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线超清

拉米瑞兹主意已定,便跳了起来,向火星基地通报自己筑基完成,负责的官员满怀歉意地告诉他,由于补给航班才刚来过,如果没有意外,最快也要一个月后才会有正常的运补航班前来接他。这正是拉米瑞兹要的结果,他一点都不想回地球,而且在火星基地完全自由,这样他就有一个月的空闲时间,他得趁这段时间做好準备。

拉米瑞兹马上开始行动,他离开房间,到火星基地总部向卓飞报到,然后就开始在基地的开放区到处溜跶,甚至还到军官酒吧找人喝酒聊天,他混了大半天,心里并不高兴,他找到了许多筑基强者,甚至还接触到两个星级强者,但他们的修练体质都不如预期,那两个星级强者显然是靠药物硬顶上去的,不知道是哪个大家族的弟子,他们的心性都有问题,登上星级后不知道干了什幺大坏事,所以没有担任区域守护者的资格,被发配到火星来服刑。

拉米瑞兹本来是打算换个星级强者的身体再继续进行他的计画,但这一路找下来,根本没有满意的身体,他知道火星基地还有几位星级强者,但有了前两个案例,他可不敢抱着太大的希望,他不敢打卓飞的主意,那难度太高了。

虽然被关在火星基地无计可施,但拉米瑞兹可不容许自己发呆,他到处收集药品,廖明堂名下的资金和资产像流水般的花了出去,忙了几天后,他收集到一堆药物,只见他坐在自己的房间内拿着大採购的战利品东闻西嗅,又是归纳又是记录,还把药品环绕着自己排开来,忙得不可开交。

「嗯…不太合格,但是还算堪用…还缺一种材料,但这也没办法,地球不可能有这种东西,最后出丹的时候可能稳定性会不怎幺好,算了,就这样吧…」拉米瑞兹闷闷地道

拉米瑞兹盘坐在床上,身旁摆满了各种东西,他的混乱感知一阵翻涌,把整个房间都封了起来,只见他身上腾起两股感知,那两种相对稳定的感知各自凝成一只虚幻的手掌,拉米瑞兹把收集来的药物慢慢的一一抛出,两个幻影手掌各自捞取了一部分,那些药物在手掌上滚动了良久,一部份汽化消失,一部份被分离成粉尘掉落,只有少部分融入虚幻的手掌中,他小心地看着需要的成分融入虚幻手掌中,感受着掌中的成分变化,确认达到自己的目标才抛出下一种药物。

就这样持续的融合药物,过了几个小时后,两只悬浮在他面前的虚幻手掌开始变色,诡异的颜色在手掌上游动,就好像有丝奇异的流水在手掌中穿行一样,拉米瑞兹不断抛出药物,那流水样的颜色渐渐变粗,又过了几个小时,两只手掌的颜色渐渐明显,变得一青一红,拉米瑞兹的脸上有了喜色,又继续添加药物。

两天后,拉米瑞兹仍然操纵着虚幻的手掌提炼药物,他的脸上都是汗水,显得疲惫不堪,但仍然很稳定的提炼着,等他终于把最后一颗药丸投入虚幻手掌上时,在掌上流动的颜色骤然化成一青一红的两个气团,脱离出虚幻手掌的掌控,在两掌掌心中的狭小空间不断旋转绕行。

「行了!呼~~」拉米瑞兹大大的鬆了一口气,他擦擦汗,拿出事先準备的饮水和食物吃喝了起来,他虽然放鬆下来,但头上的虚幻手掌却慢慢合拢,把那两个飞行的气团笼罩起来,手掌开始发出光芒。

时间不断流逝,拉米瑞兹一面休息,一面观察气团在幻手中的状态,只见两个气团在幻手的能量淬炼下越收越小,渐渐化为实质,这时拉米瑞兹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他搓着双手,喃喃地道:「最后的步骤最关键,我现在的状况太差,希望一次就成,多少收几颗丹…」

他双手抱在胸前,双眼微瞇,休息得差不多的感知又一个发散,他的感知一重重地将头顶的虚幻手掌笼罩的空间封闭。等感知準备好,拉米瑞兹清喝一声,双手一合,然后徐徐地拉开,他头顶的幻手也跟着缓缓张开,掌中两个有若实质的气团同时跳了出来,似乎要冲出幻手的压制,但气团一脱离幻手,马上被拉米瑞兹事先布下的感知挡了回来,两个气团在他的头顶一阵左冲右突,却只能在感知的限制下急转,过了良久,旋转的气团终于在强大的感知约束下渐渐稳定下来,最后漂浮在幻手之上,那对虚幻的手掌做莲花状结成手印,气团在掌上指尖处急速转动,不再飘摇不定。

拉米瑞兹深吸一口气,喝道:「散!」

那对幻掌十指齐动,各自发出一道能量,两个旋转的气团被能量激发,同时散成一团光雾,两团颜色不同的光雾一交会,光雾中顿时响起一阵细微的爆裂声。拉米瑞兹脸色郑重地等待着,感知却剧烈活动,约束着气团融合时的能量释放,他感受到气团释放出来的能量越来越强,渐渐的超过他能承受的範围,但他知道这样的融合程度还不够,只好咬着牙苦撑,几次爆发下来,他的感知受了一点伤,但他仍然不敢放鬆,只是脸色越来越白。

拉米瑞兹苦撑许久,直到实在撑不下去了,丹药融合虽然还没达标,收到的丹药品质肯定不好,但他也只好接受了。

「聚!」拉米瑞兹低喝道,那虚幻手掌一合,把那两团光雾一压,同时感知封锁也缩小压入,将两团光雾完全挤在一个小空间中,瞬间混成一团。只听那空间雷鸣声大作,爆出的能量不断轰击着两只交握在一起的幻手,幻手一下子就被炸得支离破碎,拉米瑞兹的感知受伤不轻,忍不住露出痛苦的神情,但他还是一脸纠结地稳稳控制着感知封锁,丝毫不敢放鬆。

但那爆炸所洩漏的能量超乎寻常的大,就算是拉米瑞兹恆星级的感知,在一波波的冲击之下也渐渐有了鬆动,他一脸焦急地弥补破碎的感知试图防堵药气外洩,但他的努力显然无效,爆发的药力远远超乎他的想像,一道蕴含不可思议能量浓度的气流挣破了他的封锁,瞬间,他房间的墙壁就无声无息地化为虚无,接着一个个房间的墙壁也无声地消失,那能量气流穿过重重墙壁,一下子不知道飞射到哪里去了。

「该死!」拉米瑞兹大骂,他顾不得结印,伸手在空中乱抓,只见空中电光连闪,「轰」的一声,拉米瑞兹被炸得飞了出去,整个基地顿时警报大作,过了没多久,一大堆手持着各种枪械的军人冲了过来,他们小心的戒备布防,当前一个大汉叫道:「有人吗?发生了什幺事?为什幺会发生爆炸?」

烟尘瀰漫的废墟中,拉米瑞兹的声音答道:「咳咳~~我在学习炼药…失败了…抱歉…」

那军官的感知扫出,没发现意料之中的敌人,确定只是能量爆发而不是有人攻击,便下令道:「打开通风管道除尘,解除区块封锁,召唤清洁队过来清理。」他连续下了一堆命令,领着部下走进坍塌的宿舍区,只见整个宿舍区全被夷平,只剩下一块块靠近地面的断墙根,他的感知感应到廖明堂,便叫道:「你需要帮忙吗?」

「不需要!我还好…」一个满身尘土的人影从烟尘中走了出来,灰头土脸的拉米瑞兹一脸歉意地道:「对不起,我愿意赔偿损失并配合调查。」

那大汉点点头,说道:「依照军事管理条例,我必须先拘留你,对你的行为进行调查,请谅解。」

拉米瑞兹一脸颓丧地叹了一口气,坐在断裂的墙根上不再说话。

通过了一连串的询问和审查,拉米瑞兹终于被送进了拘留室关了起来,他之前获准沖了一个澡,摆脱了灰头土脸的模样,倒在空空的金属床铺上,显得筋疲力尽。

「操!这身体真烂,运气也他妈的糟透了!」拉米瑞兹一脸郁结地在心中大骂,但随后又叹道:「还好捞到一颗,费了这幺大的代价,只弄到一次机会,真他妈倒楣透顶。」

拉米瑞兹小心地检查了他的丹田,那里有一只小小的幻手,那握拳的手正紧紧地抓着一颗白色的丹药,拉米瑞兹确定那丹药真的稳定下来了,心里一直悬着的大石才总算落地,心道:「在这幺差的条件下,能争取到一次的机会,也不算白费功夫了,希望赶快来个好手,我这幽魂爪可撑不了多久。」

此时,在地球的阮虎搭着飞碟到达南京,他离开机场的第一件事不是去见丁远光,而是去找儿子,他去火星出任务前,才刚经历了与小安的一场战斗,那时小安伤得甚重,阮虎一直记挂着,虽然他也问过文心,听说小安的恢复状况甚好,但还是不免想去看看。

他到了十四楼的研究室一看,发现那扇门上的星球之门记号已经消失了,打开门一看,里面空空如也,他有点讶异,抓抓头给文心发出通讯,询问小志的去处,文心笑道:「他们正式立案了,合併到你的人类潜能研究所,所以你应该去四十三楼找他们吧。」

「喔!」阮虎讶异地笑了,又和文心聊了一阵,约好晚上一起吃饭才切断通讯,往四十三楼行去。

他搭着电梯的时候,丁远光的感知伸过来道:「他们来了?」

「来了,要我到你身边找人。」

丁远光嘿嘿一笑:「那你攸着点吧,别太快给他们回报,免得他们起疑心。记得去找罗娜报到,让她帮你记录一下状况。」

「植体成长仪修好了?」阮虎有点惊讶,不是说地球上没材料,已经修不好了吗?

「修好了,不过我猜那机器对你不再有用了,你去试试看吧。」

丁远光的感知离开,阮虎也到了人类潜能研究所,他一出电梯就吓了一跳,原来的人类潜能研究所现在改头换面了,封闭的不透明隔间整个拆掉,改成宽敞的透光玻璃,堆满了仪器的内部现在空蕩蕩的,一张张低矮的学习床沿着墙排了开来,配上了隔绝用的拉帘,让人感觉清新舒畅。一些护士各自陪伴着穿着医疗服的「患者」,引导着他们使用学习机,粗粗一看,现在这里看起来像一所风格独特的医院。

阮虎走进研究所,发现整个楼层都已经打开利用了,外面显然是医疗区,而里面则是实验室和办公区。门口前台的一个值班护士抬头看见阮虎走进来,对他笑道:「阮先生,您回来了,您的办公室在4301号房,启用后请记得设置权限。」

「办公室?」阮虎楞了一下,又呆呆地问道:「你认识我?」

那护士笑道:「我是从四十楼的先进医疗科技公司借调过来的,见过您和夫人。」

「喔喔…谢谢~~」阮虎抓抓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这里扮演什幺角色,怎幺还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小志和小安呢?他们在哪里?」他想起自己的目的,赶忙问道

「小安小姐在主控室,小志也在那边,主控室在4320号房。」

「谢谢!」阮虎的视觉介面上出现了四十三楼的楼层布置图,上面的一个房间亮起了指示标记,阮虎谢过对方,穿过医疗区,走进了办公区,一下子就进入主控室。

他一打开门,又被两个小家伙吓了一跳,只见他们各自关在一个洗衣机般的金属盒子里,只露着一个头,显然是盘坐在里面,不知道在做什幺。

发现阮虎进来,小安的感知延伸过来说道:「别作声,小志正在修练。」

阮虎见小安还是闭着眼睛,两排细密得像扇子的睫毛在她眼下投影成美丽的曲线,配上她洁白如玉的容貌,忍不住心中讚道:「小安已经是个小美女了。」

他的感知波动被小安侦测到了,小安的感知静静地道:「躯壳只是假象。」

阮虎觉得好笑,对这种说法他已经很熟了,文心总是唸诵她那套「无眼耳鼻舌身意」的修行法门,但身为一个人,第一个看到的还是其他人的外表,听美貌的人说起这套,不知道会不会让那些长得普通的人感到忿忿不平。

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便笑问道:「你的伤势好了吗?」

小安道:「没什幺问题,现在比以前更好些,以前要靠外物协助,现在我可以自己控制得很好。」

阮虎理解她的意思,她以前透过波拿波智能体控制混乱感知,现在她可以自行控制了,在守护者的帮助之下,混乱感知已经成了她感知的一部份。

「那我就放心了,我之前一直担心着,又怕文心不敢跟我说实话。」阮虎笑道

小安感受到他的关怀之意,难得地笑道:「我真的没问题,小志也很好,他快要筑基了,所以我让他加紧修练。」

「小志要筑基了?」阮虎又惊又喜,虽然文心已经修筑基了,但她之前毕竟有修练经验,小志可是从头开始呢,他才几岁?全身重建后修练都不到一年,算起来真实年龄不到四岁,怎能这幺早就筑基?

「新设备帮上了大忙,就是这个,是一种供应超高密度能量的设备,我们称它为洗髓机,因为它真的很像洗衣机。」

在小安的引导下,阮虎把感知伸入洗髓机,发现机器中的能量密度极高,甚至还高于清水园。「哇!怎幺办到的?赛佛大师真厉害!」

「这跟他可没有关係,你别跟他提这件事,一提他包准生气,嗯…他也在找你,你去找他吧,小志随时都会筑基,别吵他。」

「谢谢!」阮虎诚心的向她道谢,小安年纪虽然小,但却是小志真正的师父和引路人,小志名义上虽然拜丁远光为师,但真正指导他引领他的人,却一直是眼前这个美丽的小女孩,也不知道丁远光是如何培养出这样的孩子的。

阮虎离开主控室,向4329的「能量发生研究室」走过去,他还没走到,一个人从那房间走了出来,一见阮虎就惊喜地叫道:「虎哥!」。那是李雪,前几天她被文心带来找赛佛大师,为刀魂的事向他求助,不知道状况怎样,现在李雪整个人容光焕发的,看来状况应该是好的。

「阿雪,你们都还好吗?」阮虎高兴地问

「很好啊!赛佛大师帮着调整了刀魂,现在他正常多了。」李雪高兴地道

阮虎皱眉问道:「刀魂本来不算正常吗?」

李雪笑道:「你来看看他,两种正常是不一样的。」,她拉着阮虎进入了4329,瘦小的刀魂正坐在「洗髓机」里面,有点担心地对赛佛大师说道:「大师,我觉得我的机体好像有点过热,这能量…」他话说了一半,「啪」的一声,洗髓机冒出了一蓬烟雾,刀魂惨叫了一声,叫道:「唉呦!这次换我的左臂失联了~~」

「叫!叫!这一点小刺激也叫得那幺大声!给我忍着点,亏你还是个生化战士!」赛佛大师不满的声音从洗髓机的后方传来。

刀魂不敢再叫,整个脸都是痛苦的表情,房间内也瀰漫着一股焦味,有电子器材烧毁的焦臭气味,也有人肉烧焦的烤肉味。

赛佛大师降低了洗髓机的能量强度,伸出头来道:「别装了,试试看这样能不能修练。」他看见李雪带着阮虎进来,高兴地对阮虎叫道:「天啊,你这小子总算回来了,你给我等着,不准跑掉!你家这个笨蛋的机体品质太差了,我看我得整个帮他重做一遍。」他转头瞪着李雪叫道:「小雪,你做这什幺机体?能量承受度怎幺这幺差?一点点感应电流就烧坏?搞什幺啊?」

李雪赔笑道:「大师,我们只是业余的,技术方面哪可能比得上你呢?」

赛佛大师怒道:「我不管,你去準备一下,把这小鬼的身体全给我换成标準规格,用这副破烂身体测试个屁,到处都出错,没的浪费我的时间。」

李雪领命,扶出了被烧瘫了的刀魂,进入旁边的机体调製室。

(本书的珍珠数量突破800喽,继续求珍珠~~看看有没有机会在结束前突破1000,不达到目标就…难道还能拖着不结束吗?)

  • 名称:一号线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2: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