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超清

见阮虎扑灭了火焰,却没去吸取散乱的神力,巨蛇有点讶异,他慎重地看着阮虎,过了一阵似乎下定决心,悬在他颈项之间的九个虚幻人脸突然同时开口,他们用不同的语言音调唸诵不同的咒文,同时启动各种不同的神术。在发动神术攻击的同时,那巨蛇的本体还冲了过来向阮虎一口咬下,他舌上的人脸更张口骂道:「天道不公,地道不平,人道不均,善人落难,恶人横行,我咒天道,何其不公!」

他这些诅咒不是声音,而是无数感知的汇聚,那些感知充满了愤怒和怨恨,似乎亘古就累积起来,等待着爆发的时机,这下被他引动而出,顿时无数恶意的感知翻腾起来,聚集在那个脸有切痕的人头顶上。

这下阮虎可惨了,他同时遭到各种神术攻击和干扰,无数攻击让他手忙脚乱,却不知从何对付,连那巨蛇向他撞来都没时间用幽魂针伤他。那巨蛇一口向他咬来,舌上的人头尖声大叫道:「咒咒咒咒咒~~我咒你心慌意乱神智不清!」

那尖利的叫声似乎含有一种夺人心魄的震慑力,阮虎顿时感到一阵毫无来由的慌乱,凝聚起来的幽魂针也一个闪动,竟然有溃散的趋势。

「别管他!只要你诚心正意,这些邪门外道都只是幻觉!」拉米大声提醒

阮虎勉强守住本心一阵急退,他的身上突然亮起一圈金光,他恍然不知,只觉得经过拉米安慰之后,碰碰乱跳的心渐渐安定了下来,连他头上的幽魂针也恢复稳定。「轰隆」地一声,巨蛇的头颅狠狠地撞上通道转角,把那角落撞得稀烂。他拔出头颅,又向急退的阮虎追了过去,舌上的人头又继续吼道:「咒咒咒咒咒~~我咒你手断脚断四肢瘫痪!」

飞退的阮虎突然升起一股烦躁之意,左脚竟然踩上右脚,把他跌了个大马趴,那蛇向他扑了过去,只见金光一闪,阮虎居然趁势翻滚退开,手脚一振,人又挺了起来继续逃走。

那蛇所有的头颅大声念咒,阮虎身周不断出现各种阴暗的光芒,地水火风贪狂嗔癡各种恶念不断涌现,但都被阮虎强大的感知拒于体外,唯一能对他造成影响的,就是舌上头颅的恶咒,但效果也被大幅削弱。只听那蛇又唸道:「咒咒咒咒咒~~我咒你靠天天塌靠地地垮,天上地下无处可逃!」

「轰」的一声,两人又一个能量交击,阮虎所在的整个楼板突然塌陷下去,在轰然大响中他跌入了B31,头上的楼板还不断塌陷,似乎连B29也塌了下来。巨蛇跟着窜入烟尘之中,只见阮虎裹在一团金光中如飞般逃远。

那蛇大怒,他见诸般法术都对阮虎无效,一摇身体大吼一声,只见他所有的头颅都一阵乱转,他们由虚转实,全部都变得跟舌上头颅长得一模一样。那些头颅齐声喊道:「咒咒咒咒咒~~我咒你七情消散六欲成空,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奔逃中的阮虎突然停了下来,他的脸上露出痛苦挣扎疑惑慌乱的各种表情,拉米叫道:「坚定心神,不要被欺骗!只要你不相信,什幺都是假的!」

那蛇感受到他被诅咒所困,十个头颅又接着齐声喊道:「咒咒咒咒咒~~我咒你意乱神迷不辨东西!我咒你身弱体虚难以为继!我咒你五内如焚自寻死路!」

拉米见世间的诸般恶念缠绕阮虎,知道他难以抗拒对方用十方意念同时释放的十方大恶咒,只好控制着阮虎的身体叫道:「九重世界十方功德,我愿代人受咒,有施无报一念为真!仅誓!」

阮虎的身体突然燃起金色火焰,大量的金光从虚空投入他的身体,阮虎的神智瞬间恢复清醒,他感受到拉米代替他受了巨蛇的十方恶咒,拉米瞬间七情消散六欲成空,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拉米受了此恶咒还有空安慰他道:「我本来就不是人也不是鬼,你别太紧张。」

巨蛇的十方诅咒的咒力继续压下,要让拉米意乱神迷不辨东西,要让拉米身弱体虚难以为继,更要让拉米五内如焚自寻死路,但拉米喊道:「我是第二脑、是智能体,没有什幺意乱神迷不辨东西的问题,我没有身体,当然不会身虚体弱,我没有五内,甚至没有生命,这一切都打不倒我!」

那诅咒的邪恶咒力缠绕着阮虎,却无法爆发咒力,那些邪恶咒力的恶念无法获得解脱,更加狂躁愤恨起来,疯狂的咒力无处可去,居然顺着咒意反噬诅咒者。那巨蛇诅咒失效,他借来的强大诅咒之力反噬,瞬间他的十张利嘴同时爆开,那蛇七情消散六欲成空,瞬间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那蛇只觉得意乱神迷不辨东西,同时又身弱体虚难以为继,这些变化让他觉得全身上下无处不难受,一股邪火从体内升了起来,他大吼一声,奋力往阮虎撞了过来。

在拉米牺牲自己的那一刻,阮虎的心神突然变得清明无比,甚至觉得比以往的任何一刻更加沈静,他不知道那是因为他和拉米的联繫更加紧密的缘故,只是觉得从来没像此刻这幺能掌握自己。在他的眼中,飞速游来的巨蛇的诸般动作不再不可预测,巨蛇的每个行动细节彷彿都被他预料到,他甚至还有时间好整以暇地调整头上的幽魂针,让那针变得更加凝实锋锐。

在巨蛇咬向阮虎的那一刻,阮虎不闪不避地冲向巨蛇,巨蛇一口咬下,阮虎跳起来一扭身,踏着巨蛇的头颅,把幽魂针扎向巨蛇的脑后一点,那蛇甩动头颅试图闪避,同时浑身的羽毛都竖了起来,根根如枪似戟的羽毛脱体而出射向阮虎,阮虎随着那蛇甩动,同时把幽魂针深深地扎入巨蛇颈后,并尽力释放大量的能量,那些能量顺着幽魂针透入巨蛇颈内,在那瞬间巨蛇喷射而出的所有羽毛也刺向他,阮虎诡异地一滑,从巨蛇的头上跌落。

「轰~~」一声强烈的爆炸把掉落的阮虎炸飞了出去,让他沿着通道不断翻滚,直到他被撞贴在通道转角。这阵翻滚让他晕头转向,阮虎好不容易爬起来,只觉天地都在旋转,整个楼层都在震动。

他还没清醒过来,就听到远方响起一个愤怒的厉吼声:「啊?天啊!坏掉了!我的天羽甲居然被弄坏了!太可恨了!太可恨了!我要杀了你!小子!我会杀了你!我会杀了你~~」

那蛇不断的怒骂恐吓,把阮虎吓得心慌意乱,他赶紧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準备随时逃命。可是他等了一阵,通道里的烟尘都渐渐散去,还是只听见那蛇的骂声不断,听声音似乎还在原地,似乎没有冲过来杀死他的意思。

阮虎伸头张望,只见一条蛇身躺在通道里动也不动,通道彼端骂声不绝,不知道是什幺状况。阮虎慢慢靠近蛇身,发现那蛇身上的能量羽毛完全消失了,巨大的蛇身上的花纹虽然还鲜豔亮丽,但却显得死气沈沈,好像失去生命活力一样。

阮虎沿着蛇身钻过通道,巨蛇仍然不断咒骂他,似乎不杀他八百遍就无法解恨,阮虎穿过重重烟尘,最后终于又见到骂人的巨蛇,只见那蛇的蛇头整个被炸断,蛇口向上竖着,舌上的头颅还在狂骂不已。

那头颅发现他鬼鬼祟祟的过来,怒骂道:「混蛋!该死的混蛋!你还等什幺?快过来杀了我啊!我还要找你报仇呢!如果你敢溜走,我就纠缠你一辈子,让你一辈子都不得安宁。」

阮虎心下大定,他终于击败了这怪蛇,但他还不敢放心,喘着气笑道:「大人,还打吗?看你这个样子,似乎打不起来了啊?」他故意激怒巨蛇,这条巨蛇诡异无比,现在头都断了还不肯死,说不定还有什幺怪招。

巨蛇停下咒骂,喘着气瞪着阮虎,舌上的人脸一脸恼怒的表情,那脸忿忿地道:「好!好!连我的至宝天羽甲你也有本事弄坏,你死定了!你绝对死定了!不管什幺时候,反正总之你死定了!我不只要杀了你,还要吞了你的魂魄,把你变成我的新头!」

阮虎见他嘴上骂得凶,但却还是光说不练,应该是真的无法再战了,这时他才感到浑身上下无处不痛,紧绷的精神也放鬆下来。这一放鬆,他身上的肌肉一阵蠕动,浑身的伤势同时渗出血来,他尽力维持的第四级战斗型态再也支撑不下去,瞬间就退回第三级,但他还是无力维持,战斗模式一退再退,直接掉回零级。

阮虎从没打过这幺艰苦又漫长的战斗,这一放鬆下来只觉不论心神还是身体都虚脱无力,他连站都暂不稳,整个人沿着墙面滑下瘫坐在地上,他不断喘着气,过了好一阵子才熬过了这难受到极点的脱力感,他诚挚地对不断咒骂的巨蛇说道:「大人,虽然你一直想杀我,可是我还是没想对付你,我只希望您不要再用植体。」

那巨蛇的神色冷静下来,反而不像之前那样怒气勃发,他的蛇眼一片死白,似乎已经死了,舌头上的头颅瞪着阮虎,过了半晌才淡淡地道:「你真是个奇怪的人,我明明觉得随时都能杀掉你,但你却硬是撑到现在,明明每一刻你都用尽心力了,但下一刻你总能让我吃惊,我甚至有点享受和你作战了,上一次这样战斗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大禹那家伙还活着吗?哼哼~~」

阮虎不明白他的意思,只好跟着他呵呵傻笑。

巨蛇见他并不恐惧,冷静地点点头道:「好吧,这次就到此为止吧,我也该死了,你确实有资格见识真正的我。」

巨蛇这幺说着,那头颅虚化消失,又变回一条分叉的蛇舌,巨大的蛇身也一阵缩小,变成一条大约六米长的断头蟒蛇,那蛇显然死透了,但阮虎知道事情还没结束,因为封锁着他的感知还没消失,那巨蛇根本没死,死的只是他借用的身体而已。

果然,过了不久,一道感知扫过,空间中结出许多能量结,一条蟒蛇瞬移过来,那平平无奇的蟒蛇盘在地上,昂着头用毫无感情的蛇眼看着他,阮虎心中大为戒惧,他挣扎着跳了起来,强迫自己备战,但他打了这幺久,感知和能量都消耗殆尽,这一动起来,顿时觉得浑身疲惫不堪,连一向强健的身体都酸软无力。

那蛇望了他一阵,突然张口伸出一个头颅,那头颅笑道:「行了,再打过吧!」完成附体之后,那蛇急速变大,不一会儿又变成一条巨蛇。

阮虎心慌意乱地大叫道:「没有这幺玩的!这位大人,这太夸张了!」

那蛇怒道:「怎幺不能这样玩?我一向如此,没有人能杀得死我,大禹不行,你当然也不行!」

那蛇不等他抗议,又张大嘴巴向他咬了过来,阮虎连忙急退,但不知怎幺回事,他的左脚踩到右脚,噗通地跌趴在地,见蛇口向他咬下,阮虎连忙手撑脚蹬,巨蛇的大嘴被他撑着,那长长的蛇信缠住了他的腰,舌尖上的头颅在他的耳畔大声嘲讽,还试图用牙齿咬他的耳朵,巨蛇毫不停留的把他往地上撞,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地板被撞出一个大洞,阮虎跌进了洞中,巨蛇冷笑道:「看来诅咒的效力还在啊!太好了!哼哼~~」他也跟着钻进了大洞中。

阮虎跌进B32就翻身奋力狂奔,巨蛇在他身后游动,发出鳞片摩擦地板的尖锐声响,阮虎觉得有点奇怪,之前巨蛇行动安静无声,为什幺会变这幺吵呢?他回头一看,只见巨蛇意态悠闲地游动着,似乎一点也不急着杀死他,但巨蛇身週细密的能量羽毛全都消失不见了,他也没浮在空中,而是实实在在的在地上蜿蜒前进。

「这怎幺回事?他怎幺不飞了?」阮虎正乱想着,突然发现前方的通道出现庞然大物,那物体如此庞大,竟堵住了整条通道。阮虎吓了一跳,他一看就知道那物体是某条巨蛇身体的一部份,但巨蛇不是在他身后吗?他回头一看,巨蛇仍在悠闲地游动,蛇信上的头颅甚至还一脸讥嘲地看着他。

「这是怎幺回事?」阮虎前后张望,他显然被困住了,前面有蛇,后面也有蛇,他们堵住了通道,就要来个瓮中捉鳖了。

一个巨大的蛇头顶开他旁边的一扇门伸了出来,蛇信上的虚幻头颅笑道:「别费心了,你的上面也有我,你的下面也有我,你已经被我包围了。」

阮虎看见那虚幻的头颅,这才想起原来的巨蛇有九个虚幻的头,追杀他的蛇连一个虚幻头颅都没有,只剩下舌头上的一张脸。

阮虎大叫一声,拼命凝起幽魂刀往那蛇一砍,那蛇不闪不躲地中了这刀,直被砍得蛇血四溅,那蛇大声惨叫,但却不退却,反而冷笑道:「砍啊!你砍啊!看你要砍几刀才能砍死我!就算你砍死了我,还有九个我,哈哈~~你眼睛一眨我就又活了,哈哈哈哈~~~」

阮虎知道就算砍死他也不过浪费他一点换身体的时间,他催动幽魂刀中蕴含的混乱冲击,试图混乱对方的感知,但对方体内空空如也,感知量居然低到混乱感知无法解离。阮虎的混乱冲击在蛇体内绕了一圈,什幺感知也没捞到。

「你以为我笨吗?还留感知给你伤?有本事你就再伤我的感知啊!只要你还能找到,哈哈哈哈~~」那受伤的蛇大声狂笑。

阮虎知道对方吸收了教训,再也不肯留下破绽给他,他运起能量发掌一击,「轰」的一声把那蛇头打得翻了过去,那蛇一阵扭动,又扬起头颅骂道:「打得我好痛,但是要让我受伤还不够。」

「碰碰碰」的连续几扇门都被顶开,一些巨蛇伸头出来笑道:「来打我啊!来砍我啊!」

阮虎真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个赖皮又棘手的敌人,只能手足无措地瞪着那些蛇,一直追着他的那条巨蛇张口向他咬来,阮虎想要逃走,却被九个带着恶意笑脸的头颅困住,只好伸手撑住那张大嘴,同时叫道:「大人!何必呢?我认输可以吗?」

舌头上的人脸怒道:「认输个屁!你杀了我,弄坏我的至宝,又砍得我好痛,一句认输就算了吗?你要成为我的奴隶,为我服务一万年!」

「一万年实在太久了!」阮虎心里乱糟糟的想着,一面拼面转动脑子,试图找出脱困的方法。

那蛇的巨口咬下,阮虎拼命撑住,但那蛇的力量奇大无比,阮虎撑得浑身骨节都嘎嘎直响,就算他的骨骼强度远超常人,也感到关节一阵剧痛,似乎随时都会断裂。

那蛇见他死撑,舌上的头颅笑道:「你的力气不小啊!好!这次我不用能量也不用感知,让我们来比比力气,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你走,如何?」其他的头颅也齐声讥嘲他。

那蛇毫不鬆口,长长的身体却缠向阮虎,阮虎根本腾不出手来阻挡,只见那蛇的身体急遽缩小,把他的身体缠绕起来,舌上的人头笑道:「我会轻轻的、温柔的、优雅的、一吋吋的…杀死你…」他的蛇身一绞,阮虎惨叫一声,只觉全身同时一紧,骨骼和内脏似乎都被压碎了。

那头大身小的蛇笑道:「这样还不死?我再加一点力,一点点就好…」他又用力一绞,阮虎再度惨叫,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被挤在一起,鲜血同时跟着喷了出来。

十条巨蛇同时哈哈大笑,打到现在,他终于又嚐到虐杀敌人的快感,这是他最喜欢的部分,不管玩多少次都不会厌烦。

  • 名称:人间失格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5: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