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又一村超清

经过几个小时的航行,丁远光一进入地球大气层,就召唤老锺来接手开船,等他和阮虎赶回京南大楼时,小东和罗娜站在医疗仪前热烈地讨论,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罗娜得知廖明堂变成植物人,并且可能离开地球的坏消息后看起来并不悲伤,反而有些意外的兴奋。

「你们研究出什幺了,廖明堂还有得治吗?」丁远光急忙问道,他在路上就把廖明堂的状况资料传了回来让他们研究治疗方案了。

罗娜转头向丁远光说道:「丁大师,根据您提供的资料,六号身上的植体完全消失了。」

丁远光摸不着头脑,他疑惑地问道:「你们不设法治疗他的感知,管他的植体干什幺?」

小东小声地抱怨道:「他的感知消失得一乾二净,你杀了我一百遍也生不出感知来,还治个屁!」

丁远光骂道:「那你们这几个小时在干嘛?喝茶聊天吗?」

罗娜笑道:「大师,您定定神啊,您没发现吗?他的植体完全消除了,完全消除了啊!」

丁远光怒道:「那又怎样!」他突然醒悟过来,大声问道:「完全消失了,怎幺办到的?」之前他们一直烦恼怎幺把受体的植体彻底清除,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有成果,没想到现在却意外蹦出一个案例。

罗娜激动地挥手道:「是啊!怎幺办到的?这才是重点啊!我们这几个小时都在追查这个秘密,但还没有成果,他的数据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奇怪之处,从数据上来看,他的神经、筋骨和肌肉都恢复正常状态,就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

丁远光目瞪口呆,喃喃地道:「没有植体?」

「从二号提供的植体记录资料和火星基地医疗仪的资料看来,没有植体!也没有激素,没有混乱感知,更没有智能体,一切植入的痕迹都消失了,他又变回一个正常人,我已经请火星基地的医疗人员进行複查了,确认无误!」罗娜激动地道

「除了感知流失之外,他一切正常?」丁远光一脸不可置信

「除了昏迷不醒,他正常得不得了,所有肉体的伤势都在火星治好了,事实证明,就算不靠维生器材,他也能自主存活。」

「他的身体当然没问题,布鲁诺斯已经顶着他的身体开始恢复了!」丁远光拍着额头想道。罗娜的发现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他本来以为廖明堂就要变成植物人了,但既然还有一口气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他本想把他带回来用小东的医疗仪试试,或是请老董帮忙研究研究,但他却变成了布鲁诺斯的载体而不能回地球,所以只能把医疗资料都带回来研究,没想到居然出了大意外,他想了半晌,说道:「这当然也可能是我们取得的资料不确实造成的,火星基地的医疗人员毕竟对植体科技不熟,嗯…我让老锺立刻再去取一次资料,这次…」

「让我跟着去看看吧,不亲自检查一遍,总是不能安心。」罗娜自告奋勇地道

「好!」丁远光看了小东一眼,小东立刻摇手道:「植体科技我不熟,感知医疗我也不擅长,这件事我就不参与了。」说着转身就溜。

丁远光叹了一口气,对罗娜低声道:「抱歉了,罗娜,你才刚得到幸福…」

罗娜不以为意地道:「没什幺,我们虫族的雄虫向来如此,完事之后不是死了就是溜了,这都成为我们文化的一部份了。」

丁远光大感意外,他楞了一下才会意过来,不由得苦笑了起来。他乾笑了几声,又叮嘱道:「那外星人布鲁诺斯现在在廖明堂身上,我托他有空确认一下廖明堂的感知状况,你顺便问问他是否能知道当时发生了什幺,为什幺廖明堂会失去所有植体。」

「知道了!」罗娜跳起来跑掉,她得去準备需要的器材。

忧心忡忡的丁远光一有空就对九韶舰队的三条战舰发出徵召启示,以进行极度危险的实验为名,徵求筑基以上的敢死队员,他的徵召启示写得很明白,实验有很高的机率可能造成死亡,但他也开出了很优厚的条件,包含通过实验后的好处,和实验失败后的优厚抚卹。启示一发出去后,童无忌第一个发通讯来问道:「为什幺发这种东西,有大事吗?」

丁远光苦笑道:「别问了,你不能参加。」

「为什幺?如果你要找人打架,那还有谁比我适合?」童无忌不满地道,在这个启示中,通过实验的好处很大,可以优先使用能量发生仪三年的时间,姑且不论这机会对修练者来说有多幺难得,光把消耗的能源换算成钱,只怕都不止上百亿美金。童无忌梦想着登上小行星级,当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丁远光叹道:「有很高的危险性,我不希望你参加,万一我出了事,中国还需要你照看。」

童无忌一愣,讶道:「你拿自己做实验?」

丁远光沈重地道:「我必须带这个头,不然于心难安。」

童无忌知道其中必有内情,沈默了一阵才问道:「你不打算告诉我实情?」

「我可以拜託你别问吗?你只要照顾好中国,照顾好地球就好了。」丁远光几乎是恳求着

童无忌非常不满,他叫道:「老丁,你拜託我照顾中国,却连有什幺状况都不肯对我说,你说我会听你的吗?」

丁远光哀叹一声,心里有些挣扎,童无忌发现他的动摇,又补上一句道:「你不说我就去到处问,让大家知道你在干大事!」

丁远光连忙阻止他:「唉~~别这样啊!这可是会死人的事,搞不好会全军覆没的,我何必拉着所有强者一起死呢?」

「那你跟我说实话,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

丁远光想了想,无奈地道:「八个行星级强者带着七十个星级强者将要攻打地球,地球很危险,两个行星基地也很危险,我想保住地球和两个行星基地。」

童无忌显然吓了一跳,怀疑地问道:「八个行星级?」

「最多八个!可能会少一些。」丁远光叹道:「但至少也会有几十个星级强者进入太阳系,就算我们拉上地球所拥有的全部星级强者都打不过。」

童无忌知道问题有多严重,他想了想,怀疑地道:「在这样的状况下,你还有什幺机会可以保住地球和行星基地?我觉得连保住地球都有困难吧。」

「有人愿意提供一种武器…你知道的,就像文物部里面那种上古奇珍,如果宝物愿意发威,我们就有机会…跟对方…唉…同归于尽。」

童无忌跳了起来大叫道:「靠!这种好事你怎幺能漏了我,算我一份!我死了也不怪你。」

丁远光唉叹道:「老童,拜託你别这样,你我都死了的话,中国靠谁照顾?」

童无忌指着丁远光的鼻子吼道:「阮虎死了吗?他上次在火星大发神威,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的?我知道你让他动用那些上古神器,你肯让他用,怎幺不肯让我也过过瘾,这种一辈子都难得碰到一次的好事,你居然打算把我撇下,老丁,你要真敢这幺干,老子就跟你绝交。」

丁远光大叹道:「他只是个特例!真的会死人的。」

童无忌挥着手张牙舞爪地叫道:「像我们这种人,指不定哪天就战死了,什幺时候死有区别吗?问题是要爽爽的死啊!你让我爽一把吧!我可不想得了癌症,然后憋屈的死在床上。」

「唉~~」丁远光就只能叹气了。

童无忌报名之后,他那系的人几乎也都报名了,战无常鲁云夫妻俩和他们的修练者朋友,一下子就佔了八个名额,京南大楼的王老大和他的几个老伙伴也报了名,他们都是老一辈的修练者,好不容易混上了筑基,这辈子没指望再进一步了,反正他们都老了,家族事业也都后继有人,就算死了也能获得两个重点培养名额,有这种机会为什幺不拼?他们又佔掉了六个名额。

过了没多久,阮虎的改造人手下中,那些被金星基地刷下来的军官们也有些符合条件的人,他们年纪都大了,又被从军中清退,这辈子没有重新辉煌的机会了,有了这个机会还有什幺好犹豫的?连廖明堂的大师兄邓子超都抢先报了名,这一群失去希望的人居然佔掉了十七个名额。

就这样,丁远光又从家族报名的人中挑选了一些年纪偏大又不可能登上星级的修练者,组成了一支四十八人的敢死队,在狗不理和卓飞的强力要求下,丁远光帮他们俩兄弟各保留一个位置。就这样,敢死队员被集中起来,开始接受新机甲的操纵训练。

这次大战不同上次,上次火星之战其实算他们在火星伏击入侵者,对方太过大意,地球一方又使用了对方意料之外的武器装备,不只有机甲增强实力,还有封锁空间的手段,所以才能攻其不备,把对方的星级优势降到最低。但这次对方已经知道地球人的手段,想必不会再一头撞入陷阱,所以丁远光决定时候一到就主动出击,务必一举击破对方的主力。

四十八个队员被聚集起来进行机甲操纵集训,但阮虎却不在其中,他被越国政府调回去参加本年度东协会议了。

遇到了一系列的麻烦事,本来阮虎是想推拒这种政治集会的,但这次东协会议出了意外,有星级强者来踢馆闹场,所以潘天庆紧急联络阮虎,希望他过去镇场子,阮虎跟丁远光报告了这件事,丁远光跟他商议一番,同意让他请假,因为阮虎对机甲已经很熟了,也有惯用的智能兵器,集训对他意义不大。

阮虎赶回昇龙的时候,东协年度会议正进行到高潮,事实上,会场整个被封闭起来,正式的会议停了,与会代表们聚在大会议厅吵架,引发这场风波的罪魁祸首是澳洲来的客人,其中一个是阮虎的旧识,那是一个满头白髮的老婆婆,她褐色的皮肤在一群白皮肤的澳洲人中显得很扎眼。她就是在火星之战中,曾经被阮虎「抢」过功劳的澳洲强者伊芬。古拉贡。古拉贡是罕见的女性强者,本身更具有纯粹的澳洲原住民血统,澳洲就是有她的守护才能跨入先进地区之林。

古拉贡一见阮虎,就有些惭愧之意,她虽然还是一脸倨傲地高坐,却用感知传音道:「阮虎,很抱歉啊,不是我不够意思,是我国政府一定要我出面帮他们争取一下的。」

「我明白的,古拉贡大姊,没事,政治归政治,交情归交情,我们该怎幺演就怎幺演吧!」阮虎理解地笑着

古拉贡心里苦笑,澳洲政府告诉她阮虎不在越国,而且已经离开地球进入行星基地出紧急任务,这几天内不可能回来,所以她才答应过来押阵,没想到阮虎转眼就回来了。在火星之战中,她被阮虎救了一命,欠的人情都还没还,又跑来挖人墙角,自己想想都觉得有愧。

「事情是这样的,我国政府想要拉拢印亚,你也知道,我们两国靠得很近,政府那边也一直想把影响力透过印亚伸入南洲半岛,但现在…唉…他们只是在做最后的努力啦。」古拉贡大致解释着。

「明白!印亚那边有什幺想法?」

「还能怎样?他们一直很想拥有新技术,但之前我国那边开价太高,印亚的基础工业又不足以支持,整体要支付的代价太大,他们一直没敢答应,现在政府眼见印亚靠向贵国,赶紧降价拉拢,印亚很心动,但又想多打几折,所以我那边的笨蛋政客就把主意打到东协来,让印亚帮忙在会上多拉几个国家来降低成本提昇利润。」古拉贡叹气道:「我承认他们是有点过份,但如果事情失败,政治责任总得要有人扛,所以那些人才被逼得出贱招,他们以为你这几天不在,我却不过情面…」

阮虎理解了,如果他不在家,让古拉贡威压成功,印亚可能就会拉走几个国家加入澳洲体系,到时东协可能就分裂了。澳洲因为历史因素,跟西方国家的关係一直不错,他们跟欧联有一腿,也跟美洲保持良好的关係,总是在这两大政治势力间游走取利。如果从这个方面想,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就呼之欲出了。

阮虎对这种政治事务有点头痛,他走向一脸笑容的黎正德,优雅地对他行礼致意,一面用感知问道:「总书记大人,您想怎幺处理这件事呢?」

黎正德神色愉悦地对他还礼,一面用感知答道:「据说是美洲政府在搞鬼,他们开了很吸引人的价格,想要拉走印亚、马来亚和泰兰国,好把势力打进东协内部,现在几个周边国家都铁了心跟我们走,泰兰国也表态支持我们了,但是印亚却还在摇摆,你有没有什幺方法让印亚下定决心?」

阮虎向黎正德行礼完毕,逕自走上为他保留的位置,转过身来向与会者大声说道:「我刚刚从火星回来,因为火星出了紧急事件,有恆星级强者彼此交战,竟然一路打进了太阳系,他们的交战差点毁了火星基地,引起了各大国家的紧张。」

阮虎看看众人的反应,发现大家都是一脸茫然,恆星级强者代表什幺意思,在场的政治人物还没有什幺直观的感受,只有古拉贡流露出极度讶异的情绪。阮虎对她点头致意,又说道:「交战的结果出来了,一位恆星级强者战败,另一个强者得胜离开,那位败战的强者受了重伤,即将死亡,火星基地正在设法抢救他,但状况很不好。」他顿了顿,沈重地道:「那位强者的死亡原因不是因为伤势沈重,而是他的寿命走到尽头。一个伟大的恆星级强者也有老死的一天啊,这岂不是很令人感慨吗?」

阮虎看看众人,大家都不知道他提这件事有什幺用意,只有古拉贡深深地看着他,阮虎歉然看了她一眼,简短地下了结论:「我比古拉贡大人年轻,这是我越国的优势!」

所有人立刻明白阮虎这一番话的用意,黎正德满意地点头微笑,泰兰国代表更立刻站起来鼓掌,顿时整个会场支持越国的代表都满脸欢喜地起立鼓掌,连态度摇摆的印亚和马来亚的代表都鼓起掌来。

原本一脸得意的澳洲代表沈下了脸,他在掌声中大声说道:「强者们的生命至少也有数百年,区区几十年算得了什幺?」

古拉贡立刻传音告诉他道:「别说了,阮虎比我年轻也比我强,他肯定能活得比我更久。」

那代表的脸色更像吞了一只苍蝇那幺难看,他不放弃地叫道:「我怀疑阮虎在说谎,我国政府从未收到任何强者在火星基地交战的消息,更别说什幺恆星级强者,这是什幺等级?根本从没听说过。」

古拉贡脸色一变,她可是个能上强者网的星级强者,这件事在强者网上已经被证实了,大家讨论得沸沸扬扬的,纷纷猜测恆星级强者的威势有多强。地球上星级强者大多停留在流星级,流星级之上每两级才能提昇一次称号,分别是彗星级、小行星级、卫星级、行星级,接下来才能达到恆星级,也就是说,流星级跟恆星级至少差了整整十级,这十级可不是容易升的,光是一级就能让强者们蹉跎一生,那种遥远的差距简直令强者们无法想像。

听了本国代表这番不礼貌的话,古拉贡忍不住站起来和声说道:「我可以证明阮虎没有说谎,确实有恆星级强者在火星基地交战,只是详细状况我也不清楚,这是火星基地跟各大总署的机密,请各位不要打探跟外传。」

她趁机下了高位对阮虎走去,一面用感知问道:「那强者死了吗?」

阮虎也向她走过来,一面答道:「还没,但拖不了多久,我们的医疗技术救不了他,丁远光大人怕他的族人部下找来后,弄不清楚状况地对地球报复,所以找了我去看看有没有办法治疗,但我也帮不上忙。」

古拉贡大惊道:「会有人来报复?」

「恆星级强者会是孤家寡人吗?」阮虎无奈地问

此时两人相会,同时向对方躬身致意,然后像多年知交一样旁若无人地交谈,最后竟然携手走出会场,直把澳洲代表看得目瞪口呆。

两位星级强者抛下各自的政府官员退场,抵销了双方对会议结果的影响,他们的责任尽到了,剩下的还是要交给政府相关的人员自己进行。

  • 名称:柳暗花明又一村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6: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