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游戏超清

面对不知名强者的恐吓,阮虎无奈地道:「这位大人,您何必跟我一个凡人过不去呢?我只是希望植体不要扩散开来,您知道那东西问题很大,求求您别用它,把它毁了吧!那是外星人的阴谋,可不是什幺好东西。」

那强者忿忿地道:「或许吧!但你惹恼了我,你必须付出代价!」

阮虎无奈地道:「我也不想得罪您啊!是您先逼我的,只要您交出植体的指挥权,并且承诺以后不再使用植体,我可以治好您的伤势,保证能恢复如初。」

「不要!和一介凡人谈条件是神明的耻辱,只有取走你的灵魂才能洗刷我今日受到的羞辱!」

阮虎心中大叹,这对手他既打不过又逃不走,惹恼了对方后,被困在这里也出不去,看对方的态势,似乎还有后着等着他,只是不知道对方还有什幺杀招。

阮虎没猜多久,只听一阵轰隆隆的脚步声传来,他百忙中往视觉介面一看,「哇靠!」他的植体记录仪上布满了黄点,无数受体正往B40流动,这下他知道对方的绝招了。

「这…何必呢?大人!」阮虎哀叹道

「我需要植体!我不会放手的!」那强者恨恨地道

大殿的门开启,一队受体队列整齐地冲了进来,他们怒吼着向阮虎杀来,这下阮虎可惨了,他被困在这个大殿中,没办法躲避受体的冲击,只见那些受体纷纷打开一二级战斗型态,浑身能量的向他冲来,阮虎吓得魂都飞了,他清理了这幺多次受体,从来没遇过这样的硬仗。

只见那些受体合成一个阵势,他们齐声吼道:「杀!」,一股宏大的能量追着阮虎轰来。

阮虎如电般的在大殿中乱转,但那能量始终追着他不放,阮虎无奈,只好用感知一引,那能量「轰」的一声炸上殿壁,把整个大殿打得一阵摇晃。

这次轰击虽然声势浩大,但阮虎反而定下心来,看来对方还没想到牺牲受体来炸死他,只想要凭人多取胜,用人海战术把他活活淹死。那些植体战士的感知大不如他,他的感知随时可以抢过对方的控制权,把那些能量攻击消耗掉。

阮虎才这幺想,又有一队受体冲了进来,先前发过招的队伍又大喝一声,又联手发出了一记攻击,新加入的队伍排出阵势,也跟着大吼出招,两波能量攻击向阮虎压了过来。

这次阮虎不逃了,他发出感知抢夺对方的能量控制权,试图让那攻击打到空处,但没想到这次对方的控制坚强无比,阮虎甚至从其中感受到那不知名强者的意志,忍不住心中叫糟,那强者非常阴险,他驱动着受体,并且在其中推波助澜,只用少少的感知就借用了手下的合力,却让这波攻击变得完全无法撼动。

只听又是「轰隆」一声大响,阮虎狼狈不堪地被打到墙上,他疏忽之下结结实实地中招,直被打得鲜血狂喷,还没等他缓过气来,下一波攻击又临头,阮虎连忙连滚带爬地逃走,「轰」地一声,那攻击在他身后爆发,阮虎被炸得喷出老高,身不由己地跌入烟尘中,这两波爆炸非常强烈,整面历经磨难的大殿石墙被打碎崩解,露出里面的钢铁结构。

「呸!呸!痛死了!」不断呛咳的阮虎从滚滚烟尘中爬了出来,发现又有更多受体拥了进来,那些受体并不急着向他挤过来,只是抢佔了大殿所剩不多的空间,并且排起了阵势,他们把阵势排好后,举起一片大盾,喊着口号向前推进,把佔据的空间让给后来者。

这一来阮虎能逃跑的空间就更少了,新加入的队伍移动到达定位,立起大盾后大喝一声,发出了一波攻击,那强者驾驭着这波能量攻击轰击阮虎。

阮虎知道这下子没完没了了,如果他不设法破解这个局势,他终究会被植体军队围杀,对方对于植体军队的使用方式显然想的比他更多,那可不是拿来当作人体炸弹乱轰而已。

他拼命地逃走,也对驾驭能量的感知发射混乱冲击,试图解离那些感知,但那强者御使能量的感知量太少,混乱冲击根本没有发生效用,阮虎立刻把混乱冲击转了个方向,改往对方围堵他的感知发射,那强者立刻御使能量攻击过来抵挡这一击,那波攻击「轰」的一声撞上了墙。双方一阵瞬息万变地交手,虽然阮虎终于逃过了被轰杀的命运,但他的混乱冲击也没能击中对方。

只听大喝声不断,涌进来的受体不断编队前进,整齐有序地向阮虎压迫过来,移动间还不时发出能量攻击,一波波清晰可见的能量团在空中飞来飞去,追着乱跑的阮虎不放。现在阮虎无可逃,连大殿的顶上也如履平地地溜了上去,这是上次看大狼开着机甲战斗得来的灵感。

那不明强者驾驭着能量不断轰击他,阮虎却不敢再发出混乱冲击了,他每次发出混乱冲击,自己的混乱感知都会受损一些,虽然损失的量他可以承受,但却没办法给对方造成影响,还不如省着点用。

现在阮虎狼狈极了,好几波攻击同时轰上了他,把他轰得从大殿顶上手舞足蹈地跌了下来,他一面喷血一面逃窜,又是「轰」的一声大响,一波攻击轰在残破的钢质架构上,整个大殿的石质墙面都崩裂开来,钢铁外壳一阵共振,发出锣声般的低鸣声。

阮虎百忙之中抬头一看,发现大殿上的石质壁画和雕刻都崩落下来,但植体部队丝毫不受影响,他们仍然井然有序的变位和发起攻击,一波波的能量轰击波升起,被那强者驾驭着追向阮虎。

感受到经络中火烙般的痛楚,阮虎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他的经络虽然有自癒能力,但那也不是无穷无尽的,他没有选择,只好叫道:「去!」

只见两道光芒从他身上升起,如光如电般向佔满整个大殿的植体军队杀去,那些受体反射式地想要提盾来挡,但那两道光芒太快,瞬间就穿透了整个队列,只见整齐的队伍像割麦子般倒下两排,阮虎瞬间就杀灭了二十几个受体。

「吼!飞剑!」那强者大怒,他御使攻击波向那两道光芒压去,但他追不上似光似电的飞剑,只能把攻击波一扫,只听「噹」的一声大响,殿顶扭曲的钢铁结构向上鼓了起来,那两柄飞剑被能量扫得抛了出来,「嗤」地一声同时穿入墙面。

阮虎招手把飞剑收了回来,在他的视觉介面上,两柄科技飞剑都回报了不同程度的损坏,虽然还可以用,但再这样被轰下去,用不了多久这两把剑就要报废了,这时阮虎才知道这两把剑跟真正的飞剑之间的差距,难怪真正的飞剑要用能量体。

他收起两把飞剑,捨不得再用飞剑杀人,看了刚刚被飞剑打出的小洞,他有了新的主意。

只见他一摸腰带,从腰带上解下金属腰带扣,那是以前去俄罗斯执行任务前,罗娜给他的高能量波动刀,据说可以切开绝大部分的东西。阮虎扭开它的能量,一道青白色光芒喷射出来,他威风凛凛地持刀而立,全身散发着能量光芒。

在刚刚那阵混战中,阮虎毫无选择地打开了第三级战斗型态,他一直不想用战斗型态来刺激受体,但实在没有选择了,要不是储备的混乱感知不足,他早就把第四级战斗型态也打开了,或许这样他就会有足够的力量冲破对方的感知封锁。

阮虎冷眼面对着如海潮般涌进来的受体群,那些受体满满当当的把他包围起来,每个都举盾持刀一脸戒备地瞪着他,似乎随时準备对他发动攻击。

「你还不放弃吗?还是你认为自己有机会逃走?」那强者冷冷地道

「我认输的话你会放过我吗?」身在重围中的阮虎苦笑道

那强者似乎迟疑了一下才说道:「你真是个人才啊!难怪丁远光看得上你,什幺好东西都交给你使用,如果你肯加入我,我可以提供更多好的待遇给你,甚至在南美洲给你一个国家!」

「我才不要国家呢!我又不是疯了,拿这种麻烦事来为难自己。」阮虎失笑道

「那你要什幺?你要什幺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诚心为我服务!」

阮虎叹道:「这位不知名的大神,我真的很怀疑您的记性,我只是求您别再乱用植体而已,我讲了这幺多次,难道你一直没听进去吗?」

那强者怒道:「这不可能!植体我有大用,不可能放弃,至于它的缺陷我自有办法补正,你不用担心安全性问题。」

阮虎喃喃地道:「很抱歉,我可信不过您…」他又大声说道:「能控制植体的外星人就要来了,到时他们就会抢走您的军队反对来对付您,您又何苦为人作嫁?」

那强者冷笑道:「有本事抢走我手上东西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你有本事就找几个来给我看看。」

阮虎笑道:「好啊!你放了我,开个名单让我去找找看,说不定还能找到几个。」

「作梦!」那强者怒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远处轰然一响,整个大殿都震动起来,无数碎石尘土从殿顶掉落,然后接着几声大响和震动不断传来,在那强者的感知中,他的手下回报道:「启稟主人,有不明飞行器对基地进行轰炸,许多透地炸弹穿入基地,B6以上的各楼层都有受损。」

那强者怒道:「谁敢对我们发动攻击?」

他的手下回报道:「无法辨识,我们锁定不到对方,发动攻击的似乎是飞碟!」

「飞碟?一定是丁远光的人!」那强者大怒,他脑中一转,下令道:「封闭基地,隔绝B6以上楼层,B6以上部队全部撤入。」他这指令一下,他的手下就忙了起来。

阮虎见他呆住不说话,知道他遇到了麻烦,他知道这波震动八成是丁泊月準备的植体抑制弹,来得可真是时候,他连忙闭起呼吸,用感知说道:「这位大人,我看你还是放我走吧,这样打下去我们都没有好处!」

那强者没理他,因为他的手下向他回报B6以上驻守的受体都失去回应,连B7和B8的受体部队都开始不听指挥,他们只来得及回报发现烟雾,但接下来就失去联络。

「植体抑制剂!」那强者知道丁远光一定会拿这杀器出来对付他,他忿忿地对阮虎说道:「丁远光投放了植体抑制剂,他把你放弃了!」

阮虎笑瞇瞇地道:「您别费心挑拨,这正是我需要的帮助,我祈祷了好久,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他向空中挥挥手:「不知名的大人,我得走了,我承认对付不了您,您真是伟大得不得了。」

他向上一跳,连连挥动高能量波动刀,只见光芒乱闪中,阮虎切断了殿顶剩下的承重结构,那片被破坏得差不多的钢铁结构整个崩解下来,殿顶顿时出现一个大洞,阮虎抓着洞沿借力一拉,溜上了上面的B39。

那强者大讶,连忙感知合围,试图把阮虎阻住,但他的感知一靠近阮虎,又吃了一记幽魂指,阮虎準备了好久,终于又逮到暗算的机会。

受伤的强者怒吼一声,B39的受体们纷纷往阮虎这边赶,连B38和B37的受体也围了过来,这次他不再爱惜手下的受体,所有看到阮虎的受体全都发疯似的向他冲过来,一靠近就发动自爆,阮虎被炸了几下,全身是血连滚带爬地窜上了B38,又被一大群受体堵上,他只好放出飞剑,只见剑光缭绕中受体不断爆炸,过不了几秒,受体不是自爆就是被剑光杀死,两把飞剑也毁了一把,趴在地上躲避爆炸的阮虎大感心疼,跳起来收起剩下的飞剑又继续逃。

阮虎知道不能乱窜,他盯着植体侦测仪,哪里光点少就往哪里钻,可惜那强者的感知布满整个地下基地,他逃到哪里都有受体围过来。

这一路上阮虎不断试图进行感知穿越,只要他的感知能穿出去,他就能瞬移溜走,可是那强者防备得很严,一路用感知围困着他,虽然不敢过份靠近,但仍然有效阻止了阮虎的感知穿越,但这并不表示他可以完全封锁阮虎瞬移,阮虎试了几次之后,趁着对手的疏忽突然发动瞬移变换楼层,一下跳到B34。

之所以会让阮虎逃出植体包围网,是因为那强者的手下向他回报B10楼层以上都出现了受体瘫痪的现象,那强者一个分心,居然让阮虎逃走,他怒吼一声,不再理会手下的回报,除了命令附近的受体死命追杀之外,他自己也聚起能量轰击逃窜的阮虎。

愤怒的强者追着阮虎不断轰炸,阮虎被打得苦不堪言,但他仍然坚持着一层一层的往上爬,那强者虽然能使他受伤,但却阻挡不了他的脚步,当阮虎爬上了B29时,异变突然发生。

只见堵住阮虎的受体突然整片倒下,阮虎大愕,他还在犹豫是否拿出飞剑杀光这群受体,没想到他们就自己倒下了。那强者的声音从虚空中说道:「很好!很好!你竟然真的逼得我放弃这批手下,整整十万个信徒啊!你可真有本事,你值得骄傲了。」

浑身是血的阮虎喘息着道:「大人,别杀我好吗?我们可以作朋友嘛!」

「我承认你有让我正眼看你的资格,但你没这个机会了!」一股强烈至极的能量扫过,好几股强烈的感知从不同的方位汇聚,空间一阵波动,一个诡异的形体在虚空中显形出来,那是一头巨蛇,他生长着九个虚幻的头,正中央的蛇头的口中不时吞吐着一个宛若实质的愤怒人脸,他的每个头颅都有着一张青色的面容,那些面貌都不断变换着,喜怒哀乐忧惧烦不断出现,巨蛇长长的蛇身上放射出能量光芒,就好像一蓬蓬羽毛一般。

「你能逼我用实体作战,这可是六千年来的头一遭!」那巨蛇冷冷地道

阮虎倒吸了一口气:「唉呦!妈妈呀!遇到妖怪了!」

「大胆!死到临头还敢猖狂!」大怒的巨蛇向他冲了过来,阮虎挥动波动刀向他砍了过去,但巨蛇身上的能量羽毛把波动刀弹开,他的蛇尾一扫,阮虎被「碰」的一声扫得贴在墙上,那蛇尾还不断抽击他,大有不把他抽扁不肯罢休的架势。

「我靠!妖怪啊!不公平啊!这还能打吗?救命啊!」阮虎挣扎着逃开,又被蛇尾抽得飞了起来,只觉得全身上下无处不痛。

(敲碗唱道:「求珍珠~~」)

  • 名称:换妻游戏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2: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