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 stay night hf超清

过了许久,喝奶的小婴儿吃饱又睡了,罗娜带着阮虎下到二十楼,那是一整片室内运动场,有许多人正热火朝天的训练,罗娜带着阮虎直直的走到一片被隔离开的小型训练区,她站在一个队列前面,对阮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阮虎一路行来,罗娜已经稍稍跟他介绍了这些人的状况,阮虎也从这些人中看到一些熟面孔,他们都是在金星被朱可夫纳编的植体感染者,看他们平民化的穿着,应该还是难逃被强迫从军中退役的命运。他走到队列前方站定,一个气势非凡的白髮老人身手敏捷地小跑过来,整肃部队后举手向他敬礼,并且大声报告道:「黄钟军宫部第一大队第四中队,中队长马文。佩金斯报到,第四中队应到五十六人,实到五十六人,恭请元帅检阅。」

「看来这些人以后都得跟我混了…」阮虎心里叹了一口气,举手向他们回礼,同时说道:「稍息!」

看着军人们齐刷刷地摆出了稍息的姿态,阮虎点点头,这些人都是军中的佼佼者,年纪虽然不小了,但基本功架都是好的,经过植体的植入后,身体状况获得了改善,现在的战斗力只怕不输给年轻人,可惜不能见容于军中,只好出来跟自己混。

他朗声说道:「过去的你们已经死了,从被植体感染的那一刻起,你们获得了新生,过去的一切跟你们无关,现在我们要一起努力寻找未来,寻找让我们重新加入社会的方法,让你们都能放心回家的路途。」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机会消灭植体,让我们重新回归平凡,但只要我们身负植体一天,我们就必须负起自己的责任,从被植入的那刻开始,我们就不再是凡人,我们是守卫地球的战士,无所畏惧的地球保卫者,我和罗娜小姐将训练各位,让各位成为名符其实的超级战士,拥有足以与星级强者匹敌的战力。」

在来的路上,罗娜已经跟他解说了丁远光对这些人的计画,既然他们已经被感染,乾脆把他们进一步调製成合格的植体战士,未来视状况帮他们植入智能体来协调植体成长,这样一来,植体失控的状况就不会再发生了,而这批优秀军人就可以在各个方面发挥他们的专长。

阮虎透过训话,给这些感染者描绘了以后的前景和梦想,让他们知道自己为什幺而战,并且介绍以后即将接受的训练,试图用这些美好的未来激励他们,但他显然白费功夫,军人们自始至终都维持着严肃的表情,用最专注的姿态接受他们的长官的训示。阮虎讲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在做白工,这些军人完全服从他的权威,心里根本没有对未来的憧憬,就算现在他命令他们去跳楼,他们也照跳不误。

阮虎只好草草的宣布了命令,让部队听命于罗娜,接受罗娜后续的调整和训练。

把部队交给罗娜后,看着罗娜把部队分出一个小队,并命令其他小队继续训练,她带领着小队回到人类潜能研究所,準备帮他们测定状态,以便进行植体调整,阮虎旁边一个声音说道:「这批人不错,训练起来战力应该不差。」

阮虎对身边的人笑道:「贝克大人,您恢复得很不错啊!」

几天不见,贝克的状况大好,他的感知伤势大幅改善,战力似乎回升了不少,颇有重回彗星级的架势,贝克对他微笑道:「回来怎幺不找我?」

「我才刚到呢!一来就被人叫来叫去的,根本没时间上楼修练…」

「听说你打开了四级战斗型态,来!陪我过过招吧。」贝克一脸期盼地道

阮虎连忙推拒道:「不行啊,大人,四级战斗型态威力非凡,这附近实在没什幺承受得住的地方,而且我的感知也还不太够。」

贝克大笑道:「我又没叫你尽全力,只是过过招,让我见识一下四级战斗型态而已,你要知道,就算在宇宙中,能开启四级战斗型态的植体战士也是少之又少,每个的来头都不小呢。」

在贝克的催促下,阮虎无奈,只好逐步打开四级战斗型态,只见他的感知一点点翻腾放射出来,有如一朵收敛的花朵逐步开放,最后四射的感知重新收敛起来,又变得圆融流转,贝克见阮虎的感知层次分明运转自然,大讚道:「好!果然得到了波拿波感知的真传。」

但阮虎自己对这种结果大感意外,他第一次打开四级战斗型态时,感知翻腾得很厉害,还消耗掉不少混乱感知,最后导致他的无特性感知不足,被逼得去杀外星人夺取感知,但这次打开四级战斗型态却没有这种状况,整个变化的过程中感知一直维持稳定的渐进变化,正常感知和混乱感知互相结合,形成一种共容的平衡状态,那感觉让阮虎觉得很舒适,只是他的感知确实还不够,这样勉强开启的四级战斗型态感觉没有上次强,让他有种「虚」的感觉。

但贝克却没办法分辨这些细微的差异,他一点都不想浪费时间,大笑道:「不错!不错!强度提升了不少,不愧是第四级战斗型态!来吧!」双拳一错,感知和能量同时腾起,就向他扑了过来。

阮虎只觉得这次开启战斗型态跟上次完全不同,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好像全部打开,整个人的每一吋肌肤都在疯狂的从外部撷取能量,那能量浓郁到几乎要把他的经络挤爆,他感知还不到位,无法自如地控制如此高浓度的能量,他不由自主的一喝,把吸来的能量轰了出去,只听「乓」的一声,他的能量凝聚集中,一瞬间就把贝克靠感知聚合的能量击散,贝克一时轻敌,被这一击打得撞上了训练区的防护网,那防护网强光一闪,「铮」的一声清响,一震之下立刻崩解,整个二十楼训练区的防护网同时亮起,发出「嗡嗡」的震鸣声,这时,丁远光的强大感知降临,把紊乱的能量控制住,贝克得到这个缓冲终于缓过气来,他大喝一声,重新控制住体内失控乱窜的能量,叫道:「跟我来!」。他一个瞬移离开,防护网立刻恢复正常。

阮虎只好苦笑着也跟他瞬移离开,丁远光的感知也跟着他一起离开,一面对他骂道:「你这两个混蛋,别在大楼里捣乱。」

阮虎不敢作声,追着贝克瞬移的波动来到郊外,他们两个悬浮在空中对峙着,贝克一脸兴奋地看着他,过了半晌才说道:「我感觉到皇族的气息,我波拿波人复兴有望了!」他感受着那血脉的威压,那威压如此直接自然,似乎天生就该对他屈服顺从,贝克虽然早已打定主意追随阮虎,但却不打算这幺轻易服从这份威压,他是神殿体系的尊贵者,向来只对他的神明屈膝,就算是当时尊贵的波拿波之王,也从没让他下跪过。「想让我心服,你得多拿出一点真本事!」贝克兴奋地大叫,感知与能量聚合,全身光芒大放,向阮虎冲了过来。

阮虎不敢大意,小心地调整了感知驾驭四级战斗型态,稍稍降低运使的能量密度,浑身能量果然顺利流转,便放下心来和贝克放对。

两人都是暴力型的打法,一接触就交缠在一起,贴身肉搏以拳换拳,一时之间轰隆之声大作,这两个暴力狂直打得感知四射能量纵横,整片山林的林木催折、大地震动。

「你们收敛一点,这里是都市,动静别闹得太大!卫星都转过来了。」观战的丁远光感知提醒道

两人被丁远光提醒,瞬间就分开来,一阵高速移动,避开了原先吸引卫星关注的交战区,同时一路还不断交手,但却不再释放能量了。贝克全力出尽仍然压不倒阮虎,整个人狂态毕露,他大叫道:「还不够!这样还不够!你必须打倒我,逼我用原形战斗!」

阮虎知道贝克希望自己用波拿波人的习俗逼他认主,但以现在他的能力,实在还做不到这一点,他苦笑道:「何必呢?贝克大人…」

贝克大叫道:「但是我等不及了!我已经六千年没有主人了,我需要新的信仰,不然我活不了多久!来释放我的灵魂吧!」

阮虎实在做不到,就算他开启四级战斗型态还是没辄,在他迟疑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感知进入他的感知中,破山的声音说道:「难得还能看见纯粹的波拿波人,杀了他太可惜了吧?」

阮虎连忙说道:「不!不!破山大人,贝克大人是我的朋友,我没打算伤他。」

「喔…我感受到强大的力量,这力量能对你产生威胁,所以就出来看看,既然没事,你们就继续吧,我看着…顺便补充一点能量,你总不能让我空手而回吧,嘿嘿~~」

破山虽然这幺说,但阮虎已经感觉到全身流畅的感知和能量都受到破山的影响,而变得不是那幺令人舒爽,原先调整过的感知模式马上又大大不足,那种发虚的感觉变得更加严重。他以前分辨不出破山附体后的差异,现在一比之下,才知破山对现在的他果然是个沈重的负担。

贝克感应到阮虎气势的变化,只觉得他感知一滞,流转的能量大降,他沈下脸骂道:「怎幺突然收手?看不起我吗?」

阮虎连忙摇手道:「岂敢?岂敢?」但他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变化。

贝克不跟他多言,又向他冲了过来,只是这次贝克不再暴力,他的战斗风格一变,感知主控了能量,堂堂正正的和阮虎交锋,另一方面又用混乱感知突出奇兵,连续两个混乱冲击向阮虎轰了过来。

阮虎被破山影响,整体实力大降,正手忙脚乱的应付着贝克的攻击,感受到贝克发出混乱冲击,吓得魂飞天外,他自然知道混乱冲击的可怕,急切之间振动感知,把混乱冲击推拒出去,但贝克的混乱感知可是容易挡的?阮虎拼命聚起混乱感知防御,两种混乱感知互相推挤冲击,都无法解离对方,阮虎却被这两道混乱冲击一推,顿时在空中翻了好几个圈,他一面身形连闪,试图转移混乱冲击,防止那冲击趁虚冲入自己的感知,哪知贝克发出的混乱冲击会转弯,直追着他的身影而来。

阮虎大惊,他也靠混乱冲击对付过不少人,但从来没想到激射而出的混乱冲击还能转弯,他情急之下连续发动了几次瞬移,但贝克的混乱冲击还是如影随形地追着他,贝克的本体更出现在他的瞬移点拦截他,只见贝克的感知一阵扭动,三道感知在他的头顶组成了感知尖刺,一波波的混乱感知波动从这些感知尖刺发射出来,这些感知波动互相干扰,形成了一片混乱感知场。

「天啊!是混乱领域!」阮虎连忙收敛感知,失去感知的支持,他立刻从空中急坠而下,顺便躲过了紧追不放的混乱冲击,他的脑中一片混乱,急切中还有心思想道:「为什幺贝克大人的混乱领域对他自己的感知没有影响?」

阮虎在落地前在体内凝聚起感知,掠过树梢横飞了出去,但贝克的感知追了过来,混乱领域的特殊感知场始终笼罩着他,阮虎无法瞬移,根本跑不过感知,那两道死追着他不放的混乱冲击又袭了过来,阮虎无奈,只好发出感知去推拒混乱冲击,他的混乱感知一暴露在混乱领域下,立刻就感受到无处不在的侵蚀,贝克的混乱感知像水银洩地般无孔不入地试图入侵他的感知,在混乱领域的笼罩下,那种侵蚀被千百倍的加强,简直令人难防难挡,阮虎一时应接不暇,感知被切成好几块,他立刻凝聚感知,减少被侵蚀的机会,同时还御使主要感知团四处去解救可能被分隔围困的感知。

阮虎虽然被打得手忙脚乱,却大大地鬆了一口气,贝克的感知场毕竟不是真正的混乱感知,只是徒有其表,根本没有混乱领域无所不解离的可怕特性。他虽然放下心来,但贝克可没放过他,阮虎手忙脚乱地对抗混乱感知场时,被贝克一套组合拳打中,连串的能量爆炸声中,阮虎被打得轰入残破的山林间。

贝克悬浮在空中,全身感知翻腾,他欢乐得仰天长啸,已经六千年了,他压制了自己六千年,一直不敢用波拿波人的方式战斗,憋都憋出毛病来了,现在总算能放手一搏,只觉得全身舒爽,快乐得不得了。

贝克身心舒畅地在空中等了一阵,发现阮虎一直没有升空再战,他可不认为阮虎会被他这几下打倒,便大叫道:「装够了没有?我还没过瘾呢!」

阮虎躺在他撞出来的土坑里苦笑,破山正在他的心中嘲笑他:「真的不用我出手?我或许可以帮你一点小忙喔…」

阮虎苦笑道:「破山大人,您一出手就什幺都没有了,我看还是免了吧…贝克大人也许会打我出气,但不会杀了我的…」

破山不以为然地道:「我看他可不像只是要打你出气,那打法像要杀了你,嘿嘿~~」

「但我总不能杀了贝克大人。」

破山嘻嘻一笑,又道:「那只小小的伤他一下总可以吧?」

阮虎讶道:「您这是什幺意思?」

破山笑道:「我跟紫电交流了一番,想到一种压制力量的方法,不过我总觉得这方法不怎幺可靠,你借我试试吧!」

阮虎知道他想用自己当实验品去打贝克,心里有点打鼓,他知道破山的性情,绝不可能去研究这种「没劲」的打法,八成是紫电教他的,既然破山自己都觉得这方法不可靠,他当然不肯拿贝克当实验对象,但这时贝克又连声催促,阮虎无奈,只好拖拖拉拉的升空,一面答道:「贝克大人,您是彗星级强者,我只是个流星级,实在打不过您,现在已经证明,就算四级型态也不行…」

  • 名称:fate stay night hf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24: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