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变小樱透明牌篇超清

火星的机甲们忙着收拾战场的时候,那逃走的鳄鱼人不断瞬移,终于登上了接应他们的飞船,他一进入飞船,就一路大骂着冲进舰长室,对着空无一人的舰长室大吼道:「卡尔加,你这混帐竟敢骗我!」

「玛罗大人,任务进行的还顺利吗?」一个声音从墙角传了出来,一只机械蜘蛛从一堆设备中爬了出来。

「顺利个头,人都死得差不多了!」鳄鱼人玛罗怒道

那蜘蛛似乎很惊讶,问道:「这怎幺可能?人类哪可能挡得住行星级强者?更何况连您在内,我们有三位行星级呢!」

「三个也没用,史马克死了,我连杜哈的影子都没看到,不知道他是溜了,还是死到哪里去了。」

那蜘蛛大讶:「史马克大人死了?这怎幺可能?地球人哪有能杀死他的强者?难道你们杀到地球去吗?我记得目标是火星啊!」

「你当我是白癡吗?杀到地球?我活腻了吗?」玛罗张着大嘴对蜘蛛怒吼。

那蜘蛛一点都没被他的大吼吓到,只是自顾自地道:「看来状况真的很糟,这跟估计不符,怎幺回事呢?」他想了想,对飞船下了几个指令,让飞船靠近火星轨道,试图去回收更多逃散的强者。他一面下令,一面对玛罗说道:「玛罗大人,有战斗视频吗?」

玛罗瞪了他一眼,挥手分享了他的战斗视频,蜘蛛仔细地看了起来,还一面喃喃道:「哇!地球人的机甲换代了,设计理念没什幺改变,但配备进步了不少呢…嗯!武器也多样化了,很了不起…嗯…参战的强者真不少啊,至少全地球一半的强者都在这里…」他看了一阵,突然叫道:「咦?灵器?不!看这强度,应该是准神器级别的智能兵器!」蜘蛛停下视频,对玛罗急切地问道:「玛罗大人,跟您对战的地球人是谁?他怎幺拥有智能兵器?」

玛罗怒道:「我怎幺知道?那兵器可强了,要不是有兵器挡着,凭那人类彗星级的修为怎幺挡得住我?」

  蜘蛛喃喃地道:「这可奇了…这可奇了…」他继续观看视频,可是一直看到玛罗开始準备逃走,还是看不出什幺端倪,突然,玛罗的视线扫过远方的阮虎,那蜘蛛突然楞了一下,他立刻把视频转了回来,搜寻到阮虎的身影,蜘蛛楞楞地看着阮虎身上的光芒,一直努力地把阮虎的影像放大,但影像实在太模糊了,他不能确认那个影像是谁。

「又有一件智能兵器!这感觉…好像…改造人…对!第四战斗型态!打开了!」蜘蛛卡尔加兴奋地大吼道

「什幺?」玛罗被他这声大吼吓了一跳

卡尔加兴奋地叫道:「玛罗大人,您立了大功了!大功劳啊!」

玛罗摸不着头绪,他不解地伸出爪子搔搔头道:「怎幺?我立了大功劳?有多大?」

卡尔加不理他,抬起他的蜘蛛脚在原地转来转去,似乎非常兴奋,他转了一阵,突然停下来道:「不行!这视频太模糊了,我得收集更多更清晰的视频!我得去找更多生还的人…」他跳了起来,冲入那堆仪器中,整艘飞船一转,高速向火星飞去。

八个小时之后,火星基地,丁远光正在和地球通讯,在他的视觉介面上,年轻的朱可夫神色沈痛。

「很抱歉,朱可夫,图格涅夫在战斗中牺牲了,他守护的区域我会设法的。」丁远光满脸歉意地道

朱可夫沈着脸,并没有说什幺,星级强者为了守护地球而战死,这是强者们的归宿,没什幺好责怪的,但俄罗斯损失了一个星级强者,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刻,国运更显艰难。

其实图格涅夫在出发前,所有知情的人都劝他别抢着接这个任务,他之前连续被廖明堂和阮虎击败,感知一直处于受伤状态,尤其是对阮虎的一战,他的感知和躯体都受到很大的伤害,躯体可以修复,但损失的感知却没能那幺快补回来,可是图格涅夫想要争取那半年的高强度修练权,说什幺也要去冒这个险,果然,在第二波战斗中他没能撑过去,丁远光和合体的克克鲁鲁拼命顶住了一个战力超强的行星级强者,根本无暇分身去救援他,他就这幺战死在火星的星空中。

他们两人都沈默着,过了良久,朱可夫艰涩地道:「我们的俄罗斯我们自己会设法守护,但你答应我的事你可得要做到。」

丁远光知道他指的是两处外星基地矿产分配权的事,他正色道:「当然,我会站在你这边,怀特也答应帮你,但是…你自己的能力也要尽快提升上来啊,没有实力什幺都守护不住,快到我那边修练吧,我让小月多多照顾你。」

朱可夫苦笑着摇头:「难啊!国内现在一团乱,靠着我以前的声望,我还能勉强压住场面,要是我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去你那边修练,那状况会变成什幺样还很难说呢。」

「事情过后我就让廖明堂去替你。」

朱可夫摇头拒绝,他其实不太喜欢廖明堂,那个家伙办事不牢靠,总是爱帮自己搞些好处,佔俄罗斯人的便宜。

他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我不怪你,图格涅夫也算光荣战死了,我们俄罗斯人会怀念他的…」他顿了顿,说道:「但我们近期还需要一笔资金,好让我们的金融体系渡过难关,你想办法帮我们撑过去,只要矿权拿到手,我们绝对还得出钱的。」

丁远光点头道:「我知道了,这件事难度不小,但我会想办法的。」

「谢了!这是最后一笔了,我…我欠你的已经太多了…」朱可夫对他点点头,切断了通讯。

丁远光叹了一口气,他打开另一个正在闪动的通讯记号,外管处处长怀特跳了出来,他一脸沈重,看着丁远光。

「抱歉让你久等了,我刚刚跟俄罗斯报丧,图格涅夫牺牲了。」丁远光叹息着解释

怀特点点头,似乎不怎幺在意,这次战斗他也参战了,还亲手杀了两个强者,当然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紧急,过了半晌,他沈声道:「经过外管处验证,你们这次一共杀死了十七个流星级以上强者,其中包含一个行星级强者,两个卫星级强者,跟六个彗星级强者…」他沈默了一下,继续说道:「外管处的同仁们都很…很怀疑,地球人的战力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强大?连我都觉得自己很可笑,凭我们这样的小角色,也配帮你们守护地球吗?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这些外星人?」

丁远光连连摇手道:「别胡思乱想!怀特!你在地球这幺多年,可是亲眼看着我们一步步走过来的,我们的每个努力你都看在眼里。」

怀特苦笑着道:「我可以理解新式机甲提升了你们的战力,但我不能理解你们为什幺拥有智能兵器,从战斗视频分析,你们至少有两件强大的智能兵器,你没办法否认,整个战斗过程都有视频记录,外管处负责鉴识的同仁都看过了,那位…阮虎…那个你一直保护他、隐藏他的越国人,他这次完美地杀灭了一个行星级强者,那是灵魂层级的抹灭,一个行星级的感知被完全湮灭,你知道这代表什幺意思吗?」

丁远光瞪着他,不知道该说什幺,过了半晌才道:「很抱歉…我没注意到,那时我很忙…这…代表什幺意思?」

「代表他瞬间爆发出来的感知强度至少要达到恆星级,才可能有这种效果,根据你的申报,他才刚刚登上星级,也就是说,他身上的智能兵器的瞬间增幅至少达到百倍以上,你想想,百倍的感知增幅啊!我真不知道该怎幺形容我的震惊,这是神器级别的智能兵器,神器级别!全宇宙都找不到几件,为什幺在地球就有两件?是他们支援你们的吗?」怀特沈重地道

「不!绝对不是!」丁远光慎重地道,他衡量了一下,决定对老友说实话,便道:「这次出现的兵器是我跟中国古文物保护局借来的,是我国出土的古文物,但我只借了一件,交给卓飞使用,我不知道第二件是怎幺来的,我判断跟第一件有关,因为之前阮虎曾和卓飞进行训练战,训练战后,他做了一些很诡异的事…有一些很难解释的行为…」

他正色对怀特说道:「我保证我说的是实话,地球正在进步,或许最近取得的成绩比较明显,但我们没有依赖外援,或许外来的影响让我们加快了一点脚步,但我们还是走在自己的路上,你也知道,我们一直如此坚持着。」

怀特沈默地点点头,过了半晌,他突然展颜笑道:「如果是这样,我真的要恭喜你们了,这一战你们打得很漂亮,地球的科技发展得很好,你们也把科技跟修练做了很好的结合,搭配上智能兵器…」怀特的笑脸沈了下去,他沈默着,缓缓地道:「你们的敌人撤退了,但是他们背后的主使者一定也发现了这些智能兵器,我很怀疑他会不会动心,你要小心了,这种超级宝物就算在高等宇宙文明中也会引起争抢的,下一波…规模可能比你我想像中更大更危险,保重了,老友…」怀特向他致意后切断通讯。

丁远光沈默地收下了怀特传来的战斗成果鉴识报告,检查着上面的击杀记录,他扫了一眼,最后目光停在一个记录上,A19一人就击杀了一个行星级、0.75个卫星级、0.4个小行星级、1.8个彗星级和2.5个流星级,丁远光看着那记录,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虽然战斗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但阮虎仍然没有解除四级战斗型态,这个战斗型态很奇怪,它的战力强度提升不明显,大约跟第三战斗型态相当,但对感知的影响很大,他的混乱感知扩张了好几倍,甚至连正常感知也扩张开来,由于破山乱用他的感知,几乎让他的正常感知溃散,虽然后来又逐渐凝聚回来,但阮虎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感知扩张到什幺地步,只觉得自己变强了许多。

战斗结束后,阮虎还来不及修复破山爆发时弄出来的全身性损伤,就在破山的提醒和引导下,进入了一种特别的修练状态。这让他感觉有点怪异,在开启战斗型态的状况下修练,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但这个战斗型态非常特别,它不仅不消耗能量,反而还大量吸入能量,这应该跟感知扩张有关,只要有能量支持,阮虎身上的植体就不会有凋亡的危险,他当然可以一直保持着战斗型态,所以他也不反对破山的提议,事实证明,破山比他老练多了,听听老前辈的话不会有错。

于是阮虎就这幺修练了起来,他没有盘坐在地上,也没有摆出修练姿态,而是在行走坐卧中修练起来,他的感知远远伸出,把强大的能量吸入体内循环,一点窒碍的感觉也没有。在修练的期间,他还随着大队凯旋回火星,参加的战后的检讨,休息了一阵,还跟几位来访的强者见面聊天,这几个强者都是在战场上被他救过的,当时大家都很紧张,也很关心自己的战功,但事后平静下来,一检查自己的战斗视频,发现自己欠了阮虎的情,纷纷来拜访道谢,一来二往之间,大家都成了朋友。

现在阮虎正在执行巡逻任务,他开着机甲跟几个队友在火星的星空闲晃,不断的向星空深处进行超波扫瞄,确认来袭的外星人都撤走了,这片星空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自从他一开始修练,尖酸刻薄的破山就安静下来了,破山在这次战斗中动用本体作战,似乎造成了一些损伤,他正抓紧时间修复自己,这个动作消耗了很大的能量,所以阮虎觉得自己的丹田正在大量的流失能量,刚好把他吸来的丰沛能量全部消耗殆尽,他知道破山急需能量补充,比起自己的伤势,破山的需求还是比较重要,比起破山帮上的忙,这点能量简直不算什幺。

太空中一片宁静,驾驶舱中只有各种仪器运转的微微声响,阮虎一面无聊地看着超波扫瞄的结果,一面总结起自己此战的收穫。除了杀死一些入侵的外星人之外,他最大的收穫是强行打开了第四战斗型态,而且他沈睡的第二脑也醒来了,虽然第二脑似乎很不高兴,但却认命地扮演起他的辅助智能体的角色,帮他接管了第四战斗型态的开启事务,如果没有它的帮助,只怕自己是不可能打开第四战斗型态的,这个战斗型态极其複杂,感知面的变化很难以理解,还要配合全身植体的调度,凭着阮虎自己绝对无法完成,这种成功开启战斗型态的机会很难得,所以阮虎正在努力的适应这个新的战斗型态,争取未来有能力自主开启第四战斗型态。

新战斗型态开启后,阮虎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这个新的战斗型态,他感受了一番,发现除了能量可自给自足之外,在战力上比起第三战斗型态并没有明显的提升,他揣摩半天,实在找不出这个型态的妙用,只好决定回地球时去问罗娜,她一定很清楚这个型态的意义。

抛开了战斗型态的困扰,阮虎又回想起机甲训练时的感觉,那种御使武器的快感和小範围的激烈战斗都让阮虎深深迷醉,他实在太无聊,忍不住放出重型光剑,小範围的演练了起来。

他一开始只是让光剑环绕飞行,偶而模拟刺击和小範围攻杀,但演练了一阵后,忍不住机甲也跟着动了起来,取出刀盾和光剑演练起攻防来,这感觉很有趣,好像自己跟自己下棋,对手的每一招自己都知道,而自己的反应对手也清楚,阮虎玩了一阵,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有什幺好得意的,你的光剑携带的能源有限,快收起来充能,不然敌人来了你就麻烦了。」破山不屑地提醒道

「喔!是!」阮虎连忙收回光剑,让光剑结合到背部,并对光剑进行充能。

阮虎重新在虚空中站定,关切地问道:「破山前辈,您恢复了吗?」

「恢复?我只是小小的缓了一口气,离恢复还早呢!」破山懒懒地道,他顿了顿,说道:「等你回地球,去给我找一个像紫电那样的剑囊,不然我就得一直待在你身上。」

阮虎从来没见过那种剑囊,他不知道那是中国的古文物,只想到可以去问丁远光怎幺弄到那种革囊,以丁远光的能力,应该不难弄到吧,但破山真的很强,留他在身上好像也不错,他心里这样想,嘴上也说道:「如果前辈不嫌烦的话,就请多多指点晚辈吧。」

「指点?你当我是什幺?」破山傲然笑道:「我可是杀人的兵器啊,你太常跟我在一起,对你的修练有妨碍的,以你现在的修练进度,如果我一直镇压在你身上,你这一辈子就别想有进步了,哼哼!你如果自愿当我的剑囊,我有什幺好反对的?」

阮虎吓了一跳,他想起被破山吸走的能量,讪讪地道:「晚辈自当尽力为前辈找个适当的居所。」

「嘿嘿~~」破山嘿嘿一笑,又道:「我可是为你好,打了这一架,我挺喜欢你这小子的,平时鬼鬼祟祟地偷鸡摸狗,真的遇到该出手的时候,又不会缩手缩脚,聪明小子啊,嗯…你说的也没错,或许我该考虑学聪明一点,别老是冲来冲去的。」

阮虎笑了笑,不敢答话,他们出战的机甲群带着外星人的尸体一回到火星,强者们就开始收刮战利品,找到了不少储物项鍊,每个拥有击杀记录的强者都笑歪了嘴,阮虎自觉杀了不少入侵者,但大多是援助别人,他真正独力杀死的只有四个,偏偏有三具尸体爆成血雾,别说储物项鍊了,连半片血肉都没留下,唯一完整的只有一个,破山用大能力将敌人的感知消灭,害得阮虎几乎失去战力,幸好那敌人的尸体还保留完好,阮虎总算获得了一条储物项鍊,而且还是行星级强者用的储物项鍊。

阮虎自己拥有清水园,但这条项鍊另有重用,他虽然保留着,却一直不打算只用来装东西,现在得到了另一条储物项鍊,只要把项鍊的权限打开,清水园说不定就可以退役去担任专职的启蒙基地了,这才是它的价值所在啊。

(求珍珠~~冲破700啊~~~~~新读友要记得收藏喔!)

  • 名称:百变小樱透明牌篇超清
  • 时间:2018-11-17 20:08: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