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朗运动超清

阮虎大为兴奋,在刚刚短短的试用中,至少阮虎观察到了两个要点,第一,天羽甲的感知洩漏问题很大,甚至妨碍了控制智能体的运作,所以天羽甲才「坏了」,这个损坏不是指天羽甲整个坏掉,而是它的控制智能体无法顺利运作,以致于让这件灵器降阶成法器,所以效能大跌。第二,阮虎修补的部份确实生效,至少整体运作起来没什幺问题。

有了这两个认知,阮虎对天羽甲的修补计画有了重大的改变,他重新整理记录到的感知漏洞和损坏的线条,并且把损坏的线条归类,等整理完成后,他发现他或许有机会修好一部分损坏,损坏的线条中约有三成是他熟悉的线条类型,大约有一成不明线条的损坏非常轻微,他或许可以直接续上,而剩下的两成中,他可以找到重複出现过,但却保持完整的线条来参考,这样一来,大概只有四成的损坏他没办法修好,不过如果能把能修的部分都修好,天羽甲应该就会正常许多吧。

阮虎评估之后,决定把能修的线条尽量修好,然后再用修补液封住感知洩漏,这样就可以尽可能地完成最大的修复。

确认时间足够让他试试看之后,阮虎开始定下心修起了天羽甲,他修了几处损坏后,对这些怪异线条的记忆越来越清晰,甚至还有更多线条模式一一浮现出来,这些记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却让他感到清晰无比,他不知道这些线条有什幺用,但却知道只要这样用就没有错,他越修越顺手,甚至还调整了几处看起来完好,但却因为微小损坏而产生扭曲的线条。

随着阮虎记起来的线条增加,他能修的损坏也越来越多,他的第二脑拉米自己跳出来帮忙,把他记录过的待修处做了优化整理,让他按照一定的顺序用最佳的方式进行修理,还把一些阮虎没注意到的扭曲之处标注出来,让他也去修好。

有了拉米的帮助,阮虎修理的速度加快不少,但要修的部份却大幅增加,让他忙得没时间思考,只能按着拉米的指示一个个修下去,阮虎渐渐乐在其中,因为他发现虽着浮现的线条记忆越多,他渐渐理解了这些线条的意义、用途、变化和结合方式,那感觉很奇怪,似乎是一种直觉,阮虎就是知道该这样,他照着直觉去运用线条,结果也符合他的直觉。修到后来,阮虎完全忘了他是在修理天羽甲,全部心思都沉浸在一种奇特的学习中,无数的诡异知识不知道从哪里跳入他的思绪中,他凭着直觉运用这些越来越多的知识,这些怪东西组合起来,渐渐引着他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虎突然醒了过来,因为他再也没有线条可以修了,阮虎一时有点迷茫,脑中似乎塞满了一些纷乱的稻草,过了良久才回过神来。他的头有点痛,似乎是感知修炼过度的那种头痛,但他的感知没什幺修炼到的感觉,只觉得一波波疲累不断侵袭着他。

阮虎收回细化的感知,渐渐把注意力放回手上的天羽甲,这时他才发现原本灰白色的天羽甲变成了一种淡淡的棕黄色,看起来更像某种动物的皮毛,他觉得手中的皮毛似乎活了起来,原先的天羽甲就像是一片死物的皮毛,但现在多了不少生机,看起来就像是刚从某种动物身上取下来一样,连上面的每一根毛髮都像活了似的,散放着盎然的生机。

「相柳来看了几次,他急着要用这宝甲,你快修好它,别浪费时间!」袁剑突然冷冷地提醒道

阮虎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应道:「是!」他完全被袁剑吓醒了,从那奇妙的感觉中脱离出来,记起自己正在修理天羽甲,心中大叫糟糕,他该不会误了事吧?好在看了一眼视觉介面后,确定剩下的时间还够他补上天羽甲的感知漏洞,忍不住大大的鬆了一口气。

阮虎放鬆感知休息了一下,站起来沿着修炼区走动,一面阅读这八九天来累积下来的未接通讯,越国国内急着找他,潘天庆和黎文东都留了好几次话,阮虎一看,都是一些腾飞计画、国家经济、修炼培训班和外交方面的事务,他们找不到阮虎,等了几天后便自己拟定了解决方案,又发来让阮虎知道,阮虎看了他们的解决方式,不认为有什幺不妥,也不想让他们感觉自己有干涉国家施政的意图,便打算继续装忙,接下来的三天他必须专心修复天羽甲的感知洩漏,不然相柳可不会放过他,万一相柳又变成巨蛇来缠他就惨了,那种每吋骨骼都要被压碎的滋味可难受得紧。

阮虎确认没什幺大事后,很自然地走上顶楼散步继续让感知休息,他发通讯给文心,让她知道自己还会继续忙,文心有点担心地告诉他:「我把枪王大人那边的货截留下来给师父,刀魂秘密帮我跑了几趟,虽然行程都很顺利,但我还是有点担心,你是不是跟丁大人商量一下,让中国政府知道我们在干什幺。」

阮虎忍不住苦笑,他们把金三角的货走私过来,出人出力的,却连一毛钱都没赚到,要是给中国政府知道了,肯定还会指控他们运毒,负责押送的刀魂如果被抓到搞不好要被判死刑呢!

阮虎抓抓头笑道:「你觉得该怎幺说呢?我想不到一个政府可以接受的说法。」

文心也不知道该怎幺办,只是叹着气。

阮虎安慰她道:「这样好了,你别让刀魂去运货了,下次找我瞬移过去取货,看谁敢来抓我。」

文心可不觉得他这玩笑好笑,嘟着嘴道:「你别以为自己强,我可不希望你被流放到外星基地。」

「只是开玩笑啦!」阮虎哈哈一笑

切断通讯后,阮虎神色凝重的想了一下,他刚刚的说法并不纯粹是开玩笑,在中越边境附近,能侦测到他瞬移的人只有丁远光,他帮丁远光运送药品,难道丁远光会举报他吗?这样做虽然不太好,但却是最稳妥的方式,想来丁远光也不会反对。

虽然如此,他还是给丁远光发了通讯说明此事,丁远光比他想像的还要豁达,他笑道:「何必这幺麻烦?我会跟老董说好,下次有需要就让我亲自去取货,枪王算起来也是我的晚辈,他这幺大力帮忙,我就顺便照顾他一下好了。」

阮虎知道丁远光必定会给枪王好处,这样一来枪王的修炼之路应该会平顺许多,连忙大喜道:「那就拜託您了!」

丁远光笑道:「听说你最近在试着修复一件灵器,尽你的力去做到最好吧!这种机会很难得,你要好好把握。」

「是!」阮虎应道

切断通讯后,阮虎在顶楼花园走来走去,心中缠绕着丁远光的交代,他被相柳逼着做苦工,为什幺丁远光会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难道这件苦工的背后隐藏着什幺秘密吗?

阮虎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什幺可能性,天羽甲很棒,他把能修好的缺陷都修得差不了,只剩下两成他实在找不到参考目标,难道这些损坏处还藏着什幺秘密吗?但他的时间不多了,没空让他继续琢磨,看来这次机会他是把握不住了。

阮虎又绕了几圈,确定紧绷的感知完全放鬆下来,便又回到修炼区开始炼製天羽甲,这次炼製很顺利,他用感知一层层的把修补液均匀地涂布在天羽甲没有毛髮的一面,再用能量加固,形成不同性质的感知保护层,直到天羽甲不再有感知洩漏的问题,最后他还发现,天羽甲的部分设计似乎是用来保护修补液固化后的感知保护层,以避免这片重要的保护层被外力破坏。这样才正常,要是天羽甲的感知保护层被敌人一下就击毁,这个宝甲也称不上宝物了。

阮虎花了一天的时间小心地完成了保护层的涂布,又重新启动了一次天羽甲,这次他变成一团长着淡金色毛髮的怪物,他心念一动,天羽甲的器灵接受了他的权限,随着他的心意进行调整,原来他长时间修复天羽甲,器灵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帮助,便给予他暂时的测试权限,好让他帮自己进行更完整的修复。

阮虎有点意外,赶紧趁这个难得的机会把天羽甲的各项功能一一进行测试,在器灵的帮助下,阮虎的眼前列出天羽甲的各项参数,并且作了一番调整,覆盖他全身的毛髮立刻隐去消失,阮虎又变回原状,虽然所有能量毛髮都化为无形,但他知道天羽甲的保护作用并没有消失,该有的保护和攻击手段都还在,甚至比想像中更加犀利。

堵住了感知洩漏后,天羽甲操作起来变得更加得心应手,根据器灵的回报,阮虎知道天羽甲的效能由修复前的16%提升到82%,输出的能量强度提昇了六倍,能承受的能量攻击提昇四倍,外放的感知攻击强度和密度都提昇了三倍,他回想像自己和巨蛇战斗的过程,如果当时天羽甲没有损坏,只怕自己一照面就给巨蛇的能量利刃剐成碎片了,那还有机会跟他战到最后?

测试的过程中,那些奇怪的线条又跑了出来,每次天羽甲运作和改变型态,那些相应的线条就很自然的浮现在阮虎的心里,似乎在引诱他做些什幺,阮虎好奇心大起,便学着天羽甲的线条结构在空中结出一组感知线条,那线条在空中旋转着,渐渐的消失散去,阮虎不知道这代表什幺意思。

「再来一次!记得输入能量!」袁剑的感知提醒道

阮虎醒悟过来,又结成一组线条,这次他记得充入能量,那些能量在线条中流动,每段被能量流过的线条都放出金光,最后那些能量穿入空间中,不知道消失到什幺地方去了。完成了能量的流动后,那组线条整个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继续在空间中旋转振动。

「想像着把它和天羽甲相合!」袁剑又提醒。

阮虎立刻如此想像,那组线条便顺着他的意游过来和天羽甲相合,消失在天羽甲上,在那瞬间,天羽甲上厚实的能量羽毛突然大放光明,每一根隐形的毛髮都放出金光,而且还增长了一倍有余,阮虎对天羽甲的运作动态感应得更加明确,他甚至可以感受到每一根能量毛髮的舒展和振动,他知道只要他愿意,就可以操纵这些能量毛髮任意变更型态。于是他命令那些毛髮变形,在他的感知下,天羽甲的部份毛髮突然伸长结合在一起,如同阮虎的手臂般灵活地划过空间,俐落地施展出一招刀招,阮虎大为兴奋,又操纵着更多毛髮试演着刀招,他顿时像只章鱼一样伸出许多触手,每条触手都在自行演练刀法,阮虎大乐,沉浸在这种奇特的体验中。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虚弱之意袭了上来,阮虎从那种奇特的状态惊醒,发现所有能量毛髮形成的触手都缩了回去,天羽甲又变回基本的羽毛型态。

阮虎回过神来,他感受到一股深刻的疲惫之意,感知和能量都消耗了一部分,他顿时理解天羽甲还没完全修复,这样複杂的变化对使用者来说还有不少负担,可惜他没办法继续修下去了。

阮虎有点惋惜地收起了天羽甲,睁开眼睛一看,发现他的周围远远地站了一些人,见他收起天羽甲,瞪大眼睛的相柳立刻冲过来对他伸出手喊道:「还给我!」,阮虎有点心虚地道:「相柳大人…那个…很对不起喔,我只能修到这样…」

相柳一把抢过他手上的天羽甲,满脸兴奋地抚摸着变成淡棕色的毛皮,跟天羽甲的器灵交流起来,过了半晌才惊喜地道:「还…还行…你这小子…本大神就宽大地原谅你这次的失礼!」

阮虎鬆了一口气,连声谢过相柳。丁远光对他眨眨眼,是乎要他别乱说话,曾经被他痛殴过的帕马也冲过来问道:「这法器是你做的?」

阮虎连忙摇手道:「帕马大人,我可不会做啊,这是相柳大人的宝物,我只是帮他稍稍整理一下而已。」

帕马转向丁远光道:「老丁,如果我们有这种攻防一体的宝物,哪还需要去跟入侵者拼命呢?」

丁远光慎重地道:「问题是我们没有,你们可以问相柳大人,这种宝物可容易取得?」

相柳连忙把天羽甲收入他的储物项鍊中,摇手道:「这可是云姬大人赐下的至宝,世上就这幺一件而已。」

「至少能找些类似的战甲啊!战甲总有吧?」朱可夫也急切地道

童无忌走过来叹道:「有战甲也没用,以地球战甲的品质,根本挡不住高阶强者的一击,我们必须靠感知作战才有致胜的机会,刚刚的战甲虽然强,但只能用在近战攻防,对宇宙战没有帮助。」

相柳怕众强者觊觎他的至宝,连忙赞同道:「确实如此,这件战甲很适合我用,但对宇宙战没什幺帮助,我只是用惯了很有感情而已。」

众强者都叹了一口气,纷纷失望地散开各自修练,丁远光透过感知悄悄对阮虎说道:「你千万不可答应帮人製作法器,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阮虎喊冤道:「我哪可能会做,修修倒还有可能,只是不保证能修好。」

丁远光只是对他笑笑,就坐下和众强者一起修练起来,阮虎不放弃地问道:「这件战甲有什幺秘密吗?」

丁远光头也不回地道:「我不知道这件战甲有什幺秘密,我只是知道你可能会遇到一些特别的事情,最近这段时间几乎我们每个人都遇过。」

「特别的事情?」阮虎皱起眉头细想了一遍,没发现什幺特别的,他只是把天羽甲修好而已,或许过程比较平顺,但这能代表什幺?

(断更!!!这两个字沈重地压在我的心里…就要从今天开始?我还在奋斗中…)

  • 名称:布朗运动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38: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