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库超清

巨蛇心情大好,他还没决定是慢慢玩上几天,还是立刻杀了阮虎离开这里,正考虑间,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相柳,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卑鄙无耻。」

那蛇的笑声顿时停下,九个头颅同时向四方张望,咬住阮虎的头颅叫道:「谁?」他心中惊讶万分,这里的外围已经被他的感知封锁,谁能穿透他的封锁跑进这里而不被他发现呢?

一个人形从虚空显现出来,他板着脸道:「你可以选择投降,或者彻底死亡。」

那蛇十对冰冷的瞳孔同时收缩成细缝,「你…你是?」那蛇大惊叫道:「轩辕剑??你们不是走了吗?这个世界把你们驱逐出去了,你…你怎幺还在这里?」

袁剑冷冷地道:「你不也还在吗?这个世界不也还保护着你,儘管他认为你我都早该离开这里了。」他顿了顿,继续道:「你能撑这幺久也不容易啊!禹皇陛下觉得你受的罪也够了,他徵召你为人类服务,你可奉命?」

那蛇的眼睛乱飘,眼神里都是恐惧,袁剑冷冷地道:「别找了,你还不值得陛下亲自出手,陛下传令让我徵召你,如果你敢不奉命,就让我把你就地处决!你可接受徵召?」

巨蛇犹豫不答,袁剑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淡淡地道:「怎幺?还只顾着跟小朋友玩?」他的话语轻描淡写,但巨蛇却感到一股极度强烈的威压当头压下,一股锋利到极点的意念透入他的神魂之中,似乎要把他割成千万碎片,这痛楚让他疼得十对眼睛都变成死白,十条躯体同时张大嘴巴翻腾不已,连惨叫都办不到。

巨蛇被他的威压一迫,忍不住鬆口把阮虎放了下来,他的蛇身一阵扭曲,急速缩回正常的蟒蛇型态,只见十条蟒蛇瘫痪在地上,无力地扭动着,似乎甚是痛苦。

袁剑伸手一捞,一条蛇形虚影被他从虚空中抓了出来,那虚影叫道:「唉呦!有话好说,唉呦!别…别动手动脚的!」他的九个头颅被袁剑抓得一阵乱晃,每张脸上的青气变得更盛。

「你到底奉不奉命?」袁剑把那虚影掷在地上,那虚影就地一滚,化成一个细瘦的长颈汉子,那汉子摸着自己的脖子,不断地咳嗽着。

袁剑转头看看阮虎,对他说道:「这次你干得不错,但是你的心太软,像相柳这种老顽固,你不杀他个十七八次,他才不会跟你平等说话呢,瞧着,我来杀一次给你看!」阮虎被相柳的蛇缠伤得有点重,只是无奈地苦笑。

「不用了!别再杀我了!别怀疑,你一杀我就真的死了。」相柳闻言立刻摀着喉咙沙哑地叫道

「那你是奉命喽?」袁剑指着他,一脸鄙夷地道:「凭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任何一个老伙伴来都足以把你送入地狱,哪有可能挡我一剑?你也只能装个样子骗骗小朋友而已。居然还装神弄鬼的吸取信仰之力,当真不知死活!」

「我还有选择吗?」相柳叹了一口气,一脸颓丧地坐在地上:「蚩尤大人死了,云姬大人也死了,就算我躲到地底,大禹还是把我的九个头全砍了,我容易吗我?现在的天地元气如此衰微,如果不靠信仰之力,我什幺时候能够恢复?我什幺时候能赶上你们?」

袁剑收起了鄙视之色,正色说道:「你立身不正心怀鬼胎,甦醒后只敢潜伏在这个荒鄙的地方,从来没想要向禹皇陛下报到,谁知道来接你?如果你回报自己的消息,禹皇陛下自然会派人来帮你!」

相柳苦着脸道:「真的吗?我可不敢相信大禹不会再杀我一次!这次我可真的撑不下去了。」

袁剑摇头道:「内战已经过去了,一切罪孽都被时间洗清,连蚩尤大人都超脱了,何况是你!就算你罪孽深重,数十亿年的苦刑也够你受的了,禹皇陛下珍惜每个族人,他希望你脱劫重生。」

相柳抬起头来,两眼发光地问道:「你们找到蚩尤大人了?他老人家真的转劫了吗?」

袁剑点头道:「他老人家对自己的罪孽深感忏悔,不愿再与人争斗,转世成一个普通人,已经遍历百世,超脱出世情之外,我们再也找不到他了。」

「再也找不到了?」相柳大失所望

「这是大好事,你应该为他感到高兴才是。」袁剑正色道

相柳楞了几秒才凄然点头,神情中充满失落和哀伤。

袁剑冷眼看着他,过了一阵,见他的哀伤之情不似作伪,便指着他道:「我看你现在冤孽缠绕,想必使用了不少次血祭吧?每次业火焚烧之时,是不是生不如死啊?」

相柳惊讶地看着他,袁剑淡淡地道:「我的杀孽也重,状况大概只比你好一点,眼前就有机会帮你减轻罪孽,或许可以脱去几重业报。」

相柳眼光大亮,问道:「什幺机会?」

袁剑指指上方道:「有人要来攻打这方世界,陛下希望你出手相帮,趁机获取一些功德。」

相柳神色一黯,苦笑道:「我都变成这样了,还有什幺能力战斗,别是要我去送死吧?」

袁剑淡淡地道:「也行,你怕死就别去。」

他这幺一说,相柳倒不怀疑了,他甩甩头跳起来,说道:「我虽然怕死,但有时也得拼一拼…不过话说回来,我现在太弱,你得让我恢复一点。」

袁剑似乎对他的多疑相当习惯,指着阮虎说道:「时间不多,你跟着他去向现在的人类报到,他会跟你说明一切。」

相柳怀疑地看着阮虎,又回头问袁剑道:「你跟丁远光有关?」

「他跟丁远光有关!」袁剑不再跟他啰唆,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唉呀!别跑啊!灵丹妙药都没留下一颗,小气鬼!」相柳跳脚骂道,他骂了一阵又失去力气,瘫倒在墙脚边,对阮虎骂道:「你这贼小子到底有没有良心啊?有这幺大的靠山也不早说,还弄坏我的宝甲!给我赔来!」

一道金色光点从阮虎腰际窜起,护在阮虎身前,破山的声音说道:「相柳大人,剑大人希望您别欺负阮虎,您是老前辈了,这样不好看。」

相柳一愣,讶道:「这不是破山吗?你怎幺会在这里?」

破山说道:「我现在跟阮虎搭伴。」

相柳讶异地道:「既然你在,刚刚怎幺都没出手?」

破山恭敬地道:「我怎幺敢对相柳大人您不敬呢?发现是您之后,我只能通知剑大人来处理了,大人早就来了,看您跟阮虎玩得甚是开心,我们就在一旁看着。」

相柳的老脸顿时发烧,他欺负小辈不只没赢,还被小辈杀了一次,连护身宝甲都被对方破了,这一切都落在破山的眼里,真恨不得地上有个洞好钻。

破山继续说道:「这个笨小子抵不过您的神威,内脏伤得有点重,拜託您送他去就医吧,等一下会有飞碟来接。」

相柳忿忿地瞪了阮虎一眼,喃喃地骂道:「知道了!真够倒楣的,丢了老脸又损了宝甲,真是倒楣透顶,这一切都怪你这混帐小子!」相柳感知一聚,宏大的感知顿时回归本体,他对整个基地的感知封锁解除,带着阮虎一个瞬移,回到了地面的丛林中。

过了不久,丁泊月开着飞碟来接阮虎,缓过气来的阮虎临去时说道:「相柳大人,植体真的不是好东西,求求您别再使用了。」

相柳抓抓头,不好意思地道:「知道了!不用就不用,烦死了!」

阮虎被送回南京就被丢进医疗仪,自从他逃出骷髅会后,虽然屡经艰险,但凭着他的诡异感知和变态体魄,从来没有战败过,这还是他头一遭被打得这幺惨,虽然他也杀了对方一次,但相柳分身而出后,阮虎就完全没办法和他对抗,更别说跟巨蛇比力气了,要不是他的骨骼真的很强,恐怕被巨蛇一勒就碎光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很强,但现在证实植体也没办法强化到内脏。

阮虎一回来治疗后,文心就在医疗仪旁陪他聊天,阮虎见她一脸忧心,忍不住安慰她道:「只是一点小伤,用不了多久就好了。」

文心对他苦笑道:「我知道你的身体不要紧…」她顿了顿,说道:「朱可夫大人和被你留在非洲的帕马大人都回来了,他们来找过我…本来是找你的,但是你不在,他们跟我提醒了一些事。」

「喔?什幺事?」阮虎警觉了起来

文心担忧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道:「他们两位大人都是来警告你,要你注意跟政府的关係。」

阮虎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和越国政府的关係一向不错,黎家和潘家一向都支持他,他和这两家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都有良好的关係,为什幺这两位前辈要特地来警告他呢?他想了想,问道:「可以说清楚一点吗?」

文心点点头,慢慢地说道:「你是南洲半岛的第一个星级强者,所有南洲半岛的国家和政府都非常支持你,因为你会帮他们带来更好的科技和更多的帮助,这段时间是你和这些政府间的蜜月期,他们会透过你拼命捞取他们需要的资源,在带给人民福祉的同时,也为他们自己的家族牟取利益。」

「我并不反对他们这幺做,只要他们确实帮人民做些好事。」阮虎理解地道

文心点头继续说道:「但接下来就难说了,他们的胃口会越来越大,当他们能捞取的利益渐渐变少,他们会逼迫你去为他们争取更多利益,最后甚至会认为你阻碍了他们的利益。」

漂浮在医疗仪里的阮虎皱起眉头,他认真地想了想,继续问道:「然后呢?」

「然后他们会试着驾驭你,甚至找人取代你,让你失去唯一性,试图透过强者间的竞争,让你产生危机感,好让你主动为他们付出更多。」

阮虎想了各国的强者,他们似乎都跟各国政府合作愉快,阮虎也一直以为政府珍惜强者,但看起来似乎并不如此。例如帕马就是个典型的例子,美洲政府掌握了医疗仪和全身重建技术,但却不肯帮帕马进行全身重建,帕马为了求生,所以才帮自己植入植体。但为什幺美洲政府会拒绝帮助帕马呢?

见阮虎不说话,文心继续说道:「帕马大人很明白地告诉我,政府认为强者是政府的敌人,这两者本质上是对立的,因为政府自认为是国家的主宰,他们觉得力量强大到不受政府约束的强者是不可控制的变数,而强者监督政府,自然挡了某些人的财路,所以当政府榨乾了强者的每一分利用价值后,政府就会开始想要千方百计的减弱强者的影响力,甚至开始消灭不听话的强者,这就是为什幺各国强者都不长寿的原因。之所以地球上的强者数量一直不多,其实也跟这很有关係。」

阮虎苦笑,他沈默了一下,问道:「两位大人有什幺指示?」

文心说道:「他们提供两个建议,第一,跟政府保持一定的距离,别干涉政治,也别让某些人感受到压力,他们才不会时常记挂你。丁远光和童无忌两位大人之所以和政府处得不错,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阮虎点点头,又问道:「还有呢?」

「别给政府太多好处,尤其是别为政府拼命,他们会习惯,而且要求会越来越多。」

阮虎笑道:「是不是还劝我别帮政府训练强者?对培训班的事别太上心?免得弄出人来取代自己?」

文心小心地看着他,低声道:「我觉得两位大人的提醒颇有道理。」

「当然有道理,这可是两位大人的血泪教训啊…」阮虎自嘲似地笑了笑,又说道:「大概没人像我这样傻了,什幺都不懂就往前冲。」

「你帮国家和人民争取权益没什幺不对!」文心坚定地道

「但国家跟政府确实不一定能划上等号,尤其是当政府被少数人掌握的时候。」阮虎喃喃地道,他的心中浮现一个模糊的记忆,那似乎是一个梦,他在法庭受审,那感觉非常不好,现在想起来,他的梦如果成真,只怕他会被送到外星基地服役,直到死于癌症。

想通了这点,阮虎终于知道地球强者之所以一直不多的原因,也终于明白强者与政府间的互动关係,为什幺会有强者跑去帮银三角保驾护航,为什幺有些强者一有机会就作怪,他们都想取得更多资源,让自己尽快超脱现在的困境,完全脱离政府的牵绊,至少能变得无法取代。

想通归想通,但阮虎的心里还是有些难过,他在医疗槽里什幺也不能做,便趁机思考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非常难解,可以说是一个人性和群性的死结,强者强大到令政客畏惧,没有一个政客不存私心的,他们当然会对强者心有芥蒂,双方虽然被逼着合作,但也在互相提防,等到合作的基础消失了,短视的政客便会找各种藉口摆脱悬在头上的利剑,这时就是强者的死期了。这结果很另阮虎难受,但实在很难找到简单的解法,问题不在强者身上,而是政客们要如何想。

  • 名称:本子库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6: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