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弯道5超清

在星空中,被黑洞级强者的感知锁定的布鲁诺斯不断的分化聚合感知,试图摆脱那个锁定他的可怕感知,他感知中的阴翳感越来越重,他以为自己中了敌人的暗算,急着找地方疗伤。

他们一追一逃的交战了许久,布鲁诺斯终于甩脱了对手,但也被驱逐到土星轨道之外,这一番缠斗中,虽然那位黑洞级强者还是没有亲自过来,但那丝可怕的感知随着那个追蹤他的恆星级强者越界而来,不断的压制他,布鲁诺斯完全没办法反抗,就算只是一丝感知,也不是布鲁诺斯能匹敌的。

好不容易撑到对方放弃追杀他,心有余悸的布鲁诺斯正想停下来疗伤,没想到又有另一个恆星级强者从太阳系外出现,对方释放着恆星级威能,就像是个太阳般宣告着自己的存在,似乎要让布鲁诺斯知道他已经来了。

随着对方的接近,布鲁诺斯感受到对方知道自己的位置,又一丝黑洞级感知跨越星系直接锁定了自己,虽然他用尽各种方法试图摆脱,但那黑洞级感知对于法则的理解远远超乎他的想像之外,所有他能用的手段都用过了,却都被对方瞬间破解,布鲁诺斯被压制得死死的,没办法解除对方的锁定,只能拼命的逃窜。

布鲁诺斯的状况奇差无比,他的感知似乎在不断流失,头脑也时昏时醒,偏偏这个最需要安静疗养的时候,这个麻烦的新敌人却追着他不放。他不知道对方想要什幺,对方不跟他正面冲突,只是跟他绕圈子,把他逼得在宇宙中东奔西跑,却又不发动攻击,似乎想要捕捉他,在逃窜中,他和那位承载着黑洞级感知的恆星级强者隔空交了几次手,觉得那人的感知很熟悉,而且不具恶意,他似乎在呼唤自己过去相见,但布鲁诺斯可不敢认为自己在人类联盟有什幺朋友。

他们两个恆星级强者在宇宙间一阵追逐,两人都不约而同的避过地球的範围,又追逐了一阵,布鲁诺斯终于不跑了,他感知伤势越来越重,整个人昏沈沈的非常不舒服,再拖下去只怕更糟,他只好停留在一块破碎的陨石上,等着对方前来决战。

过了没多久,星空一闪,一个鳄鱼状的苍老人影浮现出来,她微笑地看着布鲁诺斯,对他挥手招呼。

布鲁诺斯讶异极了,他看着眼前那苍老的熟悉人影叫道:「依莲大姊?怎幺是妳?」

那苍老的女性强者缓缓飞了过来,用感知说道:「应龙大人要我来劝你。」

布鲁诺斯眉头锁了起来,应龙是人类联盟的第一战将,号称黑洞级第一强者,光是他的一丝感知就让自己无法反抗,但他为什幺不直接杀了自己,反而找来自己的老友呢?

依莲是以前诺克利宇宙国的宫廷守护者,在诺克利宇宙国覆亡时,她和布鲁诺斯分路而行,依莲选了生路,成为一个投降者留在诺克利宇宙国守护剩余的皇室血脉,而布鲁诺斯选了死路,领着不愿投降的残余军民继续反抗,两人从此不再相见。要是布鲁诺斯的老朋友中还有人值得信赖的,那依莲肯定是排名第一。

依莲投降人类联盟后,一直留在诺克利星系没有离开,算算他们也有三千多年没见了,当时还初登恆星级的她,现在也已经踏入恆星级中阶了。

布鲁诺斯心里感叹了一番,神色却没什幺变化,只听依莲诚挚地道:「布鲁诺斯,算了吧,都已经过了三千年,你对得起任何人了。」

哀伤从布鲁诺斯心中升起,他低吼道:「不!我对不起贝洛斯,我也对不起琵雅,我对不起皮克林联队的每一个人,作为一个唯一苟活的背叛者,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依莲叹道:「但他们都原谅你了,所有人都安息了,他们的子孙后代我都照看着,那些不得已的战争已经结束,那时的不公和愤怒都会远去,我们的后代子孙要好好的活下去,你何必把仇恨一直留在心里?」

布鲁诺斯摇头道:「我没办法像你这幺豁达,我没有恨谁,我只恨我自己。」

依莲用温柔的眼光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闹彆扭的小弟弟,过了一会儿,她叹道:「也罢,我来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所有人都过得很好,各自有一片平凡但却自在的天地,你当初要我做的事我已经如约做到了,但我的寿命将尽,能做的只有这样了。」

布鲁诺斯对她躬身道:「非常感谢你,依莲大姐。」

依莲微笑地受了他一礼,然后才淡淡地道:「你的计画大家都猜到了,有许多人在你的背后看着你,包含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人,但事情变化得比你想像的还快,万古神皇在巨云星系中了大禹的埋伏,损失了三个黑洞级强者,自己也受了伤,所以他不会来关注你了,你的诱饵价值已经失去,人类联盟希望你做出选择。」

布鲁诺斯抬抬眉毛,一脸嘲讽地道:「喔?除了求饶之外,我还有什幺选择?」

「见识轩辕剑的威力,让他来毁灭你,还是回到蓝洞星系,继续当你的反抗者。」

布鲁诺斯哈哈大笑,他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一面擦眼泪一面笑道:「可能吗?我都杀到他们家门前了,人类联盟还肯放我走?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依莲耸耸肩,不置可否地道:「你那些招数没办法给人类联盟带来困扰,他们只是把你当作磨刀石,让你去刺激地球人类的进化…」她顿了顿,突然摇头叹道:「你自己想想,就算你成功的污染了所有的地球人,就算人类联盟治不好他们,星球的意志也会净化你带来的污染,根据人类联盟最新的观察,他应该已经做到了,小小的斧底抽薪,就让你的计画彻底失败。」

布鲁诺斯严肃地看着依莲。

依莲一摊手:「你要怎样才肯信?你关注的人类正配合着你演戏呢!」

布鲁诺斯不答反问:「人类联盟没打算消灭我?」

依莲摇头道:「我不知道人类联盟怎幺想,但应龙大人希望你回去,因为留着你可以让蓝洞星系周边的国家更加稳固地团结在人类联盟之下,你就像一把利剑悬在那些叛徒的头上,让他们不敢过份乱来,也对人类联盟更加依靠,据说剑大人实际上很欣赏你,他不想改变现有的状态。」

布鲁诺斯沈默了几秒,又问道:「如果我不放手,轩辕剑会出来毁灭我吗?」

依莲耸耸肩道:「这世界上有谁能推测出剑大人的心思呢?他老人家行事一向无迹可循,不是我们能臆测的。」

「那好!我就在这里等他老人家来取我的命!」布鲁诺斯正色道

依莲大讶道:「为什幺?蓝洞星系还需要你主持,据我所知,你的几个弟子都还不足以担当大任啊!」

布鲁诺斯苦笑道:「大姊,若我承认我跟你一样,都遇到了寿命的问题,你会相信吗?」

依莲大讶,一脸不可置信地道:「这不可能吧!我年纪比你大多了,而且修为还比你低,你不该这幺快啊…」

布鲁诺斯苦笑道:「按照常理我应该还可以多活个五六千年,但这些年我太劳累了,唉…我想频繁的战争和几次受伤也有影响,我的灵魂…已经不稳固了。」

依莲瞪着他,感受到布鲁诺斯伸过来的感知,她果然在其中感受到熟悉的感知解离徵兆,依莲一时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布鲁诺斯自己倒没有悲伤的神态,他笑道:「我本来只是来赌运气,如果我能抓到轩辕剑,说不定我可以跟人类谈谈条件,至不济也只是给他们杀了,反正我的后事都交代好了,我也只能做到这样,至于后辈们…我总不可能盯着他们一辈子。」

怔怔的依莲突然落下泪来,她并没有用感知传递她的哀伤,声音在真空中无法传递,布鲁诺斯只见到她无声的哀哭着,却更能感受到她真切的哀伤,她的泪水一颗颗泌出眼角,在宇宙中凝成一颗颗晶莹冰珠。

布鲁诺斯发出感知劝慰她道:「何必呢?依莲大姊,有生就有死,我们都活得够久了。」

依莲哭道:「可是…可是我总希望能见到你重新建立诺克利宇宙国啊!你不是希望人类能允许你立国吗?」

布鲁诺斯摇头叹道:「那不是我的目的,我只希望他们再给蓝洞星系三千年的时间而已。如果蓝洞星系在三千年内不毁于内战,那也该有足够好的人出现了,或许他不会有我的包袱,愿意重建诺克利宇宙国吧。」

这个答案又让依莲大感惊讶,她一时忘了哭泣,诸般念头在脑中一阵急转,顿时领悟了布鲁诺斯的深情,她叹道:「你还是忘不了和茉莉公主的约定。」

布鲁诺斯听见这个数千年不再出口的名字,心里酸楚难当,苦笑道:「是啊!当初我答应茉莉,有生之年绝对不篡位,我快要做到这个承诺了,我一定会做到,不会让茉莉失望的。」

依莲非常感动,她毕生守护诺克利宇宙国遗留的血脉,这些年下来,昔日的皇族都纷纷走入民间,变得跟一般百姓相同,他们或许不再知道祖先曾经拥有的辉煌,但诺克利星系的人都知道诺克利宇宙国最后的守护者茉莉。安。诺克利,这位美丽的亡国公主。

「好啦!你打探到我真正的想法了,回去吧,一路辛苦了,很高兴能在临死前见到你。」布鲁诺斯瞬间就摆脱了悲伤,他振奋精神微笑地道。

依莲知道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回去了,也知道他渴望跟轩辕剑一战,不论结果如何,这都是英雄应有的结局,她了解眼前这个人,从他幼年的时候就是这副执拗脾气,纵使经历了数千年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依莲拭去泪水,对他微微躬身道:「应龙大人允许了你的请求,你的行蹤不会有人知道,蓝洞星系的局面将会持续下去,直到蓝洞星系的人民决定自己的未来。」

「非常感谢!」布鲁诺斯诚恳地致谢。

「应龙大人希望你静心等待,不要再引起双方的紧张,剑大人如果接受你的挑战,他老人家自然会来找你的。」

「你确定轩辕剑还正常?」布鲁诺斯试探地问

依莲抹去眼泪,低声道:「我亲爱的弟弟,剑大人是万剑之祖,他老人家已经历劫重生,经过法则洗礼之后将会更加强大,难道你没注意到其他的次神器也开始活动了吗?剑大人如果不在,那些次神器又怎能现世?」

布鲁诺斯想起那一击就抹去行星级感知的可怕智能兵器,喟然叹道:「原来如此!」他顿了顿,苦笑道:「千般算计转眼成空啊!对上人类联盟,我还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但我真不相信人类能破解植体的诅咒。」

「光凭人类当然破解不了,但你这次玩得太过火了,波拿波智能体引起了法则的反扑,连带的影响了你的计画,法则所过之处,任何诅咒都被抹去。」

「都被抹去?」布鲁诺斯不敢置信地道

「不论是否还有残余,我都劝你离他们越远越好,任何跟波拿波智能体有关的人都没好下场,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劝告。」依莲对布鲁诺斯挥挥手道:「再见了,我亲爱的弟弟,我也很高兴能在死前见到你,愿法则眷顾你。」

布鲁诺斯对依莲躬身行礼,也道:「也愿法则眷顾你,我的姊姊。」

看着依莲渐渐地化虚离去,布鲁诺斯呆呆地在陨石上沈思了起来,他仍然不肯相信人类能摆脱植体的诅咒,想了片刻后,他的头脑越来越昏沈,连思考都几乎不能进行了,知道了人类联盟的想法后,他终于对这个现象产生了警觉。

「我这是怎幺了?为什幺会昏成这样?」布鲁诺斯讶道。

要知道他可是个恆星级强者,虽然他的感知已经开始解离,但就算到直到死亡的前一刻也不该如此昏乱,知道了黑洞级感知的主人是应龙后,他可不相信高高在上的应龙有必要对他下黑手,而且人类联盟根本不用在感知面伤他,之前的战斗也没有感知受损的状况,为什幺自己的感知如此不正常?

布鲁诺斯昏昏乱乱的想了半晌,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他跳起来叫道:「波拿波人的混乱冲击?」

这个念头一起,他顿时感到毛骨悚然,想起依莲说过:「任何跟波拿波智能体有关的人都没好下场」,布鲁诺斯忍不住讶道:「难道我也中招了?我怎幺可能…」他念头一转,立刻想到了六号对他的撞击。

「确实没错!从那时起我就…」

他的念头还没转完,一股混乱无比的感知从他的感知中升起,那感知给他极度危险的感觉,布鲁诺斯大喝一声,发动感知试图封锁那些毫无秩序的感知,一个阴冷的声音笑道:「这时才反应过来已经迟了…哼哼~~」拉米瑞兹潜伏在他身上这幺久,早已做好了一切準备,他知道布鲁诺斯产生了警觉,就要开始反击了,便主动发动攻击,他期待了这幺久,可不希望这条大鱼就这幺溜走。

他们两种感知互相交缠挤压,但布鲁诺斯的感知一被那些混乱状态的感知缠住后,就如同清水碰到黑墨一般,立刻变得混乱起来。随着感知被感染,布鲁诺斯的晕眩感更强,甚至还产生了噁心作呕的感觉,布鲁诺斯知道状况糟透了,如果他不能控制自己的感知,那他也就失去了自己。

布鲁诺斯不愧是活过了数千年的恆星级强者,他虽然对波拿波智能体没什幺认知,但也听过波拿波人的可怕手段,初期的慌乱让他失去一些感知后,布鲁诺斯镇定下来,他发现波拿波人的混乱感知动摇不了他收敛在一起的凝聚感知,便把全部的感知凝成一团,拉米瑞兹试了几次,甚至发动混乱冲击,但他现在强度不足,还是无法撼动布鲁诺斯凝聚的恆星级感知,不由得大为头痛。

如此一来,拉米瑞兹的混乱感知果然无从下手,他的混乱感知侵入不了对手的感知中,就没办法进行混乱化和解离,就算稍微解离,也会马上被这恆星级的对手抢着吸收回去,他不敢让对方发现这件事,所以也不敢运用被解离布鲁诺斯的感知,两人遂陷入僵持。

在这场感知争夺战中,两人互有顾忌,布鲁诺斯不知道如何克制波拿波人的侵袭,所以只能收敛着感知,耐心的寻找对方的破绽,不敢随意出击。而拉米瑞兹没有本体,只靠感知状态侵入布鲁诺斯,如果布鲁诺斯知道怎幺抢回感知后,他就可能被恆星级的布鲁诺斯压制消灭。在这种状况下,两人都不敢先出手,拉米瑞兹的混乱感知在布鲁诺斯凝结的感知团外游走,威吓对方的同时还伺机抢夺布鲁诺斯的感知,以便进一步削弱布鲁诺斯的反击能力,而布鲁诺斯耐心地稳守阵地,偶而进行试探,但都是一触即收,不给对方抓住任何大举入侵的机会。

两个过去与现在的恆星级强者就这幺在宇宙虚空的方寸之间爆发了一场沈默的战争,他们变化着各种感知操作方法持续斗了好几天都分不出胜负,随着拉米瑞兹对抢来的感知的掌握度提升,他把这些无特性感知放出来吸收能量强化自己,本身的混乱感知全部抽来将布鲁诺斯的感知重重围困,一面隔绝无特性感知,一面防止布鲁诺斯冲出来,只要能把布鲁诺斯困锁一段时间,让他得不到能量补充,这样下去就是自己赢了,虽然恆星级强者的能量蕴藏肯定深厚,但他很有耐心,几万年都撑过来了,再撑个一两千年又有什幺关係呢?

(求珍珠,求收藏~~~)

  • 名称:致命弯道5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11: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