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怪物来敲门超清

两个人边走边谈,阮虎说道:「古拉贡大姊,您难得到一趟昇龙,不去我家坐坐说不过去吧?」

古拉贡很愿意跟阮虎结交,便顺势答应了他,一面问道:「恆星级大概有多强?」这个问题是所有地球强者都关心的。

阮虎带着古拉贡一个瞬移,出现在阮家大宅的客厅中,他向几个侍者打了招呼,让他们招待客人,才不太有把握地答道:「我当时只查探了他的感知,虽然他的感知已经受损严重,但感知强度估计还有我的数十倍吧,我的感知连他的一条感知伤痕都填不满,更别说救治他了。」

古拉贡倒吸一口气,随着阮虎的指引在沙发上坐下,讶道:「那他如果没受伤,感知强度岂不是有我们的百倍吗?」

阮虎耸耸肩:「或许更强也说不定。」

古拉贡目瞪口呆,喃喃地自问道:「这该如何修练啊?这该如何修练啊?」要知道所有星级强者都想方设法要在修练之路走得更远,但绝大多数的人都停滞不前,只有极少数的人还能在有生之年获得突破,古拉贡自然也迫切的想要知道真正的修练之法。

阮虎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自己也还在摸索,而且他也知道古拉贡只是在惊叹,并没打算从他这里得到答案。他沈默不语了一阵,突然说道:「现在最大的麻烦是,当那位强者的追随者赶来时,我们该如何跟他们沟通,如果他们产生了误会,我们又该如何应对。」阮虎看了古拉贡一眼,低声说道:「一个恆星级强者的追随者,应该少不了有行星级强者吧。」

古拉贡皱着白眉,想了一番后说道:「虽然我不该问,但我仍然想要知道五大总署的反应。」

阮虎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丁远光大人正在处理这件事,他觉得五大总署最好能理解此事,不然状况可能会变得难以收拾。」

古拉贡严肃地点点头。

这段对话正是阮虎回来的任务,丁远光让他洩漏了可能有强敌入侵的消息,一方面化解恆星级强者一战对他的不利影响,另一方面也提醒各国政府早做準备,至于各国政府信不信,那就不是他能影响的了。

古拉贡和阮虎谈了半日,交换了彼此的修练心得,又参观了阮虎家的正在建造的菁英培训中心,古拉贡提供了她的管理经验,两人相谈甚欢,直到晚餐后才依依道别。

等阮虎送客出来,几个人从楼上下来,他们都不敢打扰尊贵的客人,耐心地等了阮虎一整天。阮虎对他们笑笑,问道:「结果怎样?」

潘天庆笑道:「根本没有悬念,你的话一出,连印亚的代表都迟疑了,他表示要请示总统才能做最后的决定,马来亚代表当时就表示要加入我们,这幺一来,东协诸国只缺印亚了。」

「太好了!」阮虎高兴地笑道,但心里却想道:「你这小子爽了,但却不知到有些事正在发生,状况可能会危险得很呢!」

「我家老头要我来问你,非东协国家我们能接受吗?」黎文东说道

阮虎皱起眉头,讶道:「为什幺会有非东协国家?」

「今天来的客人不只澳洲一家,还有其他来宾也来参观,他们都私下表示加入的意愿。」黎文东分享了阮虎一张地图,上面标注了几个周边国家。

阮虎讶道:「他们干嘛不去找中国?」

「跟马来亚和印亚犹豫的理由一样,对方太大,怕被吞了。」

阮虎理解了,越国不大,不会在这方面给予合作者压力,从这个角度来看,印亚基本上不可能加入澳洲政府的计画,就算要他们多付出一点代价,应该也跑不了的,看来这场风波的目的应该还是讨价还价,只是目标不是澳洲而是越国。

理解了这种政治手法后,阮虎的心安了不少,他看了那些有意参加的国家后,为难地抓抓头道:「这…很难耶,事实上,我现在的能力涵盖到南洲半岛本土就很吃力,出了南海我就很难照顾了,像菲利、马来亚等外围国家,基本上我是照顾不到的。」

黎文东耸耸肩道:「这无所谓,只要距离不太远,又有政治地缘或是文化圈关係,一般不会有人太计较,例如古拉贡大人的能力也涵盖不了整个澳洲,她甚至还接受了巴布雅和新西兰。」

阮虎考虑一番,还是摇头道:「暂时免了吧,我们先把手上的事做好,摊子一下子别铺得太开。」

黎文东点点头道:「好的,既然你这幺决定。」他在通讯上跟黎正德回报了阮虎的决定。

一直安静听他们交谈的大佬对他使了一个眼色,阮虎顿时明白他有不好说的事,便道:「时间晚了,我这些天忙来忙去,好不容易偷个懒,还有事吗?」

虽然他逐客的意味浓厚,但潘天庆还是分享给他一份文件,说道:「这件事通讯上说不清楚,我得跟你当面谈,你先看看文件,有空就找我。」

阮虎收下文件瞄了一下,忍不住皱起眉头,潘天庆拍拍他,转头就走,而黎文东也站起来道:「你如果不急着走,去训练中心让学员们看看,他们等得都心焦了。」

「我刚刚陪着古拉贡大人去过了,你们都看到了。」阮虎抱怨着。

黎文东和潘天庆哈哈一笑,两人联袂离去。

阮虎皱眉看着潘天庆的计画,觉得很是棘手,过了半晌,他突然失笑道:「就再拖一阵吧,搞不好危机一来大家都撑不过,现在烦恼这些事做什幺呢?」

阮虎放下烦恼,问大佬道:「师父,有什幺麻烦吗?」

大佬叹道:「三王那边的事。」

阮虎一听,马上打起精神问道:「三王怎幺了?」

「你私下把货出给丁远光的事被发现了,黎总书记不好意思当面问你,让隐形人来问我们在干什幺。」

「喔?」阮虎脑子一转,原来负责这边的事的是刀魂,刀魂被他调去南京后,他也没空指定谁来负责这摊事,看来是接手的人出了问题。便问道:「现在谁在负责这边的事?」

「武得安,你跟他接触不多,他是老安底下的人,不过他也向我回报,算来是政府的内线…」大佬有点不好意思:「抱歉啊,这不是针对你的,我还没认识你之前就把他放进去了,他在你那边一直安分守己,连我也没想到他突然跟隐形人的情报路线建立了关係,跳过我回报了你的事。」

阮虎苦笑着表示无妨,这事情说来複杂,其实很简单,大佬有一帮手下帮他收集黑道情报,这个武得安就是其中之一,但大佬跟阮虎成为亲人后,为了避嫌就退出了对阮虎的情报线,武得安就不再向大佬回报阮虎的事了,他被组织重新赋予任务,转向隐形人所负责的情报线路回报,隐形人不好意思通知大佬这件事,免得大佬恼他来挖墙角。

阮虎想了想,坦然地道:「算了吧,这件事迟早都要曝光,隐形人说来也是自己人,您就跟他明说了吧。」

大佬苦笑道:「我是想跟他明说,但问题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你有什幺打算,你倒是给我一个说法吧,为什幺有钱不赚,拿了货去给丁远光,却一分钱都没收进来,我很担心你在图利丁远光,拿这些货去跟他打关係。」

阮虎一听就笑道:「敢情你们几位是发现没收到钱,所以才看不下去?」

大佬摇头笑道:「我可没这个意思,但隐形人可不好对其他家族交代。」

阮虎哈哈一笑,抬起头看着大厅顶部,发现整个大厅的顶部多了一些複杂但却优美的花纹,他知道那是阮家的古老家徽,他瞪着那些纹路组织了一会儿言词,才开口说道:「这是一个投资,目前支出的货物只是试验用,如果投资成功,我们这边的收入就可以合法化。」

「合法化?什幺意思?」大佬还是搞不懂,药品业合法化,这什幺概念?

阮虎低声道:「明理用的药,您有兴趣吗?」

大佬张大嘴,一脸惊讶的表情,他脑中转了半晌,才叫道:「那药…是这样做出来的?」

阮虎慎重地点点头。

大佬高兴地道:「如果能大量生产那种药…天啊!那种药再贵都有人买!」

「正是!」阮虎知道丁远光不打算靠这个赚钱,但他也不想明说,还是留给各家族一点念想比较好,好让他们暂时别来反对这件事。「而且我出这些货没有损伤到各家族的利益,之前枪王因为罗家的关係,不肯把他的货放进我们的销售渠道,后来我跟他的关係好了之后,他的态度才软化下来,但他的货还是不在我们的业务範围,这次丁远光有需求,我说服了枪王出货给他,所以利润没有到我们这边,我们只是负责中转一下而已。」

「原来如此!」大佬鬆了一口气。

阮虎见大佬接受了这个说法,心情也放鬆下来,事实上,枪王到目前为止也没从丁远光那里赚到半毛钱,连物资也都是阮虎这边筹办的,但他可不希望大佬弄清这件事。

大佬想了想,分享了一份文件给阮虎,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听说中国正在搞一个戒毒实验,那实验非常有效,弄得那边的药品业者很紧张,开始找新的通路,你知道这件事吗?」

阮虎知道这是老董搞出来的事,严格说起来,自己老婆文心也出一份力,他们现在应该还在中国境内的各大城市扩大实验规模,看起来成效好到影响了药品的销路,造成业者们的紧张。他看了看文件,发现状况真的有明显的变化,实验的城市中,药品的销售额居然一下子跌了9%,这才刚开始呢!真是令人难以置信。阮虎立即说道:「我知道这件事,却没想到影响这幺大,怎幺了?他们要抢我们的份额还是要打价格战?」

大佬看了他一眼,有点玩味地说道:「他们跟隐形人的情报路线联络,想要加入我们的分销网。」

「分享我们的市场份额?」阮虎大讶:「他们肯让我们分几成利润?」

「现在还没谈,据说他们开的价是三成。」

「才三成…」阮虎沈吟着

「我们的货出得很顺,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被拦截过,如果他们走我们的管道,三成绝对很划算。」大佬解释道

「三成当然划算,我觉得这个价格太差,少说也要五成,开到七成都不为过。」

「那你是认为可以谈喽?」大佬马上跟进

「不!不!不!」阮虎连忙摇头:「暂时别跟他们谈,过一阵子再说。」如果老董他们的计画成功地被各大国家採用,到时世界的吸毒人口必然大跌,各家药品商都会出现堆货的现象,现在别人都要货,阮虎却怕手上的货太多,到时出不出去,压在手上可就糟透了。

大佬谨慎地看着他,问道:「你觉得市场会萎缩?」

「您跟隐形人谈过吗?」阮虎不答反问

「他有点担心万一那种戒毒技术推广开来,现在的利润能不能维持下去。」

阮虎有点佩服隐形人的嗅觉,他想了想,决定趁机给隐形人一点心理準备,便说道:「据我所知,这个技术迟早要推广出去,确实会大大影响市场,只是这件事也不是我能阻止的,我看政府这边要设法因应了。」

「那三王那边?」大佬不担心政府这边,因为越国政府就算没这笔收入也不会出问题,但三王没生意可做,只怕状况会糟透了。

「我会想办法的!」阮虎坚定地道

大佬见他没有更进一步解释的意思,便点点头道:「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看看孩子们吧,他们都进步得很快,而且还有些新人需要你帮忙。」

阮虎点点头,自和大佬去看孩子们不提。

阮虎在家停留了两天,他这阵子一直很忙,难得有陪伴儿女的时候,这次大战在即,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结果会是如何,如果对方真的来袭,丁远光的迎击行动又没能挡住,真难想像地球会变得怎样,于是他趁着这个机会多陪陪孩子,也算尽尽自己当父亲的责任。

但他没能安稳几天,就又被事情追上了,这次换成了丁泊月。

他不太常见到丁泊月,上次见到是在外管处,这次丁泊月发通讯给他,说道:「阮虎,我们又发现了一大批植体受体,数量可能相当庞大,而且已经被收编,我这里没办法处理,爷爷叫我找你帮忙。」

「怎幺还有成建制的植体受体?」阮虎吓了一大跳,上次他在非洲矿山找到一批受体,原以为是最后一批,没想到居然还有大批的受体能躲过植体记录仪的搜索。自从美洲的受体暴动事件后,各国都分到了植体记录仪,也认真地搜索过国内的受体状况,虽然陆续发现一些靠着植体压制癌症的,但成建制出现的就从未发现了。

「他们躲在中南美山区,我们侦测到他们,但不敢去捅那个马蜂窝,爷爷问你有没有办法。」

阮虎为难地抓抓头,他也很苦恼,成建制的植体部队很难对付,只要一被愤怒的受体围住,就算是丁远光也不可能没事,虽然他的运气很好,连续两次都避过危险,但这并不保证他的运气会一直这幺好。

他想了想,诚实地说道:「可不可以多给我一点情报,我知道得太少,没办法判断。」

「我们收集到的情报已经传给你了,你如果要更多细节,请回南京来找酋长当面讨论。」

阮虎收下丁泊月传来的资料,草草地浏览了一番,叹道:「这真的很麻烦,银三角有星级强者耶!他们会参战吗?」

丁泊月叹道:「我们不清楚那位星级强者有没有被植体污染,也没有记录到他的身体状况。」

原来这件事跟银三角有关。自从酋长发动骇客战争揭发了美洲国家资讯中心的黑幕,让美洲强者帕马叛逃后,酋长和丁泊月继续追蹤这条线,随着他们一一揭穿三大幻影的身份,那位隐藏在幕后的骇客王者哥布林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他为了隐藏自己,早已经设计杀死了对他不再忠心的第一幻影,美洲国防部长阿灵顿,随后又布下杀局让美洲政府杀死了脱逃的第二幻影乔。麦瑟,但酋长可不会被他的断尾求生难住,他一面追蹤逃走的第三幻影肯尼迪参议员,一面从受他保护的强尼。帕马那里得到哥布林的活动记录,从而推断出哥布林的活动範围,当酋长追着哥布林的讯号源,并逐渐缩小可能範围时,他派出去的人意外地侦测到大批被收编的植体受体,这下酋长知道事情超出他的能力範围了。

而这个敏感的区域,正是银三角划定的「势力範围」。

  • 名称:当怪物来敲门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8: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