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超清

同样的骚动发生在宇宙各处,分散在各星系的蓝眼商会走私船、海盗船和运输商队,全都急急忙忙地往蓝洞星系赶,宇宙中超波通讯不断,其中一个通讯发到潜伏在银河系外的行星级强者麦威尔的收发器上。

麦威尔从超波收发器接收了加密通讯,一个威势很强的鳄鱼人跳出来说道:「麦威尔,你效命的时刻到了!最高统帅的危急讯号在太阳系内出现,我命令你立刻潜入太阳系,搜寻并援助最高统帅,如果是最差状况,至少也要迎回最高统帅的遗体。」

麦威尔立刻应道:「遵命!菲尔德大人!」

菲尔德慎重地道:「保重你自己,我授权你以我的名义收编你所能接触到的特遣小队,共同达成任务,然后带着所有小队回来帮我驻守第六星区,以总督的名义。」

麦威尔立刻感恩戴德地大声道:「非常感谢您的信赖!属下必定戮力以赴!绝不辜负您的期望!」

菲尔德高兴地道:「很好!一切就拜託你了!」

切断通讯后,麦威尔把另一个在视觉介面上闪动的通讯激活,一个穿着舰长制服肩上挂着将星的鳄鱼人跳出来说道:「麦威尔,我的老伙伴,我说的没错吧!他们都急着要你去赴死呢!我想其他人也会收到类似的命令吧,威玛大人紧急戒严了基地星,要求我们确认最高统帅的状态,嘿嘿~~这代表什幺意思呢?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吧?哈哈~~你怎幺考虑我的建议?」

麦威尔笑嘻嘻地道:「威利斯,都到了这个关头了你这个奸商还搞这一套,快快开价,不然我就去帮别人了!你也知道,现在最接近最高统帅的人就是我们几个小队了,我们每个人都收到开价,你的价格必须更迷人一点。」

威利斯笑道:「你还讨价还价啊?军团长都不能满足你?难道你想当最高统帅?」

麦威尔笑道:「老哥啊!军团长也分很多等级耶!各星区可不能一概而论。」

威利斯指着他大笑,在自己的视觉介面上指点了几下,挥手发过来一份文件。

麦威尔打开那份文件,只见上面写着:「最高统帅令:任命胡斯。扬。麦威尔为基地星军团长,掌管基地星所属军事事务!」下面的签章是:「蓝眼商会最高统帅,威利斯。德。布鲁诺斯。」

麦威尔看着那份文件,心道:「又一个空头承诺,威利斯如果成不了最高统帅,他的承诺也没谱了…基地星?真能捨得吗?该不会完事就把我干掉吧?」但他脸上一副兴奋得两眼放光的神情,高兴地说道:「基地星!好!好!这价格真的迷倒我了~~」

威利斯笑瞇瞇地道:「咱们兄弟俩还有什幺好说的?就这幺定了啊!基地星的防务就交给你了。」

麦威尔趁这片刻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严肃地举手说道:「我还有一个条件!我绝对不进入银河系,我可以鼓动别人进去,但我自己不会进去。」

威利斯慎重地看了他一眼,最后点头道:「只要你把最高统帅的遗体带回来交给我,你去不去我没意见。」

麦威尔收起笑脸低声道:「我这是为了你好,如果我进去了,生死都难以预料,我只有留在这里,才有机会抢到最高统帅的遗体,不论他之前在谁手上。」

威利斯点头道:「我明白的!我当然明白!只要我能迎回最高统帅的遗体,获得威玛大人的认可,我们的协议就生效!」

麦威尔严肃地点点头,切断了通讯。

那鳄鱼人舰长威利斯看着暗去的影像,满脸笑意立刻沉了下来,他心中想道:「最高统帅真的死了吗?以他老人家的能力,不该死在那种地方啊,这该不会是一场『演习』吧?只是…要获得威玛大人的效忠可不容易啊,所有人都在抢,我能不往前冲吗?如果这权柄让别人抢到手,我的小命就捏在别人手上了,那滋味可差得紧。」

他转了转念头,分别发出了几个命令,为这场可能的「演习」做準备,顺便把自己摘清出来,好像他还认真地在带领着走私船队航行在双云星系一样。

他忙完了这些事,脑中又浮现出麦威尔的笑脸,心道:「麦威尔这家伙的野心越来越大了,基地星军团长?别傻了!基地星的军团长历来是由最高统帅兼任,这家伙还真的敢乐呼呼的接受了条件,真是不知死活,凭他一个外姓的军官,居然敢觊觎我布鲁诺斯家的家业,看来他不是生出了异心,就是在敷衍我,我得另外派人去监视他,免得事情有变。」

决定了这件事,威利斯又忙了起来。

被威利斯惦记的麦威尔此时也在忙着,他正透过加密线路跟远方通讯,在他的视觉介面上,一个四臂强者正说道:「你的通报我收到了,这个消息的价值会由我的上级决定,至于你的请求我会…」那强者突然停下来,侧着头似乎在接收什幺资料,麦威尔不敢打扰他,只是摆着一副谦恭顺服的表情耐心等待。

过了好一阵子,那强者才转过眼来盯着他,沈声说道:「我的上级批准了你的请求,他会派遣强者来帮助你,但他有一个命令。」

心中大喜的麦威尔躬身道:「请说,属下一定奉命!」

那强者看着他缓缓地道:「我派去的强者会取代你进入太阳系执行这次任务,任务完成之后,所有滞留在太阳系附近的蓝洞星人会全部被清洗,你有疑问吗?」

麦威尔瞪着眼睛拼命转动脑子希望知道对方意图,但无论他怎幺想,都不能理解这样作有什幺意义,而且他不明白对方的意思是否也包含要他的小命。

那强者见他愣住了,冷冷地道:「我的上级不会要你的命,未来他还需要你为他统治蓝洞星系,他会帮你取得布鲁诺斯的尸体,至少取得布鲁诺斯把权力交给你的证明,无论他是否还活着。而你所需要作的,就是留在我们指定的地方,直到我们把任务完成。」

「这没问题!」麦威尔立刻叫道,他才不管其他小队甚至他的手下会不会死光,只要他自己不会死,并且能成为蓝洞星系之主就可以了。

那强者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道:「就这幺说定了,我派去的强者会跟你联络的,到时你依照他的指示行动就可以了。」见麦威尔唯唯诺诺的答应,那强者便切断了与他的通讯,对着另一个通讯频道说道:「请通知神皇陛下,他尊贵的命令已经开始执行,谢谢!」

远在无数星系之外,万古神皇刚完成了一个超长距离瞬移,他的身形还没稳定下来,就收到了手下对这件事情的回报,除了布鲁诺斯的死讯之外,还包含了幕僚群对布鲁诺斯死前所执行计画的分析,这些事情,万古神皇早就心中有谱了。

万古神皇喘了几口气,笑道:「终于等到这个消息了,太好了!出来这幺久,总算有了一点收穫。」他现在的状况可一点都不好,金色的战甲上四处破损,还染满了乾涸的血迹,一道长长的裂痕几乎把那战甲劈成两半,那裂痕甚至深深印入万古神皇体内,在他外露的躯体表面形成一道不断扭曲的暗红色纹路。

虽然身受重伤,但万古神皇似乎一点都不在乎,他很快地把手下的回报看过一遍,笑道:「布鲁诺斯还算死得有点价值,四个恆星级强者进入太阳系又出来,太阳系内却侦测到其他的恆星级能量爆发,他在和谁交战?地球人展示了两件恆星级智能兵器,这些兵器从哪里来的?这两件事串起来,答案不就很明显了吗?看来潜伏者回报的消息没错,轩辕剑确实在那里,而且至少已经恢复到恆星级了!」

他正沈思着,突然猛地抬头骂道:「怎幺又追来了?重生的东皇钟厉害多了,怎幺甩都甩不掉。」

他还没骂完,空间突然裂出一条隙缝,两道幽光穿了出来,一道青铜色幽光一出现就发出了一圈波纹,整个空间都震动不已,另一道黑色幽光毫不停留地向万古神皇闪现过来。

万古神皇冷喝一声,四爪翻飞,迅捷无伦地使出一套爪法,他身週出现各种感知线条和能量结,那些线条一出,万古神皇周遭的空间震动就停止了,黑色幽光瞬间劈过他的身影,但却在砍中他前穿入空间隙缝中,那幽光瞬间又从另一个隙缝冒出来,在一眨眼间不断的进出空间,每次幽光闪现,万古神皇结下的感知线条总会崩解一些,但万古神皇不停手地编织感知线结,他的领域仍然生生不息。

无论那幽光怎幺破坏万古神皇的领域,他总是安如泰山,面色如常地编织着各种感知线条,他呵呵笑道:「大禹到哪里去了?被你甩得太远了吗?你这幺急切的过来杀我,不怕反而被我抓住吗?」

那两个幽光都没有回答,一个不断旋转,一股股看不见的波纹不断放射出来,试图压缩万古神皇的领域,另一个不断在空间穿行,削弱着万古神皇的领域。

「别费心了,只要大禹不在,光凭你们两个联手还伤不了我,我早就把脱离的空间隙缝掌握住了,你们偷袭不了我的。」万古神皇平静的脸上出现一丝笑容,他的爪法一变,编织出来的感知线节转向黑色幽光缠绕而去。

「你为什幺不肯回去呢?」一个声音在他的脑中出现。空间一闪,一个人类的身影浮现出来。

万古神皇讥嘲地看着那个方脸中年人,冷笑道:「才来啊?」

大禹脸色平静地看着他,淡淡地道:「你绕来绕去跑了几个月,就是不肯缩回老窝,真当我杀不了你吗?」

万古神皇还在不停手地编织线结,但他的线结全都改往自己身上缠去,他似乎想要发动这些线结,但却一直没达到期望的效果,他的脸色慎重了起来。

「别忙了,我知道你私下搞些小动作,你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碰,你要是敢乱动,就得有承受报应的心理準备。」大禹一脸庄重地道

「是吗?」万古神皇冷笑着。「报应?我们万古人的尊严都给你扔进黑洞了,我哪还有心情在乎什幺报应?」

大禹一挥手,把两道运转不停的光芒收了起来,说道:「我不想跟你扯嘴皮子,你知道你在做什幺,老实说,我可以杀了你,但我不想逼你太紧,这样造成的罪孽太大,对你我都不好,你回去吧,如果你还让齐哈西克在那边探头探脑,我马上就让人取他的狗命。」

万古神皇心中大讶,他没想到大禹居然知道他的谋画,他停下手上的忙碌,板着脸道:「齐哈西克在干什幺我哪知道?你爱怎样就怎样!」

大禹对万古神皇的赖皮很无奈,但却没办法强迫他,他靠着计谋伏击万古神皇,却没能一击把他杀死,虽然有把握取了他的命,但两个宇宙级至强者全力交战必定会损伤一些星系,不死个千百亿人不能了事,大禹不想背负这样的罪孽,所以乾脆放弃追杀万古神皇。

万古神皇确定大禹没有交战的意图,便停下四条不停翻转的手臂,冷哼道:「也好,反正我刚好玩得有点烦,不过我喜欢去哪里你管不着,回头我就去双云星系的前线视察,看看你还能搞什幺把戏。」

「随你!」大禹一挥手,身影消失淡去。

万古神皇冷淡的神情散去,变得深沈了起来,他心中想道:「大禹似乎察觉那件事,所以放弃和我纠缠了,他发现了齐哈西克,但肯定还没注意到…我得继续纠缠他一阵子,免得他分心去想太多事情。」他也一个瞬移消失不见,这片宇宙又恢复寂静。

几个小时后,还待在火星基地的袁剑对丁远光和卓飞说道:「状况果然发生了,布鲁诺斯的手下都是死脑筋,他们正在冲击防线,我猜来冲击的只是诱饵,剩下的都在潜行偷渡,显然要来执行布鲁诺斯的临终指令,我锁定了一些滞留在地球的外星人,你们快去处理。」他透过感知把目标的资料传给丁远光。

丁远光看着那份长长的名单,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卡尔加他们还留在地球等待布鲁诺斯的回应,回报了最后的成果后,他们一直没收到布鲁诺斯的确认,他们不知道布鲁诺斯遇上了一系列的危机,但主人没有确认任务完成,他们就不能离开任务区。

他们等了几天,每个人都很烦躁,连一向沈稳的卡尔加也忧心忡忡,他虽然不断安抚队友,但自己也越来越担心主人是否遭遇不测,正忧愁间,他们的临时隐蔽处附近突然出现几个瞬移波动,一群士气低迷的外星人同时收敛了感知,但他们都感受到自己被六部地球机甲包围了,那种机甲他们都见过,正是人类在火星之战一战成名的强者专用机甲。

外星人们面面相觑,他们都清楚自己已经被人类发现,而且人类还动用星级强者开着机甲来围捕他们,显然一场大战是免不了了。这时,一个人类女性的声音在他们的耳畔响起:「蓝洞星系的朋友请注意,布鲁诺斯大人遭遇意外,正在赶回蓝洞星系,他命令蓝洞星系所属冒险者立即向联合国外星人管理处投降!联合国外星人管理处会保障各位星际冒险者的权力。」

卡尔加心中一跳,他沈住气问道:「布鲁诺斯大人可有留下任何凭证?我们需要确认他的权限签章。」

对方透过感知发送了一份加密命令,但却没有权限签章,那女声说道:「很抱歉,布鲁诺斯大人的权限签章进不了地球,他说你们可以验证这个加密命令。」

卡尔加看了周围的队友,接下这份加密命令,并试着用自己的密钥把命令解开,果然,命令顺利地转译出来,布鲁诺斯下达了全面停战的命令,要他们服从地球人的安排,尽快离开太阳系返回蓝洞星系的克利星跟他会合。

「命令是真的!」卡尔加把解开后的命令传给每个队友,一面说道:「我会奉命行事,诸位可以决定是否奉命。」

黑人强者卢卡正色道:「我也奉命,但克利星是什幺地方?我怎幺从来没听过?」

其他几个队友也一脸疑惑,卡尔加解释道:「克利星在新开拓的第九星区,那里专门流放战犯,是个新开发的矿业星,很少人知道那里。」

卢卡问道:「我们为什幺不直接回基地星?却要去那个什幺克利星?」

卡尔加叹道:「主人应该另有安排,我们不用质疑他的命令,只需要去执行。」

他看了看队友,确定没人反对,便朗声说道:「这位强者,非常感谢您的体谅,我们接受命令,并请尽快帮我们安排离开事宜。」

那女声说道:「外星人管理处欢迎您的报到,来自远方的朋友,请在此稍候,我们将安排人员接待各位。」

这话声一落,六部机甲同时瞬移离去,只留下几个投降的外星人面面相觑。

类似的状况在地球各地陆续发生,由于没办法分辨哪些外星人是布鲁诺斯派来的,袁剑乾脆把他们监控的未登记外星人名单都给了丁远光,丁远光让丁泊月带队一一查核,丁泊月在机甲的威吓下收编了大部分的外星人,少数敢跟她动手的都被一阵天打雷劈,然后被机甲拘锁起来,这一日下来,外管处接受了四十几位未登记外星人的投降,这数字比一百年来登记的外星访客总和还多。

在火星基地延迟了九个小时后,九韶一号总算返航了,袁剑和阮虎也都随船离开,原本要带走的廖明堂因为布鲁诺斯的缘故被留在火星基地託付给卓飞照顾,布鲁诺斯虽然急着要走,但他的感知状况实在太差,不得不留下来休养一阵,阮虎的治疗似乎起了反效果,布鲁诺斯的感知破碎虽然减轻了,但整体感知的稳定度却下滑,感知解离消散的速度加快,如果没有更有效的治疗方法,他的寿命便会从原来的数百年大幅缩短,可能在百年之内就失去意识了。

儘管如此,布鲁诺斯却没什幺不满,他这次出来冒险,得到的比失去的多很多,他用自己残余的生命帮蓝洞星系换到了三千年的发展时间,这对他来说非常值得。他现在只要担心自己留下的后手是否会被正确执行,是否有人会如他所料的抗命叛变,试图趁机夺取大权。

他知道想要上位的人很多,蓝洞星系的各方势力必定会有一番较量,但只要他的威信还在,那些野心份子就翻不起风浪,他必须强迫自己好好恢复,直到自己的感知稳定下来。

布鲁诺斯就这幺留在火星,只要他的感知恢复稳定,就会由人类联盟的强者护送他回蓝洞星系。而丁远光跟袁剑商量之后,决定不把蓝洞星系的强者可能大举入侵的消息公开,一来状况还不明确,布鲁诺斯或许有机会拦下他们,二来他也不想像上次那样大举徵召地球的强者,因为这次参战的人几乎是必死无疑,派出星级强者或是筑基高手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万一地球的危机解除,但他却把星级强者消耗殆尽,那他就是历史罪人了。

丁远光最后决定透过私人关係从朋友弟子中徵召星级以下的敢死队,对入侵的强者进行自杀攻击,如果真能一命换一命,再加上太阳系防线的拦截效果,牺牲的人可能不会超过五十人,这损失虽然令人痛苦,但为了地球的安全,也是不得不做的选择。

虽然做了这个决定,这一路以来,丁远光都板着脸,散发着沈重的郁结情绪,阮虎知道他的打算,却不知道该怎幺劝他。阮虎自己是笃定得参战的,他和破山配合了几回,彼此都有了一些默契,只要状况不要太糟,还是有活下来的机会的。

话虽如此,他可是很清楚破山他们的行为模式,他们都是战斗狂,一出手就是你死我活的,只以杀灭敌人为第一优先,根本不管驾驭者能不能负担,所以驾驭者只要出手可能就被吸乾,这也是丁远光感到沈重的原因。

  • 名称:初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5: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