗的方法不断出现,我们的客户只有越来越多,安心吧!」

阮虎把从大佬那边得到的数据文件分享给华特森,一面说道:「我收到的资料看起来状况是挺严重的,才刚开始实验就让市场跌了将近一成。」

「真的吗?有一成这幺多?」华特森有点吃惊,他打开文件看了起来,眉头也渐渐锁住。

「这个资料是那边的同业给的,他们要求分享我这边的出货渠道,可是这幺一来,难免会影响到你这边…我还在考虑,所以才想问问您的意见。」

华特森心不在焉地点头表示理解,过了一会儿他才神色诡异地问道:「据我所知,这个实验跟丁远光有关,你该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吧?」

「我当然知道这件事,这个实验是丁远光人类潜能研究所的一个分支,但我原来以为只是用来帮人修练感知,没想到能用来戒毒。」

「这技术能用来修练感知?」华特森大讶,他对戒毒技术没兴趣,倒似乎对修练感知的技术很感兴趣。

「是啊!大部分不能修练的人都是卡在感知,据说这个技术能适当的化散感知,增加感知感应能量的能力。」

听阮虎这幺说,华特森更显出一副大有兴趣的模样,他立刻追问道:「关于这个技术你知道多少?」

阮虎一副回想的模样,过了一会儿说道:「您知道我不太懂技术,但我曾经去过他们的实验区,那是南京的一所监狱,他们用里面的毒瘾者来做实验…详细情况我就不晓得了,只知道那实验室里面一张张的病床,看起来就像医院的大病房。」

华特森点点头道:「我对这个技术很感兴趣,我会花点时间研究研究,等我有些概念后再跟你联络吧,几天内就给你回音,这样可好?」

「谢啦!华特森大人!」

阮虎切断通讯后,华特森在他的视觉介面上对另一个通讯说道:「果然如您所料,阮虎来了!」

通讯另一端的人说道:「听起来他是想找理由过来拜访你,看看你的状况。」

华特森苦笑道:「是啊!您希望我怎幺处理他?」

那人沈吟了一番,说道:「他打败了朱可夫,又收拾了帕马,在火星的战绩如此辉煌,你有本事斗得过他吗?」

华特森苦笑道:「我可不敢这幺狂妄!」

「那就照原订计画吧,把阮虎诱过来解决掉,我们必须断掉丁远光的这条臂膀,不然你我睡不安枕!你先按照计画把基地转移,一切痕迹抹去。」

「是!」华特森躬身领命。

不知道将要被算计了的阮虎心事重重地上了三十五楼,进入宇宙时代公司找酋长,酋长为他解释了发现对方的过程,最后酋长说道:「老实说,这次发现的过程太顺利了,而且没有惊动对方,如果不是我们的运气太好,就是中了对方设下的陷阱,我个人比较愿意相信这是哥布林刻意布下的诱饵。」

「诱饵?」阮虎有点惊讶

「是啊!他知道我们一直在追蹤他,虽然他停止活动了,但却没办法完全抹去他过去的活动痕迹,他曾经长期指导强尼,这些足迹可没办法一下子全部抹去,哥布林是个老手,他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在找他,所以肯定会设法反击。」

「既然这样,他不对付你的人,却暴露了自己的实力,所为何来呢?」阮虎不由得问。

酋长叹道:「当然是争取时间!骇客之间交战,时间就是性命,他要引诱出我们这边的行动组,打乱我们的行动程序,让我们的行动出现破绽,他才有逃离的机会。」

「行动组?你的意思是…他的目标是我?」阮虎沈声问

「正是!」酋长重重点头:「你已经曝光了,不论是金星基地降服朱可夫,还是非洲矿山逼降帕马,甚至是火星大战亮眼的表现,你都已经成为众人眼中丁大师的强力帮手,哥布林之前控制了帕马,如今这个控制权被你抢走,他不可能不针对你,而且就植体权限来说,他必须先剪除你,否则他可能被你压制,如果他本身也使用了植体。」

「他也是受体?」阮虎惊讶地问

「很有可能,不是吗?他放任帕马发展植体部队的目的是什幺?是不是想从帕马这里观察到植体的使用方式和弱点?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我们也确认他拥有植体部队,甚至拥有部队的控制权。」

阮虎不由得点头同意,他想了想问道:「这样一来状况就糟透了,他显然张开网在等着我,我该怎幺办?不去碰他还是一头撞进去?」

酋长摇头道:「都不行!因为拖下去状况可能更糟!他既然经历了帕马的失败,对植体技术应该有更多的了解,我们必须小心提防他,而且他在美洲的潜在影响力很大,所以我们必须先做两个假设,第一,他可能拥有植体记录仪,第二,他可能拥有辅助智能体,最糟状况下,他很可能像帕马那样,拥有植体干扰波。」

阮虎脸色大变,叫道:「那还用打吗?我的行蹤暴露,还无法压制他们的权限,又被干扰波干扰,他们一发现我就一拥而上,那我就死定了。」

酋长摇摇手指笑道:「他们犯了一个小错!你也忘记一件事,现有的植体记录仪会排除你的资料!如果他使用的植体记录仪是从罗娜小姐的作品複製来的,可能会带着同样的缺陷,至于干扰波,他们可能知道那限制不了你。」

「对啊!」阮虎拍手叫道,罗娜製作植体记录仪时,他的身份还没曝光,罗娜体贴地屏蔽了他的资料,所以如果哥布林透过美洲政府取得植体记录仪,他不可能破解植体记录仪的科技,只能加以複製,既然如此,不论他手上的植体记录仪是怎幺来的,都无法侦测到阮虎,只要配合混乱护罩,阮虎跑进他们地盘简直是如入无人之地。

「所以呢?我们可以利用这点做什幺?」阮虎高兴地问

酋长想了一下,问道:「你刚刚跟银三角的人联络…华特森?」

「对啊!我只是想试探看看…」

「他一定什幺都没说吧?」酋长看看阮虎的反应,笑道:「果然,他防着你了,你们有约定见面吗?」

「没有…他说要研究研究感知治疗技术。」

酋长笑道:「这样就行了,他準备好后肯定会约你见面,然后…嘿嘿~~要你的命!」

阮虎叹了一口气道:「之前我跟华特森谈过几次,虽然彼此各为其主,但感觉他的人还不错,从没想到会有跟他性命相搏的一天。」

酋长拍拍他道:「我想他也不愿意对上你,对他来说那可是玩命啊!」他想了想,说道:「他接下来肯定会约你在银三角见面,你别傻傻的等他消息,直接杀过去找他,立刻就过去,打他个措手不及。」

阮虎点点头,双方的情报既然有了差异,当然要善加利用。

酋长又说道:「但要注意了,以华特森的人格特质,他绝对不可能是哥布林,失蹤的肯尼迪参议员也不可能是,哥布林显然另有其人,他可能比现在我们所知道的任何对手还要难缠,而且最麻烦的是,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你到了那里之后还是要先找一下植体的最高权限者,那可能才是真正的哥布林,他肯定是个极其聪明的高手,你必须非常小心,在找到哥布林并且有把握控制他之前,你的行动绝对不能曝光。」

「了解!」阮虎知道,如果他在行动中被受体大军发现,等待他的肯定是死亡。

一直旁观的丁泊月拿出两个手把状的透明物体说道:「你的处境很危险,这两把光剑你带着,这是最新科技的光剑,自带能源和控制智能,可以透过视觉介面驾驭飞行,但它的能量有限,只能连续使用十五分钟,万一你有危险,就用这个杀出一条退路。」

「机甲用重型光剑的缩小版?」阮虎讶异地接过手把。

「是重型光剑的原型试作品,全世界只有这两把,权限已经设成你了。」

阮虎有点兴奋地接过光剑,感知探入光剑中,果然跟光剑的控制智能体建立连线,两把光剑的智能体在他的视觉介面回报了光剑的状态,并等候他的命令。阮虎手一扬,两把光剑发出淡淡的青光,绕着他飞了起来。

「注意能量储备,这东西太小,只能用微型核电池,没办法充电,更换电池的方法自己看说明。」丁泊月递给他一个小盒子,阮虎知道里面就是核电池。

「谢啦!这样我又多了几分逃命的把握!」阮虎感谢地笑道

在酋长和丁泊月的叮咛中,阮虎稍做準备就出发了,连跟文心打招呼的机会都没有,丁泊月开着廖明堂开过的小飞碟载着阮虎出发,十几分钟之后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到达南美北部的安地斯山脉,飞碟悄无声息地下降,阮虎在适当高度跳下飞碟,落在一片山峦间,阮虎从空中放眼望去,入目所见都是幽深的丛林,但他知道,在不远处的树林间隐藏着一片像小镇般的集货点。

阮虎路上已经接收了酋长的人之前的探索成果,他先接近了发现植体受体的地点,果然,那边的受体已经撤走了,只留下加工设备和一些忙碌的工人,阮虎不想管这些讨生活的贫困者,只是开着混乱护罩穿过工厂和库房,潜入厂区的核心地带,一路上果然没有引起任何警报。

阮虎飞快地把整个厂区都搜索了一遍,没有任何重要的发现,周围百公里以内,连半个植体受体都没有,他理解当初在这里配置受体是为了保护这里的产业,显示这片工厂虽然开在山区,但还是有可能受到攻击的,谁会来攻击这里呢?

阮虎怕洩漏行蹤,当然不可能散出他的流星级感知去扫瞄四周,他对着视觉介面的地图研究了一番,确认这里只是银三角外围的加工和货物集散点,所以他刚刚的问题就有解了,那些受体可能是运输车队的护卫,只有出货时才会来这里出任务。

想通了这件事,阮虎决定沿着道路寻找受体的驻扎地,这片空旷荒芜的地面并没有建立悬浮车道,但还是可以通行悬浮车,只是不能使用自动驾驶,也比较没有安全保障而已。在这种状况下,一般悬浮车会沿着道路飞行,以免失去方向,所以他沿着地面道路找比较容易找到对方的行蹤,遇到状况也容易就地隐蔽。

阮虎沿着路跑了一阵,发现一辆悬浮车飞过,便尾随那辆悬浮车急奔,跑了半个多小时后,那车飞入一个据点,阮虎远远地停下,他已经发现据点中有几十个受体在活动,那是一些收编过的受体,他们井然有序地调动着,似乎正在集合。

阮虎猜了无数答案,过了不久,一排悬浮车升起,那些受体搭着悬浮车向更内陆飞去,阮虎大喜,银三角开始集结植体受体,显然是要对付他,在完成部队集结之前,华特森应该不会通知他来「受死」。

阮虎继续追着悬浮车狂奔,他又跑了大半个小时,天空中开始出现其他悬浮车队,这些悬浮车形成编队,井然有序地沿着不存在的车道飞行,在阮虎的植体记录仪上,前方密密麻麻的都是植体受体的光点,他们都向一个方向移动,光是他的记录仪上标定的受体数量就有四百多个,还不断有新的光点在前方出现,这是他观测到最高数量的一批受体,而且战力颇高,有些受体的强度甚至达到地级六级。以普通人的眼光来看,这样的一支受体军队完全可以对抗一支万人等级的部队。

  • 名称:爱了很久的朋友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9: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